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八卷 第22章 应对
    叶小天归来,部属们当然要来拜见,当叶小安离开灵堂的时候,李大状已然快步迎上来,对他低低禀报了一句:“大人,大家都在前堂,等候大人训示呢。”

    李大状说着,飞快地瞄了一眼被人推着四轮椅,随在叶小天身边的那个蒙面人,他已经知道此人的身份:大人归来途中无意间结识,并招揽过来的师爷。

    自从叶小天为了毛问智一怒拔剑,力敌四大土司,他的“护短”之名就传遍了贵州全境,自由民中有些本领、希图投一明主的文人武士纷纷把卧牛岭当成了最佳去处,如今投靠卧牛岭并得重用的人实不在少数。

    但眼前这人是土司大人亲手招揽过来的,作为稳居叶小天幕友第一人的李大状来说,这绝对是个潜在的竞争对手。面对李大状投来的审视的或者说并不友善的目光,田彬霏只是微微一笑。

    叶小安点点头,类似的场面,他也演练过很多次了,这是他顶替小二身份后必然要过的一关,而且要经常面临这种局面,所以对类似场合下的表现以及可能遇到的问题,田彬霏都安排了人反复陪他演练过了。

    叶小安转过身,歉疚地看向爹娘,眼睛还是红的,声音也有些沙哑:“爹,娘,儿子先去前厅处理些公事……”

    叶老汉和叶大娘已经在卧牛岭住了这么久,风风雨雨也经历过几回了,如何还不明白他们的儿子此刻已不仅仅是他们的儿子。叶老汉点点头,道:“儿子,你去忙你的。”

    叶小安点点头,又看向哭得两眼桃子似的妻子,曾经,每每听她聒噪,恨不得撕了她的嘴,此刻看她这副模样,叶小安却不禁一阵心酸。他犹豫了一下。才哑着嗓子道:“大嫂,别太伤心了。大哥……的仇,我会报!”

    叶小安慢慢转过身,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无论他情不情愿。无论他出于何种目的,他现在都必须完美地扮演好小二的角色。主动与被动,只是心念上的不同,可是因此能焕发出来的动力却绝不相同。

    这一刻,与小二从小到大共同经历的点点滴滴都飞快地涌上他的心头。他努力让自己扮演的更完美、更无瑕疵,就如他登台唱戏时一样,扮演一个角色、揣摩一个角色、融入一个角色。

    叶小安迈着稳重的步伐向前走了几步,忽又站住,微微侧首,这时的举止、神韵,与叶小天当真是一般无二:“于大人,你也一起来吧!”

    叶小安当然知道于珺婷和小二的关系,但他并不清楚私下里小二如何称呼于珺婷,称她为珺婷、小婷还是什么更亲密的称呼?他不清楚。但当下这个场合,他称之为于大人,却也丝毫不错。

    于珺婷点了点头,把怀中的女儿轻轻递给婆婆,又握了握她的小手,心中忽地生起些不快:“小天回来后,还没认真看过女儿。”不过想到叶小天此刻的心情,便也释然了。

    ※※※※※※※※※※※※※※※※※※※※※※※※※

    聚义厅内,其部属比往昔扩充了近乎一倍。坐在近上首的当然是李大状、格哚佬、于家海、于扑满等老臣子,在其之下的却大多是生面孔。这都是近来不断投向卧牛山的各方豪杰。

    “百川归海、人才往附”,这是一股势力真正成形并迅速壮大的必然过程,没有人只靠着最初起兵时的三五个兄弟便能支撑越来越庞大的势力集团。归附的人当然也未必个个都是真正的人才,但沙里淘金。总要给他们一个试炼的过程。

    眼前这些人,都是经过初步试炼,被选拔出来的人才,已经充实到了卧牛岭势力的各个基层,叶小天时不时就要离开卧牛岭,他的势力依旧能稳定发展并蒸蒸日上。离不了这些人的努力。

    叶小安登上首座,简单慰勉了大家几句,说了说此行贵阳所获。这些都是公开的信息,事实上他还没回来,卧牛岭这边已经全部知晓,但是听他亲口又说一遍,许多人还是禁不住的激动。

    卧牛岭已经获得朝廷的认可,成了掌控铜仁、弹压石阡的一方庞大势力,较之四大天王虽有不及,却已远超普通土司,其影响力甚至超过一些金刚级的土司。

    每个投奔卧牛岭的人都希望它发展壮大,自己才有用武之地,才能建功立业,获得丰厚的回报,他们当然希望卧牛岭越强大越好。不过,土司大人刚刚死了兄长,大家纵然为了卧牛岭的发展雀跃不已,却也不好露出太明显的欢喜模样,只好强自忍耐。

    叶小安坐在上首,微微侧着身,一手抚着额头,做沉思状。这也是叶小天的习惯动作之一,用于眼下这种情况、这种心绪里,他这样的举止,更是无可厚非。

    叶小安心不在蔫地听负责军、政、农、商各个方面的部属汇报了一下情况,咳嗽一声,道:“关于我大哥的死,于大人……”

    叶小安转向了于珺婷,方才他不管是向众人介绍情况,还是听取众人汇报,于珺婷那双秋水般澄澈的眸子都一直瞬也不瞬地盯在他的身上,看得他如坐针毡。

    于珺婷当然不是这么简单就发现了他有什么异常,仅仅是与情郎久别重逢的本能表现,可叶小安受她注视,却是浑身的不自在,故意抚额低头做沉思状,也是为了回避她的注视,这时,叶小安反守为攻了。

    于珺婷被叶小安一唤,也发觉自己方才的注视太过忘形,脸儿微微一热,急忙坐直了身子。

    叶小安用低沉缓慢的声音说着话,斟酌地道:“家兄之死,还劳于大人多费些心思,杀人偿命,凶手要绳之以法,断然不能让他们逍遥法外!”

    于珺婷点点头,道:“铜仁如今在我治下,出了这样的事情,我责无旁贷。你放心,这个案子,我会一直查下去,直到真凶伏法!”

    于珺婷说着,暗暗松了口气,其余人如李大状等也都松了口气,大人这个安排,倒还理性的很。他们此前一直担心大人归来不问青红皂白,为了替兄复仇,搅起一片腥风血雨。适当的杀戮可以立威,不适当的血腥却只能有损于卧牛岭刚刚树立的声望。

    ※※※※※※※※※※※※※※※※※※※※※※※※

    “我知道,你刚回来,需要处理的事情一定很多……”

    离开大厅,走向后宅,叶小安迟疑着,刚要开口,善解人意的于珺婷已经主动开口,微笑道:“我这次来,只是因为你不在,想带女儿过来,让公公、婆婆不再那么难过……”

    说到公婆,于珺婷又是脸儿一红:“铜仁那边还摞着一大摊子事儿,我这就回去了。”

    叶小安点点头,暗暗松了口气,长大成人后,和父母双亲交流的也就少了,再加上和父母之间本就没有多少私密,他要冒充小二自感还应付得来,少些接触未必露馅,可是面对小二的女人,他可不敢有此自信。况且,就算能瞒得过去,他也不想与自家兄弟的女人有太多接触。

    于珺婷白了他一眼,嗔道:“你就知道点头,回来你都还没抱过女儿呢,就不怕她不认你这个爹爹?”

    “女儿……”叶小安心中一阵茫然,忽然站住了脚步,于珺婷诧异地道:“怎么?”

    叶小安摇摇头,道:“你先回去,我去看看……大嫂!”

    于珺婷顺着他的目光看了一眼,晓得那是叶大嫂的居处,轻轻点了点头。

    虚掩的门扉轻轻推开了,叶小安一眼就看见妻子正坐在院中树下,目光有些呆滞,对他的到来全然没有察觉。他的儿子小石头似乎也知道母亲正在伤心,叼着一根手指站在母亲身边,很乖巧的样子。

    叶小安登时心头一酸,曾经,每次迈进这个家门,他都要硬着头皮勉为其难,现在失去了堂堂正正以男主人的身份踏进这个门的机会,他才觉得以前在他心中不足为道的一切,是那么的弥足珍惜。

    “二叔……”石头讷讷地叫了一声,伸手想去拉母亲的衣袖,叶小安摇了摇头,慢慢走过去,在石桌对面轻轻地坐下。

    妻子似乎依旧没有察觉他的到来,又呆呆地坐了许久,才幽幽地道:“那个混蛋啊,他活着的时候,我恨不得他死了算了。可他真的死了,我……我真的舍不得……”

    妻子的声音哽咽起来,两行泪水缓缓爬下脸颊。叶小安心头酸楚不已,泪花也在眼眶里转起了圈圈。他真想不顾一切,把真相告诉妻子,可他不能,妻子只是寻常妇人,儿子更是不谙世事,太难不露声色守住秘密了。他要维护这个家,就得守住这个秘密,泄露不得。

    然而,因此他要瞒住的人,并不是敌人,反而恰恰是竭力维护叶家、维护小二的人,他的父母、他的妻儿……

    此刻,洪百川正急急赶往铜仁,大亨已经找到华云飞,如何应付这个假叶小天,洪百川还没有一个最终的算计。而精明如狐、绝难瞒过的田妙雯,业已离开贵阳,扬帆东来。

    叶小安,任重而道远啊……

    PS:月末啦,正值双倍,向您诚求月票、推荐票!

    有位书友说的好:我只看到一个心黑手狠又奸诈,运气好得不像话,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对头见了就悲哀。敢跟主角作对的,死的死残的残,太监的太监,被精神病的被精神病,敢让主角跪一跪的,转眼就沦为女奴的男主角…就这还虐主?不过呢,这样的戏份,虐的不是主,其实是读者。贫道掐指一算,三五日内,就会揭开谜底,做为虐待狂的我,好遗憾不能折磨你们更久时间,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