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四百三十二章 不离
    郭老夫人望着脚下眼睛发红,花骨朵般娇美的仰望着自己的周少瑾却冷笑连连,道:“这么说来,你已经做了决定要跟着四郎了?”

    周少瑾低下头去,道:“求老夫人您成全!”

    郭老夫人冷笑,道:“如果我不成全呢!”

    周少瑾没有做声。

    依旧低着头,就像泥塑的人似的,一动不动。

    郭老夫人笑道:“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没有!”周少瑾低低地道,声音温婉,还带着她特有的甜糯,道,“是您让我去寒碧山房抄经书的,也是您带我去普陀山礼佛,您还跟我讲那些世家望族之间的关系,告诉我做人做事的道理。您不愿意成全我,想必是我还不够好。可我不更不想池舅舅伤心……他既然已经为了走到了这一步,前面就是刀山火海,我也不能把他一个人丢下了。您是池舅舅最敬重的人,若不是你在金陵,池舅舅根本不会长住金陵!您高兴了,池舅舅才会高兴。您若是不高兴,池舅舅也不会高兴的。

    “您就成全我们吧!

    “我知道我性子懦弱,很多事都做得不好,可能连主持中馈都有些担当不成。可我会好好学的,做一个能站配得上池舅舅的人。

    “老夫人!”她拉了拉老夫人的衣裙,认真地道,“我会好好学的,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郭老夫人默然地望着她,目光有些冷淡。

    周少瑾没有回避。

    她一直以来都很怕郭老夫人。

    可这次,她对着郭老夫人的目光,任郭老夫人打量着她。

    尽管觉得郭老夫人的目光好像面镜子,让她在郭老夫人面前纤毫毕露。无处可掩,她一样没有回避。

    她甚至觉得,如果郭老夫人真的能看透她的心该有多好。这样郭老夫人就能知道自己对池舅舅的深情了。

    郭老夫人就轻轻地叹了口气,语气骤然间变得有些柔和起来,道:“少瑾,你好歹在我身边过了两、三年,就是养个小猫小狗也会有感情。何况你这样温婉体贴又细致顺和的小姑娘。只是这男子和女子不一样。女人多半都喜欢围着灶台转,生儿育女,相夫教子。可以一辈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可男子却不一样。他们要养家糊口,要结朋交友,要在外行走,名声。权势,金钱。缺一不可。内宅不过是他闲暇时的去处。四郎为了你连名声都不要了,你们你浓我浓的时候自然好,可时间一长,他若是后悔了你怎么办?他若是迁怒于你怎么办?他若早有了新欢你怎么办?你想过没有?”

    “我想过!”周少瑾沉声道。

    她不仅想过。而且还怀疑过程池不过是喜欢她的好颜色,所以之前她不敢越雷池一步。

    可那又怎样?

    周少瑾道:“我知道此时此刻,池舅舅是真心待我。就算他以后悔。此时却是真的。您不知道,这世上找个真心人有多难……”

    郭老夫人听着眯了眯眼睛。沉声道:“这么说来,不管我说什么,你都打定了主意要跟着四郎了?”

    周少瑾面色微红,道:“只要池舅舅不放手,我就不放手。”

    郭老夫人沉默地望她,表情显得有些晦涩不明。

    周少瑾心中忐忑,再次深深伏地。

    郭老夫人拂袖而去,冰冷的声音在浓荫遮日的抄手游廊里响起来:“少瑾,我只希望你能永远记住你今天所说的话。“

    周少瑾抬头。

    郭老夫人已转过多廊角。

    石青色的衣角被飞吹起,银色的祥云团花折射出熠熠光华。

    老夫人……这是答应了?还是没有有答应呢?

    周少瑾眨了眨眼睛,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

    郭老夫人却在心里长长地叹了口气。

    年轻的时候总觉得这世上没有什么会让人害怕的,年纪渐长才知道,这世上很多事都身不由己。

    能这样随心所欲的活一回,也不枉在这世上走一遭!

    可任性,是要付出代价!

    她年纪大了,也管不了那些多事了,随他们吧?

    用了晚膳,家里的客人渐渐走了,只有程笙赖着留了下来,挽了郭老夫人的胳膊娇笑道:“我一早就跟我婆婆、相公说好了,要陪祖母住几天的。祖母可不许赶人。今天晚上我要和您睡。”

    郭老夫人呵呵笑,道:“好啊!只要你不怕你婆婆责怪,我有个人作伴,可是求之不得!”

    “我婆婆人可好了!”程笙撒着娇,“知道我回来看您,原本想一起来的,后来接了大姐的贴子,见大姐和二姐都是一个人过来的,就没有跟着过来。还说,让我们姐妹说说体己话,好好地在您膝下承欢,她老人家过几天再来看您。”

    “既然知道你婆婆好,你就更应该好好孝顺她老人家才是。”郭老夫宠溺地打落了她的手,道,“别整天想着往外跑,多在家里陪陪你婆婆。人心都是肉长的,你待她好了,她才会待你好……”

    那训导的声音渐不可闻,周少瑾若有所失。

    郭老夫人,还是没有理她。

    也许是没有办法才只好睁只眼闭只眼认了。

    她只有以后好好孝顺她老人家。

    老夫人不也说,人心都是肉长的吗?

    想到这里,周少瑾抿着嘴笑了起来。

    和她并肩而行的周初瑾就奇怪起来,道:“你不是很喜欢和郭老夫的吗?怎么今天一直没有怎么说话不说,快走了却如释重负地高兴起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能有什么事啊?”周少瑾笑着,“不过觉得笙表姐嫁了人还像个孩子的还吵着要和老夫人一起睡……”

    她们姐妹都没有这样的福气能和人这样的撒娇。

    周初瑾轻轻地搂了搂妹妹的肩膀,低声笑道:“我们不能这样的撒着娇,我们的孩子能就行了。”

    孩子吗?

    一个像池舅舅那样的小人儿吗?

    不过想想,热气就直往周少瑾的脸上涌。

    还发天色已晚。周初瑾没有发现。

    周少瑾直到回了榆钱胡同,还觉得自己脸上烧得慌。

    而郭老夫人掌灯之后就打发程笙去梳洗了,自己却坐在灯下磨摩着自己妆奁里的首饰来。

    石头到是颗颗都不错,可不是雕着双福就是雕着葫芦、宝瓶,都是上了年纪的人用的,赏人都不太合适。不如明天去银楼里看看有没有好点的首饰。不过现在大不如从前了,就是银楼里的东西也没有从前好了。想淘两件满意的东西。还得看运气。

    她高声吕嬷嬷进来。道:“明天一大早你过去杏林胡同,把装着细软的箱笼都搬过来。我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点的首饰。”

    不行就重新融了新打。

    吕嬷嬷笑着应是。

    有小丫鬟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道:“老夫人。秦大总管求见。”

    “这么晚了,他来干什么?”郭老夫人奇道,还是换了件衣裳重新梳了头,去了暖阁。

    秦大总管示意郭老夫人打发了服里服侍的。就立刻上前几步走到了郭老夫人面前,兴致勃勃地道:“老夫人。您见到二表小姐了,怎么样?”

    郭老夫人看着他亮晶晶像孩子般的眼睛,不由气结,道:“你这么晚了来找我。就是为这件事?”

    秦大总管笑了起来,道:“这可是比什么都重要!您要是不满意二表小姐,把二表小姐给吓走了。四爷的事,就得又多拖几年。我也是年过六旬的人了。也不知道还有几年好活。只要一想到我爹临终前的嘱咐,我这心里就不是个滋味。总想着要看见了四爷的小少爷出生,这心里才放得下。他这一日不成亲,一日不当爹,就一日是我心里的一个病,我怎么能不关心?何况我过些日子就要告老了,能在告老之前帮四爷把婚事办了,我这生也就功得圆满了。又怎能不惦记着!”

    长房和二房要分宗,池四决定分宗之慢慢地把七星堂洗白了,办成个镖局或是票号。秦家的人帮了程家这么多年,也应该重修自己的宗祠,把家规立起来,祭田置办起来才是。

    秦家在老家还有战后寻回来的亲族,秦大总管也希望有生之年能回去看看,和几个侄儿商量之后,除了他这一支,另两支的后辈却不想离开程家,宁愿像这样依附着程家生活。

    秦大总管正担心秦家的人走了程家没人帮守护,略一思忖就答应了。

    这也是为何秦总管的侄子、侄孙开始在程家崭露头角,开始担当程家的管事的原因。

    郭老夫人气道:“你也不用拿话赌我。我今天试了试那小丫头,还算她有良心,知道四郎都为她做了些什么。”她把两人之间都说了些什么全都告诉了秦大总管,说着说着,她的声音也渐渐柔软了起来,感慨道,“我瞧着她平时一副温顺的样子,以为三言两语就就能把她给说哭了。不曾想她还能说出只要四郎不放手,她就不放手的话来……倒让我很是意外。不答应也只好答应了。”

    秦大总管直笑,道:“我看您这是既怕二表小姐不放手拖累了四爷,又怕二表小姐被你这么一吓唬就和四爷撇清了关系委曲了四爷……”

    郭老夫人何尝不知道。

    可她这心里真的是很矛盾,不知道如何是好。

    秦大总管自然不好逼着她些时表态,提醒她道:“老太爷在世的时候曾经说过,天下之事,事在人为。您只是担心四爷背了这名声会毁了前程,可您想过没有,父母之命,媒妁之命,若是二表小姐是您自己瞧中的,别人还有什么话说!”

    ※

    亲们,昨天写了一章,脑子昏昏的,写得实是没有章法,早上起来大修,更新拖到了现在。

    今天的加更会在下午的三点左右。

    我一定会把时间调整过来的。

    加油!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