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八卷 第43章 王者之路始
    宋家毫无疑问是叶小天此行贵行最想结识的人家之一。在四大家中,甚至是最佳的合作选择。

    在安宋田杨四大家中,田家最弱,如今要结盟共谋崛起都要先行遮掩目的,实力较宋家是一定更弱的。

    安家较宋家当然更强,但是在四大家中,安家的地位非常殊,也就形成了安家独特的处事风格。如果与安家合作,安家只能在一定程度上支持他。

    比如利用他去制衡或牵制那些不安份的野心家,但是当他逐渐壮大,渐有尾大不掉之势时,必然会受到安家的压制,不管他和安家的某一个人有多么亲密的私人关系,又或者能直接得到安老爷子的欣赏,都无法改变这一结果,因为这是安氏家族利益的需要。

    杨家就不用说了,他和杨家注定要做对头,个人恩怨决定了他们必然对立,势力扩张途中所产生的利益冲突也是一个主因,这就使他和杨应龙,出现了“天命”般的对立。

    一股势力要崛起,伴随之的只能几乎征服,征服一个个对手,把他们踩在脚下成为你的奠基石,你才能愈走愈远,愈走愈高,直至登上高峰。

    ▲¢齐木、孟庆唯、王宁、徐伯夷、此时已在武当山修仙的那位国舅爷、张铎、于珺婷,直到最近的杨羡敏、展伯雄……

    除非他就此止步,否则总有一天,他要对上四大天王。过不去这道坎儿,他就安份守己地蹲在卧牛岭,几百年后,他的后人就如今日的于家、张家,大家在一口井里掐来掐去,比不上足,比下有余。

    迈得过去,他将跻身四大天王之列。成就超然的身份和地位,除非向天挑战度劫失败,落得个灰飞烟灭的下场,否则他的家族将从此成为土司俱乐部里的一个高级成员。

    那时他的家族将可以千秋万代,即便是像田家一样,被洪武、永乐两代天子不断打压,失势百余年后,依旧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这才是天王级土司和普通土司的本质区别。

    此次铜仁之行。就是他走出铜仁,走向更高目标的第一步。田家已经成为他的合作对象,双方有着最重要的合作基础:一个要重新崛起,一个要“建国创业”,他们两家可以有一个很长的蜜月期。

    如果能够再搭上宋家这条线,对他的发展将具备更加积极的作用。宋家在水东,又是实打实的天王级大王司,远交强国,近攻弱邻。他才能趁势作大。

    但是,尽管宋家与杨家势同水火,他要想和宋家平等合作也是不够份量的,如果主动迎合。就只能做人附庸、供其驱策,除非他已穷途末路,否则绝不会做此选择。

    但是现在宋家主动递出橄榄枝,那就不同了。叶小天把自己放在宋家少掌门宋天刀的位置上很认真地考虑了一下:你为什么要郑重其事地邀请叶小天?

    莫非宋天刀天生慧眼。一眼就瞧出叶家小子天赋异禀、根骨奇佳,来日必定大有作为,所以倾心结纳?叶小天略一考虑。就否定了这种可能。他在凝儿、莹莹眼中或许是块宝,但是在宋家看来,至少目前的他,还不具备让宋家纡尊降贵主动攀交的条件。

    再不然就是宋天刀和安公子有相同的癖好。一瞧叶大官人如花似玉,当即一见钟情,所以下贴相邀,选在最适合情侣同游的花溪,想和他做一对“契兄弟”,从此双宿双栖。这种可能……,叶小天拍掉一身鸡皮疙瘩,他是一定要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的。

    思来想去,只有一种可能最合理:目前,水东宋家正同播州杨家互相征讨,除了正面对抗之外,双方也在不断地沟通各方土司,从非军事方面打开侧后战场。

    目前叶小天已经控制了铜仁,正插足石阡,接下来不可避免地要同曹展两家发生冲突,而曹展两家的后台是播州杨家,叶小天虽不可能和播州杨家直接对抗,依旧能起到牵制杨家的作用。

    从昨日昆仑园中的一幕来看,叶小天和田家很有可能要达成合作,叶小天的地盘正好在田氏故地上,如果有田家的配合,有朝一日叶小天能不能成为两思第一人?

    这是一种预期,站在宋家现任掌门人的角度,依旧不会纡尊降贵,就算有心合作也会通过第三方向叶小天示意,等他主动拜山,但是由未来的宋家掌门人出面示好,却很合乎情理。

    做出这种判断后,叶小天便放弃了带李秋池和文傲赴宴的打算。宋家对他一定做过一番了解,不会不清楚李秋池和文傲的身份和作用。

    如果对方目前的接触只是为了将来的预期性合作,那眼下就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东西要谈,放松心情,和宋天刀把酒言欢,游山玩水就是了。

    带着谋士前去,太过郑重其事了,太性急的一方在谈判时肯定要被人家压价;于是,叶小天只带了毛问智和华云飞还有一队随从武士,次日一早,便潇潇洒洒直奔花溪去了。

    花溪位于贵阳南郊,叶小天上一次来是为了和果基格龙决斗。那一次行色匆匆,根本没有顾得上欣赏花溪胜景,这次来才能放下心情,好好欣赏一番。

    一进花溪,媚人之景俯拾即是,清澈见底的潺潺溪流,婀娜多姿的垂柳,奇形怪状的山石,五彩缤纷的山花,清秀淡雅的竹亭,风韵独特,巧夺天工。

    浅水湖心有一座小岛,岛上有一座小亭。岛不大,小亭就占去了小岛三分之二的地方,剩下三分之一的土地分布于小亭四周,遍植花草,只需一伸手,穿过鲜花绿草,就能掬起一捧清澈的湖水。

    北湖畔开始,有百余根青条石弯弯曲曲地落在水里,水面上只露出浅浅的一截,远远看去,借落的条石仿佛一行优美的乐符,踩着这行乐符就能登上小岛。

    湖心岛上小亭中,此时只有一人独立,白衫如雪,负手远眺。

    叶小天暗赞:“不愧出身豪门,真能装逼!”

    岸边有几名宋家的侍卫正站在那里,头前一人叶小天有些面熟,仔细一想便记起,昨晚在昆仑园时,此人曾一直侍立在宋天刀身边,乃是宋天刀的贴身侍卫。

    那人一见叶小天,便客气地道:“叶大人,我家公子已恭候多时了。”

    叶小天向他点点头,举步踏上了青石阶,毛问智刚要举步跟上去,那个宋府侍卫突然踏前一步,两人的鼻尖儿似乎都要碰在一起,二人斗鸡似的互瞪了片刻,毛问智忽然扇着鼻子后退:“好臭、好臭!”

    那个宋家侍卫很少遇到这般无赖,一时有些恼怒,华云飞笑道:这位兄弟请勿着恼,我们平素也常被他弄得哭笑不得,一个浑人,不要计较了吧。”

    那宋家侍卫重重地哼了一声,扭头看向他处,毛问智知道他是不许自己跟上去影响双方会谈,倒也不再坚持。他跑到一边树下,寻了一截树枝,从怀里掏出一团鱼线绑上,挂上鱼钩,再掏出鱼食袋子,居然钓起鱼来。那宋家侍卫和华云飞等人面面相觑,都不由得苦笑起来。

    湖水不深,最深处也不过才没过膝盖,这里不是深水区,下游的渲泄口宽大通畅,就算正值雨季,这里也不会蓄积太多的水,不过水中游鱼倒是极多,而且不乏大鱼。

    叶小天踏着一块块微微露出水面的石头前进,仿佛踏在湖波水面之上,鱼贯雁行,天影倒挂,碧空如洗,水如碧空,云在天上,云也在水中,那种意境当真难以形容。

    叶小天不禁暗想:“此处景致果然不同凡响,只可惜此来是和一个昂藏七尺的壮汉邀约,如果是一个明眸善睐、巧笑倩兮的美人儿,那才相得益彰啊。”

    想着便到了湖畔,叶小天一脚迈向湖岸,高声朗笑道:“承蒙公子相召,叶某此来可迟……哎哟!”

    亭中那人蓦一回身,叶小天吃了一惊,脚下一乱,真的一脚踏进了湖里。叶小天忙不迭跳到岛上,可一只靴子连着一片袍袂已经湿了。

    叶小天一路走来看似潇洒,其实一路上主要精力都放在脚下,不然一脚踏偏,不免就要了,谁料功亏一篑,眼看就到了岛上,终究还是失了身。

    亭中有位白衣小公子,吃吃地笑着,甜美的就像一只兔相公。其实在她回头以前,叶小天就已隐隐察觉不对,此人的身材似乎比宋天刀矮了许多啊。

    如今看她眉目如画,巧笑倩兮,果然不是宋天刀了。叶小天刚刚还在遗憾如此美景,却要和一个糙汉子约会,如今真的如他所愿,来了个香扇坠儿般娇小可爱的小美人儿,他却像是见了鬼。

    叶小天抖了抖**的袍袂,吃惊地道:“咦?是你!你家公子呢,安公子也来了?”

    叶小天抻着脖子左看右看,这巴掌大的一个小岛小亭,哪里还有地方藏得下安公子。

    那小姑娘听了叶小天的话不禁气结,顿足道:“你个白痴,哪只眼睛看见我是安家的小丫环了?昨天人家穿条裙子,居然与安府丫环同款同色,心里已经很郁闷了,你还取笑人家!”

    叶小天目瞪口呆:“那你是谁?”

    小姑娘双手一背,傲娇地扬起下巴:“水东宋晓语,你有没有听说过?”

    叶小天很诚实地答道:“真没有!”

    :诚求月票、推荐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