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四百三十五章 安抚(周末加更)
    程池心痛银子没了,周少瑾根本不相信,可她看到程池捂着胸口在那里哼哼,还是心里发软,忍不住随着他的意思帮他轻轻地揉着胸口。

    程池就像三伏天喝了碗冰镇绿豆水一样的舒坦。

    他闭着眼睛,随周少瑾在那里揉来揉去的。

    但很快,他就发现情况不对劲了……他全身的血都往下身涌……再这么下去,只怕是要出丑了……

    程池尴尬地翻身,侧对着周少瑾卧在坑上,道:“我感觉好多了,不用揉了!”

    真的吗?

    可她怎么感觉他现在的模样反而才有点痛苦……

    “真的吗?”她不解地道,“可我看你好像有点不舒服的样子……”

    周少瑾清澈澄亮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程池甚至能从她的眼睛里看到自己的身影。

    他不由汗颜,忙道:“没事,没事。真的没什么事了我就是觉分宗这件事弄得我挺烦的——大家都像觉得我没银子了似的,这个那个都找了我想合伙做生意,一个个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是个什么身份地位,居然想拿了银子让我给他们跑腿,我就是再怎么穷,也没有沦落到这个地步吧?”

    程池从骨子里就散发着股傲气。

    也不知道那些人是怎么想的?

    不怪池舅舅要生气!

    周少瑾想着,这心里就柔成了水,温声地劝慰着他:“您也别生气。说不大家是想帮您呢!再说了,您从前多厉害啊,他们好不容易逮到个能把您拖下水的机会,要是放过了那就是傻瓜了。”

    心爱之人话,总是经比旁人说来更贴心的。

    程池挑了眉毛笑。

    周少瑾怕他不相信。忙道:“是真的!从前我在九如巷的时候就常听他们说你做生意很行,总想找机会和您合伙。”

    不过,恐怕也会说他不近人情,高傲冷漠吧?

    程池在心里冷哼了一声,笑着对周少瑾道:“从前的事了,现在说这些干什么?不过,如今李家和裕泰票号拆了伙。裕泰票号的股份又被作价四十万两银子给了二房。以后裕泰票号的日子只怕不好过,我要是程沔,就趁机把手里裕泰票号的股份都卖出去。做做别的生意。”

    周少瑾一惊,道:“事情会糟糕到这个地步吗?那可是你一手创办起来的票号啊!”

    她为程池在可惜!

    程池却在心里腹诽。

    事情当然不会立刻就糟到这个地步。

    就算是吃老本,裕泰票号也能维护个五、六年。

    不过,如果他插手。那就不一样了。

    要怪,就怪当初程家那么多的姻亲里。程识为何要拿少瑾做筏子……

    但这些少瑾都不必知道。

    他道:“你可知道当初裕泰票号是怎么做起来的吗?是接了朝廷九边的军饷生意。如今我们和二房分了宗,我们肯定不会再帮裕泰票号做生意了,而且有些客商完全是冲着我大哥和二哥去的,又会走一部分客户……”

    周少瑾想到李氏受李家大老爷打听九如巷分宗的事……想必很多人都抱着一样的想法吧?

    她道:“我这就写给给沔大舅舅。给沔大舅舅提个醒。”

    至于说卖不卖裕秦票号的股份,那就得四房自己拿主意了。

    处地立场不同,选择也不同。

    她选了程池。

    而四房一直以来都希望能自立门户。趁着这个机会分出去,却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四房会选谁。她不知道。

    周少瑾道:“您胸口还痛吗?我再给您揉揉吧?”

    程池想着那小揉在自己胸前的绵软感觉,心想,这要是成了亲该多好……可此刻,他只能硬着头皮拒绝道:“不用了,好多了。”他哪里敢再在这件事上打转,想起自己来这里的目的,道:“太太在家吗?我想和太太商量商量,让你去陪我母亲。”

    “陪老夫人?!”周少瑾有些意外。

    只怕郭老夫人不会喜欢有她作陪!

    她眼睑微垂。

    程池看得分明,想来那天母亲的话还是让周少瑾有点伤心。

    他拉了周少瑾手,笑着朝她眨了眨眼睛,道:“现在整个京城,不,就是整个江南的人都知道我母亲‘被迫’迁居京城,想必她老人家很是伤心,你从前在金陵的时就曾经服侍过我母亲,这次正巧你在京城,于理于情你都应该去看看她老人家吧?看到她老人家黯然情伤,你于心不忍,在我母亲身边服侍几天,不是很正常的吗?然后我们做子女为了让她老人家高兴,希望有个人能陪伴她老人家一些日子,你不就是最好的人选了吗?”

    这样一来,她就能名正言顺地留在京城了。

    周少瑾半晌才道:“我,我去陪老夫人,合适吗?”

    程池温柔地笑着问她:“你不想去吗?”

    她不是不想去,而是因为郭老夫人所说的话都在理,她有点心虚。

    但老夫人是池舅舅的母亲。

    她若是想嫁给池舅舅,不仅要和老夫人好好相处,还要争取老夫人的认同。

    “我当然要去!”周少瑾回握了程池的手,道,“我就是怕自己做得不好,想把樊刘氏和商嬷嬷也一并带过去,你看行吗?”

    有两位嬷嬷在身边,她有什么做得不好的,也能提醒她两句。特别是商嬷嬷,不仅长袖善舞,而且出身九如巷,对长房的事很了解我。

    程池忍不住就拽了周少瑾一把。

    周少瑾猝不及防地摔落在了床上,被程池抱在了怀里。

    她立刻挣扎起来——书房当值的丫鬟和春晚几个都外面候着呢,这要是有什么事闯了进来,她和池舅舅的事就掩不住了。可她还不敢出声,焦急地低声道:“您若是还这样胡闹,我就不理您了!”

    程池低低地笑。把头埋在她的脖间,闭上眼睛,让那淡淡的馨香在他的呼吸间萦绕,含含糊糊地道着:“我怎么胡闹了?我只是想抱一抱你。乖,少瑾,给我抱抱!我有好几天都看见你了,很想你。你可曾想我?”

    周少瑾脸上火辣辣的。怕自己答了“想他”。纵容他肆无忌惮地胡来,怕自己答了“不想”,让他伤心。

    这么纠结了一会。却发现程池说只是想抱一抱她,还真就只是这么抱了抱她,再没有其他的举动。

    周少瑾的人就渐渐地软了下去。

    她也很想池舅舅,也想见见他。不过她胆子小,可不敢这样抱着他……

    周少瑾的心防渐渐松懈下来。

    她闭上了眼睛。享受被程池抱着的温柔。

    程池感觉自己就抱着团软玉似的。

    他的血液再次朝身下涌去……

    这可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程池在心里暗暗骂了自己一句,放开了周少瑾坐了起来。

    周少瑾一惊,随后脸红得能滴下血来。腾地一下子坐了起来,跳下床就要往外走:“我,我去让春晚再端点瓜果进来。这天气,正是吃瓜果的时候……”

    程池苦笑着一把拽住了周少瑾。却敢下床,怕周少瑾看见他的丑态,哑声道:“少瑾,别生气!我是听到外面有人走动……”

    周少瑾脸上这才好看了些,然后忍不住抱怨道:“您,您以后再也不能这样了!”

    “好!”程池可是尝到苦头了,哪里还敢不答应,“我原也不是这样的人,只是遇到了你就有点控制不住……”想亲亲她,抱抱她,就是不行,嘴上逗两句也觉得心情好得不得了。

    周少瑾立刻就懂了。

    她何尝不是如此!

    自她重生,就是程笳拉拉她的手她都觉得不自在,现在却任由池舅舅搂搂抱抱的……

    她羞赧地没有说话。

    程池看了叹气,道:“不行,得想个办法早点和你成亲才行。不然这样偷偷摸摸的,我明明知道不应该,又抑制不住,迟早是要出事的……”

    还出事呢?

    周少瑾瞪了他一眼。

    程池哈哈地笑。

    他真的喜欢上这个小丫头了。

    就是这样瞪他一眼,他也觉得有趣,觉得甘之如饴。

    程池深深地吸了几口的,连喝了几杯冰水,压下了心中的绮念,这才对周少瑾道:“走,我们去见太太去——得赶紧把你的事给定下来,不然她要是把你给带回保定府去了,我可哭都没个地方哭了!”

    那得意样!

    周少瑾咬着唇就轻轻地拧了他了下。

    程池夸张地“哎哟”一声,哄骗着周少瑾主动亲了他一口,这才和周少瑾一前一后出了书房,往东厢房去。

    李氏见周少瑾和程池连袂而来,心中一紧,以为出了什么事,忙请了程池和周少瑾进来。

    程池也没有客气,说明了来意:“……想让少瑾去陪陪我母亲。周大人那边,我已经写了信过去,太太这边,还请帮我美言几句。”

    他知道李氏当不了周镇的家,所以只是请她从旁协助。

    李氏不知道程许的事,想着不过是说几句好话,别的她帮不上忙,这件事她却是有把握的。

    何况现在九如巷分了宗,周家和长房的关系也变得微妙起来,周少瑾能继续在郭老夫人膝下承欢,这对周家来说可是件好事!

    只怕自己的哥哥听说了,都会帮周家欢喜。

    她连声应“好”,程池就起身告辞了。

    李氏要避嫌,周少瑾就代她送程池。

    程池道:“这件事你别担心了。你姐姐那里我也派人去说了。你父亲可能心里会不舒服,但程许不在京城,看着你姐姐的份上,他应该会答应这件事。”

    他既然出了手,周少瑾一点也不担心。

    她只担心郭老夫人不喜欢她。

    ※

    亲爱,今天的加更。

    更新在晚上十二点左右。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