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八卷 第78章 疯狂的逃亡
    叶小天下了令,党腾辉便派人去“请”,片刻功夫,田彬霏和田天佑便在几个人陪同下走过来。一见叶小天身边四个唇红齿白的青衣俏婢,田天佑的双眸蓦地像灯花似的炸亮了一下!

    他认得左艺璇和馥如儿,他曾在杨天王身边见到过这两个女子。田天佑马上就知道这是播州方面派来搭救他们的人。田天佑强抑激动,好在他不是众人关注的重点,这刹那的神情波动并无人注意。

    叶小天的土司府如同云贵地区大多数的土司府一样,背山而建,居高临下,可以把他的领地尽收眼底。居高临下既是一种军事安全上的考虑,同时视野开阔,地理位置高,本身就是地位的一种象征。

    从山脚到山顶,笔直的一条大道,用巨石磙子滚压过无数次,夯土结实平滑的很。之所以没用阶石铺路,自然是为了方便车子上下,由于山路的角度并未陡峭过45度,所以徒步上山却也不是十分辛苦。

    土司府前同样有拴马桩、下马蹬、石狮御门。宽大的土司府门上书四个大字“卧牛世族”,门内门外是两个宽敞的广场,接着就是二道大门,三道大门,一共是六道门户。

    每一进都有正房和左右厢房,第二进院落的左右房舍就是仓房、窖房、磨房、酒坊、兵器库等,完全是一个物资储备仓库。

    七八辆大车就停在刚刚进了大门的第一进院落里,采妮带人正在点检验货。验好一车,就着人搬进二院大门,分门别类地储放到仓库中去。

    叶小天等人从三进院落出来,二进院落里正有不少人一箱箱一袋袋地搬运着货物。他们穿过二进院落进入第一进大院儿,七八驾马车正停在这儿,已经搬空了大多半。

    前边的门楣对内的一侧也有牌匾和楹联。正门上方挂着四个斗大的大字“黔东一柱”,门柱左右分别挂着一副楹联:“学本良知望高北斗”,“政施自治绩著铜仁”。

    左右又各有一棵高耸入云的柏树,这树至少数百年岁月了。可不是后移植过来的,而是请匠师建府设计时利用了此地的自然环境,予以保留的两棵大树。

    门楣内外各有五级石阶,为了方便车子出入。及膝高的包铜门槛已经卸掉,内外石阶上也都铺了木板。叶小天等人到了一驾马车前,大亨指点道:“喏,这就是此番运来的箭簇。大哥,足有五车。”

    采妮迎上来。笑盈盈地道:“姐夫,箭簇快搬完了,我都验过了,果真是上等箭簇。大亨,你还真是好本事。”

    大亨笑道:“只要用钱就能解决的事,也算不了多大的本事!”一边说着,一边眼珠子微转,有心给叶小天一个暗示,可是左右分别站着一个青衣俏婢,就像他脸上有朵花儿似的。盯着他一瞬不瞬,他如何做得了手脚。

    车上最后一箱箭簇搬了下来,采妮道:“姐夫,这是最后一箱了,你要看看吗?”

    叶小天点头之后,便有人过来,将钉得严实的箱子撬开,揭开上边的盖布,就见一枚枚箭头闪着乌沉沉的亮光。叶小天拿起一枚,假模假样地看着。那箭簇入手颇沉,三刃的锋利十分犀利,而且俱都有倒钩,果然是真材实料。

    这时。那辆搬空的马车被马夫驾驶着,从宽敞的大院儿里兜了半圈儿,绕到了他们的另一侧,原本等在它后面的马车则向前移动了些,停在它原来的位置。

    搬空的马车本该就此驶出大院,可是当它绕到叶小天等人另一侧时。正抓着汗巾擦着额头的吕傑突然把汗巾一甩,鞭子似的抽向两个正在搬运箱子的卧牛岭武士,同时厉喝道:“动手!”

    叶小天正弯腰把那枚箭簇放进箱子,俏生生地站在他身侧的左艺璇和馥如儿突然动如脱兔,只向前掠出一步,恰好站到他的身侧,两条手臂一探,便扣住了叶小天的肩头。

    叶小天只一愣,整个人就腾云驾雾地倒飞起来,一头摔进了那辆空车里。紧跟着站在罗大亨身侧的另两名女子,却是飞快地倒退了一步,猛一转身,一扣一抛,将田彬霏也掷向车厢。

    叶小天被摔了个七荤八素,晕头转向地刚刚爬起,田彬霏又倒飞进来,后背卟地一声撞在了他的脸上,痛得叶小天捂着鼻子又倒了下去,一时酸得泪水直流。

    “冲出去!”

    左艺璇等四女飞掠上车,分别守住车子四角。同时往车顶四角处一抽,没想到那看似完整的一块顶厢木板,四角居然分别插有一柄长剑。四人横剑当胸,护住了车子。

    那赶车的车把式好像疯了似的挥动大鞭,鞭花炸响,先抽退了反应敏捷立时逼近的几名卧牛岭武士,随即一鞭子抽在四匹马的背上,大声吆喝着,那四匹健马狂嘶一声,发足狂奔。

    “还有我!”

    早有准备的田天佑一个狗吃屎,姿势虽然难看,却迅速扑到了后车厢处,只是那车冲得太快,他本想一头冲上车去,等他赶至,车子已经启动,田天佑扑了个空,情急之下双手前探,屈指如虎爪,一把扣住了后车辕,被马车拖着向前冲去。

    这时候,吕傑手中汗巾好象一条出水的蛟龙,“啪啪啪”一连抽翻了四五个猝不及防的卧牛岭武士,他的部下们不管是赶车的、抬货的也都纷纷动手,牵制着采妮、党腾辉等人。

    那辆马车疯也似的冲上铺在石阶上的踏板,穿过门廊,又冲下斜铺的踏板,向前方冲去。田天佑被拖在车后面,像是拖曳着一具破风筝,一个身子忽起忽落,颠得眼冒金星,可他知道这是唯一的逃脱机会,使尽了吃奶的力气,就是不肯撒手。

    党腾辉骤历惊变,却是暗暗惊喜。他知道叶小天的计划,自然不会使出全力追赶,倒是他的部下和采妮等人不知底细,眼见土司被劫持,发了疯似的往外追,却被吕傑等人不畏死地拦住。这些人本就是死士,他们活着的唯一目的就是有朝一日慷慨赴死,只要一息尚存,哪肯让开半步,一时竟然将他们死死挡住。

    外面广场上和山口也有卧牛岭的人,但他们可不知道发生在大院里的事情,虽见一辆马车疯狂驶出,心生诧异,却没那么快就反应过来。

    那马车奔到山口,车把式突然勒紧马缰:“吁~~~~”那马车又向前冲出六七丈,终于停住。就见侧立于马车前厢的左艺璇和馥如儿伸手一拍厢壁,那厢壁竟“砰”地一声打开,原来里边竟有夹层。

    前边的马车夫弯下腰去,往左右用力一扳,车子探出的两条长杠竟从中而断,与此同时,左艺璇和馥如儿也把那夹层中的机关扳了出来,铿然落地,竟是两条带着短木臂的轮子。

    马夫长鞭一挥,将前方拖着两条木杠的马儿赶到了一边,因为这里已是下坡路,又没有前方的马止着车子,这辆骤然变化的四轮木车先是凭着本身的重量缓缓向前驶动,紧接着速度越来越快。

    在此变化之前,田天佑也被站在后车厢处守卫的一个女死士拖上了车,这辆车子载着他们轰轰隆隆地就顺着平坦的大道向山上冲去,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车厢内,叶小天和田彬霏惊骇地互望了一眼,他们已经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可是……

    他们正在不断地起伏,就像簸箕里面正被筛动的两粒豆子,马车已经没有了马,可是这下坡的速度比有马的时候快了三倍不止,而且还在继续加快,这要等车到了山下,他们岂非要摔个粉身碎骨?

    两人互望了一眼,不约而同地去抓可以让他们固定住身子的地方,这个时候,叶小天居然胡思乱想起一个问题:“大舅哥没有腿,身体比我轻,应该会比我抓得牢。啊!对啊,我还有腿……”

    于是,叶小天赶紧张开双腿,脚底下死死抵住了车厢地板。而车厢外,田天佑更是吓白了脸,惊声尖叫起来。

    山脚下,十几辆平板牛车正从远方缓缓走来,距山脚最近的两辆是空车,其它车上载的都是高高如山的柴草,每辆车上只有一个驾车人,而且距山道至少还有百十步距离,所以守山的侍卫并未对他们发生兴趣。

    疯狂的四轮车从车上飞驰而下,幸亏这山道被卧牛岭的人夯实的十分平整,否则那减震效果并不好的木轮早就把车颠成了碎木板。

    眼看着一辆没有马拉着的车子风驰电掣而来,守山的侍卫也不禁惊呆了。他们眼睁睁地看着那辆车子从眼前一掠而过,明明隔的还远,却仿佛感觉到了劲风拂面,那车上居然还站着几位很淡定的姑娘……

    “我不是在做梦吧?”

    一个侍卫喃喃自语,目光追随着那辆疯狂的四轮车,眼看它冲下山去,山下些平板牛车却忽然有的停下,有的急急赶上几步,最终成了并排而立的长长的车阵。

    从山上冲下来的这辆四轮车,比那平板牛车的高度只稍矮一筹,车子狠狠地撞上去,立即解体,变成了纷飞的碎片,车上飞出七八道身影,其中有两道身影是从车子里面飞出来的,这两道身影像抛石机砸出去的两枚石弹,深深地撞进了松软的柴草垛,又飞出去,插进了第二堆柴垛。

    至于原本站在车上的几个人,则被抛飞得更远,其中原本站在车厢最后面的一个家伙,更是手舞足蹈地在空中划过一条抛物线,堪堪砸在最后面一辆车的柴垛上面,再差一步就要摔个粉身碎骨。

    :月初,求保底月票、推荐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