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八卷 第53章 女土司的独角戏
    府衙官员和各科、房、班的管事们陆续向判院集中过去,大约三柱香的时间之后,所有人都到齐了。官员们站在大堂上,胥吏管事们站在院子里,黑压压一片,不少人都在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戴同知一直在注意着到场人员,见人已到齐,便对站在公案旁的文师爷点了点头,文师爷清咳一声,朗声宣布道:“监州、摄知府事于大人排衙,有请于大人升堂!”

    “威~~~武~~~”

    威严的堂威声中,于俊亭穿着一身簇新的官袍,从屏风后面缓步走了出来,她目不斜视地走到公案后面站定,一双明亮的眼睛向众官员一扫,目光扫处,众官员胥吏就像被割倒的麦子,齐刷刷地躬下身去。

    “见过监州大人!”

    “免礼!平身!”

    于俊亭淡淡地说了一句,众官员又齐刷刷地直起腰来,衣料磨擦,发出“嚓”地一声响。

    于俊亭一双丹凤眼向堂前众官吏淡淡一扫,朗声说道:“本官今日排衙的原因,纵然不说,想必你们也已知道了。不错!本官正是要向你们宣布,失踪多日的推官叶小天,已经回来了!”

    虽然早知此事,但是经于俊亭的口一讲,堂下还是“轰”地一声响,众人面带惊疑,有的互相递着眼色,有的交头接耳悄声议论。州判御龙脸色铁青,冷冷地看着于俊亭。他知道这个女人一定还有下文。

    果然,等堂上骚乱的声息稍稍平静下来,于俊亭又道:“叶小天何以会从大悲寺失踪?我想。你们同样知道了。没错!是我干的!这些天叶推官又在哪里呢?就在于某人的府上!”

    堂上骚动的声浪更大了,但于俊亭也相应地提高了声音:“夜袭大悲寺,救出刑厅所属的人,也是我!提前知会叶府家人。叫他们知机逃避的人,还是我!不过,处死五个恶少,却非于某授意,而是叶大人为民做主的义举!”

    堂下的嗡嗡声此时已经连成了一片,就像千百只蜜蜂正在公堂上徘徊飞舞。于俊亭突然抓起惊堂木重重地一拍,清脆的响声瞬间传遍大堂,也让众人心弦一震,公堂上终于安静下来。

    于俊亭高声道:“土司,世有其地、世管其民、世统其兵、世袭其职、世治其所、世入其流、世受其封。可以拥有军队,可以私设监狱,可以自征税赋。可以自封其官,可以杀人不请旨,亲死不丁忧……,你们说。是不是很了不起?”

    土民一人犯罪,土司可缚而杀之,被杀者的家族。还要奉敛银给土司,六十两、四十两不等,最少也要二十四两,名曰玷刀银!你们说,是不是很霸道?

    土司人家的房子可以盖瓦,土民就算买得起瓦,也只能盖稻草!土司家娶媳妇儿,土民三年内就不敢婚姻!土司可以把土民当牲口一样随意买卖、转让、赠送;土民有事控于本官,本官若判不公,虽有流官,不敢上诉。你们说,是不是很威风?

    土司可以向土民任意索取,一位土司每年向朝廷贡奉的不超过三百两,对治下土民的征缴却更超百倍,一年一小派,三年一大派,小派计钱,大派计两。土民们向土官所输的丁粮较汉民向朝廷所输的丁粮多出十倍不止。

    就算是一个小小的土目,他过生日,婚丧嫁娶,生子满三朝,盖房子,甚至他的儿子上学、应试等一切费用,从金银、油盐柴米到鸡、鸭、猪、酒,也全部由土民来提供!

    我们土司人家所拥有的权力,使我们比皇帝还要逍遥!何以如此?是我们的祖先用他们的血和汗,为我们争取来的!我们的祖先,在千百年前征服了这片土地,并且在这里扎下了根,留给了我们一份可以世世代代传承下去的土地和附着其上的子民!

    我们自一出生,无需任何努力,就可以坐享其成,这是我们的福份,可是我们因此就可以为所欲为么?一个乡绅,明白修桥补路、兴修水利、调解纠纷、倡导文化、兴办社学,赈济乡里,于民为善。

    我们这些世世代代享用着百姓血汗供奉的土司人家,为土民们做过什么呢?我们从一出生,就拥有这一切,我们视我们所拥有的一切特权为理所应当,是不是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不错!土司人家可以赎金买罪!可是你要记住,用赎金买替的是什么?是你的罪!你并非没有犯罪,而是你犯了罪,却可以用金银来赎替!有罪,就证明你做了国法不容的为害百姓的事,只不过你有逃避制裁的特权罢了!

    这个特权,是我们的祖先因为爱惜子孙,虑及会有不孝子孙做出不法之事,断了子嗣继承,所以千方百计为我们向朝廷争取来的。可我们是不是就可以心安理得地享用这份特权、挥霍祖先的苦心?

    叶推官认为,洛氏一家是迁居铜仁的汉人,他们要向朝廷缴纳税赋,理应受到朝廷律法的保护与管束,他们不是土民,就不该让土司逃避制裁。五位权贵人家则认为,他们享有用赎金买罪的特权,就不该被处死,居于其地的汉人,也同样算是他的土民。

    我不想纠结这其中的是是非非,叶推官杀的对也好、错也罢,站在我的位置,从一个土司的角度去看,我都觉得,这是一件大好事,不仅对百姓们来说是一件大快人心的好事,对我们土司人家来说,同样是一件大好事!”

    堂上鸦雀无声,所有人都静静地听着,只有于俊亭振聋发聩的声音在大厅上回荡,就连藏在大堂两侧和屏风后面的于海龙以及其属下的那些勇士们。也都摒住了呼吸,听得入神。

    于俊亭道:“坦白地说,我也曾一再犹豫。我想:如果我帮助叶推官,会不会是对所有土司的背叛?是不是对我自己所在的阵营的背叛?会不会让所有土司人家对我不满?

    可我终于想清楚了,并不是这样!我支持叶推官,才是对我们所有土司人家负责!你的爹娘。没有教你强入民宅、奸淫妇女;你的父母没有教你为非作歹,为祸乡里;他们教你的,是善待你的子民,唯有如此才能保证你的祖先留给你的一切可以世世代代传递下去。

    一个朝廷,如果皇帝让百姓们连肚子都吃不饱,他们是会造反的!他们会推翻昏庸的皇帝。换一个新的天子!如果我们这些土司连土民基本为人的权利都剥夺了,他们也会造反的!

    祖先爱惜子孙,为我们想尽办法留退路,我们用什么来报答祖先?难道就是倚仗我们所拥有的特权胡作非为?一旦激起民变,愤怒的百姓可不分记得你是坏土司,他是好土司!

    他们会把所有的土司杀光!祖先的血食从此将无以为继,谁之罪?就是你!就是那些自以为有赎罪特权在手。就为所欲为、肆无忌惮的人!我支持叶小天,不是挑衅我们的权利!恰恰相反,是在维护我们的权利!

    我想通了,所以我救出了叶推官!我想通了。所以我把这样的清官、好官又给请了回来!我于俊亭,用自己的项上人头保证他的安全,谁敢再与叶推官为难。就是跟我于俊亭为难!我的大军就屯扎在思南,谁若不服,只管来战!咱们刀对刀枪对枪地战一场!”

    于俊亭的声音越到后来越是慷慨激昂,隐隐有金石之音回荡其中。众人都悄悄向御龙看去,五个恶少的父亲在地方上极具权势,但他们都像张雨寒一样,是土司自封的家族内部的官,只有御龙拥有朝廷命官的身份,所以出现在大堂上。

    御龙沉默半晌,缓缓举步走出了班列,众人心中顿时一阵紧张,只道一场针锋相对的撕逼大战就要开始了,却不想御龙走到堂前站定,竟然摘下官帽,跪伏于地,沉声道:“御龙知错!御龙向于监州请罪、向朝廷请罪!”

    众官员集体大哗,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先前那样跋扈的御龙此时就这样就屈服了。今天这出戏,真比当日于俊亭“逼宫”,气昏张知府的场面还要精彩。

    于俊亭见御龙服软,不禁有些失望,她今日慷慨陈辞,丝毫不给五家权贵留脸面,本来就是想逼着他们动手。只要他们动手,于俊亭一定“会败”,甚至会被逼出铜仁城,再有叔父趁机发难,她就穷途末路了。

    叶小天为了一个与他毫不相干的民女,都能激于义愤为她讨公道,到那时会坐视她走投无路?只要他出手相助,她就能用些手段,把这位教主大人牢牢地绑在她的战车上了,谁料……御龙竟然怂了。

    于俊亭眉毛一挑,沉声道:“你的侄子, 还有项、吴、张三家的子侄被斩,本官以为,斩得天公地道!本官意欲上书朝廷,言明他们该死的理由。再者,当日府衙前聚集数万之众,一个处理不慎就会激起民变。是以叶推官才当机立断,便宜行事,这份苦衷,本官也要向天子言明的。你可愿与本官联名上疏?”

    众官员心道:这也太欺负人了吧,你杀了人家的侄儿,你说杀得对也就罢了,还要让人家自己亲口承认杀得对,御州判会答应才见鬼。想到这里,刚刚轻松下来的气氛又紧张起来。

    隐于两侧屏风之后的于海龙等人也紧张起来,悄悄攥紧了钢刀,刀锋的反光映在碧涛红日图上,隐隐泛出粼粼的波光。御龙看在眼里,牙关紧咬,两腮突突乱颤。

    半晌之后,他慢慢地吁出一口气,顿首道:“下官愿与大人联名!”答应了!御龙居然再度屈服了!官员们看看御龙,再看看于俊亭,那目光已经不是钦佩,而是极度的崇拜。

    于俊亭也没想到御龙会答应的这么干脆,不过此时再进一步的话,那可真有点欺人压甚了。于俊亭只能见好就收,仰天大笑三声,高声道:“叶推官,请出来吧!”

    屏风后面人影一闪,叶小天走了出来,一身七品官袍,向众人拱一拱手,微笑地道:“各位大人,久违了!”

    :月近中旬,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