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八卷 第57章 以神之名
    引勾佬为了传教,事先很是做了一番准备,他虽然不懂茅山术,不能像长风道人一样用幻术来吸引那些愚夫愚妇,却有蛊术傍身,所以带着精心炼制的几只蛊虫下了山。

    不巧的很,恰好长风道人也派了他的弟子到这村中传教。道教在贵州一带很流行,有广泛的群众基础,但要说到陌生感,就不及这些村民们只略有耳闻的蛊术师神秘了。

    所以,当两方传教者饱含敌意地展开竞争时,引勾佬这边就占了上风。因为对道士太熟悉,也就没了神秘感,对于神秘的蛊术,村民们既感畏惧又觉新奇,所以不知不觉间便聚拢到了引勾佬左右。

    引勾佬见人都被他吸引过来,当然得意的很,更是卖力地向村民讲解起他们的教义来,对面的道家弟子都是长风道人网罗来的旁门左道,并非真正的修道人,不过对于道教经义却也并非全不了解。

    眼见村民都被这些从山上来的蛊术师吸引过去,那些道士非常不忿,一个貌相清秀的道士非雨便道:“可云师兄,这些深山野蛮故弄玄虚,抢了咱们的信众,怎么办?”

    被唤作师兄的那人道号就叫可云,他正觉脸面无光,听师弟这么一讲,便大步向引勾佬这边走来,站在人群外面听引勾佬说了几句,仰天打个哈哈,道:“可笑!可笑!人竟以虫为神,实在可笑!”

    对面引勾佬的弟子们听他侮辱蛊神。不禁勃然大怒。正在兴头上的引勾佬虽也不满这道士言行,不过为了显示神的宽宏,却不想和他大打出手。正占据优势的一方总是会大度一些的。

    引勾佬制止了弟子们的蠢动,捋着胡须,冷傲地一笑,乜着可云道长道:“贵教的伏羲天皇人首蛇首。难道就是人类么?可还不是被你们尊奉为神?神,是我们凡人所不能揣度的,其形体样貌也未必和我们凡人一样,但神就是神,凡人就是凡人,神之所以能超脱于凡人之上。是因为他拥有凡人永远也不可能企及的神通,与形体无关。”

    可云道长道:“此言大谬!人神同源,只要修行到了,人亦可成仙!所以贫道传教授道,讲修仙之理!导引、胎息、内丹、外丹,修行有成,便可长生不老。位列仙班!”

    引勾佬不屑地道:“一派胡言!神是神,人是人,人也想成神,简直是大逆不道!神高高在上。人只有遵从神的意志,虔诚心到了,死后就可以魂归神之左右。受到神的庇佑!”

    “荒唐!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可见,神也是天道演化,人只要通彻道之真谛,自然可以羽化成仙……”

    “人是不需要修行的,只要你虔诚地信奉蛊神,自会消除你的恶业,死后进入神之殿堂,受到神的眷顾!得救赎,获永生!”

    “邪魔外教、左道旁门才会有此歪理邪说。神怎么会因为你信他便赐你福报?神是不会以利益诱引众生信奉自己的。他只是把他所领悟的天地正道告诉你,让你遵循大道、苦心修行,从而飞升仙界。正所谓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引勾佬和可云道长各说各理,火气渐渐冒了起来,引勾佬有些沉不住气了,毕竟他们的教派千百年来一直在深山之中,他们的信徒从一出生就有父辈亲人熏陶,很容易就信奉他们的教义,不像世间百姓面临各种诱惑和各种教义的竞争,所以各个教派的理论体系都相对成熟一些。

    辩理渐渐落了下风的引勾佬恼羞成怒,屈指一弹,便将他练制的一只蛊虫弹到了可云道长的身上,冷笑道:“好!那老夫就看看你这牛鼻子究竟修行出了什么道行,先尝尝蛊神赐下的惩罚吧!”

    那小虫极小,可云道长根本不曾看见虫子,只是见他屈指一弹,还以为他在装模做样的施法,对这传说中挺邪乎的蛊术师,可云道长心中也有些忌惮,忙左手掐着中指,右手捏个剑诀,警惕地戒备着道:“你想干什么?”

    旁边非雨道士忽然“啊”地一声尖叫,道:“可云师兄,鼓起来了,鼓起来了?”

    可云道长愕然回头道:“什么鼓起来了?”

    那道士惊骇地指着他的肚子,结结巴巴地道:“你……你的肚子鼓起来了?”

    可云道长低头一看,不禁吓了一跳,他身材颀长,清瞿消瘦,很有点仙风道骨的样子。因为卖相不错,才被长风道人选为招揽信徒的人选,可此刻他手脚依旧不胖,肚子却不知不觉间膨胀起来,低头看时,已经膨胀如鼓。

    可云道长骇然道:“怎会如此?怎么如此?”

    说话间,他那肚子已经越拱越高,仿佛一个巨大的皮球,可云道长的肚皮虽然因为蛊虫的作用变得感觉不甚灵敏了,还是有了肿胀难耐的感觉。他的几个师弟战战兢兢地看着他越鼓越大的肚皮,生怕它“砰”地一声爆炸开来。

    可云道长也恐惧不已,不料这时那肚皮却已停止肿胀,而他的脖子、脸庞转而像吹气的似的开始膨胀起来,不消片刻功夫,一个身材瘦高颀长的道士,就变成了一副肚子顶着圆球、脖子粗得像蛤蟆精,五官膨胀挪位的怪物。

    引勾佬手下的人冷笑连连,向周围的百姓们炫耀道:“看到了吧?这就是我们长老的神通!你们听那道士胡说八道地吹大气,如今怎么束手无策呢?”

    不过,引勾佬今日下山是为了传教,他所准备的几只蛊虫都是用来炫耀本领以便吸引教众的。并没有哪一样能致人死亡,就以眼前这种让人膨胀如球的怪蛊来说,就只有对人略施小惩的作用。就算不施术破解,最多也就难过七天。

    等可云道长五官挪位,变成一个胖胖的怪物后,便不见他再有什么变化了。既没有生命危险,可云道长胆子就大起来。当着这么多百姓的面被引勾佬整蛊,可云道长觉得很丢面子,不禁恼羞成怒地道:“这老儿故弄玄虚,作弄于我,师弟们莫要放走了他!”

    众道士见大师兄虽然变成了猪八戒。依旧龙精虎猛,并无性命大碍,立即纷纷掣出青锋剑,向引勾佬等人围过来。这些左道走江湖,基本的防身功夫都是有的,却也不是全然只靠嘴皮子唬人。

    他们围住引勾佬等人,有人以袖掩面。突一张口,“呼”地一团火焰便喷将出去,迎面一个生苗弟子猝不及防,被那烈火喷个正着。胡须眉毛都燎光了,吓得他双手捂面,滚地大叫:“不好了。不好了,烧死我了!”

    在地上滚了几滚,却忽然发现并无大碍,只是脸面灼得生痛。其实这喷火,傩师也一样精通,后世戏台上许多杂耍艺人都会,但当时交通闭塞,山野小民可没几个人见过,不免叹为观止。

    引勾佬这边的人一边抵挡他们的青锋剑,一边伺机放出蛊虫,只是这些道士正在走天罡步,也不容易中蛊。

    这时候,有个道士打得性起,突然将自己的道袍扯开,袒胸露腹,捏起剑诀,右足跺着地面,念念有词地道:“弟子起眼看青天,众位师父在身边,十八尊罗汉,二十四味诸天!有请关二爷上身呐!”

    这神打术倒也不全是唬人的,施术者通过自我催眠,精神暗示,确实可以让自身各方面能力大幅度提高。而且所请神明通过戏曲和故事,其形象特征已经深入人心,自我催眠后的言行举止也会不自觉地仿照他心中那位神明的印象,就更会给人一种神明附体的感觉了。

    这个道士本就生得魁梧,用了神打术之后,就见肌肉迅速贲张起来,整个人的样子都有些变了,仿佛内在真的发生了什么奇异的变化。

    只是引勾佬一连使出两只蛊虫,都被那些正走天罡步的道士无意间给闪开了,偏偏此人站在那儿请神上身,引勾佬又随手放出一只蛊虫,正中他的身体。

    这道士请了关二爷上身,双眼霍然一张,威严之态当真如关公一般,一双丹凤眼冷冷一睨,手往胸前并不存在的长髯处一拂,就差左手再提一口青龙偃月刀了。

    不料,这时蛊虫发作,他打了个哈欠,倒头便睡。围观群众一见关二爷刚到,还没打就躺下了,不禁莫名其妙。可云道长唯恐泄了自家底气,忙跺脚道:“真真晦气,恰把走麦城的关二爷请了来!你们这些蛮子休要得意,看我法宝!”

    说着,形体已如猪八戒一般可云道长把大袖一拂,一团浓烟便飞上半空,数十粒豆子从烟中飞出去,一个围观的老太婆见了惊呼道:“啊!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撒豆成兵?”

    风一吹,烟散开了,豆子并没有化作天兵天将,空中倒是出现了一群蜂子,这群蜂子在空中盘旋一匝便四散开来,逢人便蜇。说来也怪,对于那些道人,这些蜂子却视若无睹。

    想来这些道士既然随身带了蜂子,身上一定还带了什么可以驱蜂的药物,只是那些蜂子四散开来,虽不攻击道士,对引勾佬等生苗和村子里的百姓却是无差别攻击。

    百姓们再也顾不得看热闹了,纷纷抱头鼠窜,呼爹的喊娘的,寻儿妥女的,乱作一团。这村中保正乃是提溪张氏族人,对山上生苗本就心怀仇恨,又是个信道的,忽闻此事,又见自家婆娘抱着娃儿逃回来,脸上还蜇了两个大包,不禁勃然大怒,马上呼喝庄丁,赶去追打引勾佬等人。

    在苗家有一个流传很悠久的小故事,故事说:两只小鸡争虫子,母鸡看见了,便去帮忙,随后公鸡也加入了战斗。两家的小孩子看见后,便冲上去帮助自己家的鸡,随后他们的母亲参战,接着父亲参战,然后变成了两个家族之间的一场恶战,最终演变成了两个村子之间一场连绵百余年的恩怨。

    有时候,一件很小的事,如果处理不当,就会变成一场大灾难。引勾佬和可云道长之间的这场纷争,就是一个很明显的例子。村中保正殴打驱赶引勾佬等人的举动,被引勾佬等人直接理解为他们在偏帮牛鼻子、驱逐蛊教。

    于是,他们这一插手,整件事的性质就彻底变了样,刚刚平静下来的提溪司又变成了一锅沸水。

    神战,爆发了!

    :诚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