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八卷 第68章 自有妙计
    “叶大人,文先生,你们来啦,快快请座。”

    格哚佬一见二人进来,马上离座而起,满面堆笑地迎上去。

    果基土司冷眼旁观,见引勾佬也随之站起,神态极是恭谨,比起刚才礼节性地迎接自己儿子时还要在意,不禁暗想:“看来他们还是更看重于家,也是,有铜仁第二大家族于家的支持,他们足以与张家抗衡了。”这样一想,果基土司更加坚定了与格哚佬部联盟的决心。

    格龙寒着脸,冷冷地对叶小天道:“叶小天,原来是你!好象哪儿有热闹总少不了你呀。”

    叶小天笑嘻嘻地道:“格龙,你不也是一样。大概,这就叫不是冤家不聚头吧,哈哈。”

    “咦?姐夫和这个大个子认识呢,听口气还是好朋友。”

    采妮好奇地想着,先向格哚佬甜甜地叫了声“伯父”,随即便看向格龙,脑子里还赶紧记着他刚刚说过的这句话。自“贼眉鼠眼”之后,这是她又学到的一句精彩的汉话。

    采妮仔细地打量格龙,先是对他奇高的身量暗自惊叹了一下,再看看他的模样,似乎和“贼眉鼠眼”太不搭界,未免有些遗憾不能卖弄自己刚刚学来的生动的汉语词汇。

    格龙听她唤格哚佬为伯父,心道:“原来她是格哚佬寨主的侄女。”口中却对叶小天道:“我此来是替家父拜会格寨主。商议双方联盟事宜的,你这位铜仁府的官此来又为何意,下战书么?”

    叶小天打个哈哈道:“我虽然是铜仁府的官。却赞同于监州的意见,对格哚佬部迁来提溪,我认为不应拒之门外,而应妥善安置。我的这番善意。格寨主很清楚。”

    “善意?”格龙冷笑一声,对格哚佬道:“格寨主,此人最是诡计多端,最拿手的本领就是花言巧语、出尔反尔,你可不要相信他,否则必吃大亏!”

    采妮轻轻啊了一声。心道:“原来不是姐夫的朋友。”

    文傲微笑道:“格龙少爷,我们已经明确表态要支持格寨主了,你又何必枉做小人,试图挑拨离间呢。”

    格龙微微扬起下,晒然道:“你们这种人,最是唯利是图,形势一旦有变。马上就能背信弃义,口头上的一句善意,能济得了什么事。我们凉月谷此番欲与格哚佬部结盟,不但馈赠了大量礼物。我本人还要向格寨主求亲,让双方从此成为一家人,这才是诚意。你们有么?”

    果基土司站在侍卫群中,听得不由一呆:“这个浑蛋小子,就是不让老子省心。刚刚表现还算可圈可点,怎么抽冷子就扯到求亲上去了,这种大事都不知老子商量一下么?”

    格哚佬听了这话也是一怔,忙道:“格龙少爷有所不知,老夫就只一个女儿,如今……已经许了婆家了,所以格龙少爷的这番美意,老夫实在不能接受。”

    格龙一指采妮,大声道:“格寨主莫要误会,格龙要娶的,是她。”

    “嘎?”采妮一双眼睛瞪得溜圆:这个大家伙要向我求亲?人家只是闲得无聊,陪姐夫出来溜达一下下,怎么突然就要谈婚论嫁了?

    采妮姑娘马上对格龙评估起来:“唔……,浓眉大眼的,倒还中看,不过……他好高啊……”

    采妮身材娇小,踮起脚尖来,她的头顶大概勉强能够接近格龙的胸口位置,身高差距实在有点大,站在一起,就像云雀与驼鸟并列。不过格龙的身材出奇地高,想找个身量匹配的女子实属不易,就算莹莹也不过比采妮高了半头。

    格龙这一招才是乱拳打死老师傅,饶是叶小天对他的到来和可能提及的话题做了许多猜测,也被他如此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弄得有点发懵:“格龙这是怎么了,莫非到了发情期,怎么整天就想着讨老婆?他要真娶了采妮,和自己算是什么关系了,唔……连襟!”

    格龙看见他一脸震惊,只当他果真对采妮姑娘动了色心,对自己的“神来之笔”有些不知所措,心中暗生快意:“这个贪花好色的小白脸,果然打起了这位姑娘的主意,我一定要把她抢过来,让她变成我的女人!”

    联盟对象突然要变成侄女婿,格哚佬一时也有点不适应,他看看格龙,再看看采妮,干笑道:“格龙少爷好眼光,啊!不是,格龙少爷抬爱了。不过,事关我侄女儿终身,还需与他父母商议,不必急于一时,咱们还是先谈议盟吧。”

    格龙道:“格寨主想要张家的地,那不亚于要张家的命了,张胖子是绝不会轻易答应的,即便加上于家的支持。可要再加上我们果基家,那就不同了,到时候就等于整个提溪,除了他张家,全都维护贵寨。如果你我两寨联姻的话,从此成了一家人,贵寨一旦有事,本寨更是责无旁货,必然全力赴援的。这种助力,他于家却未必做得到。”

    文傲淡淡一笑,并不解释。于家作为铜仁第二大家族,他们的一个态度,对格哚佬的山寨就是莫大的帮助,这是果基家根本比不了的。虽然格哚佬未必明白这个道理,但猴精猴精的叶小天却一定懂,他根本不担心格龙的挑拨。

    不过,凉月谷如果真和格哚佬部联盟,对矢志掌握铜仁最高统治权的于家同样不是好事,只是眼下他却不能提出反对,只希望那位采妮姑娘不会喜欢这头大猩猩吧。

    文傲想着,悄然瞟了采妮一眼,却见采妮姑娘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还在看着格龙,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文傲不禁暗道不妙,看样子,这位采妮姑娘貌似也动了春心呢。

    在山上,表达爱情一向干脆直接,人们一旦对异性萌生好感,无论男女绝不忸怩,马上就会用山歌表达自己的爱慕之情。很多夫妻就是在几首山歌的应和中,就此订下终身。

    格龙虽然没有唱山歌,这种直来直去的态度对采妮姑娘来说却也不算突兀失礼,同时她也不像中原的女孩子一样,一听说议及自己的婚事,便羞红着脸逃开,一个人躲回闺房,用团扇遮着脸,再闷骚地浮想连翩。

    采妮此时正在很认真地评估格龙成为她男人的一切硬件条件:身分、家世、长相,各个方面似乎都没什么好挑剔的,这是一个很男人的男人,家境也极好,个头儿虽然太高了些,不过……问题不大……

    格龙见文傲不以为然,不服气地道:“怎么,难道我说的没有道理?提溪的谷地平原,分别掌握在张家和你们于家手中。于家既然和格寨主走在一起,当然是不希望损害自家的利益,难道会慷慨地划割自家土地给格寨主?

    如此一来,要划给格寨主一块领地,就只能从张胖子身上割肉。张胖子明知你们于家和他不是一条心,他会不防着你们于家?会同意你们的建议?其实就算再加上我们果基家的支持,也难保张胖子就一定会屈服。张家的实力固然大不如前,也不致于到了任人宰割的地步。”

    采妮不服气地道:“大个子,你以为别人都像你一样直来直去么?我们几家若是联手,不怕他不肯割地。可要只从张家割地,他当然不肯答应。可谁规定一定要明明白白地告诉他,我们只要他张家的地?”

    格龙对自己内定的未来老婆倒很客气,咧嘴笑道:“小姑娘,你以为你不说,他张知府就猜不到?虽然他胖的像猪,可没蠢得像猪,你不明确表示要哪一块地,难道他不会问?”

    “谁是小姑娘,人家早长大了,我叫采妮,你叫我的名字好啦。”

    采妮气鼓鼓地白了他一眼,俏脸儿微微一红,赶紧又道:“当然不是这样子啦,如果我们开口要地,划定的范围却只属于张家,胖知府当然不肯答应。如果让胖知府来主持划地,他又一定会偏袒张家,多划于家的地,如果咱们不答应,那又成了咱们的不是,他就有理由拒绝了,是不是?”

    格龙点头道:“不错,必然如此。”

    采妮得意地一笑,背起两只小手,挺起美丽的胸膛,悠然地踱了几步,鸟儿般灵动的眼神向果基格龙一睇,伸出一根细细白白的手指,向天上指了指,道:“如果,叫上天来决定,胖知府会不会赌一赌?”

    采妮傲娇地几步路,再加上手指上天、顽皮一笑的模样逗得格龙心痒痒的,他当初对莹莹一见钟情,就是爱极了她的天真烂漫。可是那样天真烂漫、纯澈如泉的女子,实在是太少见了。

    世俗之中,大概也只有从小就在几十个叔叔伯伯、上百个堂兄堂弟小心翼翼地保护下的莹莹,才依旧保持了这样一份天然的纯真。而今,他从这个山里妹子身上,又找到了那种感觉。

    文傲忍不住问道:“听天由命?采妮姑娘究竟是什么意思?”

    采妮道:“选一头健壮的公牛,不用人扶,犁地而行,从日出至日落。健牛犁出多远,其范围之内便尽归我山寨所有,胖知府总不会相信一头牛也会和人串通吧?”

    文傲疑惑地道:“你是想先带一头牛走出一条熟路来?可是如果张知府坚持由他来选一头牛,怎么办?不用人扶犁,你又如何保证这头牛会往张家的地盘上闯?万一一头冲进我于家,又该如何是好?”

    采妮向他扮个鬼脸,笑而不语,格哚佬想了想,突在恍然大悟,兴奋地道:“好闺女!好主意!哈哈哈……”

    :月末啦,诚求月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