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八卷 第40章 小气天子
    过年要放炮竹,这也是从古时候就传下来的规矩,皇家同样要食人家烟火,也同样保留了这一传统。

    不过和民间不同的是,民间放鞭炮有固定的日期:腊八放一次,大年三十放一次,正月初一放一次,破五再放一次,而宫里放鞭炮根本没有固定日期,从腊月二十四开始,一直到十月十七,宫里每天都要放鞭炮,白天放鞭炮,晚上放焰火。

    不过宫里放鞭炮、放焰火,是有固定地点的,即乾清宫正殿前的那片广场,其它地方任何时间不得放炮仗、放焰火,违者重罪。

    宫里有这般规定,一则是怕鞭炮声惊吓到已经怀有身孕的嫔妃,乾清宫是皇帝处理政务的大殿,距后宫较远。另一方面则是怕宫中走水烧毁宫殿,酿成重大事故,只集中于一地,便于看护防范。

    皇上说的三日之后,已经是破五这天了,这一天一大早,乾清宫的鞭炮声就震耳欲聋,当日晚上的大焰火规模也将仅次于大年三十和正月十五。

    这一天,依旧是皇帝与百官同乐的日子,至于嫔妃们,得等到正月十五,才可以聚集到乾清宫前来赏焰火。

    叶小天这是新年期间第二次入宫见驾,所以不用像上一次一样身着官袍那么正式,于是他很烧包地把自己的海龙银针又穿上了。

    其他大臣乃至皇亲国戚都有固定的俸禄,家产未必微薄,可是在皇帝面前总要有所顾忌,所以穿得既不寒酸。却也并不奢华,像叶小天这么奢侈豪绰的,那是蝎子拉屎独一份儿。

    不过叶小天此番进京,给自己的定位就是“土豪”,而且是一个很土的土豪。这般打扮正合乎他的身份。

    此番入宫,叶小天本以为会因为他的打扮招来更多的鄙视,甚至那些意犹未尽的文官们会一见面就群起而攻之。所以他事先和李秋池还模拟了一回受到围攻的场面,做足了准备,斗志满满地准备再把文官们狠狠得罪一回。

    可是他到了宫里才发现,皇亲国戚、功臣勋贵乃至武将、外宾来的都很多。文官们却寥寥无几,除了几位大学士只有小猫三两只了,完全没有他预想的一露面便有一群疯狗一拥而上的场面。

    后宫里面,淑妃侍候着年轻的皇上穿着袍子,伴当太监跪在地上给他整理着袍裾。细声细气儿地道:“皇爷,郑尚书刚刚派了人送消息入宫,说是吃坏了肚子,不能入宫观焰火,向皇爷告罪!”

    万历张着双臂站在那儿,微微冷笑道:“哦?吃坏了肚子,呵呵,这是第几个因身体不适不能来观焰火的大臣啦?”

    伴当太监微微露出为难神色。小声答道:“奴婢……奴婢记不太清了,好象……好象是……第九个吧?”

    万历“嗤”地一声,道:“滑头!这是第二十九个!”

    伴当太监连忙跪倒叩头。道:“奴婢有罪,奴婢这算术儿学的不好……”

    万历皇帝嘿嘿一笑,轻轻抬起脚,佯踢了一下,伴当太监就势一滚,佝偻着身子。猫儿似的打了个滚儿,逗得淑妃掩口一笑。

    万历冷哼道:“你这老货。心里清楚着呢,别跟朕装蒜。哼。这群文官,和朕真是相看两生厌呐!他们不来,这是抗议朕厚待叶沐晨呢,随他们去吧,朝堂上,朕受他们的气也是受够了!国事上有时候不得不向他们妥协,如今这是朕的私事,他们也要指手划脚,非得叫朕按他们的主意办!还拿朕当小孩子么?爱来不来,随他们吧!”

    万历说着,衣袍已整理妥当,万历甩了甩袖子,举步向外便走,悠然吩咐道:“走啦!没有那些面目可憎、时时来朕耳边聒噪的乌鸦吵闹不休,朕更快活些!”

    还侧躺在地上扮懒猫的伴当太监连忙一骨碌爬起来,屁颠屁颠地追了上去。他侍候的这位皇爷什么脾气秉性他最熟悉不过,大臣们想他怎么干,他偏不那么干,天生一副驴脾气。

    不过,轻重缓急皇爷还是分得清的,在国事上他还是不会处处与大臣们唱反调的,有了怨气不满,也是常常用其他不影响大局的手段来发泄,这位皇爷心里头明白着呢。

    此番不是去戏园子听戏,位置设在乾清宫中,所以受邀的文武百官、皇亲国戚乃至外宾使节都有固定的位置,叶小天被引到他的位置后,就没挪过窝儿,反正他谁也不认识,和高高在上的那位皇爷一样,都是“孤家寡人”。

    皇上赶到后,大殿前先是上演了几出火戏杂耍一类的把戏,不过殿上并无人观看。杂耍只是制造一下热闹气氛,没有直接放焰火一则是因为天色尚早,看不出效果。二来也是因为放焰火是重头戏,直接放完了,大家收拾收拾也就该出宫了,未免会有一种雷声大雨点小的感觉。

    这边演了几出杂耍,御膳房的小太监们便端着托盘,将一碗碗热气腾腾的夜宵端了上来。今儿宫里没给大家准备盛宴,大臣们也不差那口饭食,都是在家里吃饱了才来的,不过毕竟正值新岁年节,再加上放焰火的时间比较晚,夜宵还是要准备的。

    叶小天就听他旁边座位上的一位官员笑道:“陛下赐饺子了,不知里边包牌子没有。我听说大年三十儿宫里包饺子,里边就是放了牌子的,娘娘们有那运气好的,吃到过一尊金佛呢。”

    更远些位置的一位官员“嗤”地一声道:“你就别想好事了。就算饺子里放了牌子,怕是彩头也不大,咱们这位皇上有多小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娘娘们吃饺子得到的彩头大,那是因为她们得了什么宝贝都是皇家的,反正也出不了宫。皇上舍得给咱们宝贝?”

    两个官员嘻嘻哈哈地调侃着,叶小天心想:“除了几位大学士不得不来。其他文官显然是以不来观焰火跟皇上赌气呢,能来的都算是倾向皇上一边的了,尚且如此调侃,看来大臣们跟这位皇爷关系真是扭巴的厉害啊。”

    他倒没有在意饺子里边有什么宝贝,他家里包饺子。里边也要放东西的,一般是放一枚铜钱,谁吃到了,就意味着谁要交好运。

    记得他离开京城的那一年,大年三十的时候,两只放了铜钱的饺子就都被他吃到了。头一只时他没注意,一口咬下去差点儿把大牙蹦掉,也不知他后来的连番奇遇是不是就是从那时起就有了征兆。

    不过,旁边官员随便调侃的一番话,却让他从中读到了很有价值的情报。皇帝与大臣们关系如何,若能准确把握,对他很有帮助。有时甚有价值的情报就是这么在一点一滴中得到的。

    一只红漆的小碗儿送到了叶小天的面前,热气腾腾的,叶小天低头看了看,五只饺子。叶小天也想尝尝这宫里的饺子味道如何,便挟起一只,小心翼翼地小口吃了起来。

    饺子是素馅的。用剁碎的蘑菇等蔬菜调配而成,味道还不错,可是就跟宫廷音乐一样。讲究的是一个中正和平,不肥不腻、不咸不淡,不难吃却也谈不上如何的美味可口。

    “咔”,吃到第三只饺子时,叶小天轻轻一口咬下去,被硌到了。虽说对这位小气天子的赏赐不抱希望,叶小天还是有些小激动。连忙把饺子拿开,见里边露出了小竹牌的一角。竹牌上刻了什么却看不清楚。

    叶小天赶紧把那小竹牌从饺子里抽出来,借着灯光仔细看看,只见上边写了两个字:“筷子!”

    叶小天大失所望,不过想想就算拿个屁回去,只要是皇帝放的,爹娘都能乐上老半天,便向不远处一个小太监招招手,等那小太监走近了,叶小天便把牌子递过去,道:“有劳公公,我中奖了!”

    那小太监接过牌子验看了一下,便小声问道:“这位大人是?”

    叶小天道:“铜仁府推官,叶小……哦,叶沐晨!”

    那小太监便直起腰来,大声唱道:“贺!铜仁府推官叶沐晨中了头彩,御赐筷子一双!”

    两边的文官本来还有些眼红地瞪着叶小天,一听是双筷子却吃吃冷笑起来,其中一人揶揄道:“拿回去还得弄张香案供起来,也不知这双筷子值不值那一日三柱香!”

    叶小天笑吟吟地答道:“不劳足下费心,我家有钱,就算点上两盏长明灯,我也烧得起油。”那官儿被他噎得翻了翻白眼,冷哼一声扭过头去。

    从叶小天开始,陆续有小太监唱“彩头”,就见万历天子笑眯眯地吃完了自己盘中的饺子,那筷子、盘子、碗、醋碟、手巾,就被小太监擦干净了,一一送到中奖官员的面前。

    叶小天握着那双犹有天子手上余温的筷子,无限感慨地看向御座,仿佛看到了他们家的那只胖福娃儿正坐在上面左顾右盼,憨态可掬。大过年的,这种赏赐……,原来这位天子是属貔貅的,只吃不吐啊!

    吃罢饺子,杯盘一撤,万历天子就笑吟吟地道:“众爱卿,与朕一起到丹墀之上,共赏焰火!”

    众大臣、国戚、外宾等纷纷站起,有太监簇拥天子在前,众达官贵人随行于后,一起向殿外丹墀走去。

    躲在蟠龙柱后的徐伯夷悄悄探了探头,向陪在万历皇帝身边的李国舅递了个眼色,轻轻一点头,李国舅见了,唇角不禁露出一丝阴冷的笑意,他知道,大事成矣!

    :俺的威新号:yueguanwlj,有人在微博上告诉俺:关叔,这俩字儿打错了。咳,俺知道,问题是,**这俩字打不出来,一打就屏蔽了你造么?

    月初啦,向诸位好友求月票、推荐票!

    月初啦,向诸位好友求月票、推荐票!

    月初啦,向诸位好友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