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八卷 第16章 英雄,所见略同!
    田妙雯这时已经看到了叶小天,颜色一喜,立即加快速度向他冲了过去。

    田妙雯本来是远远的缀着叶小天,她不用跟得太近,反正叶小天返回杨家堡只可能走这条路,而她的人已经在前方设伏。不过设伏的地点距离展家堡比较远,她担心若离近了,双方厮杀的动静一旦惊动展家堡的人,出面进行干涉的话就要功败垂成。

    却不想,她自以为是黄雀,实际上却成了那只“自鸣得意”的蝉。展伯雄是想对付叶小天,但他并不想杀掉叶小天,而是想杀掉她,嫁祸给叶小天。

    她能想到一旦叶小天在展伯雄的地盘上死了,唯一的嫌疑人只能是展伯雄,展伯雄自己又何尝想不到?

    展伯雄素有雄心壮志,可气魄却不足,他并不愿意就这么跟山苗蛊教硬生生地抗起来,所以,他别出心裁地想出个好主意。他要辣手摧花,杀了田妙雯!

    正如田妙雯所想,她若指使手下刺杀叶小天,所有人都不会怀疑她,因为她没有动机。同样的,在展伯雄看来,他若是刺杀了田妙雯,没有人会怀疑他,因为他没有动机。

    只要他做点手脚,把嫌疑人引向叶小天,叶小天就百口莫辩了。一个年轻力壮的男人,杀死一个美到可以让行将就木的老男人也为之动心的尤物,还需要理由么?

    田家少主田彬霏有多宠他这个妹子。展伯雄也是略有耳闻。何况田妙雯本就是田家宗房嫡系,就算没有兄妹情深这一码,田彬霏也必须得有一个表示。

    那时候。田家的力量就会为其所用,独自对付叶小天的话,他也有些肉疼,山苗这块骨头并不好啃。可再加上田家的话,他就有十分把握了。

    到时候,他既利用了田家,取悦了杨家,又能让展家得到最大的实惠,何乐而不为?于是。展伯雄派出一队心腹,出堡后快马绕了半圈,在一处密林里匆匆换装做好掩饰,便斜刺里杀奔田妙雯了。

    田妙雯身边只有十几个人,她根本没有想到会祸从天降。她正辍在叶小天后面,叶小天则放慢了步子在等展伯雄追上来,田妙雯一下子就遭了殃。

    大战只持续了片刻。田妙雯一方便一败涂地了。她带的人都是田家的死士,敢打敢拼、武艺高强,奈何好虎架不住群狼,展伯雄派来的足足有三百多人。

    田妙雯只有十几个人。还要分神保护不懂武功的她,情况岌岌可危。田妙雯当机立断,马上向前狂奔而去。

    她的人马正埋伏在前面。叶小天那一百多人也在前面,不管是追上叶小天还是赶到她的部下那边,她都有了一线生机。

    也幸亏她决策及时,只要稍一犹豫,此刻就香消玉殒了。田妙雯一马当先冲在最前面,紧随其后的是党延明,再后面还有两个侍卫,其中一个血透重衣,已然负了重伤,犹自挣扎坚持着。

    田妙雯也好不到哪儿去,人家要杀的目标就是她,自然会竭力地向她招呼。好在侍卫随从拼了命地保护她,饶是如此,田妙雯也先是被一箭射散了发髻,逃命途中又被一箭射中臀部。

    田大小姐虽不会武,马术功夫却是不赖,她策马疾驰,上身倾伏于马鬃之上,马鬃飞扬,她那轻盈的身子也随着健马的起伏而跌宕,双腿踩着马镫,臀部抬起,用的是最惜马力的法子。

    可惜,箭从天上来,划着一道弧线,好死不死正中她的屁股。田大小姐虽然看着柔弱,倒是有股子韧劲儿,她咬牙硬撑着,挥鞭如雨,一路逃来,终于见到叶小天,田大小姐大喜,马上大呼道:“救我!”

    她这一叫却出了岔子,田妙雯这一路都是身子虚贴马身,全靠双腿之力驰骋,她这种动作是策马冲刺时才该使用的动作,如此赶路极耗体力,全凭一口儿撑着。此时开口呼救,气息一窒,惊呼一声便摔进了草丛。

    “姑娘!”

    党延明大惊失色,急急想要勒马,可他的速度几乎与田妙雯一样,两人只差半个马身,等他反应过来已经冲出七八丈了,待他勒住马匹已经是十五六丈开外的事了。

    田妙雯另外两个手下情形与党延明一般无二,他们因为跑在后面,反应比党延明略快些,但马术不及党延明,三人三马几乎是挤作一堆儿勒住。

    等他们圈马回望,只见数百个黑衣杀手正呼啸着像群狼一般向田妙雯扑去,三人登时肝胆欲裂。刹那时,一股狂风呼啸,叶小天带着人从他们身边冲过去了。

    并非党延明等人怯战畏死,只是他们勒住了马,想要再重新策马疾驰起来,需要一个启动的过程,这一来他们就落在了叶小天的后面。

    叶小天几乎是在看清田妙雯模样的同时,就大喝一声“救人”,立即策马冲了出来,丝毫没有犹豫。田妙雯是凝儿的金兰之交,田妙雯今日是为他和凝儿奔走,他没有任何理由坐视不救!

    “杀!”

    一百余骑快马和三百余骑快马绞杀在了一起。

    骑兵冲杀与步卒不同,双方交锋不是甫一接触就站住脚住乒乒乓乓地抡刀子,骑兵冲杀时是不能勒缰的,与敌错身而过只有出手一刀的机会。

    但是你也不用着急,前面还有第二个人等着你再挥一刀,而接了你一刀的那个人,接着就要迎接随在你马后冲锋的下一个人的钢刀。

    一百多人像一杆锐利长枪的枪尖,撕开杀手们的阵营冲了过去、一往无前,一直杀到尽头,他们才敢停下马来,才能圈马展开第二拨冲锋。

    杀手们也不例外。他们几乎是主动的裂开一道口子,从叶小天的随从队伍两侧席卷过去,兵器撞击。铿锵不绝,仿佛两口锯子磨擦而过,一轮短暂的交锋,顷刻间已有数十人倒毙马下。

    叶小天在冲到田妙雯身旁时纵身一跃跳了下去。紧随其后的华云飞见状也跟着跃下,手中刀旋转如飞,上刺人下刺马,挑开错身而过的三人兵刃,随即摘弓在手,嗖嗖嗖迎面三箭。射倒随后冲来的三名骑士。

    他挥刀、摘弓、搭箭、发射、收弓,再拔刀,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极具运动美感,看得人目不暇给,这几式动作做罢,已经荡开三个人的兵刃。又射倒另外三个骑士。

    此时,在他之后的随从们也纷纷冲过来,与对方骑士犬牙交错地冲锋而过,华云飞压力大减。立即紧紧守在叶小天身边,紧张地注视着双方交战的情形。

    叶小天冲到田妙雯身边,一瞧她的模样。登时惊呆了。田大小姐伏在地上已然晕厥,如瀑的秀发中露出半张惨白的小脸,她软绵绵地趴在地上,可屁股上……

    “这可咋整?”

    叶小天有点手足无措了,华云飞不敢回头,只是紧张地盯着呼啸而过的双方骑士,有血点溅在他的脸上,他连眼睛都不眨,只是连声催促:“大哥!要快!要快啊!”

    “哦!哦哦!”

    叶小天这才惊醒过来,忙不迭上前搭起田妙雯的胳膊,把她背到自己身上。这是他第二次背起田妙雯了,一连两次,田大姑娘都是命运多舛,而且一次比一次严重。

    说起来,叶小天的美人运真挺不错的,从开始的水舞,到凝儿,莹莹,于珺婷……,一个比一个美,可是就没有一个是顺顺利利太太平平地相识的。

    水舞,他一直帮着解决麻烦,大大小小、里里外外的各种麻烦,先是杨三瘦要追杀她的麻烦,接着是她自己一路制造的麻烦,然后是未婚夫的麻烦,生身父母的麻烦,直到金陵重逢,依旧需要他帮着解决麻烦。

    凝儿,那才叫一个“不是冤家不聚头”,两人相识的第一面,就是他引着凝儿去和杨三瘦打架;第二次是凝儿找她表兄打架;第三次是凝儿找他打架;第四次本该是高涯和李伯浩打架,结果却是他和凝儿打起了架;再之后是凝儿找徐伯夷打架,直到现在为了凝儿,他要和展伯雄、杨应龙打架。

    而相爱相杀的于珺婷,两人相识的第一面,就是被于珺婷逼着跪见,从此开始了相互的算计,时而东风压倒西风,时而西风压倒东风,也不知何时是个头儿,但两人都乐此不疲。

    至于这位田家姑娘,两次相见,都是正处在危难之中。上一次是她被“山贼”追杀崴了脚,这一次是她被杀手追杀伤了屁股,下一次还不知会怎么样……

    叶小天背着田大姑娘,心生感慨:“还是我的莹莹好啊,从来就不给我找麻烦。虽说她老爹挡了挡我们的好事,可我也因此有了大造化,从一介小小流官成了一方土司老爷不是?”

    华云飞和几名近身侍卫护在叶小天身边,急声道:“大哥,马逃开了,怎么办?”

    此时,双方武士交错而过已近尾部,不过因为叶小天一方的人马在中间,对方倒也无暇向叶小天等人下手,这时候若是勒缰靠近向他们下手,那就是找死,顷刻间就会被错身而过的对方武士腰斩断颈。

    可是等他们再圈马回来那就不定了,叶小天急急一扫,见右侧是野地,左侧是山坡,坡上有巨石、灌木,马匹的优势在山坡上难以体现。

    而此时双方骑士交错而过,至少要拉出一二十丈的距离,才能圈马往回冲,如此手中刀方能产生强大杀伤力。叶小天心思电闪,张口便要喝令上山。

    他还没有喊出口,耳畔就传来虚弱而清晰的一个声音:“上山!”

    :啊!这么精彩有趣的情节,也就是闷骚的关关才写得出来,错了!是内媚的关关,诚求月票、推荐票支持!!!

    .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