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八卷 第67章 福将
    “格龙携礼上山了?”

    叶小天一听大喜,自从格哚佬部来到提溪,凉月谷方面一直冷眼旁观,保持着中立。现如今果基格龙携礼上山,显然是经过一番观察,凉月谷已经做出了选择:由于格哚佬部的一连两次大胜,凉月谷已经决心站在格哚佬一方了。

    叶小天几乎脱口就要说出“快请”两字,可话到嘴边又被他急急咽了回去。他不想率先表态,而是要看看格哚佬想怎么办。格哚佬果然习惯性地向他看来,叶小天道:“族长以为,是否应该见他?”

    格哚佬见他询问自己,便道:“咱们现如今和老张家不对付,想跟咱们亲近的就是和老张家有过节的。既然和老张家有过节,那就是咱们的朋友,当然应该见见。”

    叶小天哈哈一笑,道:“说的好!那么族长就见见他,探一探他的来意。我先回避一下。”

    叶小天在场,格哚佬心里就安稳的很。让他做决定他也不忸怩,反正说错了还有尊者女婿替他兜着,可叶小天一说回避,他就有些着急了,忙道:“尊者何必回避,他应该知道尊者在山上,何不一起见见呢?”

    引勾佬也道:“尊者既然在,还是该为我等拿个主意才好,这种大事,我们怎敢擅自作主。”

    叶小天无奈,只好道:“那……我也该先回避一下,和你们一起见他可不妥。你们先去迎客。问明他的来意,一会儿我再进来。该怎么做,你们自行判断。若无觉得不妥,会摇头示意,若我没有表示,你们便只管应承下来便是。”

    格哚佬和引勾佬欣然应喏。当下叶小天便先行回避了出去,这大屋里面四壁空空,也没甚么屏风立着,叶小天便避到了大屋外面,格哚佬和引勾佬站在院门口,迎接果基格龙。

    果基格龙背着他的厚背阔刃九环大砍刀。百余名随从浩浩荡荡紧随其后,携带着他们部落馈赠给格哚佬的礼物。果基土司给格哚佬准备的礼物很实惠,既非金珠玉宝,也非绫罗绸缎,而是粮食、牛羊、布匹,耕犁,甚至还有几架纺车。都是很实用的生产、生活物资。

    一见果基格龙,格哚佬和引勾佬便笑容可掬地迎上去,一瞧人家携来的礼物,这两个老家伙就已眉开眼笑了。再加上对方表现出的明显的善意,两个老头儿对凉月谷顿生好感。

    格哚佬哈哈大笑地迎上去,道:“果基土司和格龙少爷真是太客气啦。你我两寨素无来往。今日格龙少爷却带了这么厚的礼,叫我怎么敢当呢。”

    果基格龙虽然不擅心机,却也不至于连基本的人情往来都不懂,听格哚佬这么一说,就晓得此人便是格哚佬,这种当家人的口吻,旁人可没资格。

    果基格龙见格哚佬虽然比他矮了一大头,可也极是魁梧,强壮的身材、宽厚的肩膀,脚下极是稳健,仿佛扎根山崖间的一株苍松。

    在格龙心目中,胸藏十万甲兵的大智之士他也瞧不上眼,唯重个人武力,如今一见格哚佬便有惺惺相惜之感,忙抱拳道:“这位想必就是格哚佬寨主了?小侄果基格龙,代家父向你老人家问好。”

    果基土司牵着一头羊混在人群中,缠头布帕压在眉际,见儿子这番答对还挺得体,不禁老怀大慰。在当爹的心里,儿子再大也是孩子,何况格龙是个武痴,平时就知道打打杀杀,老果基对他的期望值实在是低得不能再低了,一点点出色的表现,也能让他大为满足。

    格哚佬笑眯眯地道:“好!好!老夫初来乍到,还没站稳脚跟就和张家干上了,也没顾得上去拜访邻居,如今还要劳烦贤父子前来探望,实在惭愧。”

    别看格龙那几句客套话说的得体,他在土司家族的环境里长大,从小耳濡目染,就算不是那个性子,照猫画虎学两句也容易,可真要谈事情,到底是直来直往的性子,就不知该如何委婉了。

    却不想格哚佬竟然主动提起这个话题,格龙大喜,连忙接口道:“格龙代替家父前来,正想与老寨主谈谈这件事情。张家雄踞铜仁五百年,一向飞扬跋扈目中无人,受张氏欺压的何止是老寨主一家,也许在这件事上,我们双方可以同进同退,相互照应。”

    “当真?哈哈哈!那可求之不得了。来来来,格龙少爷,里边请!”格哚佬闻言大喜,亲热地挽起格龙的手臂就往大屋中走。对这种性情爽快的汉子,他也一见就心生好感了。

    格龙瞄了引勾佬一眼,见他黑乎乎一件袍子,身材些单薄,神情阴鹫,很没有眼缘,所以没搭理他,好在引勾佬已经习惯了被山中部落之外的人无视,虽然在叶小天的引诱下渐渐萌生了欲望,却还没有那么强烈,倒也毫不在意。

    果基土司站在人群中,见儿子居然这么顺利就和格哚佬搭上了线,心中很是无语:莫非这就叫傻人有傻福?格龙对格哚佬道:“还请老寨主先收下小侄这份薄礼,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

    格哚佬笑吟吟地吩咐围观的本寨百姓上前接下礼物,他们这山寨还近乎半原始的共产社会,不像山外人家公私分明,随便由他们接收下来却也无妨,反正还要入公房,统一分配的。

    果基土司将所牵的羊交给一个部落中的女人,便低着头,尾随着果基格龙进大屋。这百余名侍卫中,随行入内的不过十几个人,虽然说果基土司已稍作伪装,又有其他随从掩护,但亲父子何等熟悉,若是格龙认真看上他一眼,他就得露馅。好在格龙正与格哚佬把臂入内,根本不曾向自己的随从打量。

    双方进了大屋,格哚佬请格龙入座,便开门见山地道:“我的部落,奉神谕出山,谁料刚到此地,铜仁张知府便派大军前来围剿,被我们赶跑之后还不死心,又再三挑衅。今有山中友好部落前来助拳,我是定要向张知府讨个说法的。”

    格龙道:“张知府将整个铜仁都看成他张家的私产,老寨主来到铜仁,自然被他视作眼中钉。实不相瞒,我果基家祖上也是住在山中,百余年前开始逐渐迁出深山,至今未被张知府视为自己人,与贵寨可谓同病相怜。”

    果基土司站在格龙身后,下意识地就想去挠头,又急忙忍住。这个好武而不喜习文的儿子,居然还会文诌诌地说几句成语,实在出乎他这个当爹的意料之外,看起来他还真是有点小瞧了自己的宝贝儿子。

    格哚佬和引勾佬听他这么一说,更是引为知己,三人你一言我一语地痛骂了张胖子一番,也不晓得铜仁的张胖子有没有觉得脸红。果基格龙趁着这股热乎劲儿,对格哚佬道:“那么,老寨主如今有何打算呢?”

    格哚佬道:“我们也是大明子民,铜仁该有我们一块立足之地才是。这铜仁府大片土地荒芜着,老夫下山时已亲眼见过了,凭什么任由他们空占着,却不准我们盖屋、耕种?如今提溪司的一众权贵尽在老夫掌握之中,老夫想用他们,向张知府赎一块土地,为我部落所有。”

    格龙听了,开诚布公地道:“老寨主若是向他要粮食要财宝,那都容易些。想要土地却等于是要了张知府的命根子,恐怕他不会痛快答应。何况,提溪一地也不只一个张家……”

    “不过,张家倒行逆施,大失民心。于家业已愿同格哚佬部合作了,所以,这不是问题。”

    说话的是文傲,随着声音,叶小天、文傲在采妮姑娘的陪同下施施然地走了进来。

    果基格龙也是福至心灵,想着要把凉月谷变成格哚佬部最亲密的盟友,所以灵机一动,想挑拨格哚佬部和于家的关系。凉月谷和格哚佬部都是山中部落走向山外,只是凉月谷先行一步,背景大致相同。

    地理上,两个部落一在西北、一在东南,正好呈犄角之势刺向提溪,如果联手,就可以对中间谷地平原地带的于家和张家形成夹攻之势。却不想他刚要有所表现,文傲就跳出来搅局了。

    说话的是文傲,果基格龙看的却是叶小天,对叶小天,他是情敌相见,份外眼红啊!他爱慕莹莹,莹莹被叶小天抢走了。他想娶凝儿,婚事又被意外搅黄了,长这么大,他几乎没吃过亏,屈指可数的败绩,全是在遇到叶小天之后。

    格龙狠狠地瞪了叶小天一眼,目光又落在采妮姑娘身上,瞧这小丫头精灵明秀,站位距叶小天很近,显得极是亲昵。格龙便在心中暗骂:“这个无耻的小白脸,花言巧语骗了莹莹,还在外面勾三搭四。他到格哚佬的山寨才几天呐,居然又勾搭上了寨里的姑娘。”

    妒心一起,格龙心中顿时萌生了“报仇雪恨”的念头,一个推官、一个土司少爷,能给格哚佬部的帮助显然是不可同日而语的,仔细想想,“横刀夺爱”的胜算似乎不小呢……

    :诚求月票、推荐票。明天回去就可以恢复正常了。

    **yueguanwlj,敬请关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