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八卷 第68章 播州有龙
    杨应龙赶到河滩处时,华云飞和展虎正鏖战不休,展龙则筋疲力尽,节节败退。

    没办法,人力有时尽,他再勇猛,气力总有耗尽的时候,可对方却不是八个人始终与他缠斗,而是后备武士轮换上阵,展龙气力稍弱,动作一缓,便落了下风。

    但是在总体局势上,展龙这方又稍占上风,因为他们人数占优,且大部分是生力军,叶小天的部下却是马不停蹄地从贵阳追过来的,又已苦战过一场,仅凭悍勇之气能支撑到现在已经不易。

    眼见双方就要拼个两败俱伤甚至同归于尽,杨应龙的船在河滩上停住了。杨应龙轻快地跳上横七竖八杵在河滩上的展家船只,慢悠悠地向河滩处走去。

    等他走到距岸最近的船尾处时,一个中年人已经把一条踏板顺了下去,杨应龙施施然地登了岸,身旁就是刀光剑影,他却旁若无人,仿佛闲庭信步。

    跟在杨应龙身边的人有四个,都已年过半百。他们也是道士出身,却不是来自龙虎山,杨应龙崇信道教,不惜重金邀请天下道家名士来他的播州,待如上宾。

    虽然那些潜心修道的真正三清不会受世俗红尘所诱,却也不乏身怀绝技却耐不得深山苦寒的道人来到播州。经过杨应龙一番考量,真正可堪大用的高手,都被他不惜代价礼聘下来,所以杨应龙身边的高手着实不少。

    此时岸上的战斗虽然在继续,其实在旁观者眼中看来已经不那么激烈了,双方气力都已耗尽,出刀无力、变招缓慢,战力急剧下降,如今比一个普通农夫也高明不到哪儿去了。

    一个展家武士已将力竭,那口刀斜斜劈下,对方一避,收刀不及,直接向杨应龙前方两个护卫砍来。右边那个中年侍卫头不抬眼不睁,只把右手一扬,袖中忽地探出一支精钢打造的虎爪。

    “铿”地一声,那刀劈在虎爪上。当地一声断成两截,那中年侍卫脚下半步不停,依旧迈着平稳的步伐,护着杨应龙向前走去。

    那个展家侍卫呆呆地看着杨应龙一行人,举着半截断刀。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对面那个叶家侍卫单刀拄地,气喘如牛,有心上前趁机取他性命,可是只一歇,就再也提不起气力了。

    这群突如其来者很快引起了双方注意,双方人马都警惕起来,他们现在都已拼得筋疲力尽,如果这路人马对他们有敌意,就算人数少于他们。只怕也要被全歼。

    双方迅速停止了搏斗,纷纷向己方靠拢,一边回复着气力,一边警惕地看着杨应龙一行人。

    “杨天王!”

    展龙见过杨应龙,一见是他,不由大喜,慌忙奔过来,未曾开口,热泪先流:“天王,家父……被叶小天给杀了。求天王给晚辈做主啊!”

    杨应龙脸色平静,认真地打量了叶小天一眼。这时候,田雌凤在两个龙虎山高手的护持下也赶了来,站在杨应龙身边。叶小天见了。心头不由一紧。

    他和田雌凤之间的过节,他可没有忘记。杨应龙怎么会在此,如果他有心替田雌凤撑腰,只怕今日鹬蚌相争,要被他这个渔翁得利了。

    叶小天不能不紧张,此时他这一方已无苦战之力。杨应龙这支生力军一旦加入,只怕他也要折戟沉沙,丧命在这羊场河畔。但……杨应龙看他的这是什么眼神儿?

    杨应龙看着叶小天,原本稍显冷厉的眼神儿渐渐变得柔和起来,有些欣慰、有些欢喜,就像……

    叶小天忽然想起了洪百川头一次听说儿子的经商天赋时那种欢喜、满足的眼神儿,没错,杨应龙此刻的眼神儿,就像一个严父,终于看到他的儿子成长起来。

    “老子又不是你儿子,怎么这么看我。”叶小天忍不住暗暗嘀咕。

    杨应龙看着叶小天,的确既欢喜又欣慰,但他并不是在看令他满意的儿子,而是在他看饲喂的乳虎渐渐成长起来。如果他掉下虎山,一样会被这猛虎咬死,但是做为养虎人,他还是希望看到这头乳虎在他手中成长为威猛的百兽之王。

    或者用一个更恰当的例子,叶小天是他无意中发现的一块玄铁,他正在用这块玄铁打造一口锋利的宝剑,刀柄他已经准备好了,就是叶小安,他只等这口剑千锤百练,锋芒毕露的时候,安上剑柄,就是他征战天下的一件利器。

    “叶长官!”

    杨应龙满意地看着叶小天,微笑着点点头。

    杨应龙的这个态度,令赶到他身边的展龙、展虎稍显错愕,不过他们马上就镇定下来。展杨两家已经定亲,凝儿就在一旁呢,这杨天王明年就要变成他们的妹夫了,怎么可能不站在他们展家一边。杨天王对叶小天这么客气,未必是真的礼遇,这些大人物,讲的不就是要喜怒不形于色,要谈笑杀人,更增威仪么。

    展虎眼珠一转,一把拉过展凝儿,稍显谄媚地道:“天王,这就是舍妹凝儿。”

    “呵呵,凝儿姑娘,我当然认识!”

    杨应龙彬彬有礼地向展凝儿点了点头。展凝儿对杨应龙的人品既不耻又不屑,至于他风度翩翩的外表、贵不可言的身份,却是根本不放在她心上的。

    此时见杨应龙向她示意,展凝儿眉梢一挑,就要冷语相讥,但话到嘴边,心头忽地一凛,又被她硬生生地咽了下去。

    杨应龙此来,显然是对叶小天大大不利的,如果他应展龙展虎两位堂兄所请,对叶小天下手,此刻的叶小天如何抵挡?不能和杨应龙闹翻,至少现在不能,不如虚与委蛇一番,凭借这层身份,说不定可以掩护叶小天离开。

    想到这里,凝儿不禁飞快地瞟了眼两位堂兄,方才混战她不出手,回到家里就已必然要受指责了,如果她再阻挠堂兄请人助拳,放走杀死她伯父的大仇人,那就是展家的罪人,自己将要被置于何等境地,实是不敢想象。可是,她能坐视叶小天被杀么?凝儿又看了眼叶小天,下唇咬得紧紧的,手中的剑也攥紧了。

    杨应龙对展凝儿的冷淡浑不在意,倒是田雌凤很认真地打量了展凝儿几眼,对杨应龙抿嘴笑道:“这姑娘不错!姐妹们中间,还没有这样英姿飒爽的女子呢。”

    杨应龙淡淡一笑,没理会她话里若有若无的酸味儿,开口说道:“巡抚大人即将赶赴贵阳上任,杨某身为贵州的一份子,也当前来相迎啊!不想赶至此处,正见你们双方争斗……”

    杨应龙说到这里,转向叶小天,正色道:“叶长官,听展家兄弟说,你杀了他的父亲?雌凤告诉我,你在贵阳这段时间,搅得腥风血雨,张雨桐和曹瑞希两位土司也死在你的手上!”

    展虎怒气冲冲地插口道:“曹家土舍曹瑞云也被他杀了!”

    杨应龙沉声道:“如果对你的猖狂举动,新任巡抚置若罔闻,他该如何服众?常言道,新官上任三把火!你如此无法无天,你让新任巡抚大人如何自处?你说他上任之后,这第一把火,要不要烧在你的头上?”

    展龙展虎听到这儿,就觉得话风有点儿不对了,什么叫新官上任三把火?难道杨天王不打算过问此事,而是把此事交给新任巡抚去发落?

    展龙按捺不住,道:“天王,叶小天杀我父亲,此仇不共戴天。还请天王为展家主持公道!”

    杨应龙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淡淡地道:“展家之事,杨家为何要主持公道?杨某是贵州巡抚?杨某是众土司公认的土司王?”

    展龙登时呆住,脸庞胀的通红。

    展虎讷讷地道:“天王……天王已与舍妹定亲,你我两家已成姻亲,天王为家父主持公道,不是……不是理所当然么?”

    杨应龙展颜一笑,道:“原来是为了这个原因。呵呵,展某正要对你们讲,杨某原本确是要与展家结亲,除了展姑娘姿容俊俏,人品端庄,令杨某心折,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展家在杨某心中,有着极高的位置,所以杨某很想和展家亲近亲近。”

    展虎结结巴巴地道:“那……那现在?”

    杨应龙神色一冷,道:“现在么,不好意思的很,雌凤来迎我时,已经把近来贵阳发生的一切事情告诉了我。叶小天罔顾王法,无视朝廷不假,但事由起因,却是因为展伯雄在花溪行刺于他。”

    展龙大怒,道:“家父无怨无仇,缘何行刺叶小天,这是叶小天的借口!”

    “是么?”

    杨应龙冷笑一声,道:“田家妙雯姑娘已公开声称,展伯雄见色起意,欲对她不利,事败又要杀人灭口,却被叶小天所救,你父因此和叶小天起了纠纷,田家是什么身份?会信口雌黄?”

    展龙展虎有口难辨,他们父亲的主意他们当然清楚,可叶小天就在眼前,难道能开口承认其实暗杀田妙雯并非是他们老爹想老牛吃嫩草,而是为了嫁祸江东?如果承认了,那叶小天杀他们的爹不也成了天经地义?

    杨应龙不屑且厌恶地道:“如此行为,令人齿冷。杨某怎能同这样的人家结亲,使我播州杨氏蒙羞?今日你兄弟二人在此,正好告知你等,这桩婚事,就此作罢!”

    播州有龙,翻云覆雨!

    展龙展虎,目瞪口呆!

    :诚求月票、推荐票!

    俺的威信号:yueguanwlj,敬请关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