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八卷 第47章 陷死
    王海滨笑嘻嘻地向天牢狱头儿打了声招呼,一头钻进了诏狱。他是锦衣百户,不过是闲职的那种。功臣勋戚子弟,很多一出生就有爵位或官职在身,其中京中的功臣勋戚子弟,则大多是在锦衣卫中挂职,至不济也能挂个百户,不过通常不会参与卫中事务,只是按时来领一份俸禄。

    王海滨就是一位散职的锦衣百户,据说祖上曾经是一位伯爷,到了如今自然是没落了,不过做为长子,他好歹还有一个世袭的锦衣百户身份,比起老王家开枝散叶的其他子孙要强上许多。

    只不过,锦衣百户的固定俸禄其实也有限的很,所以这位王百户时不时的就到卫里来帮忙儿,哪怕是听总旗甚至小旗的差遣,能捞些额外的收入才是正经。

    是以这天牢的守卫早就熟悉他了,只道今日又是哪位总旗官或小旗官找他帮忙,是以也不拦阻。

    王海滨晃晃悠悠地进了天牢,佯作无事地东游西逛一番,如今正是太平盛世,而且皇帝也非朱洪武那样眼里揉不得一粒沙子的君王,所以这诏狱里空空荡荡,没几个囚犯。

    王海滨逛到东侧牢房时,刚到甬道口儿,就被两个狱卒给拦住了。虽说王海滨是闲职官,可毕竟级别摆在那儿,两个狱卒挺客气,对他道:“哎哟,王百户,真是对不住,今儿这东牢可是不能进!”

    东牢里边,一声声鬼哭神嚎的惨叫声回荡着飘进了王海滨的耳朵:“啊!老狗!狗飞翔啊,我日你亲娘!我日你八辈祖宗!你个驴日*的畜牲,等爷爷出去。一定要你的……狗命……”

    苟飞翔虽然看着猥琐,却是极心狠手辣的一个人物

    王海滨笑道:“这诏狱里很久没这么热闹了,是老狗动的刑?”

    一个狱卒道:“是呢,这可是重犯!”

    他左右看看,压低声音道:“生了一颗泼天的胆子。敢对皇上……”

    他做了个手势,却也没有什么明显的意义,大概只是加强他的语气,接着又道:“这牢里,也就是狗头儿精通祖上传下来的‘十八般武艺’,所以指挥使大人就把这个钦犯交给他夹磨了。”

    这时。那原本中气十足的叫骂声渐渐变得嘶哑无力了:“狗……狗飞翔,你这个不得好死的杂种……,狗杂种……,你这千刀万剐该下地狱的老畜牲……”

    声音渐渐寂然,然后传出苟飞翔的一声吆喝:“把他泼醒!”王百户听在耳中。向那两个狱卒笑嘻嘻地点点头,道:“得嘞,老狗正忙着,我也就不打扰了,两位兄弟,回见了。”

    一个时辰之后,王百户便出现在同福客栈内,一个商贾打扮的人坐在客栈大堂一角。面前一碟儿猪头肉,一碟炒黄豆,还有一壶烧酒。正自斟自饮着。王百户走过去,一屁股在他对面坐了下来,抄起两粒炒豆儿丢进嘴里嘎嘣嘣地嚼着,又拿过一个空杯给自己斟了一杯,一饮而尽。

    对面那个商贾抬起头,飞快地扫了一眼大堂。若无其事地道:“查到了?”

    王百户从桌侧伸出一只手去,对面那人微微一扬手。一锭沉甸甸的银元宝便落到王百户的掌心,王百户迅速一缩手。手再放到桌上时,那锭银子已经不见了。

    王百户又斟了一杯酒,低头举杯,道:“很惨!惨不忍睹。动刑的是老狗,这个老货,别看他貌相猥琐,动起刑来却是卫里的第一把好手,比阎罗殿里的小鬼还狠,我看……那人撑不了多久。”

    对面的商贾轻轻点点头,拈了一粒豆子入嘴,王百户有些好奇地看了他一眼,忍不住问道:“你跟那人,是恩是仇?”

    对面那人没有答话,只是从凳上拿起狗皮帽子往头上一扣,从王百户身边走了过去。

    王百户撇撇嘴,把那豆碟猪头肉全都划拉到自己面前,反客为主地吃将起来……

    ※※※※※※※※※※※※※※※※※※※※※※※※※※※

    乾清宫西暖阁内,宇无过躬着身,对万历皇帝轻声禀报着。

    “你说,他抵死不招,嗯?”

    万历皇帝没有抬头,只管低头批阅着奏章。这是一批司礼监刚送来的急件,送奏章进来的徐伯夷正垂手站在案旁,等着皇帝批复,再立即转回司礼监。

    宇无过道:“是!从始至终,他就是大呼冤枉,臣等把刑都用遍了,叶犯浑身烂肉,已不成人形,却依旧没有别的供词。臣现在已不敢用刑,不然……只怕他撑不住了,微臣无能!”

    徐伯夷听在耳中,眼底掠过一丝快意的喜悦。

    万历皇帝提笔蘸了蘸朱砂,冷哼道:“无能!这么点事都办不好,真是叫朕太失望了!”

    宇无过“卟嗵”一声跪到地上,顿首不语。

    万历皇帝朱笔一停,想了想道:“朕初履大宝,天下归心,此事,不宜张扬,就由你们锦衣卫送他上路吧,对贵州地方,就说他暴病身亡!给他们一个台阶就是了,谅也无人敢来质问朕!”

    宇无过顿首道:“是!那……他的家人……”

    万历皇帝朱笔在一份奏章上狠狠地画了一个圈,沉声道:“籍没,发为官奴!”

    宇无过顿首,叩拜,缓缓退了出去。

    一摞奏章批罢,徐伯夷捧着奏章退了出去,到了殿外一转身,就见天空湛蓝、白雪堆满宫墙之下,视线所及,一片明媚。徐伯夷长长地吸了口气,他从未觉得,日子是如此美好!

    ※※※※※※※※※※※※※※※※※※※※※※※※※※※

    李国舅哈哈大笑,只是笑着笑着,忽然觉得自己的声音有点尖细,他才不情愿地收住笑声。派去收买王百户的人给他送回了一个好消息。令他心情大好,紧接着徐伯夷又送来一条更好的消息,国舅心中当真快意无比。

    他此刻最大的遗憾,就是皇帝不想声张遇刺的事儿,否则把叶小天公开处斩。让他亲眼看着钢刀挥过,把叶小天的项上人头砍下来,那一腔子血冲上天空的时候,一定很美很美,比乾清宫前那一夜的烟花更加绚丽!

    徐伯夷陪笑道:“恭喜国舅,贺喜国舅。叶小天授首,得遂国舅所愿。”

    李国舅睨了他一眼,笑吟吟地道:“我知道,你心里也开心的很。呵呵,不用担心。本国舅答应了你,就一定会提擢你,不过司礼监,本国舅也插不了手,回头我跟太后说说,先把你调去太后宫中管事,立下些功劳,再调转司礼监就方便多了。”

    徐伯夷听了连忙跪地谢恩。一迭声地道:“多谢国舅,伯夷今后,唯国舅之命是从!”

    李国舅哈哈地笑了两声。忽又一敛笑容,对徐伯夷道:“你说叶小天的家人已尽数发为官奴?”

    徐伯夷忙道:“是!籍没其家,从此生生世世,都是贱奴!”

    李国舅轻轻点了点头,幽幽地道:“我知道了!”

    ……

    主客清吏司主事陶希熙兴冲冲地赶到国舅府,被管事引入大厅。一眼看见李国舅坐着,赶紧上前施礼:“下官陶希熙。见过国舅!”

    陶希熙现在一身轻松,这几天他一直有点提心吊胆。反复琢磨一旦锦衣卫找他问话,该如何否认,他对答的词儿也不知斟酌了多少遍。

    不想,锦衣卫把侦讯的重点只放在叶小天一人身上,而叶小天自被捕也不曾与他留在客栈的部属会面,根本不知道他曾去过客栈,叶小天的那些部属又认定了他是叶小天的朋友,即便受到拷问,也没有招出他来。

    到了今日,叶小天一命呜呼,这案子算是结了,陶主事的心才终于放了下来。国舅突然召见,他只道是国舅爷要论功行赏了,自然是满心欢喜。

    李国舅看见他欢喜的样子,不禁笑道:“莫要高兴的太早,本国舅就算是当朝首辅,也不能随意安排官职。答应你的事,本国舅一定会做,不过要等机缘。”

    陶主事有些失望,但又恐惹得李国舅不悦,只好连声称谢,道:“是是是,下官不急,不急。”

    李国舅端起茶来呷了一口,道:“叶小天死了,叶家的人被籍没,全部发为官奴了,你知道吗?”

    陶主事消息没有李国舅灵通,对此还真的不知道,他呆了一呆,答道:“下官尚不知此事。”

    李国舅微微一笑,道:“不知道没关系,旨意应该很快就下来了。本国舅这幢宅子,是太后去年刚刚赐下来的,宅子很大,就是仆佣少了点儿,有点不敷使用,需要增加人手啊……”

    李国舅说着,深深地看了陶主事一眼,陶主意会意地道:“国舅是说……”

    李国舅淡淡地道:“教坊司是归你礼部管着呢,等这批官奴发付到教坊司,拨些人来到本国舅府上侍候吧。”

    陶主事暗想:“国舅这是向我要叶小天的家眷啊,我说国舅高高在上,为何与远在贵州的叶小天结仇,别是国舅爷看上了人家的女眷吧?难道那叶小天的女人美艳无双,被国舅看中了?”

    李国舅瞟了他一眼,打断了他的胡思乱想。李国舅道:“别的人,都可以不要,但叶小天有一个孪生兄长,名叫叶小安,与他生得一模一样,这个人,一定要拨到我的府上来!”

    陶主事只听得目瞪口呆:“难道国舅爷喜欢的是男人?”

    李国舅自不知陶主事心中转着的龌蹉念头,叶小天已经死了,但是还有一个和叶小天生得一模一样的人,他要把这个人弄进他的府邸,还要把他阉了,为奴为婢、日日折磨,方才快意!

    :开盘一小时了,上上下下的挺刺激吧,来,先投张月票、推荐票压压惊,理智投资,祝您发财!俺的威新号yueguanwlj,有请关注!

    打个广告:《坑娘攻略》书号3508309,作为新一代的坑神,我的目标是,坑死白莲花绿茶婊,坑残渣渣男死变态!左手美男右手金币,我嘿嘿一笑:我是坑神我骄傲!(未完待续)

    ps:打个广告:《坑娘攻略》书号3508309,敬请欣赏:

    p://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