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八卷 第24章 兄妹议
    田妙雯乜视着田彬霏,冷冷地道:“叶小天是我的救命恩人,若非是他,我现在早已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纵然是死后都还不知会被人怎样蹂躏以编排罪名。你要杀他?”

    “我……”

    田彬霏顿时语塞,田妙雯是他看着长大的,畸恋的情感一点一滴地积累起来,初时或清浅如溪,及至后来竟其深如渊其广似海。如今骤然听说就连他也只能暗暗思慕、不敢稍生亵渎之心的妹子,竟然被人窥见那么重要的所在,一时妒火中烧,不免摞出了狠话。

    可他毕竟不是一个糊涂蛋,人家救了他妹妹性命是实,那种情形下拔箭裹伤也是情非得已,他凭什么恩将仇报?田彬霏虽然恨意难平,可叶小天现在也不是等闲就可以宰了泄愤的小人物了,仔细想想,他也只好接受了妹子的说法。

    田妙雯顿觉心中一宽,她这个哥哥现在虽然有些不甚正常,好在还能以振兴家族为己任,不是一个但凭一己喜怒行事的魔头。田妙雯道:“哥,你坐,我正有一件事要跟你说。”

    田妙雯自从知道他心态不正常后,对他很少正眼相待,田彬霏见她此刻说话客气,不禁受宠若惊,赶紧乖乖坐好,问道:“什么事?”

    田妙雯道:“刺杀我的人虽然蒙着面,可是在展家的地盘上,出现这样一枝人马,必然是展家的人无疑了。”

    田彬霏只要不涉及妹子的清白与安危时。神智还是非常清醒和理智的,马上说道:“这也未必,你和叶小天不是都在他的辖境内布下了伏兵?你们能做到。别人也能做到。”

    田妙雯睨了他一眼,道:“你不会是想说,这刺客也有可能是叶小天派来的吧?”

    田彬霏摇摇头:“叶小天摆了曹瑞希一道,又占了杨家堡。这刺客会不会是杨家堡中不肯恭顺的人派去的?会不会是曹瑞希怀恨在心,派来杀人泄愤的?”

    田妙霏摇头道:“不可能!杨家堡已在叶小天的严密控制之下,几百人出入而不被发觉,绝无可能,更何况,要杀也是杀叶小天。他们又不是瞎子,会把一个女人认成男人么?

    至于曹家,他们同样没有理由杀我。而且曹家就算真派人到展家地盘设伏,又如何能准确掌握我和叶小天先后离开的时间?我和叶小天知道自己要走的路线和大致时间,提前安排人在那儿,尚且远离展家堡。他们那三百多人却是从展家堡方向追来,除了展伯雄。决不可能有第二个人了。”

    田彬霏目中厉芒一闪,咬牙道:“展伯雄!我不会饶了他!”

    田彬霏忽又皱了皱眉头,对田妙雯道:“如今仇敌满天下的是叶小天,不是你。就算只有展家才派得出这么多人,才能掌握你们离开展家堡的时间和离去的路线,展伯雄又为什么要杀你呢?”

    田妙雯道:“为了嫁祸!如果我被人刺杀而死。且又衣衫不整受过凌辱,种种证据显示行凶者正是叶小天,甚至会跳出一个樵夫或者猎户来做人证,你怎么办?”

    田彬霏憬然而悟,双眼微微眯了起来,沉声道:“田家已经失去了一切,唯有剩下祖宗传承下来的声名与地位了,无论如何,不容受辱。”

    田妙雯道:“不错!那时候,你会不会捺下心情,再剥丝抽茧地细细察访,寻到确凿证据后再向叶小天发难?”

    田彬霏不敢表现对妹妹的关切,只能从维护家族的角度回答:“不会!开战是为了维护家族的名誉和尊严,不立即还以颜色,则尊严荡然无存。纵然另有真凶也得事后再慢慢查访,就算明知叶小天是替罪羔羊,我也只能把他宰了。别无选择!”

    田妙雯没有再说话,话已说到这里,田彬霏已经什么都明白了。

    “好一条老狗!展伯雄!”“啪”地一声,一只瓷杯被田彬霏攥得粉碎,鲜血从掌心缓缓流下。

    田妙雯一惊,赶紧抽出手帕,怒道:“你在这儿发的什么威风,还不快裹起来!”

    田彬霏见妹妹关切之情溢于言表,虽然语气不怎么好,依旧激动的无以复加。自从上次失言说破自己心事,他一直又愧又怕,明知自己这种感情是一种病态,可他却无法自控。

    他担心妹子从此再也不会理会他。他知道以妹子的聪慧,那三个出自豪门的未婚夫婿是如何暴毙的,十有八九瞒不过她,但他以前完全可以让妹妹产生一个错误的猜测:

    他是不想让自己的得力臂膀离开田家嫁为人妇,所以他宁可牺牲妹妹的幸福,一切为了家族!如此,即便被她怨恨,他也甘之若饴,可一旦被妹妹知道真相,他根本无法承受妹妹鄙夷而厌恶的目光。

    田妙雯脸色一寒,田彬霏赶紧接过手帕缠在掌间,肉中还有瓷杯碎片,依旧十分痛楚,他也不清理,掌间缠了那手帕便似服了一颗灵丹妙药,晕晕淘淘的不知天上人间了。

    “把伤品清理一下,敷些药吧。”

    田妙雯等他缠上手帕,才想起稳婆给自己裹伤时留下了几瓶金疮药,便蹒跚地取来放到桌上,自己也小心地在他对面椅上坐下,田彬霏拔出碎瓷片,胡乱倒了些金疮药在掌心,对田妙雯道:“你没有事是展伯雄的大幸,不然,我一定把展家连根拔掉。”

    田妙雯道:“我没有死,可也不能便宜了他。”

    田彬霏道:“那是自然!”一边说,一边又把手帕宝贝似的缠在手上。

    田妙雯直视着他道:“你打算什么做?”

    田彬霏道:“我……”

    只说了一个字。田彬霏就顿住了,从个人感情上说,他可以倾注一切。哪怕只为换来妹妹的一个笑脸。但,既然妹妹没有大碍,理智就占了上风,田家几代人。励精图治一百多年,就只攒下这点家底,这是他光复田家荣耀的最后本钱,真的能拿出来挥霍一空么?

    田妙雯静静地看着他,道:“祖宗的心血不能挥霍。但是展家的伤害我们也不能忍气吞声。所以,我想到了一个办法!”

    田彬霏素知妹子智计百出。闻言一喜,道:“什么法子?”

    田妙雯道:“这个法子,不仅可以为我报一箭之仇,还可以为我田家拉来一个强大的臂助。”

    田彬霏眉头一皱,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你是说……叶小天?”

    田妙雯点头道:“不错!今时今日的叶小天,已经有资格成为我田家的盟友!”

    田彬霏蹙着眉头站起来,负着双手缓缓走动。刚刚受过伤的手被他捏得紧紧的,似乎也感觉不到痛。

    田妙雯不满地道:“有何不妥?”

    田彬霏蓦然站住,扭头看向田妙雯,一句话几乎脱口而出:“你还记得我警告过你。莫要身陷其中?”他没有说出口,这只是他的一个猜测。今时今日的他,没有任何资格向妹子问出这句话。他凭什么?是长兄如父,还是……

    对视良久,田彬霏才忍不住问道:“韧针,你有如此打算,一切都是为了田家?”

    “当然!”田妙雯理所当然地答了一句,这句话出口才若有所悟,不禁柳眉一剔,怒道:“不然你以为我为了什么?”

    田彬霏忙陪笑道:“没什么,我只是担心……呃,担心……,叶小天现在看着气势汹汹,实则根基不稳,只要有任何一位大土司振臂一呼,就能统驭群雄,把他们赶回深山,他能和我们合作什么?”

    田妙雯微微一笑,道:“理是这个理儿,但是为什么没有哪位大土司站出来把他赶回山去?”

    田彬霏微微一怔,田妙雯道:“那些老狐狸哪一个都不简单,他们既然各有打算,我们就有机可趁。再说回叶小天,叶小天这股力量不容小觑,而且他已控制铜仁府,现在正向石阡府扩张,继续往西的话,就是播州了。”

    田彬霏冷笑道:“他能一路向西,向杨应龙发起挑战?”

    田妙雯道:“不能!可若没有他的话,童家的处境岂不更加艰难?童家的领地可就挨着播州!”

    田彬霏沉默起来,童家现在还在他田家控制之中,自从发现杨应龙有反心,他和田妙雯就已决定把田家复兴的希望放在杨应龙身上,没有贪天之功,怎有逆天之果。

    要想在杨应龙造反的时候辅佐朝廷,产生中流砥柱的大作用,手中必须要有一支关键时刻起大作用的力量,童家与播州毗邻,自然就成了田家最为器重的王牌。

    但是,童家内有曹家轧压,外有播州杨家欺压,若非杨应龙太过自信,先行向同为四大天王这一的宋家挑衅,却陷入泥淖不能自拔,童家的处境一定更加艰难。

    自保尚且不足,何谈关键时刻起到砥定之功?可田家一则本钱有限,再者他们也不能提前暴露,是以只能勉强维持。如果能够与叶小天联手,那么石阡这盘棋就可以做活了。

    想到这里,田彬霏的心思也不禁热络起来。不过,想是这么想,一想到他的妹子很可能对叶小天有了异样心思,只是她自己都还懵懂不知,田彬霏的心就像一块千年玄冰,脸色也冷得发黑。

    田妙雯见他脸色如此难看,不禁暗暗忐忑起来:“兄长究竟是怎么想的,他不会昏了头,还是想杀叶小天吧?”想到胞兄那身神鬼莫测的本领,想到曾经不幸与她有过婚约而离奇暴毙的三个未婚夫,田妙雯忽然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恐惧感。

    这时,叶小天忽然笑吟吟地进来:“啊哈,贤兄妹还在聊天啊,眼看这天色也不早了,咱们不妨边吃边聊如何?”

    田妙雯看着叶小天,仿佛看到了一具冰冷的尸体,心里忽然就揪紧起来:“他要是死了,还能笑得这么可恶么?”

    :向诸友诚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