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四百二十九章 联袂(给夙烟的加更)
    周少瑾没有想到姐姐会对这件事如此的急切,第二天一大早就抱着官哥亲自过来了,见了周少瑾还嗔道:“你也太不懂事了,知道郭老夫人来了京城还慢悠悠地也不告诉我们一声。论理我们应该去西直门接她老人家才是。”

    周初瑾虽然不喜欢程许,可当初集萤把人打了,郭老夫人一声也没有吭,周少瑾才能顺顺利利地离开九如巷,离开金陵,等周初瑾为人母之后才能深切地体会到。

    就冲着这份恩情,她这一辈子都会感激郭老夫人。

    周少瑾还没有做好去见郭老夫人的准备,闻言不由讪讪然地笑,道:“我也是一知道就派人去告诉你了。老夫人是悄悄来的,据说当时也没有告诉箫表姐和笙表姐,我们到底隔着一层吧?”

    “这亲戚不就要走动吗?”周初瑾不以为然,道,“就算是至亲,长时间不走动,有时候也会淡了。何况郭老夫人这么大的年纪了,来一趟京城不容易,袁夫人又在金陵闹着分家,老人家心里肯定不好受,我们都去探望她老人家,也让她老人家高兴高兴。”

    谁知道老夫人看见了她心里到是不高兴还是高兴?

    周少瑾在心里嘀咕着。

    可老夫人那里到底是要去的。

    她听着李氏和周初瑾商量:“……今天老夫人搬去朝阳门那边四老爷宅子,明天怎么也要修整一天,后天去最合适,不早也不晚。可帖子最好今天就派人送过去,太晚了,未免显得不太敬!”

    周初瑾也是这个意思。并道:“李家舅舅那里,我看还是随份礼去就行。老人家年纪大了,不耐应酬。从前在金陵的时候就不怎么见客。既然李家舅舅的生意做到京城来了,以后大家来往的机会多的是。过了夏天就是老夫人的生辰了,今天的生辰只怕是要在京城过了。没有了二房老祖宗压着,老夫人的生辰到可以热闹热闹。到时候李家舅舅再去讨杯寿酒喝更好。”

    李氏连连点头,笑着向周初瑾道谢。感谢她帮自己出了这么个主意。

    周初瑾笑道:“我倒没有想这么远。是我出门的时候我婆婆提点的我。我现在的眼睛就粘在官哥儿的身上,旁的事哪里还有精力管?”又叹道,“还好我婆婆过来了。不然太太走了,我那里可就要乱套了。”

    说这话,颇有些承认和感谢李氏的照顾之意。

    李氏听着眼眶一涩。

    后母难为。

    何况有两个早已懂事成人的继女。

    到了今天,她才算是有了融入了周家的感觉。

    三个人。应该说是两个人,李氏和周初瑾说话的时候。周少瑾一直在旁边听着,李氏和周初瑾最终决定今天去递贴子,贴子分两张递,一张是李切和周少瑾。一张是廖大太太和周初瑾,到时候她们一起去朝阳门那边给郭老夫人问好。

    李氏笑着送周初瑾出了门,周少瑾却犯起愁来。

    去见老夫人的时候。怎么打扮好?

    穿红色,怕太艳丽了。她的性子驾不住;穿粉色,老夫人会不会觉得她太嫩了,和池舅舅不般配……她在家里翻柜倒箱的,最后连李氏都心动了,建议她:“你就穿那件前几天做的水蓝色的比甲,白色的挑线裙子,插一排茉莉花好了。看上去端庄秀雅又清爽宜人。”

    周少瑾失笑。

    这倒是她平时喜欢的打扮。

    自己患得患者之心太重了,说不定会把这次见面弄砸呢?

    周少瑾在家里做了一天的针线活,心情这才平复下来,翌日只是多戴了一对南珠耳朵,就照着李氏说打扮去了郭老夫人那里。

    宅子大了,就得人多。

    郭老夫人住了进去,来来往往的仆,朝阳门的宅子相比前几天就显得热闹了很多,也有了住家的气息。

    或者是因为廖大太太的缘故,在垂花门前迎接她们的是渭二太太。

    她今年虚岁四十一岁,秀丽温婉,虽然敷了淡淡的粉,涂了膏脂,清瘦的身子,眉宇间倦怠的神情还是难掩其病容。

    周少瑾却知道,她正是应了那句“扁担弯弯牢”的话,身体长年不适,可儿女听话,丈夫尊重,一直到程家被抄之前,她都活得好好的。

    大家笑着阔契见礼,廖大太太亲亲热热地挽了渭二太太的手臂。

    渭二太太的父亲和去世的老太爷程勋是同年,母亲是江庐李家的姑娘,和廖太太的娘家方氏沾着亲。

    这兜兜转转的……全是亲戚!

    周少瑾走在最后面,心情有些紧张地捏了捏帕子,看见了站在正房庑廊下笑盈盈地的碧玉,长长地吁了口气,这才觉得心情轻松了很多。

    碧玉上前给众人行了礼,笑道:“老夫人一直在屋里等着呢!”然后去打了帘子服侍着她们进了屋。

    相比周少瑾等人的郑重,郭老夫却显得端重又不失随意。

    头发随意绾了个纂,并戴了对赤金镶着猫眼石的簪子,穿了件石青底银色祥云团花的齐膝比甲,面色温和地坐在西边息宴室临窗的大炕上。

    她们忙上前行礼。

    郭老夫人的神色又温和了起来,朝着周初瑾招手道:“把孩子抱给我看看。”

    老人家喜欢孩子,没有比这更叫人欢喜的事了。

    周初瑾忙接过乳娘手中的官哥给郭老夫人抱了过去。

    郭老夫人把孩子接到了手里,笑着逗了官哥两句。

    周初瑾等人意外又欣喜——郭老夫人让把孩子抱过去,他们以为郭老夫人不过是看一眼孩子,打发几件赏赐而已。没想到郭老夫人居然亲自抱了孩子……可见是真喜欢了。

    屋里的气氛又温馨亲昵了几分。

    郭老夫人的目光仿佛不经意间从一直安安静静,面带笑意地坐在那里没有说话的周少瑾身上掠过。

    老人家不由在心里暗暗地叹了口气。

    漂亮是真漂亮,像个玉雕的人似的……可她这心里怎么就这么的别扭呢?

    四郎喜欢谁不好,怎么就偏偏喜欢上了这小丫头呢?

    到时候大家一个锅里吃饭。嘉善怎么办?

    她想到了前两天程劭对她说的话:“子川想娶谁我都觉得行……自从训哥儿和三郎相继离世,我对世事看得更淡泊了……两人都不偶染风寒暴亡的……人生不过短短数十载。我还记得训哥儿去世的前一天,还手不释卷地在读《四书注释》。说是向书院请了几天的假,却不好把功课落下了……我现在想想,还心痛如绞。

    “子川是大人,他这么做会有怎样的后果,我相信他也仔细地考虑过。

    “他想过什么样的日子就随他去吧!”

    郭老夫人把和程劭留下来说话。大儿子和二儿子还以为是为了和二房分宗的事。谁知道程劭知道了程池的事之后,不仅没有帮着她劝劝程池的意思,反倒劝她放手。

    程劭说得她何尝不知道?

    可知道是知道。可她只要一想到周少瑾若是真的进了程家的门……外甥女变妯娌,姐姐妹妹之间如何称呼?嘉善最可怜……心爱的姑娘变成了自己的小婶婶……她觉得头皮发麻。

    捧打鸳鸯?

    四郎可不是嘉善,自己能不能打散还两说。

    何况四郎生平第一次对成亲的事这样兴致勃勃,费尽了心思……少瑾这孩子。她也的的确是很喜欢……但只要不是做她的儿媳妇,她肯定会欢欢喜喜地给大手笔地给她添箱。让她风风光光地嫁了!

    到底怎么办,她向来果断,可直到见到周少瑾,心里还没有拿定主意。

    也许。他也应该找个机会和周少瑾说说话?

    说不定是儿子剃头担子一头热呢?

    到时候她要是不同意,儿子还能强娶不成?

    可如果儿子因此而坏了姻缘怎么办?

    郭老夫人看着怀里大胖小子,一面想。就这样睁只眼闭一只眼任儿了胡闹算了,说不定明年就能抱上个和怀里一样的大胖小子;一面又想。她十月怀胎好不容易生下来的儿子,怎么能任他就这样乱来呢?若是有一点点的流言蜚语,传出来他引诱外甥女的话来,他这辈子就算完了……

    直到把孩子还给了周初瑾,给了见面礼,和廖大太太寒暄了几句,引得廖大太太不停地说着自己的孙子如何如何的可爱,如果如何的顽皮,如何如何的机敏,郭老夫人依旧没有拿定主意。

    那就走一步看一步吧?

    郭老夫人生平第一次觉得这样无奈。

    周少瑾很快地感受到了郭老夫人对她的异样。

    看上去像是因为有廖大太太和李氏两位长辈在,她老人家还没来得及和她搭话似的,实际上神态间却透露着淡淡的疏离。

    如果是别人,周少瑾并不放在心上。

    可郭老夫人是那轻视你就可以对你视若无睹,喜欢你也可以毫无顾忌地表现出来的人,这样对她,反而有些欲盖弥彰的味道。

    是不喜欢她吗?

    好像不是。

    喜欢她……也不是……

    说到底,可能还是顾及着她的身份。

    周少瑾陡然间心里钝钝地痛了起来。

    身份……始终是个她的硬伤。

    她也不想像这样!

    可她又有什么办法呢!

    郭老夫人是池舅舅在世上最亲近的人了,没有了她老人家的支持,她和池舅舅在程家……会很艰难吧?

    周少瑾的手无意识地紧紧绞在了一起。

    ※

    姐妹兄弟们,给夙烟的加更!

    o(n_n)o~

    ps:今天的更新会有晚,要到晚上八点左右。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