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八卷 第05章 出招
    展凝儿听说叶小天已经重新出山,手中剑“当啷”一声落在地上,喜悦地叫道:“他出来了?真好!真好!”看她面上神气,喜悦之色难以自禁。

    田妙雯笑道:“是啊,他又出山了,而且这一遭更加威风,麾下坐拥数十万骁勇善战的生苗勇士,谁还不畏他三分?他的地盘和你展家近在咫尺,让他出面,岂不比你以下犯上,忤逆长辈更妥当吗?”

    田妙雯向她扮个鬼脸,打趣道:“除非那家伙另寻新欢,不要你了!”

    展凝儿似乎根本没有听到她在说什么,依旧喜孜孜地道:“我这些天好担心他,生怕他出了什么意外,他重新出山就好,我总算可以放心了。”

    田妙雯听得一呆,她还以为展凝儿是因为有了主心骨撑腰所以才这般高兴,却不想她竟是因为叶小天处境安全而开心。

    田妙雯自幼就被家族长辈不断树立重振田家的信念,直到如今她都没有品尝过男欢女爱的滋味,也不理解那种可以为之生可以为之死的男女之情。

    她做任何事,都会先冷静地评估这件事可以给她的家族带来多大利益。如果播州杨天王现在要娶她为妻,她也不会答应,但那不是因为她不爱,而是因为杨家的野心,因为合作的基础不对等,因为杨应龙是一代枭雄。

    现在的田家如果和杨家以婚姻结盟,唯一的结果就是被杨家彻底吃掉,沦为杨氏家族再上层楼的踏脚石,这才是她考虑事情的出发点。而不是因为她喜欢了某个男人所以才拒绝。

    “如果有朝一日,我也像凝儿一样喜欢了一个男人,爱得死去活来。可是能够给我的家族提供绝大帮助的却是另一个男人,我会选择嫁给谁呢?”

    田妙雯悄然自问,看着展凝儿眸中露出的欢喜、安然与欣慰。她完全不能理解,却莫名地感到有些羡慕,甚至……妒嫉。

    田妙雯平息了一下心情,道:“他们下聘,就由他们去吧,你千万不要闹事。免得他们对你看的更紧。不如就由我替你跑一趟,去找叶小天,把你的困境告诉他,让他来救你!”

    “辛苦姐姐了……”

    展凝儿握住田妙雯的手,感激地道:“你我还有莹莹。咱们三人虽义结金兰,其实一直以来我都觉得和莹莹更亲近些,不是姐姐不好,只是总觉得在你面前,我和莹莹就像不懂事的小孩子,而姐姐你……”

    展凝儿歪着头想想,忽地“噗哧”一笑,莞尔道:“姐姐你么。就像一个老气横秋的老头子,我们实在和你玩不到一块儿去。却不想姐姐竟是如此古道热肠。如今劳烦姐姐为我奔波,不管结果如何。凝儿都感激你。”

    望着凝儿真诚的目光,田妙雯的心弦急剧地颤动了一下,为自己的卑鄙感到有些无地自容。她没有勇气面对凝儿真诚、善良地笑脸,轻轻抽出手,道:“事不宜迟,我现在就走!”

    “姐姐……”凝儿又唤了一声。已经背转身去的田妙雯脚下一顿,低声道:“你……等我的好消息吧!”说罢。她便头也不回地走开了。

    步下石阶,走进阳光。田妙雯忽然自嘲地一笑:“像个老气横秋的老头子?是啊,我虽正当妙龄,可我心中的确住了一个老人,那是田家列祖列宗的英灵,他们凝聚成了一个影子,从小就住在我的心里。我也想像你一样快乐无忧地生活,不用承担振兴家族的重任,可我……做不到啊……”

    两行清泪刚刚溢出眼角,就被田妙雯举袖拭去,遽而生起遐思涟漪的心,迅速凝结成冰。她,不需要情感,她只需要为了家族做一个锱铢必较的生意人,必要的时候,什么都可以出卖,包括她自己,这是她的命!

    她,走在阳光里,却似行在地狱之中……

    ※※※※※※※※※※※※※※※※※※※※※※※

    展府大堂上,展伯雄笑得皱纹都绽开了,杨家置办了这么多的嫁妆,这么给他面子,开心呐。

    其实杨家就算只是象征性地给点聘礼,展伯雄也是下定决心要攀这个高枝儿,抱这条大腿的。他已经开始为展凝儿置办嫁妆了。

    展家嫁女,置办的嫁妆自然是“全厅面”,“全厅面”指的是女孩子一生中所需要的全部东西。小至马桶、针线,大至田契、房契,甚至还有棺材和寿衣,这叫“生死不求人!”当然,也只有富家女才有这样的能力。

    展伯雄笑得合不拢嘴,红光满面地对赵文远道:“赵贤侄,一路辛苦啊!”

    赵文远欠身道:“不敢!不敢!为我家土司效力,是文远应该做的。此番前来贵府下聘,我家土司还有一件事要我当面请教展大老爷。”

    展伯雄欣欣然道:“你说。”

    赵文远道:“不知大老爷准备何时为我家土司和展姑娘举办婚礼?这准确的日子,如今也该定下来了吧?”

    展伯雄先前怕凝儿那暴躁脾气闹将起来坏了一桩好姻缘,所以不断向展凝儿的母亲施压,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施之以威,软硬兼施地逼她压制凝儿。

    如今看凝儿虽然不悦,却也一直没有什么过激的举动,展伯雄放下心来,只道她已屈从。本来嘛,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婚姻大事岂能由得你一个女娃儿自己做主?

    此时听赵文远一问,展伯雄欣欣然道:“此事老夫亦已有所考虑。不知杨土司有什么想法?”

    赵文远谦逊地笑道:“这个还得看展大老爷的意思。”

    “我也能做杨天王的主么?”

    展伯雄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满足,认真想了想,便道:“八月朔日乃日月交会之期,大吉。不如。就在八月朔日送亲,八月十五完婚,你看如何?”

    赵文远心中暗笑:“这老儿,为了抱我们杨天王的大腿,竟是如此猴急。八月……。现在叶小天才刚刚整合了生苗重新出山,要打开一番局面怎也要几个月时间,得多留些时间给他积蓄实力壮大根基,让他为我们杨天王做一件绝顶华丽的嫁衣出来,八月的话可是太仓促了些……”

    想到这里,赵文远微笑道:“八月本也并无不妥。不过……。展姑娘年方十九,而我家土司今年三十有五,年龄皆为单数,加起来又合五四之数,水火未济。不吉。所以,不如明年择吉日完婚,如何?”

    “好好好!还是赵贤侄想得周到,哈哈哈……,那就明年成亲,明年成亲!”不能马上成为杨天王的长辈伯父,展伯雄有点失望,可人家娶亲的不急。他这嫁女的哪有迫不及待的道理,只好连声应是。

    播州杨氏和石阡展氏之间的联姻,就这样确定了日期。

    ※※※※※※※※※※※※※※※※※※※※※※※

    叶小天夺回格家寨。剑指老骥谷,杨羡敏登时紧张起来,可同时又暗暗松了口气,有了这个由头,他就可以光明正大地拒绝马上交割一湖两山之地了。

    其实如果叶小天被长老们抓回深山,从此再不复出。被他兵不血刃地占有叶小天的领地,于他而言也是好事。可人的心理就是这样。你什么都没付出,就白占了我的便宜。心里总觉得吃了亏。哪怕搞出些事儿来,总要你出出血,再割肉给你,这心气儿也就平了。

    对曹瑞希而言,这自然是极懊恼的事,眼看就要签字画押了,结果却被叶小天给搅了。但是这种情况下,他再想索要领地,然后拍拍屁股走人,饶是他一向不要脸,却也干不出来。

    他也知道叶小天来者不善,别看上次胜的容易,那是人家根本没和他交手,所以也是谨慎的很,连忙一边秣马厉兵,一边与杨羡敏共商对策。

    二人计议一番,决定派兵增援,死守老骥谷。只要老骥谷横在那儿,叶小天绝不敢置老骥谷于不顾,直接发兵攻打水银山,老骥谷近在咫尺,与水银山守望相助,这边战至酣处,老骥谷中伏兵一出,就能截了他们的后路,所以叶小天要想有所作为,必须先拿下老骥谷。

    而老骥谷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叶小天想拿下老骥谷,需付出极大代价,就算让他成功了,也必然要元气大伤。那时二人再退守水银山为第二防线,叶小天还有没有余力再一鼓作气拿下水银山,那就很难说了。

    计议一定,杨羡敏马上增兵老骥谷,而曹瑞希则派兵增援水银山,协助杨家在水银山的守军修筑工事,设置箭楼,把这矿山建成了一座军事要塞。

    这时候,凉月谷突然有了动静,果基格龙率领凉月谷精锐倾巢而出,自水银山侧招摇而过,跟山上的杨曹联军招呼都不打一声,就溜溜达达地过去了。

    凉月谷在此经营百余年,其山口地势尤其险要,如果说老骥谷是易守难攻,凉月谷根本就是无法硬攻,果基格龙一走,山门一关,只需百余勇士守在山口城池之上,就如泰山一般不可撼动。

    果基格龙带了大队人马,刀枪闪亮甲胄齐全,总不可能是踏青游玩去吧,再说他是铜仁府的人,带了这么多人跑到石阡府做什么?

    正在水银山上巡视的杨羡敏和曹瑞希一头雾水,赶紧派人盯住果基格龙,初时他们还以为果基格龙是要对杨家不利,谁料果基格龙翻过水银山山脊,根本没往杨家堡方向走,而是一路向西走下去了。

    向西再向西,那可就是曹瑞希的老巢了,曹瑞希站在高高的水银山上,眺望着果基格龙率领大军远去的方向,木然良久,他忽然有点想家了。

    :月末最后十二小时,诚求月票、推荐票!

    .俺的威新号:yueguanwlj,敬请关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