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八卷 第64章 争长竞短
    叶小天一行人离开海龙屯的时候,杨应龙没有相送。虽然他在笼络叶小天,但是在他眼中,此叶小天毕竟并非彼叶小天,他实际上就是在自己控制之下,礼遇的程度就要讲究一个分寸,过犹不及。所谓恩威并施,杨应龙运用的得心应手。

    替他为叶小天一行人送行的是三夫人田雌凤。田雌凤一双似颦非颦的流波美目轻轻的扫过叶小天的脸庞,浅浅而笑:“叶大人,你此去于天王而言,只是重要的一步。于你个人而言,成败却代表着全部的得失,你可得全力以赴了。”

    瞧她模样,与昨夜那位狐仙般的美人儿当真是判若两人。就算亲临其事的叶小天,几乎都有些不相信她们是同一个人,莫非有些女人天生就是做演员的料儿?

    田雌凤眼波流转,说不出的狐媚明丽:“只要你能成功地办好这件事,天王和我……都不会亏待了你!”

    这句话,只有叶小天才明白其中深意。两人昨晚,很是发生了一点羞羞的事情,但当然没有剑及履及,田雌凤很懂得如何钓着一个男人的**,才能激发他最大的动力。虽然正是蜜桃成熟之际,耳鬓厮磨中她也情动了,但她很好地控制住了亲昵的程度,她和她的男人杨应龙都是操控人心的一把好手。

    叶小天看着她明丽妖娆的模样,会情不自禁地想:如果她昨夜真对自己投怀送抱、解带宽衣,他会不会拒绝这朵美丽的罂粟花的诱惑?

    叶小天为自己理直气壮地找到了答案:不采白不采,采了也白采,白采谁不采啊……

    “我会的!”叶小天对田雌凤说着,悄悄调整着内息,让脸庞变得胀红起来。在田彬霏、田天佑等人看来,叶小天是因为激动和不安;在田雌凤看来却是别有一番解读了:这个胆小如鼠的家伙,因为她的许诺,真的有了勇气……

    田雌凤心中小小地窃喜了一回:能让一个男人为她颠倒,这种把戏并不足以令她自傲。但若对方是拥有一股强大势力的男人呢?那种满足感。让她再看叶小天时,也觉得顺眼多了。

    田雌凤向他微笑了一下,举起纤纤玉掌,在他肩头轻轻地拍了拍。手滑下来时,玉笋似的手指在他肩头飞快地按了一下。这种当众**的刺激,让喜欢冒险的她,也不禁涌起一种异样的兴奋。

    有些人从骨子里就不安分,天性喜欢刺激、喜欢冒险。就像一只野性难驯的山狸,田雌凤无疑就是这种人,利用叶小天本来只是她的目的,但她现在对于那种冒险的**,居然真的有些跃跃欲试了。

    “如果事后就找机会杀了他,大概就是真的永远不会有人知道的秘密了……”田雌凤看着叶小天,就像看着自己的一盘菜,笑得愈加妩媚了。叶小天想到即将坑她和杨应龙一回,也不禁微笑起来……

    ※※※※※※※※※※※※※※※※※※※※※※※

    “大姐!”

    展凝儿推开房门,风风火火地走进去。对田妙雯唤了一声。然后习惯性地白了她一眼。正伏案书写的田妙雯搁下笔,抬头时正好看到她对自己翻白眼,不禁失笑。

    这个丫头,刚刚赶到卧牛岭时,就是这般的表情,下意识地唤她一声大姐,旋即却是一个不服气的白眼儿。

    她当时也曾好奇地问过,不明白展凝儿为何如此表情,展凝儿毫无心机的回答令她失笑许久,如今回想起来时还是觉得忍俊不禁。

    展凝儿说:“当初你我和莹莹结为金兰。只是按年齿论起,你才做了大姐!想不到一语成谶,如今你还真成了我大姐,真叫人生气!”

    展凝儿到了面前。在椅上坐了,说道:“于珺婷和华云飞那里都已准备妥当,随时可以动手。那些人还在收买人心网罗心腹,每拖一天他们的势力都会壮大一分,咱们要动手,宜早不宜迟啊!”

    田妙雯靠回椅上。纤长的十指优雅地交叉起来,凝睇着展凝儿:“他不回来,怎么动手?一旦让他暴露了身份,可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展凝儿恨恨地一拍扶手,嘟囔道:“这个混蛋,明知情况紧急,还拖延不归,究竟在搞什么?咦?他不会是……”

    田妙雯神色一动,身子微微前倾,道:“不会是什么?”

    展凝儿乜了她一眼道:“他在重庆府,结识了一位秦姑娘。”

    “哦?那又怎么样?”田妙雯不动声色,交叉的十指却轻轻弹起了白皙的掌背。

    展凝儿道:“还能怎么样?那位秦姑娘很漂亮,还曾往他所住的客栈拜访,是单独去的喔,你想想,还能怎么样?”

    田妙雯在掌背上弹跳的十指忽然停住,乜了展凝儿一眼,狡黠地笑起来。

    展凝儿瞪起眼睛道:“你不相信我的话?”

    田妙雯抿了抿嘴巴:“我信了一半。”

    展凝儿道:“哪一半?”

    田妙雯道:“他在重庆府,结识了一位漂亮的秦姑娘!”

    展凝儿眼珠转了转,道:“那不信的一半呢?”

    田妙雯向她扮了个鬼脸,道:“不信的那一半,是你还没说出来的话!”

    展凝儿想挑拨她捻酸吃醋的小心思被她揭穿,登时红了脸,羞嗔道:“我哪有……什么没说出来的话。”

    这时房门突然叩响了,党腾辉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小姐,土司大人回来了!”

    田妙雯和展凝儿就像屁股底下安了弹簧,不约而同地跳了起来。因为不约而同的动作,两人不约而同地俏脸一红,田妙雯清咳一声,对门外道:“我知道啦!”

    田妙雯离开书案,对展凝儿笑吟吟地道:“你到七月初九便要成亲了,还不回展家堡去等着做新嫁娘么?”

    展凝儿瞪起杏眼道:“干嘛,赶我走?”

    “哪儿能呢!”

    田妙雯笑的更甜了,向她眨眨眼睛,小声地道:“那个家伙可是不会放过任何机会的,你若不走,只怕不等成亲便要先做了新娘子了,姐姐可是为你打算喔。”

    展凝儿被她一句话戏弄得脸蛋也红了,心跳的也快了,期期艾艾地道:“我……我才……我才不怕他呢!不是不是,他才不敢把我怎么样呢!”

    田妙雯掸了掸衣裳,悠然自得地道:“姐姐可是已经提醒你了,走吧,咱们去迎一迎他!”

    田妙雯举步向外走,展凝儿呆了一呆,想到叶小天在重庆时对她的纠缠,还真有些怕,虽然也有小小的期待,可是怕的感觉却更在其上。她想了一想,忽然双眼一亮,快步追上去道:“大姐,等等我!今晚我们睡在一起吧!”

    “啊?”

    田妙雯陡然站住,展凝儿涎着脸儿道:“你我姐妹久别重逢,都还没有好好聊聊天。我在卧牛岭的这些天,就与姐姐作伴吧,晚上咱们都一块儿睡!”

    田妙雯郁闷了,已经尝试过鱼水之欢滋味的她,也算是食髓知味了,和丈夫分开这么久,知道他回来,本还期待今晚会有小别胜新婚的甜蜜,谁知道……

    田妙雯欲哭无泪:“早知道就不吓唬这小妮子了,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哇……”

    ※※※※※※※※※※※※※※※※※※※※※※

    红烛摇曳,透过藕色薄纱,榻上横卧着两副跌宕起伏的好山水。田妙雯和展凝儿俱着**,脸对脸儿地躺在榻上,仿佛一朵并蒂莲花。

    “那个家伙扮他大哥还蛮像的……”展凝儿说起叶小天来,当真有些乐此不疲,这一晚上的话题根本就没有离开过他:“不过,有播州的那些人跟着,他可不方便与咱……与姐姐商议事情,这可怎么办?”

    田妙雯微微一笑,道:“你展家堡内有没有地道?”

    展凝儿道:“有啊,哪个大户人家不预设暗道地窖?啊!你是说……”

    居安思危的心态在当时是深入民心的,大户人家建造屋舍时都要预留暗道,这已几乎是建筑匠师在为屋主设计房屋时必不可少的标配。当然,像于珺婷那样近乎病态的到处设置暗道,并且进行巧妙掩饰的不多。

    展凝儿听田妙雯一说,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忽然就惊慌起来:“他会来?哎呀,你不早说,我们穿的这么少……”

    展凝儿翻身坐起,因为已经解去了束胸的布带,饱满结实的两座玉峰随着她骤然坐起的动作,在**下急剧地弹跳了几下。

    展凝儿刚刚掀开纱帐,还未及从金钩上取下衣服,梳妆台便“嚓”地一声,向旁边缓缓滑动起来。展凝儿慌了,急忙一个翻身,躲到田妙雯身后,拉过锦衾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的。

    “大姐,你……你不穿衣服么?”展凝儿眼见那妆台滑开,洞口越露越大,田妙雯却依旧好整以暇地托着香腮,睡美人儿似的侧卧在那里,不禁担心地问道。

    田妙雯回眸一笑,嫣然道:“自己男人,怕什么?”

    “耶?是你男人,难道就不是我男人?”

    展凝儿不服气地看着田妙雯落落大方地起身,趿鞋下地,顺手拿过一件外裳披在身上,心中忽然生起一股醋意。她低头看看自己,把锦衾悄悄拉开了些,又把**向下拽了拽,露出一道粉光致致的乳沟,挑衅似地挺起了丰满的胸膛:“谁怕谁呀!”

    :诚求推荐票、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