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四百三十三章 分宗(给小汐夕的加更)
    郭老夫人听着眼睛一亮。

    一颗颗捻着手里的佛珠,半晌都没有说话。

    榆钱胡同,周少瑾盥洗之后正准备上床,商嬷嬷却端着温水笑盈盈地走了进来,道:“二小姐,今天大家都累了,我来当值吧?”

    周少瑾喜欢一个人呆着,当值的丫鬟也不过是在外面搭个铺,闻言并没有多想,道:“那你就去和当值的吉祥说一声好了!”

    商嬷嬷笑着应是,等周少瑾了水,上了床,她帮着吹熄了屋里其他的烛火。将屋里唯一燃着一盏瓜形宫灯放在了床边的小几上,就带上门退了下去。

    周少瑾歪床头看书,心里却想着今天和郭老夫人说的话。

    老夫人是担心她会受不了外人的指指点点吧?

    而且如果她因为受不了这些而离开了池舅舅,那池舅舅现在所有的努力都会在别人眼里变成一场笑话。

    做为母亲,老夫人怎么能忍心儿子受到这样的羞辱!

    可她怎样做才能让老夫人明白她不是一时的兴起,也不是因为不知道前路的艰难才说出那句只要池舅舅不放手,她也不会放手的话来的呢?

    周少瑾有些伤脑筋。

    她直接就想去问问程池。

    可这念头在脑海里一闪而过就被她给掐灭了。

    这件事不能告诉池舅舅。

    她是男子,不懂女人的心

    如果她是做母亲的,大概也会做出和老夫人一样的事来。说不定以她的心性,还不如老夫人行事周全呢?

    这么一想,她就有点着急起来,想尽快熟悉起内宅的家务事。以后若是真的嫁给了池舅舅,郭老夫人肯定是要跟着程泾他们过日子的,瞧池舅舅在朝阳门买房的这阵势,又因为她的缘故,程家多半会让他们搬出来单过。渭二太太虽然看上去温柔敦厚,可看她待人处事的气度,看得出来也是大家出身。能打理内宅的人。可别到时候她最差。连池舅舅都不能照顾,程家的人只越发的为池舅舅不值了……

    周少瑾赧然。

    池舅舅又没有说什么时候娶她,她倒在这里杞人忧天地做起了白日梦。

    她用被子捂了脸。

    屋子时响起男子轻轻的咳嗽声。

    周少瑾掀了盖着脸的被子。又惊又喜地喊了声“池舅舅”。

    程池笑着从屏风后面走了进来。

    他穿了件靛蓝色细布袍子,手里还拿了一大蓬玉簪花。

    淡淡的香气弥漫在整个内室。

    周少瑾小小的面孔玉石般莹润,掀了被子就想迎上前去,突然想到自己只了亵衣。又被忙自己用薄被裹了起来,面色通红地缩到了床角。喃喃地喊了声“池舅舅”。

    程池朝着她笑,温文大方又和暄,道:“进门的时候看见玉簪花开得好,就折了几枝。花觚在哪里。我帮你供起来。最好找青色汝窑瓶或是龙泉的冰裂纹。”

    周少瑾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嘟呶地凭着直觉道:“花觚……应该在箱笼里……那也太麻烦了……”主要是会惊动当值的人。

    周少瑾睁大了眼睛。

    难怪商嬷嬷主动请缨晚上当值,原来是早得了池舅舅要来的消息……

    这个坏蛋!

    周少瑾双颊如火,大胆地指使着程池:“到多宝阁阁上拿外赏瓶好了。明天再换。”

    多宝阁在西屋那边的宴息室。

    程池穿过厅堂去了西屋。

    周少瑾望他步履轻快的背影抿了嘴笑。

    不一会,程池拿了个霁红瓷的赏瓶。还装了清水,把花插进去放在了一旁的案几上。

    不是说要帮她供起来吗?

    怎么不放在床头的小几上?

    周少瑾眨了眨眼睛。

    程池笑道:“你向身子骨太弱,花放在床头太香,会薰得你舒服的。”

    周少瑾不好意思地呢喃道谢。

    程池则毫不客气地坐在了床边,只笑不语地望着她。

    那目光,和平时的很不一样。

    带着些许的激动,些许的欣慰,些许的喜悦还有些许的感慨……复杂而难懂,让周少瑾心里直打鼓,不知道他要干什么,磕磕巴巴地道:“您,您这么晚了来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说着,她不由紧了紧裹在身上的夹被。

    程池失笑,朝她招手,道着:“过来!”

    周少瑾下意识地想拒绝,可想到程池看她的目光——什么都有,就是没有让她觉得害怕的龌蹉眼神。

    她咬了咬唇,裹着夹被挪了过去。

    程池长臂一伸就把她给抱在了怀里。

    周少瑾吓得不敢动弹。

    程池在她耳边低声地笑,轻轻地吻着她的头顶,道:“少瑾,你怎么能这么可爱?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那无可奈何的珍视口吻,让周少瑾的心都颤抖起来,让她觉得陌生而又害怕,逃避般地道:“您要干嘛!”

    语气干巴巴的,还带着几分凶狠,只是用她那甜糯的声音说出来,像个小孩子在发脾气,全无威慑力。

    程池哈哈大笑,轻轻地吻了吻她的额头。

    他的小姑娘……总是不时地给他喜悦!

    她在内宅做客,他的人却一直看着她。

    母亲突然让她陪着去官房的时候,他就心生不妙。

    立刻就赶了过去。

    但母亲还是在他赶到之前动作了。

    他赶过去的时候她的小姑娘正跪在那里求他母亲成亲,还说出“只要池舅舅不放手,我绝不会放手”的话来。

    程池捧着周少瑾的脸,又狠狠地吻了一下她的额头。

    这么长的时候,他之所有犹豫、迟疑、踌躇,不全是因为她弱懦的性子,温顺的脾气吗?

    他怕她不够喜欢自己。喜欢的话说出了口,她却被她姐姐的劝阻、父亲的威严、别人的流言蜚语而改变主意。

    那他就连个挽救的机会都没有了。

    他心里也会害怕。

    也不是那么有把握。

    程池紧紧地抱住了周少瑾,含着她的耳垂喊了声“乖乖”。

    他既然知道了自己的心思,自然要把心爱的女子娶回来。

    可一个人的奋斗和两个人的努力,是那么的不同!

    好像吹箫的时候有人在旁边弹着琴轻轻地和,而不是站在旁边观赏……有人作伴,有人陪着……他又亲了周少瑾的面颊一下。

    周少瑾一把推开了。气鼓鼓地睁着大大的杏眼瞪他。

    他哈哈地低笑。道:“少瑾,你有没有什么话跟我说?”

    周少瑾心中一跳。

    难道他知道了郭老夫人找她说话的事?

    转念又觉得不可能。

    郭老夫人就算是打算那天和她说这话,可说话的时机却是临时决定的。池舅舅不可能事先知道。

    可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呢?

    周少瑾有些不知所以,道:“我没有什么事跟您说啊?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不妨直说。”

    笑意就一点点从他的眼里溢了出来。

    他的小姑娘,他怕她受了委屈,可她为了自己看重的人。从来都不曾觉得过委屈。

    “少瑾!”程池温柔地喊着她,抚着她的头发。

    周少瑾忙避开了程池。朝后挪了挪,靠在了床板上,面如朝霞地道:“干嘛?你有话快说,我要歇了!”

    程池看着她如临大敌的样子。再次地笑了起来。

    周少瑾就用脚蹬他,意思是让他快说。

    “我就是想来看看你!”程池笑道,对好怕举动不以为意。

    “那现在你看过了。还不快回去歇了!”周少瑾红着脸道,“小心回去晚了遇到了宵禁。”

    程池点头。道:“我看着你睡了就走。”

    周少瑾从来有倔得过程池的。

    她胡乱地裹着被子躺下,道:“不用,不用,你在这里,我睡不着!”

    程池居然就这样应“好”,帮她重新掖了被角,亲了亲她的额头,这才起身出了内室。

    周少瑾有些目瞪口呆。

    池舅舅今天好奇哦!

    怎么这么容易就走了?

    平时是个很霸道的人。

    周少瑾咬了咬牙,趿了鞋趴在窗户上看。

    程池出了角门。

    真得就这样离开了解榆钱胡同。

    周少瑾不解,却又想不明白程池怎么会莫名其妙地三更半夜来看她。

    她让春晚去朝阳门打听。

    春晚大惊失色地匆赶了回来,竟然擅自作主打发了周少瑾屋里服侍的,急得快要哭了地道:“二小姐,大事不好了!我去朝阳门那边,听说九如巷要分家,二房留在金陵,长房搬到京城来。公中的产业全都会留给二房,长房还要给二房很多银子的补偿。因此这件事,长房在金陵的产业全都卖了,就是袁夫人的陪嫁也不例外。如今好多曾经在长房当过差的仆妇都不愿意留在九如巷,要老夫人带了她们来京城。我去的时候,碧玉姐姐正巧接到她两个姐姐的信,想让她帮着在老夫人面前说说情,把他们两家人也带到京城来。大家心里都很慌张,不知道老夫人和大老爷会怎么决定!”

    看来九如巷分宗的事已经浮了了水面!

    周少瑾对春晚道:“这件事你不用担心。既然是长房的世仆,若是有想跟到京城来的,肯定是要带来过来的,这样把那些人丢在了金陵城,以后谁还会为长房所用?这个道理连我都知道,老夫人和大老爷没有道理不知道的。你再去,就把这话说给他们听,安抚安抚她们!”

    春晚连连点头。

    李氏闯了进来,脸色微白地问周少瑾:“我听我大哥说,外面都在传九如巷要分宗,是真的吗?”

    ※

    亲们,给小汐夕的加更!

    今天的更新会在晚上十二点左右,大家别等了,明天早上起来看吧!

    o(n_n)o~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