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八卷 第48章 生死线
    于珺婷本来是决定留守铜仁,不掺和贵阳之事的,反正以她目前的身份地位,到了贵阳也没有太多的活动余地。不过,过了几天,她忽然听说张雨桐秘密去了贵阳,作为竞争对手,她就沉不住气了。

    于珺婷急急赶到贵阳,当然先要去见见她的小情人叶小天,得知叶小天去了花溪,于姑娘就酸溜溜地赶了来,结果适逢其会,救下了田妙雯和吉小天。

    叶小天听她一问,神色顿时一黯,还是大意了,如果真把文傲带在身边,虽然只是多了一个人,至少可以抵十个人用,老毛也未必就会丧命。

    于珺婷见叶小天眼圈一红,情知必有缘故,倒是不敢再使性子。这时众杀手又锲而不舍地冲上来,于珺婷也不敢纠缠,一则她武功再好,也无法把这几个人都护得周全,二来她毕竟有了身孕,真也不敢使出十分的气力来战斗。

    “往这边走!”

    于珺婷护着叶小天斜刺里冲去,至于田姑娘和宋姑娘,自求多福,死了最好,如果不死,被人一刀破了相,那也是极好的。

    于珺婷也带了人来,只是动作不及她迅捷,所以方,才于珺婷冲在前边,如今自然不用于珺婷动手。侍卫们断后,护着叶小天等人且战且退,到了林外一处草坡上。

    草坡上还留着七八名侍卫,中间停着一辆马车,马车外表也看不出有多豪绰,但是车厢极为广大,这可是于珺婷一路赶来贵阳的坐车,起卧方便都在其中,自然要既宽且大。

    如今塞进田妙雯和宋晓语再加上一个叶小天,其实也不算太挤。只不过是叶小天的左腿叠着田妙雯的大腿,右腿贴着宋晓语的大腿,两手没地方放罢了。

    “火速回城!”

    于珺婷吩咐了一句。长剑还鞘,回身一看……

    叶小天马上站了起来:“你坐,你坐!”

    于珺婷哼了一声,心道:“算你识相!”

    于珺婷走过去在田妙雯和宋晓语中间坐了,看看左边,再看看右边,顿时产生了严重的危机感。左边这个狐媚子,一看就是个祸水,这种女人简直就是为了魅惑男人而生。

    右边这女子看一眼仿佛清澈的花溪水,再看一眼仿佛酸酸甜甜的一枚青苹果。姣好的体态、俊俏的面孔、清纯的稚气,那是另外一种诱人的味道。

    论单纯可人她比不了右边姑娘,论妩媚娇艳她比不了左边姑娘,叶小天这个王八蛋哪来的这种齐人之福,到贵阳才几天,就有了这样两位人间绝色为伴?

    “等我回去,一定要找他好好算算这笔账!”于姑娘正发着狠,宋晓语向她甜甜一笑,伸出手来。道:“我叫宋晓语,姑娘是?”

    田妙雯向她微微颔首,矜持地道:“我是田妙雯,姑娘是?”

    姓宋?姓田?

    于珺婷忽然发现比姓氏自己也比不了人家。顿时有些英雄气短了:“回去之后,还是不要欺负他了,男人啊,有时是要当小孩子哄的……”

    叶小天让了座位。车中还有方桌,桌旁有锦墩,叶小天坐在锦墩上。脑袋探出车外。

    马是四匹雄骏的健马,拉着车子奔跑如飞,由于车子制作精良,具有相当的减震效果,车中颠簸并不严重,但叶小天的视线还是有些跳跃。

    他看到断后的武士已经拦住追兵,刀光剑影被他们越抛越远,危险已经远离,可心头的悲哀却越来越重。

    他从不相信老毛能有什么用,收留老毛在身边,最初只是出于怜悯,后来虽然有了深厚的情谊,却远不及对华云飞的看重,也远不及对李秋池的看重。

    如果他是皇帝,那毛问智就是他身边的一个弄臣,他会喜欢,却不会尊重,这一点其实并不能苛求叶小天,这是任何一个人的本能反应。

    然而,危急关头,却是毛问智救了他的命,这对叶小天触动极大。不错,他并没亏待毛问智,心里的评价也从未形诸于外,既便想为毛问智和华云飞办婚事,都是一视同仁。

    但是他心里越是不曾重视过毛问智,这时就越加的难过,这同样不是理智所能调解的问题。两颗泪珠在眸中闪闪发光,终于沿着脸颊轻轻地滑落……

    宋晓语天真烂漫,再加上对叶小天并无异样情愫,所以很是坦率开朗,而田妙雯则不然了,两条智狐凑在一块儿,一句平淡无奇的话、一个漫不经心的眼神儿,都是一场激烈的交锋。

    但是这时她们忽然看到了叶小天颊上的泪。男儿有泪不轻弹,所以男人偶尔流泪,远比女人更具震撼力。田妙雯和于珺婷不约而同地闭上了嘴巴,她们不敢在此时用些有的没的问题去烦他。

    华云飞浑身浴血地冲上岸,抢到了毛问智身边,杀手们已经追着叶小天等人去了,毛问智孤零零一个人躺在血泊之中。华云飞把刀插在地里,抱起毛问智的身体:“老毛,老毛……”

    半晌,毛问智悠悠地睁开了眼睛,华云飞大喜:“老毛,你撑住,我带你去看郎中!”

    毛问智无力地露出一丝惨淡的笑容:“俺真盼……小崽子生下来,听他……叫俺一声爹……”

    华云飞含泪道:“会的!会的!一定会的!老毛,你撑住啊,我带你去……老毛?”

    毛问智还睁着眼,唇边带着一丝遗憾的笑,但他眸中的神采正在渐渐散去。

    华云飞悲呼道:“老毛!”

    于珺婷已经去过叶小天的住处,车驾进了城,马不停蹄直奔他的住所。于珺婷来时文傲不在居处,此时已经回来,听他们一说情况,马上点齐一队人马,亲自赶去花溪。

    叶小天下了车,走进院子,也不进屋,就在院中一只石辗子上坐了下来,定定地看着外面。田妙雯、于珺婷和宋晓语面面相觑,眼见他脸色阴沉的可怕,一时都不敢上前。

    李秋池轻轻走到叶小天身边,轻咳一声,道:“大人,或许他吉人天相……”

    叶小天的眼神动了一下,看向于珺婷,哑着嗓子道:“你怎么来了?”

    于珺婷见他眼睛发红,从未见过他这副模样,不禁有些害怕,怯怯地道:“我收到消息,说张雨桐秘密来了贵阳,担心他有什么打算,所以我就……”

    “张雨寒?”

    叶小天目芒收缩了一下,扭头对李秋池道:“查查他今天在哪里,不管他去了哪里,只要不是公开场合,没有可靠的人证,那么他就有重大嫌疑!还有曹瑞希和展伯雄,一个个的给我查!”

    李秋池见叶小天终于有些振作起来,忙道:“是,卑职这就去查!”

    宋晓语眼珠转了转,愤愤地道:“一定是田夫人派人做的,昨天你不是得罪了她么,她怎么会甘心,还贼喊捉贼地装好人!”

    田妙霁道:“不会是她,她也曾数次遇险,若非那两个贴身侍卫舍命救护,不死也要重伤!”

    宋家和杨家正在争斗,宋晓语虽然没有心机,也巴不得杨家多几个对头,依旧说道:“可她不是没受伤么?那也可能是装的!”

    叶小天缓缓地道:“不会!”

    宋晓语不服气地道:“为什么不会?”

    叶小天道:“因为……杨家的地位!她可以做坏事,却不会做没品的坏事,因为杨家的脸面很值钱!”

    宋晓语鼓起了腮帮子,叶小天也不再说话了,就那么定定地坐着。也不知过了多久,远处人喊马嘶,叶小天听见声音,立即站了起来,疾步抢出院子。

    此时,留守居处的侍卫听闻自家主人遇袭后,已经把这里围了个水泄不通,五步一岗、十步一哨,方圆三里之内,都在他们的警戒范围之内,马蹄声并未减缓多少,显然必定是自己人,叶小天忍不住又往外迎了迎。

    叶小天迎到一丛怒放的山茶花前,已经看到了华云飞疾驰的身影,他不禁停住脚步,心情忐忑起来。华云飞一见叶小天,立即飞身下马,把马缰一抛,快步迎上来。

    叶小天张了张嘴,没有说话,华云飞迎上来,悲声道:“大哥,老毛他……”

    看到华云飞眼中的泪光,叶小天心中一沉,最后的一丝希望也破灭了。

    华云飞低低地对叶小天道:“我冲上岸时,他还有气儿,他说……”

    华云飞哽咽了一下,道:“他说,他只遗憾,没等孩子出生,亲口叫他一声爹……”

    说到这里,华云飞泪如泉涌,叶小天猛地转过身去,泪水盈满了眼眶,映着怒放如火的山茶花,他的双目似乎也正燃烧着两团烈火!

    华云飞担心地道:“大哥!”

    叶小天的拳头慢慢攥了起来,攥得紧紧的,半晌才悲笑一声道:“云飞,你说咱们兄弟,从葫县开始,左一次右一次的被人坑?为什么?”

    华云飞嗫嚅着没说话,他本想说“向来只有大哥你坑人,何曾被人坑过?”可仔细一想,虽然最后想坑叶小天的都挖坑把自己埋了,但哪一回是叶小天主动惹事?

    叶小天长长吐出一口浊气,一字一句地道:“兄弟,人不狠,立不稳呐!”

    :诚求月票、推荐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