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八卷 第84章 雷神之锤
    雷神禁地里,那座千百年来饱受雷霆摧残的神山脚下,众人摒息肃立,神态凛然。这还是第一次有人主动走进这里,而且是这么多人。对于谷中的一切,他们都觉得充满了神秘,但凡发现一点与外界不同的地方,他们都会小心翼翼并产生许多奇妙的联想。

    如此一来,倒是省去了叶小天的许多唇舌解释。到了山峰脚下时,叶小天留下了所有人,令他们候在山下,只有他一个人举步向山顶走去,对此众部落首领们并无异议。

    千百年来,他们祖祖辈辈一直以来所受的教导,就是神为他们指定了在人间的看护者,这个人是神在人间唯一的行走――――尊者。自然只有此人才有资格最近距离的接近神祗。

    所有人都站在山脚下,用无比虔诚的目光仰望着他们尊者那挺拔、神圣的背影,尊者的身影一步步地登上了山峰,一步步地踏入踏入云巅,仿佛升仙……咻地一下不见了。

    各部落首领、长老们焦急地等待着,忽然,“咔嚓”一声,闪电如龙,刺破云层,紧接着震耳欲聋的天雷声再度响起,所有信众像割倒的麦子似的一起匍匐在地,激动地叫道:“尊者见到雷神了!”

    “轰!隆隆……”

    信众们跪在地上,激动的浑身发抖,一些对叶小天尚有疑虑的人则不禁撑地暗想:“天雷之威一至于斯。太可怕了。尊者他不会……被天雷轰个稀烂烂,就此一命呜呼吧?”

    少数知道内情的几个人则是心惊胆战,暗暗替叶小天担着心。

    “咔嚓!轰隆隆……”

    雷声不停。禁地内、禁地外,无数人听着雷声,激动地想象着他们的尊者正与神祗进行着对话,而他们的尊者。伟大的神棍叶小天先生,此刻正蜷缩在大亨他们当初发现的那个石洞里,脸色苍白,浑身哆嗦。

    “他娘的,这雷打的怎么这么吓人?”叶小天捏着走了形的剑诀,急病乱求神。战战兢兢地向太上老君祈祷起来:“今已知汝名,汝急速去—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敕!”

    虽然他早就知道此间情形,可是不置身其中,只听别人说,是无法想象那种近距离感受天雷的超级惊怵的感觉的,想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谈何容易!

    叶小天还没被让人耳膜欲破。汗毛直竖的天雷声吓瘫过去,已是极有胆色了。关键时刻,他本能地向最崇信的老君求起助来。他念的这句咒语用的是太上老君的法号,这句咒语是沟通鬼神的咒语中语气比较客气的一句。

    说起来有些事情还真的有些无法解释的玄妙。比如说释迦牟尼、老子、耶稣、孔子,这些圣人是同一时代产生的人物,几个人的出生年份非常的接近。

    比如东西方的神话故事中都有一场近乎灭世的大洪水;比如神父驱魔时最好是先弄清楚魔鬼的名字。然后以上帝之名驱逐这个魔鬼离开它附体的人。而道教中也有相似的咒语。

    只不过,叶小天现在是吓的魂飞魄散,急病乱投医了。神棍不好当啊,他的苦胆都快吓破了,即使真有神明,他也不知道此刻在山顶肆虐发威的这位究竟是哪一位雷神。

    因为在道教体系中,雷神不只一位。比如说,在道教神仙体系中,负责打雷的神仙里面,最低级别的神神叫雷公,雷公有很多位,再上一层的神仙才叫雷神,同样有很多位,继续往上是叫雷王,雷王只有一位,但他还不是最高级别的雷神,在他之上还有一位,那就是普化天尊。天尊在道教神系中才是最高级别的神仙,是所有雷神的统治者。

    有了那根“雷公柱”,雷电渲泻的速度就快多了。旱天雷打了半晌,连半山腰的流云似乎都被天雷震散了,雷电的力量终于渲泻一空,一时半晌无法凝聚足够的雷霆之力,雷击终止了。

    叶小天抓紧时间,连滚带爬地逃出山洞,临走还不忘带上早就命人藏在此处的一件道具,急急忙忙下了山。

    眼看已经可以看见山下的人群,叶小天立即放慢了脚步,等他“施施然地”赶到山下时,他的气息已经平稳,脸上血色也已恢复正常,而他手中的一件东西,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叶小天的手中提着一只锤子,在东西方的神话体系中都有雷神,这位雷神都有一口神器:锤。叶小天此时手中拿的就是一只锤子,这只锤子打造的非常有质感,古朴的式样、繁复的花纹、乌沉沉泛着金属光泽……

    作为一个合格的神棍,叶小天怎么会叫人失望呢,万众瞩目当中,他高高地举起了那只沉重的锤子,高声喝道:“此锤,乃雷神所赐!”

    虽然已经有所预料,但是亲耳听到尊者做出如此解释,还是令所有的信众无比震撼,几乎不约而同地,他们再度匍匐在地,敬畏地向那只看起来就不是凡物的神锤叩首。

    叶小天缓缓收回高举的锤子,双手托着,神态恭敬,虽然真实原因只是因为那只锤子太过沉重,凭他的腕力无法举的太久。

    叶小天道:“大万山是我们的家园,也是我们的庇护之地!可我们不能永远躲在大山里与世隔绝!一个小孩子在父母的庇护下成长,一旦长大成人,他就该走出去,闯荡一番事业,光宗耀祖。

    神就是我们的父母,我们的父母希望我们能有出息!于是,本尊秉承神意,带领你们出山。立足提溪,就是我们走出大山的第一步,但是,格彩佬和格德瓦怀有异心,阻止了这一切,把我们的人调回了山!

    可是你们知道吗?我们的人刚刚撤走。他们辛苦建造的家园就被强盗占领了。我们刚刚开辟的良田,刚刚才撒下种子,秋后就可以获得丰厚的收获。而这田地,也被强盗占领了。”

    众首领听的怒发冲冠,格哚佬等人更是目眦欲裂。叶小天蓦一转身,面朝山外。将那只沉重的铁锤用力向前方一举,大喝道:“为了我们的家园,为了不辜负神恩,把我们被人夺走的一切,夺回来!我以雷神之锤起誓,试图阻挡我们的。统统辗成齑粉!”

    “杀!杀!杀!”

    各部首领、长老们爬了起来,举起他们的武器乃至拐杖,亢奋如狂地吼叫起来。

    叶小天单手擎着雷神之锤,遥指山外,英姿勃发,一动不动!一动不动!还是一动不动……

    李秋池隐隐感觉有些不对,悄悄凑近了些。低声道:“东翁?”

    叶小天脸皮子抽搐了几处,有些痛苦地道:“大亨做事也太不着调了,弄个空心的不成吗?弄得这么重,你快接一下。我岔气了。”

    李秋池:“……”

    ※※※※※※※※※※※※※※※※※※※※※※※※※※※

    卧牛山上格家寨现在已经属于杨家了。

    杨家派在卧牛山上的人并不多,杨家要想在这里长期驻扎人马,就得把他们的家眷迁过来。而在这个时代,宁可守着破家,不离故土一步的心态是大多数人的习惯性思维,想一想叶小天在贵州做了官,他爹还守着那幢陋居找出各种理由不肯离开就能理解了。

    何况,格家寨的生活条件对那些从深山出来的生苗来说,觉得已是极大改善,而对杨家寨这些早已居住在山外世界的人来说,并没有多么大的吸引力。

    本来格家寨在山下有许多开辟好的田地,如果能把它分配给愿意迁居的人倒是个极有吸引力的事儿,可土司老爷的地盘上,所有田地都是他一个人的,杨羡敏舍得把田地分给那些不是农奴却近乎农奴的土民么?

    如此一来,格家寨就只能象征性地驻扎一群人,以宣示杨家的主权。至于未来的发展,先把土地占了,总会在逐渐的渗透与发展中,让它稳定下来,彻底成为杨家领土。

    驻扎在格家寨的这些土民壮丁并不多,一共只有一百人左右,格家寨目前还没有什么产出,山下田地里的禾苗正在茁壮生长,还未到收获季节。他们的粮食都是杨羡敏从本部运来的。

    这些壮丁每日里无所事事,三个饱一个倒儿,过得倒也逍遥。这一日,日上三竿时,王留川才懒洋洋的起床,昨夜赌钱睡的太晚,直到这时才睡到自然醒。

    王留川睁开眼睛,只听耳畔酣声如雷,两个同伴还四仰八叉地袒胸大睡,王留川笑骂一声,踢开一人伸过来的大腿,爬起身趿上鞋子,一边懒洋洋地解着裤腰带,一边往外走。

    王留川踢开门,打着哈欠走出去,因为刺眼的阳光先闭了眼睛。他习惯性地向门旁不远处一棵大树下走去,人走到树下,眼睛也睁开了。

    “哗……,哈!真有勤快的啊!”

    王留川撒着尿,忽然看见前边正有人架着大锅煮饭,不禁呲牙笑了,但他随即就感觉有些不对劲儿,这人……好象不是自己兄弟啊。寨子里一共一百多人,本就同属一族,平时又常在一起赌钱,可能有些人的大名他叫不出来,却没有一个不认识的。

    王留川惊诧地看看那人,再扭头看看,就见寨中人来人往,个个眼生,王留川看看他们的模样,再看看他们的服色,忽然一阵寒意直上心头,身子一哆嗦,就尿了裤子。

    一队执戈巡弋的士兵走到他面前,一个小头目模样的人讥诮地对他笑道: “我说你们还真能睡啊,我还以为回来就要打一场恶仗,谁想杨家寨就派来这么一群玩意儿,嘁!”

    王留川提着裤子仓惶退了两步,结结巴巴地道:“你……你们是什么人?”

    那队巡戈的官兵没有答话,而是神情一肃,不约而同地扶着兵器单膝跪了下去:“参见土司老爷!”

    王留川慌了,手足无措地道:“你……你们这是干什么?”

    他忽有所觉,急一转身,就见一个青衫清秀青年人,背负双手悠然走来,周围有十几个长老、酋领模样的人簇拥着他,王留川没有见过这个人,却听过他的大名,他马上就意识到了这个人是谁。

    王留川又是一个哆嗦,手一松,裤子一滑,便对叶小天来了一个“君子坦蛋蛋”。

    :诚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