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四百二十八章 掩耳
    周少瑾和集萤掩了嘴笑。集萤更玩心颇重地唬了脸,道:“你是怎么当得差?我这个大一个活人从外面走进来你都没有看见,再有下次,把你调到外院去扫甬道去!”

    小丫鬟吓得瑟瑟发抖,眼泪都快要落下来到,急急地道着“二小姐“:“奴婢一直睁着眼睛看着,直的没有看见这位小姐进来……”

    周少瑾见小丫鬟当了真,忙道:“这位是计小姐。她跟你开玩笑呢?你去沏香的时候她进来的,许是错开了。不要害,不是什么大事!”

    小丫鬟闻言如释重负,感激地望着周少瑾,连声保证道:“二小姐,我以后当值一定睁大眼睛。”

    周少瑾抓了把糖给她,笑着安抚了她几句,这才让她退了下去。

    集萤无趣地道:“真是没有意思!”

    周少瑾微微地笑。

    或者是因为集萤一直是天之娇子的缘故吧?

    她想,自己前世就是个像这小丫鬟一样的人物,所以特别能理解她们喜怒哀乐,也因而对身边的丫鬟婆子都能体恤宽和。

    周少瑾就领着集萤去见了李氏。

    李氏听说集萤是周少瑾的朋友,特意从沧州府来探望周少瑾的,虽然有点诧异她们之间的年纪,但还是热情而周到地见了集萤,还留了集萤用晚膳。

    集萤婉言谢绝了,和周少瑾回正房。

    周少谨笑道:“我们家厨子是从江南来的,做得一手好吃的杭帮菜。你入宝山空手而昭,以后可别悔才是。”

    集萤在金陵城呆了几年,对江南精致的美食非常喜欢,闻言不由垂涎三尺。道:“我下次来你再留我用膳怎样?我现在得把秦子平找到,不然我就真的得嫁给他了。”

    周少瑾道:“你们两家不是下了聘吗?你不嫁给他怎么办?”

    集萤显得有些急燥,道:“可我也不能就这样嫁给他啊!”

    周少瑾道:“你若是不嫌弃他做过池舅舅的仆从,我倒觉得他挺不错的,人细心,又知根知底……”话说到这里,她想起了宋木。话锋不由地一转。道,“不过,如果你实在是不喜欢他也就算了。毕竟是要和你过一辈子的人。你好生生地和你父亲、池舅舅说。我相信他们肯定不会逼你的。”

    “喜欢他?!”集萤皱了皱眉。

    “是啊!”周少瑾笑道,“你又不是不认识秦子平,你要是实在和他和不来,再在一起过日子。肯定会很痛苦的……”

    集萤显得有些纠结,踌躇了好一会。这才道:“他之前是你池舅舅的人……人自然是很能干,可越是这样,越让人讨厌……”

    可能是之前两人是对立的,那个人再好。也没有办法引起她的好感。

    周少瑾温温地笑,道:“你也别那么快下结论!知人知面不知心。你看那个焦子阳,若不是你突然去了九如巷。你能知道他是什么人吗?这件事你还是仔细想想吧!”然后道,“要不要我去问问池舅舅他去了哪里?”

    集萤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道:“那你帮我问问四爷好了!”

    周少瑾又留她:“我就在我这里住下吧!宅子里只有我和太太、幼妹。”

    “我还是想试着找找秦子平。”集萤犹豫了一会,道,“计家在京城也有铺子,我就歇在那边好了。也免得我爹和我娘担心。”

    这样也好!

    周少瑾让商嬷嬷送集萤去计家的铺子。

    商嬷嬷却笑道:“四爷让我寸步不离地跟着您。计姑娘的身手很好,我看叫上一个护院送她计家的铺子就行了。”

    集萤连护卫都不用。

    最后还是在周少瑾的坚持坐着轿子去了计家的铺子。

    经此一闹,她的心情很好很。

    商嬷嬷进来笑着对周少瑾道:“二小姐,四爷过来了。在外院的书房等你您,说有话要跟您说!”

    “真的!”周少瑾满心欢喜。

    不是说今天有事要出门吗?

    她提着裙子就小跑着去了书房。

    程池穿了件青莲色流水暗纹湖绸直裰,腰间垂着碧玉的小印,背手站长书房的中间,见她气喘嘘嘘地跑了进来,脸儿红扑扑,像只投林的乳燕般欢欢喜喜地跑了进来。

    他眼眉间的笑容都变得璀璨起来。

    上前抱了抱了周少瑾,柔声道:“今天都做了些什么?有没有好好地吃饭?”

    周少瑾面色微赧。

    她今天原本准备把给池舅舅做了很久的那件冬衣袖子给缝上的,结果磨磨蹭蹭的,到现在也也没有缝几针。

    “在家里做针线呢!”周少瑾含含糊糊地道,想起了集萤,忙道,“池舅舅看到集萤了吗?她刚刚走,说是要找秦子平,您知道秦子平在哪里吗?”

    他就知道,他不在的时候,小丫鬟连门都懒出去。

    程池刮了刮她秀挺的鼻了,笑道:“秦子平帮我出门办事去了。过些日子才能回来。我看见她坐着轿子,就没有和她打招呼。”

    他之前还以为是周少瑾。

    也就是说,池舅舅看着集萤走的!

    这好像有点恶劣……

    不过,池舅舅好像待人向来随心所欲的……周少瑾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程池从怀里拿出一个纸包,道:“说是一种碗口大小的睡莲,这个时候种下去,秋天的时候开花,甚至可以在冬天里开花。你要不要试着种种看?”

    “要,要,要。”周少瑾高兴极了。

    程池把纸包给了周少瑾,低声道:“我原本想让你姐姐把你留在京城的,现在好了,我娘来了京城,你到时候就在京里陪陪我娘——于情于理都应该!”

    “老夫人来了京城?”周少瑾非常的惊讶。

    “是啊!”程池笑道,“还让秦大总管帮着。连我也瞒了过去。说明天就搬到朝阳门我的宅子去住,让哥儿和二嫂也会一并跟了过去。我这几天可能会很快忙,没空陪你了。你要是觉得不好玩,就让向管事和商嬷嬷带你出去逛逛,想买什么东西了就买,向管事会把账记一我那边去的。别总是一个人关在家里做针张,要仔细眼睛。知道了吗?”

    他柔柔地叮嘱。细致周到又体贴,周少瑾的心都要被柔情蜜意地给淹没了。

    她乖巧地点头,轻声道:“那您也要注意休息。别累着了。有什么我能帮得上忙的事,您就告诉我一声……”说到这里,她迟疑地问程池,“我要不要去给她老人家磕个头?”

    和池舅舅这样了。她只要一想到郭老夫人就有些心虚。

    程池笑道:“我看中我的心思来了。可这话还不是挑明的时候,我也就没有和她老人家多说。她老人家既然来了。你是应该去给她老人家磕个头的。不过,你也不要慌张,她老人家也不是那不知道轻重的人,没有分宗之前。她老人家绝对不会和你说这些事的。你只管像从前那样和你姐姐、太太去拜访老夫人。万一要是老夫人语气不详地说了些什么,你只管当作听不懂的就是了。万事都有我呢!”

    池舅舅那样沉得住气的人,怎么会被老夫人看穿心思呢?

    他这样把万事都往自己身上扯。不过是不想让她为难而已。

    就算没有前世的经历,有个男子这样的把她放在心上。还是她心悦之人,已让她觉不负平生,现在有了前世的对比,周少瑾心里就更感动了。

    她第一次抱住了程池,小声道:“我知道了!”

    虽然只是小心翼翼地拽住了程池腰间两侧的衣衫,可这到底是周少瑾第一次这么的主动。

    程池心花怒放。

    但他不敢造次。

    少瑾就是个胆小怯懦的小兔子,只能慢慢地接近。

    他强忍着才没有制止了自己心底涌现出现的各种念头,只是爱惜地摸了摸她的头,笑道:“那我先回去了!”

    周少瑾依依不舍地送了程池出门,折回内宅后就立刻去见了李氏,把郭老夫人来了京城的消息告诉了李氏。

    李氏又惊又喜,一面道:“我们什么时候去拜见老夫人好?要不要到西直门那边的成衣铺子里做几件衣服?”一面不安地起身整了整鬓角,好像等会就要去见郭老夫人似的,“我觉得还应该打几件首饰。”随后想起了自己的哥哥,急切地吩咐小丫鬟,“快去把郭老夫人来了京城的来告诉大舅老爷,让他先别急着去,怎么也要去跟老夫人问个安。”说完,又怕这样不妥,对周少瑾,“你说我哥哥是随我们一起给老夫人问安呢?还是另寻个机会再去?”

    周少瑾没有想到她把这件事看得这样的重要,也变得有些慎重起来,道:“要不等我问过姐姐了之后再做决定?”

    李氏连连点头,道:“我这就派个婆子去给大姑奶奶报个信。”

    周少瑾颔首,回了上房,吩咐吉祥如意两个去拿了个水丞,用裁纸的刀开始剥着莲子米。

    吉祥奇道:“二小姐,您这是要做什么?”

    周少瑾笑道:“莲子米要这样才能发芽。”

    吉祥趴在周少瑾身边不愿意走,道:“二小姐,这样真的能开花吗?”

    “能!”周少瑾斩钉截铁地笑道,“不过,若是这莲子米被我弄伤了,可能就发不了芽了。”

    吉祥连呼吸都轻了起来。

    周少瑾笑着问她:“喜欢花草?”

    吉祥不住地点头。

    周少瑾道:“那好。你以后就帮我服侍花草好了。”

    吉祥喜出望外。

    小丫鬟进来禀道:“二小姐,大姑奶奶那边来了人,说明天一早就过来拜访您和太太。”

    ※

    姐妹兄弟信,今天的更新。

    加更大家明天早上起来看吧!

    o(n_n)o~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