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四百三十六章 留京
    程池回到朝阳门的家中,郭老夫人那边正有客只来访,吕嬷嬷陪着笑脸解释道:“是方家的大太太,后天就要回舒城了,今生特来向老夫人辞行。”

    那就只能等会再去给母亲问安了。

    程池点了点头,回了自己的住处。

    郭老夫人听到动静道:“是谁过来了?”

    吕嬷嬷恭敬地道:“是四老爷回来了。听说您这里有客,就先回去了!”

    是从榆钱胡同回来的吧?

    郭老夫人在心里琢磨着,方大太太闻言却笑道:“池四叔吗?我有些年没有看见他了,如今他可还好!”

    “好,好,好!”郭老夫人想起这个老来子脸上的笑意就更深了。

    方大太太笑道:“池四叔家的媳妇是哪家的闺女?他成亲的时候您怎么没有给我们下贴子?”

    虽然隔得远,可怎么也会派个人去随礼的。

    说起这件事郭老夫人就有些尴尬,道:“他还没有成亲呢……”

    这么大年纪,而且还有了功名却一直没有成亲,这其中只怕是有什么不足为人道的缘由。方大太太自然不好多问,道着:“好事多磨,您也别太担心了。”然后就转移了话题,“那我就先回去了!您有什么事,只管写了信去舒城就是。”

    郭老夫人道了谢,吩咐渭二太太帮着送客。

    方大太太客气了一番,由渭二太太领着了正院。

    她不由道:“池四叔怎么还没有成亲啊?”

    渭二太太怎好议论小叔子屋里地的事,只好含糊其辞地道:;“四叔不管是人品、学识、能力都是上佳,只是这婚姻大事事却和老夫人拧着了——老夫人瞧着好的,四叔觉得不好;四叔觉得好的。老夫人瞧着不好。这一来二去的,婚事就也耽搁下来。”

    方大太太听了若有所思。

    过了几天,廖大太太来拜访郭老夫人,意有所指地提起了方萱:“……父母怕她受委屈,想找个稳沉持重的,若是年纪大几岁,家里的长辈又是个明理的人。那就再好不过了。托付了我几次。您也知道。我在镇江那小地方,哪里认识什么人?前几天我嫂嫂回舒城,又和我提起这件事。让我帮着留留心。我想来想去,老夫人从前在京城住了十几年,认识的人比我吃过的盐还多,就趁着今天天气好特决过来拜托您一声。您要是有什么适合的人。可得帮阿萱留意留意。”

    这么明显的暗示,郭老夫人若是还听不明白岂不是枉费了她的精明干练?

    她只是没有想到方大太太会看中程池。

    那方萱可比程池小十来岁。

    不过。周少瑾也比程池小十来岁……

    郭老夫人忍不住就在心里颇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那天送走了方太太程池就来给她请安,说起了让周少瑾过来陪伴她的事。

    她还没有开口,程笙那傻丫头却是击掌称好,还道:“……少瑾的性子最是柔顺不过。我们姐妹三个如今都出了嫁,不能像从前那样陪在祖母身边,正好把少瑾拉过来给祖母做伴。”然后还嘻嘻笑道。“若是能给我绣个戏婴图之类的就更好了。”

    那丫头的心也太实在了些,居然就真的准备给程笙绣个戏婴图。

    想到这里。郭老夫人问身边服侍的珍珠:“二表小姐在干什么呢?经书还没有抄完吗?廖大太太过来,让她来给廖大太太请个安!”

    廖大太太颇有些意外,道:“没想到亲家二小姐今天也在!”

    她听周初瑾说周少瑾这些日子常来朝阳门这边陪伴郭老夫人,她以为只是说说话,做个伴而已,没想到居然还要抄经书。

    郭老夫人就道:“她从前跟着我去过普陀山礼佛,精通佛法,我常让她帮我抄些佛经。”

    廖大太太笑道:“没想到亲家二小姐还擅长抄经书。”

    郭老夫人笑道:“她得写也写得好,端庄秀丽,笔法自然,很有些功底。”

    廖大太太听郭老夫人口吻像很喜欢周少瑾似的,笑着奉承道:“既然能被老夫人看中的人,想必也是个妙人儿。”她再次提起方萱,“……字也写得好,不如让她来给少瑾做个伴。”

    郭老夫人婉言拒绝道:“只怕方家二太太心痛,舍不得她受这苦。”

    方萱的父亲在方家行二。

    廖大太太却是一心想促成这件事。

    别人不知道,方家的人却是知道的,长房和二房分宗,是拿了一百二十万两银子出来的。

    这些银子可都是程池赚的。

    这样有本事的男子,还是两榜进士出身,放眼整个朝野,估计除了计相宋景然就找不出第二个人来了。

    她忙笑道:“方家治家也算严格,未出阁的姑娘不要说给长辈们抄经书了,就是做鞋袜那也是常常是三更眠五更起的!”

    郭老夫人还是婉言拒绝了:“……七月半的经书少瑾已经快抄完了,总不好抄两样的经书供给菩萨。等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廖大太太只好暂息旌鼓,从程家出来就了方家。

    方二太太听了道:“既是如此,这件事就算了。阿萱也是我捧在手心里长大的,怎好让她去受这样的委屈。要不是大太太亲自说起这件事,我也不会答应的。两人的年纪相差得也太大了。”

    “你真是糊涂!”廖大太太在家做姑娘的时候就和方二太太交好,说起来话也就没有那么多的弯弯曲曲,“谁家的姑娘在父母跟前的时候不是如珍似宝,可有几个人又能在公婆跟如珍似宝的呢?你现在心痛阿萱看别人的眼色,这样惯着宠着,以后嫁了人怎么办?只怕还有你更心痛的时候!这件事你可想好了。若是连程家这样的人家你都看不上,郭老夫人这样的亲家你都不满意,我看你还能找个哪样的人家?可别到时候又后悔!”

    方二太太犹豫不决。

    廖大太太的话虽然不好听却很有道理。

    郭老夫人待儿媳妇素来宽厚。又是江南的百年族望,礼仪诗书传世之家,她给方萱相的好几户人家和程家都相差甚远,而且她也不敢保持女儿嫁过去了就不受婆婆的磋磨,妯娌的间的争强好胜。

    那程池又是最小的儿子,以程泾的年纪,都生得出这样么大的儿子了。袁氏这个长媳自然不会和个比自己闺女年纪还小的小姑娘一般见识……仔细想想。除了年纪。若是能成,倒是桩极好的姻缘。加上廖大太太在一旁劝道“反正只是去朝阳门那边串串门,成与不成。还得看阿萱的缘分”,她最后还是同意了。

    第二天就派人去朝阳门下了贴子。

    郭老人拿着贴子直笑,正巧周少瑾过来。她见周少瑾一改前几天见到她时的紧张,嘴角若有若无地露出些许的笑意来。不由猜测是不是程池又和她说了什么。

    没等她问,周少瑾已动道:“我父亲来了信了。说让我留在京里多陪陪您。”

    郭老夫人沉默了片刻。

    出了程许这样的事,周镇依旧愿意让女儿陪伴她……可见周大成这人的心性还是不错的,做亲家是不是臂力暂且不论,至少不会闯事惹非。给程家带来麻烦。

    她就道:“太太可定了什么时候回去?”

    周少瑾笑道:“太太明天就走——父亲的生辰是赶不上了,太太说能早点回去给父亲补个生辰才好!”

    郭老夫人微笑着点头,把方家的贴子给了周少瑾。道:“你二太太身子骨不成,偶尔在旁边帮着端端茶水。陪着说说话还行,让她招待客人是不成的。我的年纪大了,精神也不济力,这件事你就帮着二太太一起办好了。”

    周少瑾下意识的就想推辞,可转念想到自己已经下了决心好好地讨了郭老夫人喜欢,就恭敬地应下了。

    郭老夫人满意地颔首,喊了渭二太太进来叮嘱了一番。

    渭二太太这些日子早已苦不堪言,若不是程笙心痛她,借故在朝阳门这边逗留了几日,她只怕早就支持不下去了。听说周少瑾这些日子会帮她打点府里的中馈,她喜不自禁,从郭老夫人屋里一出来就拉了周少瑾的手道:“实际主持中馈很简单的。府里万事都有规矩,照着规矩行事就是了。”

    周少瑾到底没有接触过,心里还是有些紧张。

    等到了方二太太、廖大太太带和方萱过来的那一天,她鼓起勇气和渭二太太去垂花门迎接三人。

    三人看到周少瑾俱是一愣。

    谓二太太就笑着解释道:“我身子骨不好,老夫人就让少瑾一旁帮帮我。”

    方二太太等人笑了起来,上前和周少瑾行礼。

    周少瑾不亢不卑地还了礼,和渭二太太把人迎去了宴息室。

    方二太太却拉了周少瑾的手不放,对郭老夫人笑道:“瞧瞧二小姐,多懂事。不像我们家阿萱,就知道玩。若是我们家阿萱能到老夫人的指点,能像二小姐这样安静,我就放心了!”

    拿了自己和周少瑾比……

    方萱抱着方二太太的胳膊撒着娇:“娘,您怎么这样贬低我呢?”

    屋里的人都笑了起来。

    方二太太就趁机道:“上次我们家阿萱回不住地跟我讲老夫人对她是如何如何的好,若是她能得了您的指点,能长大以后嫁个好家,我和她父亲这一生也就别无所求了。”

    ※

    亲爱,今天的更新。

    o(n_n)o~

    ps:明天的加更依旧下午的三点左右……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