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八卷 第93章 女人凶猛
    马邦聘一声令下,追击立即变得更加凶猛了。这种变化是无形的,但逃亡中的每一个人都能清晰地感觉到。追兵越来越紧,手段越来越犀利,他们甚至用上了淬毒的猎弓。

    由于追杀和险恶的自然环境,减员更加严重,在这样的环境中,像田雌凤、覃夫人和叶小天等人当然受到了最好的照料,可其他人却做不到,包括追随覃夫人而来的头人们,也有几个在丛林中丧了命。

    尤其令人沮丧的是,追随覃夫人背井离乡的人本就不大愿意,在这种情况下更是纷纷逃离,其中甚至有一个小头人,也趁夜带着他的人偷偷溜走了。他们距希望近了,距绝望也近了。

    田雌凤一路命人布下各种阻碍追兵的陷阱,实际上在这样的险恶环境下,根本不需要再加什么陷阱,尽管它会产生一定的作用。

    再接下来,追兵更近,甚至发生过几次的短兵相接,田雌凤每次都壮士解腕,留下纠缠肉搏的部下,率领其他人迅速逃离。甚而在追兵迫近时,主动留人阻敌。

    田雌凤留人阻敌时,会将两路人马搭配着来,她派出一定的人马,覃夫人那边也派出一定的人马,这样一来,覃夫人对她的用心毫无怀疑,而田雌凤却在这样的过程中,把并非心腹的播州人马一次次地分派了出去,覃夫人身边的护卫越来越少。

    此刻,他们来到了一片山谷。这片山谷乍一看很是平坦,浓绿荫荫。走到近处却是坑坑洼洼,有些地方明明看着是绿草茵茵,一脚踏上去,不是积水就是泥潭,行路愈发艰难。

    他们踏着一块块相距不远的草甸子,先用长木探抵确认是实地,这才跳跃过去,好不容易度过这片山谷后。已是精疲力尽。

    田雌凤回首看了看来时的路,又看了看瘫软如泥的覃夫人,果断地道:“分兵走!叶长官,你和千驷从山脊上走!”

    田雌凤指了指陡峭的山脊。对马千驷道:“我和你母亲体力比不得你们,你们从山脊走吧,我们歇一会儿,从山谷中走。”

    马千驷对这位准岳母倒是没有丝毫疑心,只是抛下母亲和岳母独自逃离。不免有些犹豫。

    田雌凤道:“追兵愈发近了,我们分兵两路,就算有一路被抓到,另一路也总还有逃离的机会。另外,看你娘现在的模样,再要上山只怕是不成了,我也……”

    田雌凤苦笑两声,道:“我知道你的孝心,可是不分兵不成了。分兵走,一则可以避免被人一网打尽。而且你们走在高处。尽可留下些线索吸引追兵,也可以帮我和你娘制造机会。”

    田雌凤说着,体力不济地瘫坐在地上,继续道:“等他们追上山,再看到我们时,想再返回山谷,又要耗费一段时间。我们马上就要逃出石柱地境了,说不定这就是我们的机会。”

    覃夫人对田雌凤本来是很有戒心的,但是田雌凤这番话在情在理。而且田雌凤又是和自己走在一起,应该是没有抛下她们母子的打算。便道:“田夫人所言有理,千驷,不要犹豫了,马上和叶长官上山!”

    马千驷见母亲也这么说。想想也是道理,便答应下来。叶小天自然明白田雌凤与覃夫人合不来,不过他也绝对没有想过田雌凤会有什么过激的举动,在他看来,田雌凤趁乱抛下覃夫人的可能更大一些。

    然而如今已经到了这一步,一个不慎就可能连自己也栽进去。田夫人应该已经放弃了与覃夫人争风吃醋的打算,真心想要尽快脱离追捕,逃出石柱控制区吧。

    对于某些女人的嫉妒心,叶小天估计的显然还是不足。他和马千驷领着一些人上山了,那座山峰很难爬,最艰难处在于没有路,全是低矮的灌木,他们要一路劈砍着登山。

    当他们一身臭汗地登上山峰时,往山谷中一望,田雌凤和覃夫人已经歇匀了气儿,继续上路了。再扭头看向来时路,就见追兵已经踏上了草甸子,马千驷不禁松了口气。

    谷口这边,前方依旧是丛林,置身其中,除非从高处观察,否则很难看见。而他们现在又在山峰上,追兵正向这里指指点点,岳母大人的分析是对的,这样果然可以吸引追兵。

    既然已经被人看到,也就不必故意拖延了,叶小天道:“千驷老弟,咱们快走。”

    马千驷答应一声,立即与叶小天向林中掩去。在他想来,如果沿着山脊走,追兵上了山还是会看到谷中的另一路人马,但是迂回一下,绕到林中,引着追兵兜圈子,却可以帮母亲制造更好的逃离机会。

    不得不说,马千驷的本性还是不坏的。自从他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一下子沉默了许多,仿佛一夜之间变得成熟了,不似当初一样轻浮、跳脱。

    ……

    “还要多久……,这片林子真密!”田夫人气喘吁吁,扯了扯领口,似乎林中的空气也让人窒息。

    覃夫人向手下人低声询问了几句,走过去对田夫人道:“快了,应该再有大半日的脚程就能走出去。那时我们就可以走山外的路了。其他土司,轻易是不会干涉其他土司家族内务的。”

    经过这一路逃亡,又不见田雌凤对她有什么敌意的举动,虽然两人的关系天然难以融洽,但覃夫人对田雌凤的敌意至少也不是那么重了,说话温和了许多。

    田夫人抬起手拭了把汗,苦笑道:“以现在的速度么?我们尽力而为吧!”田夫人说完,向身边的侍卫暗暗递了一个眼色。还有半日功夫就能逃出石柱辖区了?那么也就意味着,她必须要动手了。

    在田夫人身边是两个中年男子,两人未着道袍,山中奔亡多日,同样一身狼狈,但是他们和普通侍卫是不同的,他们是龙虎山两大高手,论本领,现场其他侍卫绑在一块儿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

    追兵上了山,循着叶小天和马千乘的足迹追了下去。

    马千乘逃得苦不堪言:“这……这些牲口。刚刚还隔得那么远,怎么跑得这么快!”

    马二少毕竟是豪门少爷,攀山越岭哪有那些赤脚的泥腿子麻利。旁边叶小天比他也好不到哪儿去,汗流浃背。颊上还贴着两片草叶子,腮上有几道划痕。

    “千驷老弟,咱们……目标还是太大了,分……分开走吧!”

    叶小天上气不接下气地建议,马千驷看看后面。追随在他们后面的人只剩下二十多个了,好在母亲担心他的安危,派了不少人跟着,这二十多人中一多半是他们石柱的人。

    他们上山时本来领的还有人,只是山路难行,拖拉出近里许,一时不在眼前。马千驷下定了决心,对叶小天道:“咱们……人多势众,经过时的痕迹……实难消除。你……你说的对,咱们两个分开走!”

    他抬头看了看高耸入云的杉树。阳光从缝隙间撒入。马千驷抬头看着阳光的方向,指点道:“那边!咱们先绕开,然后到那边汇合,等咱们赶到时,应该已经脱离石柱,追兵也不敢肆无忌惮了。”

    “好!”叶小天答应一声,扭头道:“分开,一路跟着马二少爷,一路跟我走!快!”

    那些追随其后的土兵当然是从石柱带来的跟了马千驷,剩下七八人跟了叶小天。两人就此分手。各自绕了一个弧形,奔赴目的地。

    叶小天所绕的方向等于是又绕回山谷边的山脊,不过林深树密,也不怕与追兵碰个正着。他呼哧带喘地绕回到山脊边时,脚下一软,当真一头扑在了地上。

    后边追随而来的人也是一头栽倒,这时候,真就扑出一头猛虎来,只怕他们也没有力气逃命了。叶小天瘫在地上喘了许久。稍稍恢复了气力,这才爬起来到了山谷边,由此望下去,浓绿一片,人影儿却不见半个。

    随从们也都跟上来,其中一人建议道:“叶长官,我们从这儿下山吧,谷中好走一些。山上丛林太密,而且难说会遇上追兵。”

    叶小天想想也是道理,便答应下来。这片山坡虽陡,倒也不是不能行走,七八个人揪着小树野草缓冲,有些地段干脆把头一抱,就势滚了下去,等他们到了谷中时,已是遍体擦伤,不过看看谷中地形,实比山上好走十倍。

    叶小天精神大振,道:“走!”当即领着人向前赶去。

    田雌凤行走之间,手下侍卫渐渐得到命令,队形便悄悄散乱起来。本来他们大多是围在田雌凤身边,这时却各自盯准一个目标,以一个盯一个的方式,蹑在了覃夫人从播州带来的人身边。

    前边到了一块开阔地,还有流水声潺潺,此时听在他们耳中,无异于天籁。覃夫人兴奋地道:“有水!”

    田雌凤冷斥道:“动手!”

    随着她的一声娇斥,侍卫们纷纷动手,短匕长刀,纷纷捅进身边那些石柱侍卫身体内时,他们脸上的狂喜还没有逝去。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出,为什么在即将逃出生天的时候,身边的同伴会给他们致命一击。

    龙虎山两大高手杀的人就更多了,覃夫人的侍卫比起田雌凤来说,还是要多一些的,可是在这两大高手掌下,又是猝然偷袭,谁能抵挡一招?两对铁掌上下翻飞,顷刻间就拍烂了四五颗头颅,仿佛烂西瓜一般,红的白的散了一地。

    “你……你们……”覃夫人奔出两步,异变陡生,覃夫人回首见此惊变,一张粉脸登时变得煞白。

    田雌凤根本没有看她,她正扭头看着手下们行动,直到他们砍瓜切菜一般放到了最后一个覃夫人的侍卫,田雌凤才回过头来,甜笑着看了覃夫人一眼,洁白的贝齿,仿佛露出的锋利獠牙!

    :诚求月票、推荐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