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四百三十一章 抉择(给小汐夕的加更)
    周少瑾不知道自己在官房到底站了多久,直到一阵风吹过来,吹得她身子骨凉飕飕的,她这才回过神来,慢慢地蹲在了官房的门扇边,双手紧紧地抱住了自己。

    可就算这样,她还是觉得冷。

    眼泪慢慢地落下来,滴在青色的石砖上,泅成了一团小小的水洇。

    她想回家。

    把这些都抛开,回家去。

    但哪里是她的家呢?

    榆钱胡同是池舅舅送给她的,保定府的父亲虽然待她亲,知道她喜欢上了池舅舅,恐怕也不会轻饶了她吧?

    去找姐姐?

    她想到周初瑾抱着官哥的样子。

    不行!

    她不能再去打扰姐姐了,姐姐好不容易才过上平安安逸的日子。

    周少瑾傻傻地望着青石砖上的水洇。

    外面传来小丫鬟的声音:“还没有找到二表小姐?”

    家里的丫鬟会称她为“二小姐”,只有程府的丫鬟会称她为“二表小姐”。

    周少瑾下意识地就躲到了放马桶的槅间里。

    百合香的香炉熏得她有些头痛。

    外面传来小丫鬟的小心翼翼的喊声:“二表小姐!二表小姐!”

    “我没事!”周少瑾答道,声音有些嗡,“我肚子有点痛!马上就回去了。”

    小丫鬟笑着应“是”,退了下去。

    外面恢复了寂静。

    周少瑾这才感觉到自己满脸都是泪水。

    这么走出去,大家肯定都会知道她哭过了吧?

    她掏出帕子擦着脸。

    想到郭老夫人说的那些话,心里就生出一股气恼来。

    前世,郭老夫人也是这样居高临下看她,好像她就是个没用的人。

    还有袁氏。总觉得她丢了袁氏的脸似的。

    说来说去,不过是觉得她软弱可欺罢了。

    她凭什么就要任她们搓扁搓圆的!

    周少瑾不服气。

    前世她做错了,今生难道还继续错下去不成?

    菩萨给了她重生的机会,就是就让稀里糊涂地继续走前世的老路不成!

    就算是哭,也不能在这时候哭!

    就算是丢脸,也不能在这种场合丢了脸!

    周少瑾略略拔高了些声音,道:“外面还有人吗?”

    刚才答应的小丫鬟回道:“奴婢竹雨。就守在门外呢!”

    周少瑾道:“麻烦你悄悄地去叫了跟我进府的商嬷嬷过来。我有急事找她。”

    女子在别人家做客,保不定会发生什么意外的事,比如说突然来了月事。染在了衣裳上之类的……那小丫鬟不疑有它,忙去喊了商嬷嬷过来。

    商嬷嬷原就是人精里的人精,在官房门就塞了那小丫鬟几个铜钱把人打发走了,这才低声喊着“二小姐”。道:“外面没人了!”

    周少瑾这才从槅间里走了出来。

    商嬷嬷看着她略有些红肿的眼睛,吓了一大跳。

    周少瑾也不和她客气了。道:“你快想想办法,别人看出来我哭过。”

    商嬷嬷连声应诺,想着还好这里是官房,有凉水。就沁了帕子让她敷着眼睛,自己又去叫了春晚过来,两人不声不响地帮她重新净了脸。梳了头,敷了淡淡的妆。除了眼睛有些红,倒看不来是哭过的了。

    周少瑾脑子里一片空气,一直任她们在自己脸上涂涂抹抹的,真到商嬷嬷低声提醒她好了,她这才深深地吸了口气,在官房外面抄手游廊的美人靠上坐下,望着郁郁葱葱的黄杨树仔细地思量起郭老夫人的话。

    老夫人说的话实际上很有道理。

    并不是空穴来风,也不是轻蔑或是打击她。

    她若是真嫁到程家去,怎样面对程嘉善就是难题,一个不小心,程嘉善说不会以为是池舅舅抢了自己……毕竟池舅舅之前对她很好,她和池舅舅若是没有什么,大家也就不往这上面去想了,一旦她嫁给池舅舅,就是没有的事都能说得有鼻子有眼睛的,何况真有的事!

    周少瑾绞着手中的帕子。

    可她若是就这样听郭老夫人的话放弃了?

    她想到程池温文的笑容,温暖的怀抱,还有低声哄她时脸上的温柔……她的心就痛得不能自己,猛地站了起来。

    不,不,不!

    她不能放弃池舅舅。

    在这个世上,没有谁在她的心里比得上池舅舅。

    她想和她在一起。

    哪怕是以后会被人指责、为难、辱骂,她也要和池舅舅在一起。

    周少瑾有些急切地向前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

    但万一……池舅舅后悔了呢?

    有时候想像是一回事,真正面对了又是另一回来。

    她一无是处,既不能帮池舅舅有所建树,又不能帮池舅舅应酬亲眷,时间一长,池舅舅要是后悔了怎么办?

    周少瑾隐隐感觉到,自己可能就活不成了!

    不是因为池舅舅的变心,而是她自己,实在是生无可恋。

    她想到前世在大兴的田庄那寂寥漫长而又麻木的日子。

    那样的日子她都能守得住,有了池舅舅美好的回忆,她凭什么就守不住?

    念头闪过,她脑子里“轰”地一声,如惊雷响起。

    很久之前,她求而不得的时候,就曾经这样想过。

    只要他的一缕温柔,只要他的一瞬回顾……怎么得到了,反而忘了原本的坚持呢?

    人果然是欲壑难填!

    周少瑾又徐徐地坐在了美人靠上。

    心渐渐明净起来。

    正如郭老夫人说的,池舅舅为了她,甚至怂恿着袁氏分宗。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

    如果这件事被袁氏知晓了,池舅舅以后还怎么抬头做人!

    可如果池舅舅被所有的人唾骂、指责,她却懦弱地放弃了。只留下他一个人面对世人的责难……如同背叛……这恐怕比世人的唾骂指责更让池舅舅伤心吧?

    前世的她,不就曾经经历过这样的事吗?

    在袁氏责骂她的时候,在九如巷的仆妇都对着她指指点点的时候……她痛恨着程许……那个时候只有滔天的恨意……此时想来,恐怕更多的是对他抛下自己独自一个人承受的仇怨……

    池舅舅待她那么的好,是她放在心尖上都觉还不够的人,她怎么能因为害怕就去伤害他?又怎能因为会被世人唾弃就睛睁睁地看着他被指责?

    周少瑾捋了捋手中的帕子,整了整鬓角。然后站了起来。对站在不远处担忧地望着她的商嬷嬷和春晚笑道:“走吧,我们去花厅,别让她们等着我!”

    两人飞快地交换了个眼神。

    刚才还像快要凋零的花一样枯萎的二小姐。怎么陡然间容光焕发,像打了场胜仗的将军似的骄傲而又矜持呢?

    她们很是不解。

    周少瑾却已是顾不得那许多。

    她快步进了花厅。

    堂会正唱到要紧处。

    但她的到来还是引起来大家的注意。

    周初瑾笑盈盈地示意妹妹坐到她身边来。

    郭老夫人却是微微一愣。

    周少瑾的眼睛还有些红,若是留心,不难发现她哭过了的。可她的神态却安娴而从容。有种胸有成竹的淡定和果敢,甚至比从前她更显坚毅。

    如果一副漂亮却平庸的仕女图。突然被高明的画师点了睛,突然有灵魂。

    郭老夫人心中凛然。

    方萱已不悦地皱了皱眉。

    周少瑾淡然处之,笑盈盈地走到了周初瑾的身边,低低地和她说了几句话。就起身朝郭老夫人走过去。

    郭老夫人微微地笑,目光却格外锐利。

    周少瑾心里直打鼓,手脚民有点虚软。

    可她知道。如果她真的嫁给了程池,不。如果她和程池的情愫被人知道,她将会面前对比郭老夫人锐利十倍,百倍,甚至是千倍的目光……她不能退缩。

    而且是决不对退缩。

    她一退缩,她和池舅舅就完了!

    周少瑾藏在衣袖里的手已紧紧地攥成了拳,可她的笑容却依旧恬静而温婉。

    “老夫人,”她在罗汉床前停步,任由方萱困惑审视着她,“我有事想单独和你说说……”

    这么快就在了决定吗?

    郭老夫人心中暗暗惊讶。

    是选择离开四郎还是选择继续跟着四郎呢?

    郭老夫人不知道她自己的呼吸都变得沉重起来。

    她笑着由方萱扶着站了起来。

    众人均望了过来。

    两个唱堂会伶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茫然地停了下来。

    郭老夫人笑道:“没事,没事,你们继续唱。少瑾有话跟我说。”

    众目睽睽,周少瑾成为众人的焦点。

    这让她很不自在。

    但她还是保持了自己的笑容。

    郭老夫人深深地凝视了她几息,转身出了花厅。

    方萱急急地跟上前。

    郭老夫人却笑道:“你去听戏吧!有事我会喊丫鬟的。”

    方萱“哦”了一声,忍不住看了周少瑾一眼,这才离开。

    周少瑾像从前那样虚扶了郭老夫人,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似的,两人不紧不慢地往院中的大槐树走去。

    郭老夫人没有吭声。

    周少瑾选择了先开口。

    她道:“老夫人,您刚才说过的话我都仔细地想过了,您说得没错……”她是喜欢上了池舅!周少瑾脸色微红。这样的话,她可没脸在郭老夫人面前说。“但我还是想试试!”

    “试试!”郭老夫人停下了脚步,望着她目光更加尖锐,“真是孩子话!被杀了的人还能活过来吗?被世人唾弃的人还能堂堂正正地做人吗?试试!你可知道试试的后果会怎样……”

    “我知道!”周少瑾柔柔地道,“可我还是想试试——这件事,又不是池舅舅一个人的错,”她垂下了眼睑,“如果我拒绝池舅舅,池舅舅又怎么可能走到这个地步。既然我也有错,就应该和池舅舅一起才是……不管以后遇到怎样的困难,我都想和池舅舅一起……”

    她说着,跪在了郭老夫的面前,认真地道:“老夫人,求您成全我!”

    ※

    亲爱,给小汐夕的加更!

    ps:我今天要出差,但晚上就可以回来了。这段时间的更新不管是从数量还是质量上连我自己都不满意,更不要说大家了,我仔细地想了想,今天还是决定双更。不过今天的更新可能会很晚,改错字什么的,也会很晚,大家明天早上起来看吧!

    o(n_n)o~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