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八卷 第37章 四方云扰
    天王阁上,酒过三旬,菜过五味。

    杨应龙高踞上座,眼看群雄济济,想到这都是自己来日征战四海、问鼎天下的根基,不由志得意满。这里是他的地盘,自然不需有什么顾忌,杨应龙大口喝酒,瓷意奔放,已有了七成酒意,玉面飞红。

    这时,李天雄扯着多狸到了天王阁前,多狸心中紧张,被李天雄拉着登上三层石阶,举目一看,堂上贵人云集,欢声笑语,酒气扑面,不免胆怯,回望李天雄,怯怯地道:“天雄,我怕……”

    李天雄厉声道:“怕甚么,事已至此,还能回头么,你我能否相伴一生,就在今日。多狸,不要怕,为了你我,进去吧。”

    李天雄用力一推,不待多狸再多说,便把她推进天王阁。天王阁内,两队翠裳舞女刚刚翩然退下,左右飘然而出,恰好把她露在当中。高踞上座的杨天王不由一怔。

    杨应龙哪识得手下婢女的模样,虽说这多狸是掌印夫人随身侍婢,可他与掌印夫人貌合神离,虽是夫妻,却本就没有多少接触,偶有来往,以他高傲心性,也懒得多瞧侍婢一眼,自然不认得。

    但从多狸服饰,他倒也知道这是一个侍婢,此等人物,不得传唤,怎么敢擅自出现在这里?况且看她神色惴惴不安,杨应龙微微一怔,不觉坐直了身子,沉声道:“什么事?”

    事已至今,多狸也没得选择了,一瞧杨应龙动问,多狸心中一慌,“卟嗵”一声跪了下去,叩头道:“土司老爷,夫人……夫人她……她不守妇道,与人私通,奴婢惶恐,不敢不告……”

    天王阁上登时一片寂静。静得一根针掉到地上,怕也听得见它落地的声音。喝酒的、斟酒的、附耳的、举杯的,一个个就像中了“定身法儿”,全都目瞪口呆地定在那里。

    叶小天惊讶地看看那神色慌张的婢女。再看看依旧一脸茫然,似乎还没听明白这婢女所告内容的杨应龙,忽然有点莫名的心虚:这婢子是谁,他说的是什么夫人,不会是我当日调戏田雌凤的事被她看到了吧?

    杨应龙确实没听清多狸说的是什么。他酒喝多了,耳力不那么灵便,隐隐听出一些,但反应比较慢,而且有些不敢置信,是以还未明白过来,他有些茫然地看了一眼多狸,转向田雌凤道:“雌凤,她说甚么?”

    田雌凤粉面铁青,重重地一拍几案。向多狸喝道:“你说谁不守妇道,与人私通?说个清楚明白!”

    多狸心头一颤,仓惶地抬头看了一眼,却未看见李天雄的身影,只好把心一横,道:“回三夫人,是大……大夫人!是掌印夫人与男人私通,败坏名节,辱及土司,婢子不敢隐瞒。故而……来报!”

    这一回不用田雌凤说,杨应龙也听明白了。杨应龙一向自视甚高,怎么能容忍得了这样的羞辱?更加叫他无法忍受的是,这事儿是当着天王阁上所有人说的。而天王阁上的人统统都是他的部属,他的脸面都丢光了。

    杨应龙霍地一下站了起来,陪坐一旁的田雌凤急忙站起,扶住他道:“天王息怒,此事……”

    “滚开!”

    杨应龙一把推开田雌凤,摇摇晃晃走到多狸面前。双眸通红,一张英俊的面庞微微扭曲着,显得有些狰狞。他一把揪住多狸的衣领,狞声道:“你说清楚,怎么回事?”

    多狸至此再也没有回头路可走了,只得硬着头皮道:“土司老爷,夫人……夫人身边有几个眉目清秀的小厮侍候,以前……以前婢子也只道他们是寻常奴仆,并未多想。

    今日夫人醉了酒,召一小厮侍寝,不巧被婢子看到,婢子才知道……婢子也不知道此事该怎么办了。婢子是夫人的贴身丫环,本该一切唯主母之命是从,可即便是主母,那也是土司老爷您的女人,她做出这等事来,婢子实在惶恐,思来想去,只得……只得向天王禀报……”

    杨应龙的脸色已经发黑了,他狞视着多狸,喝道:“你敢胡言乱语,诬告主母?你家主母,此刻不是住在龙爪屯么?在宋世臣的眼皮子底下,她敢做出如此不知羞耻之事?”

    多狸战战兢兢地道:“宋……宋大人现在不在龙爪屯。也就是因为住在龙爪屯上,不比大悲寺中奴婢进出不便,这才得窥隐秘,否则……否则奴婢还想不到那几个小厮竟与夫人行苟且之事。”

    杨应龙听到这里,只气得浑身发抖,厉声喝道:“那贱婢此刻在哪里?”

    多狸紧张地道:“奴婢发现夫人不轨行为,恐惧之下,立即上山向天王禀报来了。此刻,此刻夫人与那小厮,想必正在……正在……”

    “啊~~~”

    杨应龙胸臆之间一股暴戾之气,几乎要撕裂了他的身躯,他大吼一声,猛地把多狸提了起来,风车一般往空中一抡,不等她呼救,便狠狠一拳击中了她的胸口。

    多狸“哇”地一声惨呼,喷出一口鲜血,一个身子被打飞出去,狠狠撞在窗棂上,将窗棂撞的粉碎。那窗棂之外就是峭壁千仞,多狸撞碎窗棂,身子飞出,发出一声绝望的惨叫,整个身子就跌下了万丈深渊。

    窗棂一碎,窗外狂风扑入,所有的人都是身子一寒,心中一凛,衣袂随着狂风猎猎地发起抖来。

    杨应龙猛地扯下美玉的“束额”,仿佛一头困兽般咻咻地喘息着,满头长发迎风飞扬,仿佛天魔降世。杨应龙瞪起血红的双眸向远处的龙爪屯方向看了一眼,忽然大步走了出去。

    “土司……”田雌凤娇呼一声,强抑心头狂喜,快步追了上去。

    厅中众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掌印夫人偷人,这可是一桩大丑事,天王所至,他们这些部属当然应该追随,可这事儿……他们能跟上去吗?

    杨兆龙和杨大岐是杨应龙的二弟和堂弟,这两人却不必忌讳那许多,马上追了上去。杨朝栋和杨可栋却傻了眼。他们两人一个是二夫人所生,一个是田雌凤所出,张氏不是他们的亲生母亲,却是正牌大娘。这种事。他们晚辈岂好参与?

    赵文远左右看看,身为家政,眼前这烂摊子虽不好收拾,却也得硬起头皮,起身收拾:“咳!叶土司。天王已为足下安置了住处,请先往客舍歇息吧,回头天王可能还有事情与足下商议!”

    赵文远唤过一名管事,领着叶小天一行人离开,看看阁中只剩下自己人了,又苦笑一声,道:“大阿牧,各位大人,就此散了吧。这里的事,交给在下了。”

    如此场面。着实尴尬,众人也不好多说什么,纷纷散去,只有大阿牧陈萧淡淡地道:“我在侧厢等候天王。”

    大阿牧身份特殊,如果说掌印夫人相当于内相,他就相当于内阁首辅,是外相。赵文远答应一声,忙请陈萧去侧厢坐了,吩咐人上了茶,又赶回天王阁。吩咐人撤去酒席,修补窗棂。

    叶小天一行人马的安置所在是一个单独的院落,环境很安静,客舍很幽雅。但出了房门就见雄峻高峰。走出院门就见深谷临渊,险峻雄奇,与寻常客舍大不相同。

    叶小天这次带来的人虽然不只是田彬霏、田天佑等几个播州内奸,但本属于卧牛岭的人却多为从属侍卫,并没有重要人物陪同。在外人看来,这是叶小天正在打压旧人。抬举新人,没理由带许多旧人出访。

    而叶小天却是借了这个由头,把他真正信得过的实力人物,都留在了卧牛岭。他正在玩火,真正可信的掌权的部下,他必须得留在卧牛岭,这样一旦出了意外,才能有人出来收拾局面,他是不舍得带这些人出访的。

    是以,此刻站在廊下,陪伴在叶小天左右的,就只剩下田彬霏和田天佑、田文博了。叶小天负手而立,眺望如黛远山,喃喃自语道:“掌印夫人与人私通,堂堂的天王夫人……太也不可思议了些。田先生以为这会是真的么?”

    田彬霏淡淡地道:“如果是真的,那么播州必有翻天覆地之变化。”

    这两人关注的点完全不在一个高度上。这个叶小天是什么人?不成大器的叶小安假扮的罢了,此等市井人物,兴趣只在八卦、猎奇,在乎的是堂堂杨天王是不是真的戴了绿帽子。

    而田彬霏所在意的事就截然不同了,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却是掌印夫人一旦出事,对播州政权将要产生的重大影响。

    即便是在中原王朝,即便是在外戚力量极为薄弱、皇后不得干政的朝代,易后也会对政权产生重大影响,何况是贵州的土官政治,这种地方的“第一夫人”是可以直接干政的,是“内相”。

    虽说张氏夫人一向不受杨应龙宠爱,张氏夫人也不大干政,连自己的亲信侍卫都有转而投靠三夫人田雌凤的,但这主要是对播州权力中心海龙屯产生的影响大,对于外围势力来说影响小。

    而一旦张氏夫人受到罢黜,那对整个播州政权的影响就不可估量了,不提张氏夫人的亲信势力,但凡更亲近张氏的力量,都会受到排挤打压,就算杨应龙本人不去做这样的事,做为杨氏势力重要组成部分的田氏也会去做。

    叶小天忽然觉得身上有点冷。他紧了紧衣裳,转身走进了房门。

    海龙屯高处,临渊一侧,李天雄背对一方大石,好不容易生着了火,可那纸钱儿马上就被旋风卷上了半空,撕得粉碎,他怔立片刻,轻轻叹息一声,终于放弃奠祭的举动,悄然离去。

    风,愈加地猛了……

    :报告:锦衣大概在今年暑假档播,回明大概在今年暑假档拍,至于夜天子和步步生莲~~~,暂且保密。后续消息,偶会陆续报告,敬请关注偶的威信:玉eguanwlj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