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四百三十章 冷淡
    周少瑾的小动作别人没有看见,一直注意着她的郭老夫人却看见了。

    她不由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依旧没有理睬周少瑾,笑着和廖大太太等人说着话。

    周少瑾觉得自己应该主动和郭老夫人打声招呼才是,可望着郭老夫人那清冷的眸子,她好不容易鼓起来的勇气顿时像被戳了个洞的球似的,在郭老夫人对她的视而不见中一点点的消失怠尽了。

    怎么办?

    周少瑾有些别扭。

    她仿佛又回到了前世被袁氏挑衅被郭老夫人漠视的日子。

    周少瑾不由打了个寒颤,手指绞得更紧了,心里却不断地告诫自己,前世是前世,今生是今生,池舅舅也不是程许。而她和池舅舅的关系本就有些开尴尬,郭老夫人不可能像从前那样的喜欢她……

    过了好一会,她的心情才渐渐平静下来,重新鼓足了勇气,在小丫鬟进来给她们续杯的时候接过了小丫鬟手中的热水,帮郭老夫人重新沏了杯茶,端到了郭老夫人手边。

    郭老夫人却是看也没看周少瑾一眼,继续和廖大太太说着话:“……她当时差点就嫁到了金陵申家。谁知道两家还没有正式提这件事,那申公子溺水而亡了。你十四姨也就耽搁了这么多年。现在听你这么一说,她虽嫁到了家乡,夫敬子孝,日子过得极其顺心,她这也算是好事多磨了!”

    她们说的是廖大太太的姨母。

    周少瑾听她们的语气,廖大太太的这位十四姨和郭老夫人颇熟。

    她垂下了眼睑。

    深切地体会了到了父亲所说的话。

    周家,根基很浅。

    也深切地体会到了父亲的无奈。

    周少瑾原本就不是个长袖善舞之人,郭老夫人有意冷落她,她也不知道怎么去打破这个僵局。索性就退了下来,继续坐在角落里听她们说话。

    渭二太太邱氏却很喜欢这个像花骨朵般让人看见了就会觉得很惊艳的小姑娘。

    她悄声吩咐身边服侍的小丫鬟多上了一份果碟,然后放到了周少瑾身边的茶几上,笑着低声道:“是不是很无聊?长辈们说话都是这样的。你忍着点,吃点水果。马上就要用午膳了。下午有堂会。”

    还准备堂会!

    周少瑾有些意外。

    这样的善意,在郭老夫人的冷淡就就更让暖心了。

    她笑着向渭二太太道谢。

    恬静如月的笑容让渭二太太晃了晃眼,顿了顿才朝着她笑了笑。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坐下。

    有小丫鬟跑了进来。喜笑颜开地道:“老夫人,二太太,大姑奶奶、二姑奶奶和三姑奶奶过来了。”

    程筝她们也选在了今天回府?

    难怪郭老夫人请了人来唱堂会。

    周少瑾等人迎了出去。

    程筝一身宝蓝。梳着牡丹髻,戴着赤金衔红宝石金步摇,雍容华贵;程筝穿着石榴红比甲,戴着圆髻。簪着翡翠大花,笑容亲切;程笙穿着淡绿色褙子。戴着倾髻,戴朵并蒂莲,娇俏可爱。

    三个人笑语殷殷地走过来,像幅美人图。

    廖大太太率先夸道:“老夫人家里真是出美人!瞧瞧这三位姑奶奶。眼睛都让人看直了!”

    郭老夫人呵呵地笑。

    程筝带着两个妹妹上前和众人见了礼,笑道:“您太夸奖!我前两天在何通政家看见阿萱,钟灵毓秀。那才是真正的漂亮呢!”

    方萱的父亲是廖大太太的胞弟。

    而何通政,则是程诰的岳父何勉之。

    他丁忧之后得程泾帮衬。仕途反而更上一层楼,做了通政司通政。

    廖大太太忙笑道:“她就是太顽皮了,怎比得上你们端庄大方。”

    几个人少不得寒暄几句。

    又有小丫跑了进来,道:“方家大太太带着方家六小姐过来了。”

    方萱?!

    周少瑾皱了皱眉。

    廖大太太却笑了起来,道:“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程筝没有作声。

    她刚才注意到郭老夫人眼底闪过一丝困惑。

    难道方家大太太是不请自来?

    程筝退后几步,从属般地站到了郭老夫人身后。

    廖大太太等会却迎了出去。

    不一会,珠环玉绕的方大太太就带着方萱过来了。

    方萱穿了件月白色镶着黄绿色芽边的背子,绿色的八幅湘裙,乌黑的头发梳了个纂,戴了对南珠珠花,清丽娟秀,非常的漂亮。

    看见周少瑾也在,她显得有些意外,但还是神色淡淡地上前和周少瑾见了礼。

    周少瑾礼貌地回了礼,跟着众人的身后进宴息室,就看见方大太太笑道:“……她娘去了闵家帮忙。她听说您来了,非要来给您磕个头。我被她缠得没办法,只好把她给带来了。老夫人看在我的面子上就忍忍这泼猴好了!”

    郭老夫人微微地笑,还没有开口,方萱就上前给郭老夫人磕了三个头,起身拉了郭老夫人的衣袖道:“我还是小的时候随着父亲去金陵城串门见过老夫人,老夫人当时还赏了一串红玛瑙的手串给我,那手串到如今还躺在我的妆奁里呢!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

    郭老夫人笑了起来,显得很高兴。

    莫名的,周少瑾却有种如坐针毡的感觉。

    之后的应酬、吃饭、看戏方萱都一直陪在郭老夫身边,郭老夫人也一直由她陪着。

    周少瑾黯然。

    找了借口说要去官房,坐在花厅不远处的那棵合抱粗的大槐树下石凳上透气,寻思着自己出来的时候已经够长得了,这才站起身来,从树后了出来。

    原应该坐在花厅罗汉床上听戏的郭老夫人却和方大太太站花厅外的抄手游廊里说着话。

    两人的神色都有些严肃。

    周少瑾暗叫不妙,正想回避。郭老夫人和方太太的目光都朝她望过来。

    她只好硬着头皮笑着朝她们走了过去,屈膝行了个福礼。

    郭老夫人就对方大太太道:“这件事我知道。我会和四郎好好说说的。有了消息再告诉你。”

    方大太太面露感激。

    郭老夫人就伸出手来,示意周少瑾搭她一把。

    周少瑾不敢怠慢,忙扶了郭老夫人。

    郭老夫人就道:“我要去趟官房,你回去听戏吧!听说是什么长青班的,在京城很有名,你难得来趟京城。就安安心心地玩几天再回去好了。”

    方大太太笑着应“好”。吩咐周少瑾好好照顾郭老夫人,回了花厅。

    去官房的游廊九曲八回,四周都种着高大的黄杨树。又正是郁郁葱葱枝叶葳蕤的时候,遮阳敝日,一片浓荫,两人走期间。偶尔响起的衣袖窸窣声更显静谧。

    郭老夫人进了放马桶的里间。

    周少瑾就帮着准备给郭老夫人出来净手用的澡豆。

    郭老夫人站在镜台前洗着手,抬眼就可以看见镜子里面的周少瑾。

    她冷淡地开了口:“少瑾。你喜欢四郎吧!”

    周少瑾愕然地抬起头来,杏目圆瞪的样子映在了镜子里。

    郭老夫人随手拿起放在镜台旁帕子,擦着手转过身来,道:“我把你当孙女看。你做我的孙女。我喜欢,自会风风光光地把你嫁了。可您若是做我的儿媳妇,让我儿子一辈子都背着个引诱外甥女的罪名。我没有办法接受。”

    周少瑾垂下眼睑,略显不安。

    郭老夫人冷笑道:“四郎是不是让你装聋作哑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他是我生养的。我还不知道他有几斤几两?他的那些手段,也就对付一下外面的管事掌柜,那还是别人敬他是程家的四爷。”

    周少瑾忙道:“不是,不是……”

    郭老夫人没等她说完话,已把帕子丢在了镜台上,沉声道:“少瑾,你可知道方大太太为何来找我?四郎想娶你,就怂恿着袁氏分宗。二房的老祖宗提出要长房给二房三百万两银子,二房就对外称是几房协商的结果。袁氏如今得到了袁家大舅老爷的支持,决定把自己从母亲那里得来的陪嫁卖掉。这其中还有袁家几位舅老爷分得的那些。袁氏的母亲是方家的姑娘,那些产业是方家陪的,方家的几位舅老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找到了我这里来……少瑾,天下没有不和透风的墙。如果以后袁氏知道四郎之所以同意分家是为了娶你,她会怎么想?还有嘉善,你进了门,怎么和他相处?这个家,以后怎么办?还有你父亲,见到你外祖母的时候怎么称呼?你姐姐怎么向廖大太太解释你和她之间的关系?她是喊四郎‘舅舅’呢还是‘妹夫’呢……”

    郭老夫的话像响捶,一捶捶地打在周少瑾的心上。

    老夫人的话何尝不是她的担心!

    她和程池越甜蜜,她就越担心。

    可她总想,有池舅舅,他一定会想办法解决了……她忘了他也是个人,也有自己力所不及的时候。

    周少瑾脸色有些苍白。

    她望着郭老夫人坚毅的面孔,低声地道:“那,那我该怎么办好?”

    郭老夫人目光深邃地看着她,轻声道:“你和四郎的事,就当没有发生。四郎那边我会出面。你过几天就回保定府去。我会在像庐江李家、桐乡袁家这样的人家里给你挑个好夫婿嫁了,嫁妆也由我来出……”

    周少瑾的眼泪不受控制地籁籁落下。

    老夫人这是……不同意……

    郭老夫人压低了声音,肃然地道:“你仔细想想,想通了就跟我说。四郎那里,自有我出面!”

    转身离去。

    周少瑾一个人呆呆地站在官房里。

    远处时隐时现地传来伶人咦咦呀呀的唱腔。

    她的心像被挖走了似的。

    ※

    姐妹兄弟们,今天的更新。

    加更大家明天早上起来看吧!

    o(n_n)o~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