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八卷 第18章 圆月.弯刀
    展伯雄振臂一挥,杀手们惊呆了:“堡主莫非昏了头?”

    他们不敢同堡主的人对抗,又不能伸着脖子等死,立即一轰而散,展伯雄指挥人马四处追杀一阵,这才跃下马来,找到叶小天麾下的一个带队头目,假惺惺地道:“老夫听闻有刺客追杀叶土司,叶土司可还好么?”

    那头目有些警惕地看着展伯雄,答道:“刺客不是追杀我家大人,而是要追杀田姑娘。我家大人救了田姑娘上山去了。”

    展伯雄抬头一看,青山莽莽,人迹难觅,便道:“岭上虫蛇野兽众多,叶土司和田姑娘上了山,万一遇到凶险怎么办,现如今刺客已经散去,我们快上山去寻找。”

    那头目忙阻拦道:“不劳展土司了,我等上山寻找即可!”

    展伯雄正色道:“这里是我展家的地盘,叶土司和田姑娘如果在这里出了事,老夫如何向叶家、田家交待?勿需多言,救人要紧!”说罢已然命令部下上山了。

    那头目无奈,也只得命令自己的部下上山寻找。

    展伯雄要上山寻找叶小天和田妙雯,确实是不再怀有歹意了。既然对田妙雯刺杀不成,他唯一的选择只能是救人,因为他没有把握把对方的人杀光。

    本来只是对付叶小天,他都不愿独自出力,何况现在又搭上一个田家。“杀手”是他驱散的,这谁也无法否认。只要叶小天和田妙雯不能证明人是他派来的,即便心中认定是他,也没办法一口咬定。

    山上丛林间。叶小天背着田妙雯步履维艰,他走得慢不慢倒是没有关系了,换个人背上田妙雯也是一样走不快,这丛林灌木密密匝匝。三四把勾刀前方开路,硬生生砍出一条路来,一路行去,尽是草木折断散发出的味道。

    这么走下去,十里路的距离不亚于一百里路,叶小天蹙着眉头。觉得这么走下去根本不是办法,如果自己的人被杀手们找散,杀手们很快就能追上来。

    想到这里,叶小天唤过华云飞,对他道:“云飞,咱们这么走不是办法。我看们还是就近找一处地方隐藏,你先赶回去。带救兵来!”

    华云飞擦了把额头汗水,对叶小天道:“大哥,我另派人回去吧,我留下保护你!”

    叶小天道:“就算你留下。一旦被人追上,也不过是陪我们赴黄泉,有何益处?你脚程快。在这样的山路上,他们都不及你,还是你去。”

    华云飞有些迟疑,叶小天道:“不要婆婆妈妈的,你越快把消息送到,我就越安全!快去!”

    华云飞咬牙道:“成!那……我就去了!”

    华云飞回头看看远处,莽莽丛林间也看不见什么,华云飞辨一辨方向,独自向前赶去。

    叶小天把田妙雯放在刚刚被人砍倒的碎枝草屑上,对几名手下道:“不用开路了,都歇歇。”

    这几个人一路劈荆斩棘,所耗气力远比负着一个人的叶小天更大,再加上灌木丛中空气不畅,此刻早已汗流浃背,筋疲力尽,叶小天一声令下,几人立即跌坐在地,呼呼地喘着粗气。

    叶小天看看田妙雯,鹅黄衫子淡绿裙,后裙上杵着箭杆儿,因为箭不曾拔下来,渗出的血迹倒不多。

    田妙雯趴在地上,见他鬼头鬼脑地看看自己后臀,再瞅瞅自己脸色,不禁气道:“怎么啦?”

    她还很少如此狼狈,此刻这等模样示人,什么高贵气派都使不出来了,难免羞窘了一些。

    叶小天干笑两声道:“田姑娘,你这伤……”

    田妙雯抢白道:“不用你管!”

    叶小天道:“箭头留在肉里,总是不妥。何况,我们现在要等救兵,要躲追兵,难免还要奔波,你这样子实在不妥啊!实不相瞒,我刚刚那两名侍卫隐在后面,断后防范只在其次,主要还是怕摆动的枝条碰到箭杆儿,伤到你的……尊臀!”

    “尊你个屁……”

    田大小姐气极之下也顾不得名家风范了,懊恼地道:“偏偏就伤了……那里,那你说怎么办?”

    叶小天搓了搓手,道:“拔箭,裹伤!”

    田大小姐脸色一变,勃然道:“不行!”

    叶小天道:“姑娘,不拔箭裹伤,怎么逃路?要想隐蔽,咱们可不能劈路了。再说,就算扶你回了杨家堡,找个郎中不还是男人么?总不能找个稳婆帮你裹伤吧。”

    田大小姐眼泪都快急出来了,现场还有好几个大男人呢,这要让她当众露臀裹伤,她不如现在就自尽算了,田家大小姐,人可以死,脸不能丢!士可杀,不可辱,傲娇小妞亦然!

    田妙雯瞪着叶小天,道:“我能活就活,不能活就死,让我当众宽衣裹伤,绝对不可以!”

    叶小天怒道:“真是不可理喻!你们女人怎么就这么麻烦,我不管了,反正你是我救的,你这条命现在归我负责,你答不答应我都要治!”

    “我不用你管!你丢下我自己走吧,生死我自己承担!”

    田妙雯也犯了倔性儿,杏眼圆睁地冲叶小天道。

    叶小天什么脾气,哪还理会她说什么,只对几名手下吩咐道:“去!都钻到那边林子里去,我不叫你们,不许回来!”

    几名手下吐着舌头呼呼喘气,正等着欣赏香艳的一幕,却不想艳福没了。奈何这命令是尊者下的,几人连个屁也不敢放,赶紧爬起来一头扎进了旁边的灌木丛,走出七八丈距离,生怕太远了尊者那边有了变故不好救援,这才停住。

    叶小天伸手去掀田妙雯的裙子。田妙雯虽见只剩下叶小天一个男人,不似方才那般窘迫,可依旧接受不了。挣扎道:“我不用你管!要不然,你把箭杆儿截断!”

    叶小天翻个白眼儿道:“屁!我有锯子么,拿什么截!你别动!”

    两人撕扯一阵,叶小天发起性儿。往地上一坐,一把抱起田妙雯,就把她搭在了自己腿上,用左臂手肘将她的背死死压住。

    田妙雯大急,想要挣扎,可背上仿佛压了一座山。根本挣扎不开,制住了田妙雯的叶小天掀开田妙雯的裙儿露出亵裤,从腰间嗖地一下拔出了一柄小刀儿。

    此刀银制金柄,上镶七星宝钻,仿佛一柄小一号的勾刀,只是刃是冲外的,这是蛊教流传下来的一件宝贝。叶小天带在身上是想着什么时候汇聚群豪大碗喝酒大块喝肉的时候,切切牛羊肉什么的,也可表现得豪爽一些,可惜一直没有机会实现。

    如今此刀终于开张。不想初开张,要切的就是这么一只粉粉嫩嫩的小白羊儿。

    “不要动,否则屁股划个稀烂。那就更难看了!”

    叶小天威胁一声,锋利的刀尖一挑,便把亵裤挑开一个豁口。粉润白嫩,光滑紧致,颤巍巍的仿佛一枚新煮的鸡蛋剥了壳儿,可惜上边插了一枝箭,破坏了它的完美。

    叶小天不禁暗叹一声:“大概上天也容不下这么完美的东西,可惜,着实可惜了。”

    亵裤一被撕开,田妙雯全部的矜持、尊严,仿佛见了火的雪狮子,登时化得无影无踪,只留下满腹的羞愤委屈,田妙雯伏在叶小天的腿上,热泪扑簌簌地流了下来。

    叶小天拈着刀子看看那箭杆儿,这箭制造精良,十之八九有倒勾,如果硬拔倒也不是不可以,可那样一来伤处肌肉外翻,就算愈合疤痕也大,得用刀子顺着箭刃划开皮肤把箭头取出来,如此才好痊愈。

    叶小天举刀欲切,想了一想,又从袖中摸出一方手帕,递到田妙雯面前。田妙雯哽咽地道:“你……你毁我清白,我绝不饶你,我……”

    正要说狠话,面前突然多出一方雪白的手帕,田妙雯呆了一呆,嘴硬道:“我没哭!”

    叶小天道:“不是要你用来擦泪的,咬住,会痛一些,一会就好。”

    田妙雯略一犹豫,就听叶小天又道:“干净的,我揣着就没用过。”

    田妙雯冷哼一声,噙着两行清泪接过手帕,用两排银牙紧紧咬住。叶小天长吸一口气,对田妙雯道:“我动手了!”说罢不等她回答,便是一刀刺下!

    “嗯!”

    田妙雯痛得一声闷哼,紧紧咬住手帕,叶小天顾不得鲜血涌出,顺着三棱箭刃的方向连划三刀,感觉刀尖触及了箭刃,便道:“忍住!”

    突然一按田妙雯的后腰,右手用力一拔,田妙雯娇躯一颤,疼得粉脸煞白,那蛋清般白嫩的臀股上本来只有殷殷一道血痕,这时却被鲜血涂满了。

    叶小天手忙脚乱地撕下衣服,毛手毛脚地为她裹扎起来,待伤口裹好,已是满头大汗。叶小天给她放下裙子,虚脱地往草地上一撑,对田妙雯道:“好了!”

    田妙雯静静地趴在他的腿上,一声不吭,也不挣扎反抗,叶小天吓了一跳,莫非叫我给治死了?叶小天赶紧一挺腰,急唤道:“田姑娘,你……”

    田妙雯扭头看向叶小天,叶小天说了一半的话登时咽了回去。

    田姑娘紧紧咬着下唇,红唇只留一线,脸上泪痕未干,眸中满是羞怒不忿,瞪着叶小天的样子像极了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叶小天顿时松了口气,只要没死就好,至于名节,不就看了下你的屁股嘛,小姨子是姐夫的半拉屁股,大姨子应该也差不多,我还真就只看了半拉,天地可鉴!

    :叶小天对月发誓:月票、推荐票,真的都需要!各位英雄英雌,请多多支持则个!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