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八卷 第40章 白马将军
    叶小天手下亲兵在山中时就是神殿武士,较之一般山民懂得纪律与配合,出山之后久经战阵,更加具备了几分行伍模样。一闻警讯,他们立即应变,一部分人上前置盾架矛防止冲阵,另有一些人冲上去架住正在溪边洗漱的叶小天,急急奔向车驾。

    叶小天的车子是经过特制的,可防利箭。叶小天被几个魁伟的武士七手八脚塞进车子,放下左右和前挡板,只留一个窥视孔,随后就以车驾为中心,迅速形成一个半月形防御圈。

    与此同时,田彬霏和冬长老的车子也被推至叶小天车子左右,三辆车也呈扇形排列,而前方士卒已经架起盾矛大阵,左右武士跃入丛林。正面硬抗,是担心来人直接冲到叶小天身前,跃入丛林的人当然是准备发挥他们最擅长的丛林野战能力。

    叶小天车驾的窥视孔是长方型,足以让他看清前方及左右发生的一切,窥视孔上方有一块铁板,只消发现不对,一按卡簧,铁板就会落下。

    宝翁持刀站在枪盾阵后,忽然看见前方来人,不由,看这情形,不像敌人呐?前方冲来四匹马,最前方一匹是白马,马上一个白衣青年,箭袖劲装,挎弓佩剑,头上束发银冠歪歪斜斜,头发散下一绺,被风拂在空中,极是狼狈。

    另外三人同样劲装结束,身形雄壮颀长,年轻剽悍,不过他们都是青色劲装,显然是那白衣公子的护卫。他们手中持刀,一边以刀充作鞭子不断拍打马股,一边频频回头神色慌张。

    这副样子,哪里会是突如其来的刺客,分明是后有追兵,仓惶逃窜。宝翁虽然判断来者非敌,却也不能任由他们冲撞了大人坐驾,马上刀锋前指,厉声喝道:“来人止步、下马!”

    那箭袖白袍的公子看见前方有人严阵以待。顿时大惊失色,道:“不好!此处竟然还有伏兵!”

    道路两旁是树林,还有灌木荆棘充斥其间,马是没法冲进去的。可前方长矛锋利,明晃晃的杵在那儿,若驱马硬撞上去,就得被串成糖葫芦儿,白袍公子急勒战马。那马冲至长矛盾阵前不足两尺才堪堪停住,把那白袍公子惊出一身冷汗。

    宝翁见来人已经止步,又大喝一声道:“来人下马!报上名来!”

    白袍公子见后有追兵,前有堵截,左右林中人影绰绰、刀光闪闪,情知再也逃脱不得,翻身下马,将长剑向面前地上狠狠一插,示意放弃抵抗,仰天长叹道:“此天亡我也。非战之罪!”

    靠!你以为你是楚霸王啊,还非战之罪!叶小天见来者非敌,已经开了车马迎过来,田天佑和田文博等人紧随其后,恰好听见白袍公子这句话。

    侍卫们虽然为叶小天让开了道路,但手中锋利的长矛依旧蓄势以待,那白袍公子若稍有异动,登时就能捅他几个透明窟窿。三个青袍人急急下马,冲过来把那白袍公子护在中间,大喝道:“谁敢动手。石柱马家绝不与他善罢甘休!”

    叶小天咳嗽一声,道:“这位公子姓马?”

    白袍公子冷哼一声,扬起下巴,傲然道:“明知故问!白马将军不姓马。还姓牛不成?你们有什么伎俩,尽管使来,我白马将军若皱一皱眉头,就不算好汉!”

    白马将军?你又没说你是白马将军,另外……白马将军是谁啊?这人是不是有点太自恋了,好像我一看就应该认得你是白马将军似的。谁知道你是谁啊。

    叶小天哭笑不得,只好说道:“马公子,我与足下素不相识……”

    白袍公子扬着下巴,用眼角余光不屑地瞟着他:“你与本将军自然素不相识,本将军的英姿,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认得的么?不过,你一定听说过本将军的赫赫威名了……”

    叶小天忍俊不禁地道:“不好意思,白马将军之名,在下也是头一回听说。”

    白袍公子呆了一呆,神色略显尴尬,讪讪地道:“你不知本将军之名,那是因为你见识浅薄,本将军不与你一般见识。但石柱马家,想必你是如雷贯耳了。”

    叶小天摇头道:“石柱马家?在下也是听足下说起方才知道,此前不曾听说。”

    白袍公子大怒,指着叶小天喝道:“孤陋寡闻、耳目闭塞、鼠目寸光、井底之蛙!本将军不与你这等没见识的人说话!”

    叶小天听他口口声声说本将军,心中纳罕,莫非此人所说的白马将军并非绰号,而是一位真将军?想到这里,叶小天倒是不敢怠慢了,便拱手道:“原来足下真是一位将军,失敬失敬,却不知足下是什么将军?”

    叶小天那位风情万种的情妇于姑娘就是四品广威将军,他倒不信这青年会比于珺婷的品阶更高,不过好奇心起,还是诚心请教。不想那白袍公子听他一问,登时面红耳赤,恼羞成怒道:“本将军……本将军就是白马将军!休得啰嗦。”

    田天佑已经赶到叶小天身旁,将二人这番对答听在耳中,忍不住道:“这人别是有病吧?”

    白袍公子身边一名青袍侍卫大怒道:“我家少将军乃汉朝伏波将军后人,石柱马氏少主,尔等安敢放肆!”

    汉朝伏波将军后人?你要只说汉朝荡寇将军而不提具体的名字,那还真不好猜,因为关羽、张辽、张郃、程普等历史名人都曾受封此职。但伏波将军赫赫有名的只有一个,而且他正是姓马。

    这个如此臭屁的青年竟是马援马伏波的后人?如此说来,所谓的石柱马氏定然也是一方土官了。不过,光贵州一地就有一百多位土司,叶小天现在都记不全三分之一,更不要提贵州以外了。

    叶小天道:“失敬失敬!原来足下是马伏波的后人,石柱马土司家公子,在下乃贵州卧牛岭土司,叶小天!”

    白袍公子下巴一扬,不屑地道:“没听说过!”

    叶小天叹了口气,道:“惭愧,叶某之名的确不甚彰显。便是先祖括苍太守、折冲将军叶公,比起令先祖伏波将军也要逊色一筹啊。”

    白袍公子一听大感吃惊,居高临下的目光顿时变成了平视:“你家祖上曾任括苍太守、折冲将军?荡寇、折冲、伏波,皆同品武将。如此说来,卧牛叶氏也是源远流长啊,失敬失敬。”

    叶小天拱手道:“哪里哪里……”

    田文博和田天佑听得目瞪口呆,田文博对田天佑低声道:“括苍太守、伏波将军?他家祖上曾如此辉煌么?”

    一旁已被人抬下车子坐上轮椅到了近前的田彬霏淡淡地道:“咳!学生正帮土司大人修家谱……”

    “哦……”田文博和田天佑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

    那白袍公子看来是个极重视家世出身的高傲贵族,一听叶小天的家族也有如此悠久绵长、辉煌显赫的历史。顿时亲切起来:“在下马千乘,石柱马氏子弟!看起来,叶兄只是路经此地,并非那母老虎的伏兵了?”

    叶小天苦笑道:“马老弟,为兄确是路经此地,刚刚在此歇息,恰见老弟你驰马冲来,手下人以为是有人欲对为兄不利,这才生起误会,并非什么人的伏兵。不过。你说的母老虎是什么人?似马老弟的身分,谁敢与你兵戎相见?”

    马千乘恨恨地道:“叶兄有所不知,我石柱并不在此地,我到此地是往一位亲戚家做客的。此地有一悍女,暴戾乖张,性情跋扈。她纠结了几寨人马,抢山霸水,为所欲为。我那亲族的寨子受其欺压太甚,小弟既然知道,岂能坐视不理。是以出头为他做主!谁料那悍女勇不可当,手下尽皆亡命之徒,小弟纠集寨中丁勇,与其交手。三战三败,算上这次,已经是第四次了,那母老虎说,要来个七擒孟获,叫我俯首称臣……”

    说到这里。马千乘昂起头,傲娇地道:“想我伏波将军之后、石柱马氏少主,可杀而不可辱,岂能向一雌儿俯首臣服……”

    马千乘刚说到这里,远处一阵呐喊叫骂声:“莫叫那马家小儿逃了!”

    “抓马千乘啊!”

    “落花流水大将军,往哪里跑!”

    马千乘正自傲然仰视高天流云,仿佛追思祖上无限勇武,忽然听见动静,登时为之变色,惶惶然道:“不好,他们追来了!”

    马千乖左顾右盼,也不知道是在找他的白马,还是在琢磨一头钻进灌木丛去。

    叶小天正想找点事端,以便暂且停下行程,向近在咫尺的重庆府打探朝廷和杨应龙现在的情况,再者一旦杨应龙造反,与播州毗邻的四川也将是平叛的一股重要力量,与这位石柱马家的少土司建立交情,对他是极有利的,登时便起了相助之意。

    更何况,他听马千乘一说情况也就明白了,这定然是因为两个寨子抢夺自然资源引起纠纷,情形与当初捞刀河上下游的李家寨、高家寨情形相仿,不妨先教训教训马千乘口中那只母老虎,再居中调和,结个善缘,那就结下一股人脉了。

    只不过,以他兄长相对懦弱的个性,这种话是不方便主动开口的,叶小天便向田彬霏悄悄使个眼色,田彬霏会意,开口道:“马将军何必惊慌,今有我家土司在,一群土鸡瓦狗,还不是手到擒来?”

    马千乘依旧左顾右盼,寻找出路:“叶兄你有所不知,那母老虎很厉害的。”

    “呵呵……”田彬霏开了口,叶小天接话配合就顺理成章了:“马老弟,我卧牛岭崛起不过四载,四年来,灭铜仁张氏、镇铜仁于氏,除石阡杨氏、降石阡展氏,凭的什么?”

    叶小天向手下龙精虎猛、个个剽悍的侍卫们一指:“凭的就是这以一当百,所向披靡的卧牛勇士!”

    说话间,远处大队人马杀到了,人人赤足短衣,手执白杆儿钩镰枪,看着凶猛,分明就是一帮村寨百姓。叶小天傲然道:“一个女流,何足道哉,贤弟且站在一旁,看为兄弹指间叫她灰飞烟灭!”

    :诚求月票、推荐票!来者何人?想必熟悉历史的人都知道啦,且看咱叶大将军如何大展神威,叫她弹指间灰飞烟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