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八卷 第70章 良辰美景
    雄镇石阡数百年的曹家和铜仁府的张家一样,表面看来固若磐石,但是数百年下来,内里早就存在了种种问题,仿佛一棵参天大树,看似枝繁叶茂,内里早已充满蛇鼠蚁虫,一阵大风吹来,便轰然倒坍。

    叶小天的出现,是英雄造时势,也是时势成就了英雄,如果不是他的出现恰恰是在这样一个时点,未必就能产生这样的效果。同样的,既然时势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哪怕没有叶小天的出现,历史也会以另一种形态和方式,完成这种演变。

    一日之间,肥鹅岭曹家便被摧毁了。童家挟大胜之锐直扑展家堡,展家堡虽然内部纷争不断,但覆巢之下安有完卵的道理还是明白的。而且对展家来说,童家已经很难再有奇兵之效,是以双方竟胶着起来。

    对于石阡这番乱局,其始作俑者叶小天,却出人意料地做出了观望姿态。此时的叶小天,甚至不在卧牛岭。

    铜仁,于府。

    叶小天匆匆下了马,门口早有文傲站在那儿,大门洞开。文傲和叶小天未及寒喧几句,便领着他急急向内走去。

    “怎么搞出这么大的阵仗……”

    叶小天见府中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不禁微微皱起了眉,生孩子而已,又不是出兵打仗,用得着这样吗?再者说,虽然关于他二人的流言绯语早就传遍了铜仁城,但于珺婷毕竟还没出嫁,这样大张旗鼓的……

    文傲微微一笑,道:“大人,莫要小看了数百年经营所能产生的雄厚根基。哪怕一个王朝倒行逆施、天怒人怨,一旦亡国,还有遗老遗少矢志复国呢,何况张家固然腐烂,但是对于张氏族人及其直属土民一向关照。不可不予防范。”

    叶小天道:“这个顾虑原也无妨,只是……她还不曾出嫁,这么大的阵仗。风声难免外露,我担心会对珺婷的风评……”

    文傲哑然失笑,道:“大人多虑了,于家内部不安份的人已经被清洗一空。整个铜仁府也再没有于家的强敌,我们土司想做什么又有谁能置喙?风评那东西济得何事?我们土司就是要让所有人知道,我们于家未来的继承人,其父何人、其母何人,哼哼!如此一来。纵然有些人还有些异样心思,轻易也不敢有所蠢动了。”

    叶小天听得苦笑不已。说起来,他可是有疯典史、驴推官的绰号的,做事本该我行我素,可是如今却畏首畏尾,还不及于珺婷大胆,也不知道是不是江湖越老、胆子越小,又或者只是因为对自己女人的维护。

    “站住!男人进来做什么!”叶小天急匆匆走到了后宅产房外,还不等他进屋,就被一个腰围十丈、身高也是十丈的胖大妇人怒目金刚一般拦在外面。

    叶小天。无根无底一外乡人,顶着个冒牌典史的身份就敢向县太爷也畏之如虎的葫县豪强挑衅、凭一己之力就搅得整个贵州波掀浪涌,他是十万大山中星罗棋布千百山寨的总瓢把子、游戏金陵六部、妙逐当朝国舅,紫禁城中跟皇帝叫过板的大英雄,被那胖大妇人一喝,却是点头哈腰、满脸堆笑。一旁那位武功高明的文大先生和他一样,连连鞠躬,满面陪笑。

    那胖大妇人怒哼一声:“不懂规矩!”叶大老爷和文大先生一脸谄媚地笑着,目送那妇人将那胖大肥硕的身子愤愤一转,刷地一放帘子。扭着屁股走回去了。

    此时此刻,你再了不起的男人,也得规规矩矩、小心翼翼地陪在外面。眼看那进进出出的丫环侍婢、妇人婆子,两个大男人眼巴巴的。哪里还看得出半分往日威风。

    “哇~~~”

    一声嘹亮的婴儿啼哭声从房中响起,正哈着腰、搓着手,一左一右站在门边的叶小天和文傲不约而同地挺拔了身子,脱口叫道:“生了!”

    叶小天下意识地就要闯进房去,可手刚一触及门帘,又硬生生地忍住。他也不懂这其中有些什么规矩,虽然心急如焚,这时却是不敢越雷池一步。

    婴儿的啼哭声非常嘹亮,中气十足,文傲听得眉开眼笑:“听这声音,一定是个男孩。叶大人,您听听,这声音响亮的,哈哈哈……”

    叶小天脸揪得跟个包子似的,心疼不已地道:“怎么还哭啊,刚生的小人儿,这么扯着嗓子哭,会不会把身子哭坏了?”

    过了一阵儿,婴儿的哭声没有了,文傲兴奋地道:“可以进去了吧?怎么还不让我们进去呢?老夫不进去也就算了,大人您可是孩子的生身父亲呐,这些婆子也没人出来说一声。”

    叶小天的脸继续揪得跟个包子似的,忧心忡忡地道:“怎么不哭了呢?刚刚还哭得那么响亮,突然没了声音,会不会出什么事啊?”

    文傲:“……”

    终于,那身高十丈、腰围也是十丈的胖大妇人又出现在门口:“可以进来啦!脚步轻一些,别带起了风。”

    叶小天如奉纶音,连忙答应一声,像一个朝圣的信徒,虔诚地跟在那胖大妇人后面,屁颠屁颠地进了房间。

    进了正厅,拐进东厢,绕过屏风,挤过一群婆子丫环,叶小天的眼睛就不够用了。榻边站着一个接生婆子,怀里抱着一个襁褓,榻上躺着于珺婷,只露出一张脸庞。

    于珺婷的脸庞布满潮红,头发湿漉漉的,此时的于珺婷头发蓬松,微胖的脸庞一片潮红,比起平时的娇媚无双实在不可同日而语。但她脸上却洋溢着欢喜、满足和一种前所未见的母性光辉。

    就是这种大欢喜、大满足的母性光辉,使她显得比往常更加美丽。叶小天一双眼睛扫过那襁褓,再扫过于珺婷,脚步迟疑着,不知道是该先去看看他与珺婷的共同骨肉,还是先去安抚一下孩子的母亲。

    于珺婷微笑着看着他,用有些虚弱但甜蜜的声音道:“让他……抱抱孩子。”

    接生婆子把襁褓递向叶小天,叶小天急忙伸出双臂,小心翼翼地接过,仿佛他接的是一个一碰就破的气泡。那份紧张到极点的谨慎小心引人发噱。

    小小的襁褓,接在手里感觉特别轻,似乎都没一点份量的感觉。叶小天瞪大眼睛看着襁褓中露出的那张小脸,那小家伙刚刚出生。居然瞪圆了一双眼睛正在左顾右盼,浑然没把正看着他的老爹放在眼里。

    初生的小孩子大多会闭着眼睛,不哭的时候如此,哭的时候也是如此,就连吃奶都是嗅着蹭着去找奶头儿。有些小孩子甚至要这样七八天,才会逐渐睁开眼睛视物。

    但这个也要看孩子吸收的营养程度,于珺婷是一方土司,每日吃的是什么东西?再加上她自己就是个武功高手,身体素质极好,所以这孩子甫一出生,就精力旺盛之极。

    孩子用一双乌溜溜的眼珠,好奇地打量着这个新奇的世界,叶小天登时笑得合不拢嘴儿了:“这小子,眼神好贼。一看就是个吃不了亏的主儿,哪像他爹我这么忠厚老实。”

    躺在榻上的于珺婷和站在一旁的文傲同时撇起了嘴角,叶小天忠厚老实?那天底下还有不老实的人么?”

    文傲向旁边的婆子问清了孩子的情况,轻轻挥了挥手,满堂奴仆立即退了下去。文傲也悄然退下,叶小天抱着孩子在榻边坐下,于珺婷立即示意他把孩子放在自己身边。

    叶小天把那小人儿放在于珺婷身边,两人开心地看着孩子的小脸,许久许久,于珺婷才轻轻叹了口气。亲昵地对小人儿道:“你这小家伙,可是把你娘折腾苦了。”

    叶小天佯怒地道:“你放心,我会替你报仇的,这小子以后要是不听话。老子随时打他屁股!”

    “你敢!”

    于珺婷俏巧地白了他一眼,道:“我都不舍得打呢,才不许你动她一手指头。还有,一口一个儿子,谁告诉你她是儿子,她是个女孩儿。”

    “是吗?”叶小天赶紧凑过去。仔细看孩子的脸蛋儿,惊讶地道:“难怪看着这么像我,原来是个女孩儿,将来一定不会太丑。”

    于珺婷瞪了他一眼,娇嗔道:“什么话,难道像了我就很丑?”随即她便幽幽地叹了口气,道:“女儿……,我是蛮喜欢。就是担心由她来继承我的土司之位,会不会有人不甘心,再让她和我一样受苦。”

    叶小天挺起胸膛,傲然道:“谁敢!谁敢欺负咱闺女,老子灭了他!再说了……”

    叶小天冲于珺婷挤眉弄眼地道:“咱们还可以再生啊。再给她生个弟弟,那么做姐姐的就可以快乐无忧了。”

    于珺婷大羞,轻轻拍了他一记,嗔道:“女儿在呢,你说的什么混话。”

    叶小天失笑道:“她还这么小,什么都听不明白的,你担心什么。”

    叶小天在厅中欢喜地兜了两圈儿,忽然兴冲冲地赶到于珺婷身边,道:“我可不可以把女儿带回山去让爹娘看看,两位老人家一定欢喜的很。”

    于珺婷不舍地道:“那……总也得待孩子满月以后再说,到时,我要带着孩子一起。”

    叶小天忙不迭地道:“成成成,全都没问题!”

    于珺婷贴了身,用手指贴着女儿幼滑的小脸蛋儿轻轻摩挲了一阵,柔声道:“女儿都已出生了,她的名字你这当爹的可已想好?”

    叶小天洋洋得意地道:“那是自然!我叶某人做事,向来谋而后动。这名字我早就想好了,男女皆宜。”

    于珺婷喜道:“快说来听听。”

    叶小天道:“古语有云:良辰、美景、赏心、乐事,四者难并也。我叶家偏要凑全了它,咱们家大闺女就叫叶良辰,可好?”

    :诚求月票、推荐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