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八卷 第03章 风云
    <script>readx();</script>    叶小天赴京去了,他这辈子似乎跟牢狱有缘。他从京城大牢出来,到了葫县后被抓走一次,虽然在金陵并未坐牢,却是以待罪之身待在那儿。

    第二次是离开铜仁返京,那一次本是进京面圣的,谁想到京之后却凭空招来一场横祸,又进了诏狱。

    这是第三次,又要把他押到京城问罪,奇妙的是,他的事多是在贵州时招惹来的,包括得罪的人,但是每次遭受牢狱之灾,却都是发生在贵州之外。

    展虎带着张家和曹家派出来的代表一路追随着叶小天,像一贴甩不掉的膏药。不过他这么跟着倒是让皮副千总放心了些,展虎如此不避嫌疑,看来是没做半途刺杀的打算,大概是他对天子的处断深怀信心。

    而且离开贵阳不久,宋家就派了一队人马,一直把他们护送到乌江河畔。杨应龙比宋家还要上心,叶小天现在就是他的心肝宝贝儿,比他亲儿子还要关切,早就派了人等在那里。

    乌江上游,宋家和杨家正为了一个渡口的归属大打出手,此处双方兵将却是客客气气地交接了一番,宋家把叶小天一行人护送到河畔,杨家带人乘船相迎,双方配合的天衣无缝。

    叶小天还是戴着枷铐,不过已经换了一副,这套枷铐是皮副千总从一个戏班子里要来的,纸板糊的,轻的很,原本是戏班子唱戏时用的一个道具,双手一挣就撕的开。

    叶小天被三百名甲士护在中间,逃是逃不掉的,而且他有家有业,也不可能逃,皮副千总放心的很,但罪犯总得有点罪犯的样子,所以就别出心裁地给他准备了这么一副刑具。若不是三百名甲士伴随,这阵仗太大,看见的路人还以为叶小天是哪个戏班子里的小生。

    贵阳这边。次日一早田大小姐就约上李大状和华云飞走了,田大公子很幽怨,不过妹妹刚刚摞下一句狠话,田大公子还真不敢在这时再有触怒她的举动。

    好在田大姑娘没准备一个小包袱背着。否则怎么看都像是要跟人私奔,田大公子就会更难受了。不过田大姑娘虽未准备包袱,日常应用之物却足足准备了一大车,全是她用惯了的东西。

    田大公子站在门廊下望着她远去,就像看着心爱的妹妹带着嫁妆远嫁他乡。那颗心揪的……

    他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这么纠结:叶小天一日不回来,妹妹就要留在卧牛岭一日,按照这种想法,他无比盼望叶小天平安无事早早归来。可要是叶小天回来……,他说过一回来就迎娶妹妹的啊!

    田大公子好不惆怅。

    叶小天走了,田妙雯也走了,展龙和张雨寒、曹瑞云又关起门来秘议一番,也决定要各自回去了。

    事已至此,他们和叶小天已经没有和解的可能,趁着叶小天回京。卧牛岭无主,这是他们的最好机会。一旦能夺其地,驭其民,把叶小天的势力瓦解,即便他安然无恙地从京城回来,也只能任人宰杀,毫无还手之力了。

    所以三人需要商议一下接下来的合作,三人密议一番后,展龙送走两位贵客,回转府中便立即吩咐道:“打点行装。即刻启程,回石阡。”

    展府管事答应一声调头要走,展龙忽又想起一事,问道:“凝儿呢?”

    展府管事道:“大小姐整日关在房里。老奴不敢前去打扰。”

    展龙冷笑一声,拔腿便往展凝儿所住的院落走去。展凝儿毕竟是展家嫡系宗房,在展府中的地位、待遇都是与众不同的,虽然现在因为叶小天一事,她和两个堂兄失和,但生活待遇并未受到影响。

    展龙一把推开堂妹的门。就见展凝儿正坐在桌前发呆,展龙抱着双臂往门框上一靠,冷笑道:“我爹过世都没见你这么伤心,可惜呀,你的一番情意,人家弃如敝履!先是被杨天王退婚,现在人家又和田家大小姐订了亲,你羞也不羞?”

    展凝儿一股无名火起,一双柳眉挑了起来:“堂兄,上赶着巴结杨应龙的是你们,可不是我!杨应龙到展家提亲,分明是因为觉得展家可以利用,可笑你们却有眼无珠。如今杨应龙觉得叶小天利用价值更大,甩了杨家,丢人的究竟是谁?”

    展龙勃然大怒,厉喝道:“什么你们我们,你是谁家的人?同意与杨应龙联姻的是我爹,你这是在说我爹没有识人之明了?没错!我爹的确没有识人之明,早知道你是这样吃里扒里,一出生就该把你溺死!”

    展凝儿拍案而起,对展龙喝道:“展龙!我展凝儿也有爹,他也是展家的一份子!我是展家的人,可不是你大房的奴才,更不是吃你大房的米长大的!你不用对我冷言冷语,我一忍再忍,只是不想伤了一家人的和气,却不是怕了你,更不是觉得有负于你!”

    展龙大怒,道:“你没有负了展家?身为展家的一份子,面对杀你伯父的仇人,你居然不肯拔剑,你说,因为什么?难道不是因为你对他有了私情?可耻!可笑!可悲!”

    展凝儿突然平静下来,望着展龙,沉声道:“就算我对他没有私情,我也无法对他出手,因为他救过我的命!没有他,展凝儿早就化成了一堆枯骨,我能对他拔剑么?”

    展凝儿轻轻摇了摇头,道:“可耻!可笑!可悲的不是我,而是你!上赶着巴结杨家,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宁可牺牲自己家族女人的终身幸福,最后却被人抛弃,沦为笑柄,你可不可笑?

    父仇不共戴天,那你就去杀呀,有人拦着你么?叶小天在贵阳的时候你在哪里?你躲在宅子里连大门都不敢出!展龙,如此行径,你可不可耻?

    杀父之仇你都不敢去面对,却把这份责任一股脑儿推在我的身上,似乎只要我肯拔剑,叶小天就一定会死!你的父仇之所以没有报,完全是我从中作梗,如此懦弱,你可不可悲?”

    展龙被展凝儿一番话刺得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他并不怕死。否则他也不会和叶小天硬抗至今。但一个人懦弱于否,并不一定要体现在对死亡的态度上。

    很是有些人,懦弱的不敢去面对所遭遇的挫折,他却可以干净俐落的结束自己的生命。你能说他是勇敢的人么?

    展龙就是这种人,杀父仇人活蹦乱跳的杵在那儿,父亲的棺椁就在眼前,可他却没有能力复仇,尽管他一直在努力。

    如果说他和展虎两个亲儿子动用展家之力都报不了父仇。再加上一个展凝儿就一定能成功了?展凝儿没有那么大的力量,但他揪住展凝儿不放,其实并不全然是因为自惭和恐惧,并非全然是为了推卸责任。

    他气愤的是展凝儿的态度,如果展凝儿肯毫不犹豫地对叶小天拔剑,无论她成功与否,展虎都不会对她恶语相向。他气愤的是身为展家的一份子,展凝儿的立场却是如此不鲜明。

    对于背叛者,向来比敌人更叫人痛恨,这才是他不断找展凝儿碴的根本原因。如今展凝儿却说他是因为懦弱无能才推卸责任,直把展龙气得暴跳如雷。

    他大吼一声,狂风一般卷进房去,一掌掴向展凝儿的脸颊,看这一掌之力,呼啸成风,真要是掴实了,怕不把展凝儿的颊骨都要打碎。

    展凝儿身子一错,一指点向展龙的手腕,两人是堂兄妹。以前就常切磋武艺,对彼此的身法招式都是极熟的,展龙虽是含忿出手未留余力,不及变招应对。却借着涌身向前的机会,左手一抬,一肘捣向展凝儿的胸口。

    展凝儿含胸疾退,一脚踢向展龙的膝盖,展龙抬腿迎了这一脚,两人各自疾退三步。“咔嚓”一声,门框被展龙撞断,展凝儿那边则倒撞在博古架上,一架子的上好瓷器摔得粉碎。

    两人打出了真火,身子只稍一停顿,再度冲到一起,一时间只听房中唏哩哗啦,仿佛遭了龙卷风一般。大少爷跟大小姐打架,展家没人敢劝,大家都躲得远远的,唯恐扫了风尾。

    ……

    叶小天赴京,展、曹、张三家急急赶回老巢,联手图谋卧牛岭。卧牛岭上惊闻变故,也是急急商议起了对策。不过格哚佬这位“老村长”一出了山,能起的作用实在有限,提不出什么建设性的意见。

    而蛊教长老一派,压根儿对卧牛岭的存亡不感兴趣,他们争着抢着发言,商量的居然是应该派人到京城去,不管是半途劫道也好,到了京城劫天牢也好,把尊者他老人家救出来,大家往山里头一缩,我不出去,谁也奈何不得我。

    至于于扑满和于家海这两个好战份子,完全不顾现在卧牛岭三面受敌的处境,他们两个跟打了鸡血似的一味叫嚣:“我们向张家宣战!”“我们向曹家宣战!”“我们向展家宣战!”“我们向叶梦熊宣战!”“我们向万历宣……”

    两个战争狂人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于珺婷于大小姐恰于此时迈步进了大厅,于扑满两兄弟毕竟是于家旧人,一见旧主,不由自主地住了口。

    于珺婷现在女人味儿愈发浓郁了,小腹已经有些隆起,只是她穿了件公子袍,藏住了腰身,倒是不甚明显。于珺婷没好气地瞟了两个叔父一眼,道:“叶小天此番入京生死难料,你们还要惹事,生怕他不死是么?”

    众人面面相觑,他们都知道于珺婷是叶小天的重要盟友,也看得出两人之间似乎有点暧昧,可无论如何,叶家出了事,轮不到她这个外人来主持大局吧?

    “母凭子贵”的于大小姐自我感觉非常良好,全然忘了她怀了叶小天骨肉的事是个绝大机密,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她大模大样地走到上位,那个位子还空着,因为那是叶小天的座位。

    于珺婷往首位上一座,目光向众人一扫,端起圣母皇太后的架势正要说话,门口匆匆走进一个侍卫,气喘吁吁地禀报道:“李先生和华大哥回来了,还有……还有一位田大小姐……”

    :诚求月票、推荐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