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八卷 第57章 午夜相候
    叶小天刚刚回来,又是带着他的家人同来,所以前来迎接的人并未多做打扰,待把叶小天一家人送到东山,约定明日为叶小天接风,众人便纷纷散去了。

    叶小天一手挽着父亲,一手挽着母亲,兴冲冲地道:“爹、娘,看到了吧,那就是咱们家的宅子,走!看看去!大哥大嫂,咱们一起走!”

    “哎呀!这么大的宅子!这么华丽……,比咱们刑部胡同最有钱的常员外家的宅子还大许多呢。”

    叶窦氏惊叹连连,叶大嫂欣羡地道:“门前还有旗杆儿,还有栓马桩。看这青砖铺的,还有照壁呢!二叔,你这宅子,着实华丽。”

    叶小天笑道:“这幢宅子也不算什么,咱们家在葫县还有一幢更大的宅子,有这幢宅子四倍大小,我核计着,大哥先熟悉一下贵州这边,等习惯了,就把葫县那幢宅子送给大哥。那儿靠近驿道边,经商方便。”

    叶大嫂喜出望外,连声道:“谢谢二叔,谢谢二叔,哎!咱们家亏得出了你这么个能人,人常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咱们可是沾了你的光,借了你的福了。”

    叶大嫂说着,欢喜地擦了擦眼角,扭头看见自己丈夫微微红着脸,只是憨笑,不禁用胳膊肘儿拐了拐他,嗔怪道:“二叔说了,£要送你一幢大宅子呢,你也不吭个声儿。”

    叶小安难为情地挠了挠后脑勺,讪讪地道:“自己亲兄弟,说那么见外的话干啥。”

    叶大嫂瞪起眼睛,正要训他几句,叶小天已经笑道:“大哥说的对,咱们一家人,不用那么客套。”

    这时若晓生已经大开门户,桃四娘率领阖府奴仆丫环恭列两侧。一见他们进了门,齐刷刷地施礼道:“见过老太爷、老夫人,见过大爷、大娘,小少爷!”

    叶小娘子走上来,向叶老汉、叶窦氏等人福了一礼,弯下腰,对刚刚费劲儿地爬过门槛的小栓柱笑眯眯地道:“小少爷,前边还有好多道门槛呢,来,奴家抱着你吧。”

    叶小娘子生得俊俏。笑容又可亲,虎头虎脑的栓柱又是个不怕生的,仔细看她两眼,便乖乖地张开了双臂,被叶小娘子抱了起来。

    此时华云飞业已赶了回来,陪在叶小天身边,叶小天对爹娘笑道:“这位是桃四娘,与我云飞兄弟已经有了婚约。抱着栓柱的那位小娘子马上就要嫁给老毛了。我打算尽快给他们把婚事办了,到时候她们就要相夫教子去了。咱们家里这管事,还得另选一个,爹娘有那看着顺眼的,记得跟儿子说一声。”

    这一说。桃四娘和叶小娘子都红了脸,其他的家仆下人却是人人挺起胸膛,精神抖擞,只希望入了老太爷、老夫人的法眼。能一步登天,做个管事。有两个机灵的丫环早已抢步上来,分别接替叶小天。搀住了叶老爹和叶大娘。

    叶老爹和叶大娘常干家务活儿,身子骨没那么差,现在被人搀着,倒是有些很不自在,连步子都有些不会走了。

    叶小天带着一家人房前院后地把整个庄园看了一遍,桃四娘那边早已为他们安排好了住处,这才分别入住,沐浴更衣,准备参加晚上的家宴。

    叶小安和娘子被分配了一处独门独院儿的院落,院子里花草树木、游鱼假山,错落而置,幽静雅致。

    叶大嫂穿花蝴蝶一般里里外外走了一遍,眉开眼笑地回到堂屋,就见丈夫正蹲在廊下,看着拴柱满院子疯跑。

    叶大嫂就埋怨道:“看你,事不会做,话也不会说,笨口拙舌的。”

    叶小安正笑吟吟地看着儿子玩耍,听妻子这么一说,顿时有些不悦了:“我又怎么了?”

    叶大嫂道:“你还问我?文不成,武不就,现在有个好兄弟提携你,连句话儿也不会说?瞧你畏畏缩缩的样子,你没注意到家里下人都在看你?”

    叶小安道:“他们看我,是因为我跟自己兄弟长得一模一样。”

    叶大嫂抢白道:“是!长得一模一样,可是一个一举一动贵不可言。另一个别别扭扭的全是小家子气!”

    叶小安恼了,吼道:“你有完没完?那是我的亲兄弟,他不给我,我不挑!他给我,我就拿着,难道还得低声下气跟他道谢讨好?我叶小安干不出那么丢人的事儿!”

    叶小安一甩袖子,气愤愤地进屋了。叶大嫂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冲着他的背影怒道:“说你两句,你还摆起脸子了,仗着你兄弟本事,胆子大了呗!叶小安!”

    栓柱跑过来,怯怯地道:“娘,你又跟阿爹生气了呀。”

    叶大嫂低头看见儿子,怒气不翼而飞,她欢喜地摸了摸儿子的脑袋,道:“栓柱啊,你爹没出息,你可别学他。咱可是叶家长房呢,看你叔父多有出息,你好好学着,长大了也要像你二叔一样有本事才好。”

    叶小安在堂屋里听见了,更加气恼,愤愤然地到了卧室,猛地拉过一床被子,蒙在了头上……

    ※※※※※※※※※※※※※※※※※※※※※※※※※※※

    夜色深深,书房门外只有一盏气死风灯挂在廊下,在晚风中轻轻地摇曳着。远处一盏红灯冉冉而来,渐渐到了廊下,前边掌着灯笼的是若晓生,后边是一个青衫玉立的书生。若晓生躬身退下,那书生轻轻一点头,也不打招呼,便伸手推开了房门。

    房中,叶小天正捧着一杯香茗出神。

    家宴之后,陪父母和兄长聊了一会天,叶小天便到了书房,先后与华云飞、耶佬、大亨等人聊了聊,了解了一下铜仁近来的情况,即便毛问智的话他也没有疏忽,虽说这位仁兄有些不着调儿,但是他反映的情况只要用心琢磨,一样能琢磨出些有价值的东西。

    尤其是李经历,李经历看来对戴同知扣到他头上的那顶绿帽子一直耿耿于怀,为了复仇他是铁了心要抱蛊教这条大腿了,所以对叶小天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他掌握的消息当然是最全面的,叶小天要把这些信息全部消化也需要时间。

    脚步声响起,非常微弱。不过房门一开,牵引房中空气,那灯火微微的摇曳,早就告诉叶小天进来了人。叶小天微闭着眼睛,轻哼一声道:“白天不舍得露面,现在来做什么?”

    于珺婷站在屏风边,歪着头看他。见他装模作样的,心中甚是不爽,也是一声冷哼,道:“非得铜仁上下一体迎接,让你摆足了谱儿是不是?”

    叶小天张开眼睛,把茶杯往桌上一顿,环顾左右道:“这屋里好象没有别人啊,某人可别忘了对老天爷许下的誓言,神鬼不可欺呀。”

    于珺婷用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凶狠”地瞪了叶小天一眼,“这个坏人,刚一回来就欺侮我!”不过,想归想,对于对天盟下的誓言,于珺婷还真不敢轻易违背。

    她换了一副讨好的笑模样,凑过去绕到叶小天背后,为他松着肩,叶小天舒服地瘫在椅子上,闭着眼睛道:“你不露面,是想让那些土司们觉得,铜仁唯有你,有胆量、有能力跟我分庭抗礼吧。”

    “没有啦!”

    于珺婷芳心一跳,赶紧甜甜地解释:“人家是想,那时若去了,定要穿男装的,那怎么好意思去见令尊、令堂老大人嘛。所以,一定要挑个黄道吉日,好好打扮一番,才好去见他们啊。”

    叶小天一把攥住了她柔软的小手,那小手捏在肩上软绵绵的根本没用力,这个丫头,做女奴真是越来越敷衍了。

    叶小天手一扯,于珺婷就哎哟一声跌入他的怀中,叶小天揽着她的纤腰,另一只手狠狠地握住了她丰盈的胸:“当真?别以为我不知道我不在铜仁这段时间你搞的那些小动作。你可别太过火,要是太过份了,我是不会因为你就手下留情的。”

    于珺婷被他揉得娇喘吁吁,两颊飞红,叶小天的动作有些粗暴,让她微生痛意,但也因此身子像燃烧起来似的迅速变得滚烫。于珺婷媚眼如丝地睇着叶小天,昵声道:“老爷饶命,疼……”

    这一声“疼”是用鼻音哼出来的,再加上那眸中一抹媚眼,一下子撩动了叶小天的心火,叶小天咬牙切齿地道:“你这个小妖精!”

    “哗啦!嚓!”案上的东西被拂到了地上,茶杯摔的粉碎,于珺婷哎哟一声,被叶小天按得伏在桌子上,小腹被桌沿一硌,臀部高高地翘了起来。

    “你干什么,放开我,混蛋!”于珺婷羞骂,但是她那双可以扭断人脖子的手臂此时却拟撑不住了似的,身子一下子就软了下去。

    “嗯……”于珺婷又从鼻腔里哼了一声,咬牙切齿地道:“你……这头……驴子……”可是随着叶小天的冲撞,于珺婷洁牙的牙齿悄然错开,咬住了那花瓣似的唇,圆睁的杏目也微微地眯了起来,湿媚的仿佛要漾出水来。“驴子”还是那头“驴子”,“磨”却已磨作一盘春泥了……

    :中旬啦,向您诚求月票、推荐票!

    yueguanwlj,俺的,敬请关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