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四百三十七章 作伴(周末加更)
    这么明显的意图,郭老夫人还是笑着婉言拒绝道:“我年纪大了,精力不济,学东西也不如从前快了,哪里比得上你们年轻人?我也就在家里胡乱指点指点,家里的晚辈呢,看着我年事已高,万事包涵,只当是尽了孝,这才没有惹了笑话。指点阿萱,那可不敢当。”

    廖大太太就和方二太太交换了一个眼神,廖大太太笑道:“看您说的!我刚来的时候都在和二嫂说,现在的小姑娘,也不知道都是怎么一回事了,长辈说一句她能顶两句,宁愿花心思学琴也不愿意花时间练习女红,哪里像我们那会儿,天没有亮就起床打扫,晚上还掌了灯给长辈们做鞋袜。像老夫人这样能教出筝姐儿、箫姐儿这样姐儿的可真不多了。也不怪我们眼红,想让阿萱跟在老夫人身边学点东西。”

    方萱并不知道母亲和姑母打得是什么主意。

    她还以为母亲和姑母是要巴结程家,因而也凑着趣道:“老夫人,您就让我经常来看看您吧?不然我母亲和我姑母要把我的耳朵都说出茧子来的。您就可怜怜我好了!”说着,还作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拉着老夫人的衣袖撒着娇儿。

    老夫人眼底闪过一丝精光,呵呵地笑着,掩饰住了那眼底的情绪,笑道:“你若是无聊,只管过来串门,少瑾在这里,笙姐儿几个怕我孤单,也不时会回来探望我,家里还算是热闹。”

    这就是答应了啰!

    廖大太太和方二太太暗喜。

    方萱却看了周少瑾一眼,笑道:“以后还要请少瑾多多指教!”

    周少瑾笑得大方温婉,道着:“哪里,哪里!我也是过来做客。方六小姐太客气了!”

    方萱却不以为然。

    有小丫鬟进来请周少瑾示下:“二爷要了马车去三鸣书院。”

    周少瑾就朝郭老夫人望过去。

    郭老夫人点了点头,应了声“知道了”。

    周少瑾就和那小丫鬟走了出去,在庑廊下说话:“二太太知道吗?”

    她的声音温温柔柔的,让人如沐春风。

    那小丫鬟的声音也不由地柔和下来,笑道:“二太太知道了。让我来跟老夫人和您说一声。”

    周少瑾就道:“你去跟外院的管事说一声,二爷年纪还轻,又不怎么出门。怕是在路上看见了什么会下车停留。得找个老成的车夫跟着,护卫也要找那持重又不失机敏的,有什么事也可以帮着拿个主意。”

    小丫鬟把周少瑾的话重复了一遍。见没有什么遗漏的,这才笑着退了下去。

    周少瑾就让春晚去厨房里看看:“老夫人只留了两位太太和方家六小姐用午膳,你去问问跟守来的丫鬟婆子,两位太太和方家六小姐可有什么忌口的。厨房也好拟了单子过来。”

    春晚应声而去。

    周少瑾又指使着沉香去茶房里看看:“都是几个新进的小丫鬟,别玩得忘记了烧茶水。”

    沉香笑去了茶房。

    周少瑾这才转身折回宴息室。

    宴息室里静悄悄的。廖大太太和方二太太看她的目光都有点复杂,只有方萱,却是皱着眉头一副很不高兴的样子。

    刚才周少瑾和来示下的小丫鬟走了出去之后,廖大太太和方二太太就不约而同地打住了话题。耸起了耳朵听着庑廊上的动静。

    方萱叽叽喳喳地和郭老夫人说几句之后,见廖大太太和方二太太没有应和,也不由地停了下来。

    一时间屋子里静悄悄的。落针可闻。

    周少瑾和丫鬟的谈话也就一字不差地落在了她们的耳朵里。

    廖大太太和方二太太震惊周少瑾居然在朝阳门这边主持着府里的中馈,方萱却是觉得周少瑾太自大了——既然是来做客的。这显示不是做客的人应该说的话,办得事!

    周少瑾被她们看得一愣,不由低头打量着自己的穿着,见没有什么不妥之处,不禁茫然地道:“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吗?”

    方二太太最先回过神来,忙笑道:“没事,没事!只是没有想到周家二小姐小小年纪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不像我们家阿萱,什么也不懂。”语气颇为感慨。

    廖大太太想到儿媳妇周初瑾说起周少瑾和长房的关系时总是说周少瑾如何讨郭老夫人的喜欢……看来儿媳妇并没有夸张。

    可她怎么心里感觉怪怪的。

    就算是把周少瑾当了亲生孙女喜欢,可这样让她越过了渭二太太主持着朝阳门的中馈……总是让人觉得有些奇怪!

    只是此时不是追究这些的时机,她笑着打着圆场:“所以我说得让阿萱来跟着老夫人学学。您们看少瑾,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还不是因为老夫人教得好!”

    廖大太太的话周少瑾很是赞同。

    她抿了嘴笑,道:“我受老夫人教诲良多,受益非浅!”

    廖大太太就趁机教导方萱:“……你可要好好跟少瑾学学。”

    方萱嘴里应好,心是却很是不以为然。

    做客就做客,却插手别人家的中馈,她才不做这种丢脸的事呢!

    用过午膳,廖家大太太和方二太太就带着方萱告辞了。

    郭老夫人留了周少瑾说话,把廖家大太太的帖子递给了周少瑾,并把廖家大太太之前说的话也一并告诉了周少瑾。

    周少瑾讶然。

    不明白郭老夫人是什么意思。

    郭老夫人摇着团扇,不紧不慢地道:“你可想到了些什么?”

    周少瑾今天听到廖大太太所说的话就有的感触,只是想着那方家六小姐被家里人视为掌上明珠,池舅舅却比她大十来岁,觉得是自己多心了……如今听郭老夫人这么一说,那种感觉就明显了。

    她面露踌躇。

    郭老夫人暗暗点头。

    这孩子虽然性子有些怯懦。好歹却不傻。

    “这里又没有旁人,你只管说就是了。”郭老夫人鼓励着周少瑾。

    周少瑾还是想了想,这才低声地道:“难道廖大太太是想给池舅舅做媒人……把方家六小姐嫁过来……”

    “正是。”郭老夫人慢悠悠地道,“你可有什么打算?”

    “我?!”周少瑾愕然地望着郭老夫人。

    郭老夫人沉声道:“如今我们和九如巷分了宗,若是媳妇娘家兄弟姐妹多,那就是再好不过了。方家六小姐是独生女儿,想必陪嫁不少;又同为方家的姑娘。和袁氏也应该会相处得很好……再不济。还有李家姑娘、黄家的姑娘……”

    周少瑾这才明白郭老夫人意思。

    她老人家是说池舅舅不愁娶不到好姑娘吧?

    莫名的,周少瑾很想笑。

    郭老夫这是想告诉她,要她好好地珍惜池舅舅吧?

    她顿时一扫之前的颓然。笑道:“您不是常说‘娶媳求淑女,勿计妆奁;嫁女择佳婿,勿慕富贵’吗?怎么今天却计较起方家小姑娘的嫁奁来?既然要联姻,大太太既是袁家的姑娘又是方家的外孙女。袁、方两家都说得上话,您与其再娶个方家的姑娘进门做儿媳妇。还不如在庐江李氏、赛阳黄家里相看一个姑娘——江西籍的官吏多和赛阳黄家联姻,而庐江李氏则是北方大族,您又何必多此一举。”说到这里,她突然想到郭老夫人之前威胁她的事——以郭老夫人的手腕。如果真的想威胁她,恐怕不止是和她那样说几句就算完事了,郭老夫人不过是想告诫她一番。让她知道和池舅舅在一起的时候将会遇到怎样的困境而已……这一次,也应该是如此吧?不然她老人家何必把廖大太太所说的话、所做的事告诉她呢?

    她骤然间对自己充满了勇气。半是玩笑半是认真地道:“再说了,我觉得我认真起来比那些方家小姐、袁家小姐也不会差不到哪里!您直管让那方小姐来家里做客了,我肯定会把方家小姐给比下去的。”

    “哦!”郭老夫人抬了抬眉,道,“比下去?怎么比?”

    “好好跟着您学管家,好好照顾池舅舅,好好地融入这个家……”周少瑾认真地道,“我肯定能做好的!”

    郭老夫人就笑了起来。

    这还是她和周少瑾在官房外说过话之后露出来的第一个真正的笑容。

    “过来!”她朝着周少瑾招手。

    周少瑾隐隐觉得自己好像赢得了郭老夫人的信任。

    她心跳如鼓,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

    郭老夫人拉了她的手,笑容慈爱地打量着她,爱惜地摸了摸她的鬓角,轻声道:“以后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你要记住你刚才所说的话——别人有别人的优势,你也有你的好,既不可妄自菲薄,也不可妄自尊大。你明白了吗?”

    周少瑾睁大了眼睛,泪水猝不及防地就落了下来。

    “老夫人!”她跪了下去,把头伏在了郭老夫人的膝头,“您的话,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如果说她第一次跪郭老夫人是迫于无奈,这次第二次跪老夫人,却是充满了感激与感动。

    这世上,再没有一个人像郭老夫人这样让人尊敬了。

    她老人家不仅告诉她做人做事的道理,还让她知道,怎样才能战胜自己,主宰自己的命运和未来。

    “老夫人!”她泪如雨下。

    郭老夫人的眼眶也有些湿了起来。

    她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道:“下去吧!你以后的路还长着,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就知道了,路从来都是靠自己走出来的。”

    ※

    姐妹兄弟们,今天的加更。

    更新会在晚上的十二点左右。

    o(n_n)o~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