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八卷 第45章 你升我降
    万历皇帝写完对叶小天的处治意见,把朱笔一丢,仰靠在椅子上,紧闭双目,一副心力憔悴的样子。三德子知道皇上现在心情极度不好,不敢说话,赶紧上前捧过加盖了御印的圣旨,一溜烟地跑了出去。

    万历此刻心中无比的疲惫与厌倦,既有对大臣们的厌倦,也有对他自己的厌倦。每日里,鸡尚未啼,他便已起,月朗星稀,方才入睡,如此辛苦,究竟图的什么

    借着叶小天一案的由头,所有的人都在兜售着他们个人的算计,这令朱翊钧无比的恶心,他宁愿放弃对叶小天的追究,也不愿再被这些面目可憎的“高尚者”利用此事来大做文章。

    过了许久许久,朱翊钧才吐出一口浊气,眼睛缓缓睁开,忽然便是一愣。在他面前跪着一个人,这个人本来绝不应该出现在他面前的。这个人居然是徐伯夷。

    由于是在自己宫里,身边宫娥太监无数,再加上刚到晌午,阳光明媚,满室清明,朱翊钧竟然没有产生一丝恐惧,或许他现在了无生趣的心态也有一定的影响。

    他只是愕然看着徐伯夷,惊讶道:“小白你不是你还活着”

    旁边引着徐伯夷进宫的那个太监叫孙暹,近前一步,正要向皇帝说明他乍遇徐伯夷的情况,``徐伯夷已经哀嚎一声,膝行几步,一把抱住了万历的大腿,放声大哭道:“皇上,奴婢险些被人活活打死,皇上要为奴婢做主啊”

    万历奇道:“你怎生活了过来三德子不是说你已气绝,运出宫去掩埋了么”

    徐伯夷号啕道:“是奴婢命大,当时只是闭了气,后来悠悠醒来,也亏得那棺木钉得不牢,上边覆的土也不重。奴婢就爬了出来,京城宵禁,奴婢不敢胡乱走动,天明这才回来。”

    徐伯夷不说有人盗墓,是有私心的。古人大多相信命运的存在,如果一个人逢必死之局而不死,别人一般都会认为此人命格极强,是有大气运加身的人。

    如果他被人打得闭过气去而不死,埋进坟地还是不死,这命格该有多强谁也不愿意和厄运缠身的衰神做朋友。皇帝若相信他命格硬,必然也会对他另眼相看的。

    一旁孙暹欠了欠身,嘿嘿笑道:“人闭了气,总还是有细微呼吸的。三公公也是心糙了点儿,居然都没发现,险些就把小白活埋了呢。幸亏三公公不只心糙了点儿,这钱财上面也抠门了点儿,一个奄奄一息之人,居然能踢开棺木。挑起浮土,从坟里爬出来”

    孙暹的风凉话儿还没说完,就被万历狠狠地瞪了一眼,孙暹马上乖巧地道:“奴婢多嘴。”

    可他却知道。皇上虽有嗔怪之意,其实还是听进去了。万历皇帝自己在钱财上是挺抠门儿的,但他却极为不喜欢抠门的人,而且作为主子。他也不喜欢刻薄寡情之人。

    今日的谗言或许动摇不了三德子什么,可他也是原本东宫旧人,常在御前行走的人。有的是机会上眼药,所谓积毁销骨、众口铄金,总有一日撼动三德子在御前的地位。

    宫里的太监是分派系的,万历为太子时的东宫系就是其中目前最强大的一派,而在东宫系中又分两派,魏朝、孙暹、王安等人是一派,三德子则是另一派,两派之间也是明争暗斗。

    万历转向徐伯夷,道:“你说。”

    徐伯夷讷讷地道:“没没啦。奴婢苏醒过来,就就爬出坟地,挨到天明才赶来宫里。奴婢的腰牌已经没啦,本来进不了宫,幸亏孙公公路过,听闻奴婢的哭诉,才把奴婢带进宫来。”

    万历缓颜道:“你为朕吃了苦头,朕会记在心里。先下去好好休息吧,嗯你就拨在孙暹手下做事好了。”

    孙暹是万历的心腹之一,主掌御马监,地位仅次于三德子的司礼监,徐伯夷原在司礼监,但只是打杂的太监,现如今拨到孙暹名下,是万岁爷亲口差遣,自然不可能还当打杂太监,徐伯夷惊喜若狂,连忙谢恩。

    徐伯夷跟着孙暹出来,赶紧又巴结迎合了几句。孙暹觉得此人能以一个半路出家的野生太监身份,毫无助力却爬到御前,显然是个伶俐可用的人才,把他揽为己用,对付三德子时便得了一个得力助手,所以对他很和气。

    孙暹道:“你身上还有伤,好生歇息几日吧。回头咱家叫人给你另行安排住处,再给你送些上好的跌打药,歇个三五日,待身子痊愈了再做事也不迟。”

    “谢公公恩典”

    徐伯夷答应一声,送了孙暹离开,便回了自己住处。他死后,所攒余财俱都被同室的几个打杂太监瓜分了,不过人家既然还没死,就不好把人家的钱财据为己有了。

    尤其是,徐伯夷现在已经在御马监做事,来日必有职司在身,那些打杂太监哪敢得罪,不但乖乖把自己分走的钱财送回,还加倍偿还,免得招他嫉恨,如此一来,徐伯夷倒是小发了一笔。

    徐伯夷收了银子,孙暹派的小太监也到了,领着徐伯夷到了御马监管事太监们所住的院落安顿下来,徐伯夷重又领了穿宫腰牌,便直奔后宫门。

    李进忠还等在宫门外,他等的时间已经很久了,其实心中已经渐渐绝望。那死太监若进了宫便不再理会他这个掘墓盗坟的大恩人,他也毫无办法,既不能告官,也不能闯宫。

    若搁在平时,他早就走了,只是今天他实在无法走。因为他的债主就在不远处盯着他呢。说来也是冤家路窄,李进忠今日跟徐伯夷到了皇城附近,就被他的债主盯上了。

    这几天对方索债甚急,原定的就是今日交清所欠的钱款,所以昨夜李进忠才不避忌讳,夜盗太监坟。今天他被人堵在路上,好说歹说再有徐伯夷这个真太监一旁作证,债主才放过他,不过还是一路跟了下来,像李进忠这种泼皮大多无家无业,真要逼急了大不了一走了之,他们可不敢冒险。

    李进忠正感到绝望的时候,忽然看见一道人影从宫里急急走出来,那人正是徐伯夷。徐伯夷来到李进忠面前,李进忠惊喜地道:“公公真是一诺千金,我还以为以为你不出来了呢。”

    徐伯夷有举人功名,又曾做过一方县丞的人物,虽然道德恶劣,却也不会做出这等对一个泼皮失言的丑事,闻言只是淡淡一笑,道:“些许钱财,只是身外物罢了,某岂会失言。”

    徐伯夷把银子往李进忠手里一递,道:“不管如何,你是救了咱家的性命,哪怕是误打误撞,这个是咱家的谢礼,你拿着吧。”

    李进忠握着银子,感激地道:“小的干的本是见不得人的勾当,公公便是不理会小的,小的也没话说,公公如此仗义,小的实在是,啊还未请教公公尊姓大名”

    徐伯夷幽幽地道:“一个令祖宗蒙羞的残缺之人,还敢谈什么尊姓大名,你就叫我余公公吧”

    李进忠恭敬地道:“不知公公在宫中何司高就”

    问到这一点,徐伯夷微微露出一丝矜持的傲意:“御马监”

    徐伯夷把袍袖一甩,双手往身后一背,昂昂然地向宫中走去。此刻,他已经是一身御马监的管事太监袍服,宫门两侧那些盔明甲亮、威武不凡的将士纷纷向他欠身行礼。

    寻常太监当然是没有这种待遇的,但御马监不同,哪怕不是大太监,只要有些职司在身,且是御马监的人,那士兵就相当的巴结,因为御马监是掌兵的。

    在宫中十二监里,最重要的就是司礼监和御马监。司礼监代皇帝审批阁票,与内阁出柄机要,实为内相。御马监与兵部及督抚共执兵权,实为内廷枢府。

    同时御马监还要管理草场和皇庄、经营皇店,与户部分理财政,是明廷的“内管家”。另外,东厂隶属司礼监,西厂隶属御马监,同时达到宦官内部的一种均衡,权柄不可谓不重。徐伯夷现在在御马监做事,有资格骄傲。

    李进忠瞧见徐伯夷威风凛凛的样子,心中油然升起一种羡慕之意。男儿在世,谁不想大权在握他扭头看看,债主还在街对面守着,手中这锭银子也就勉强还上赌资,今后还是一个坊间厮混的苦哈哈,说不定哪一天就死在阴沟里。

    李进忠忽然一咬牙,高声喊道:“余公公留步”

    徐伯夷愕然回头,就见李进忠双膝一跪,朝着他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高声道:“求公公恩典,引荐小的入宫吧”

    此时,三德子刚刚赶到馆驿,对叶小天宣读了皇上的圣旨便扬长而去。叶小天起了身,夏莹莹便从花厅里跑出来,急不可待地问道:“小天哥哥,皇帝说什么了”

    叶小天微笑道:“我们可以回家啦”

    “真的”

    夏莹莹闻言雀跃不已:“皇上不找你麻烦了”

    叶小天“哼哼”两声,挺起胸膛道:“我是谁”

    圣旨被他悄悄地卷了起来,那行“即日贬为吏目,仍领卧牛山军民”的大字被二龙戏珠的黄绫掩了进去。

    :诚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