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四百二十二章 交易
    远在金陵城的郭老夫人看完小儿子差人带来的信,哈哈地笑了起来,把史嬷嬷叫了进来,道:“给二房的老祖宗送过去。”

    是要银子然后把长房得罪完了,还是要子嗣的前程,留下一线情份好再见面,让二房自己去选去。

    想到这里,郭老夫人不由冷笑。

    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想当初,程叙那老匹夫用长房子嗣的前程逼着老头子把四郎丢出去做了牺牲品,为这件事,她连老头子的坟不想去上。如今,也让那老匹夫尝尝这滋味!

    郭老夫人的眼眶微湿。

    小儿子,大孙子,老太太的命根子。

    她怎么能不偏着四郎。

    这口气,最终还是四郎帮她出了。

    三个儿子,最最贴心的也是他了。

    知道她想的是什么,耿耿于怀的是什么……也是最孝顺的一个……可也是她最对不起的一个……

    郭老夫人擦了擦眼角。

    看样子,四郎只怕是打定了主意要娶少瑾了。

    这才令她头痛。

    外面的人好说,总有办法糊弄过去。可这家里的人……却是无论如何也绕不过去的……人家嫩生生的小姑娘,却被自家的儿子给拐走了,她怎么好意思见那周大成……再说了,那小姑娘性子那么柔弱,四郎花了这大的力气娶了她,她知不知道四郎的心思?会不会像四郎看重她似的也看重四郎?

    若只是因为四郎想娶她,她就嫁了过来……也太委屈他们家四郎这片心意了!

    在母亲的眼里,自己的儿子都是世上一等一的。

    郭老夫人也一样。

    她想到若是周少瑾对自己的小儿子只是不过是夫妻间相敬如宾的情份,这心里就像被棉絮堵着了似的,怎么也透不过这口气。

    不行!

    她得去看看才是。

    念头一起。郭老夫人就再也坐不住了。

    她叫吕嬷嬷进来,道:“嘉善的日子到底定在了什么时候?”

    吕嬷嬷笑道:“二月初六。”

    郭老夫人整着自己的鬓角道:“我看,我还是去一趟的好!袁氏这么和二房的闹腾,二房的老祖宗有事就找我,你让我说什么好?不如趁这个机会去京城,还可以看看京城宅子那里的婚事准备的怎样了。”

    吕嬷嬷自认为知晓郭老夫人的意思,笑道:“您早就应该这样了。许大爷成亲。您不在。那还有什么意思?何况老太爷在世时的那些通家之好知道许大爷要在京中成亲,个个问您什么时候去京城,您不去。夫人答起话来都支支吾吾地,脸上怎么好看?”

    郭老夫人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

    吕嬷嬷跟着她这么多年,却始终比不上史嬷嬷有见识。

    她不去京城,一来是因为她孀居。真正行礼的时候需要回避,她也不想麻烦孩子们。让孩子们为难。二来是不想给那闵家做面子,好像程家上下赶着巴着他们似的,以后说话行事失了先机,没有了底气。

    但现在。她只要一想到周少瑾,就一刻钟也坐不住了。

    怎么也要那孩子心心念念喜欢上四郎才是。

    不然她实在是觉得心里堵得慌。

    她叫了秦总管来问:“四郎在朝阳门的宅子大不大?我若是到他那里住,可有地方?”

    秦总管笑道:“总共五进三路还带着两个有活水的花园。您说有没有您住的地方?”

    郭老夫人一愣,道:“这孩子。买这么大个宅子做什么?这边还弄着分宗呢?”

    秦总管笑道:“是用您的体己银子买下来的,四爷多半准备留给自己用的。”

    她的那点体己银子,还不是程池给的!

    郭夫人失笑,道:“他也应该给自己打算打算了!”

    秦总管就试探着道:“莫非四爷想成家了?”

    郭老夫人眼底就闪过些许的得意,悄声道:“要不你也跟着我去京城看看?”

    秦总管大感兴趣。

    程池的武艺是他父亲启得蒙,后来虽然学的是列公带回来的秘籍,可秦家的家传绝学程池也学去了不少,若排名序齿,程池应该是他的师弟。且他父亲去世,是程池帮着送的终。秦总管待程池自然比程家其他几位爷的感情都要深。

    郭老夫人一说,他就动了心。

    犹豫了一会,他道:“那这边分宗的事……”

    郭老夫人笑道:“三百万两银子,那是不可能的。就算四郎拿出来,袁氏想着这可都是长房公中的银子,按着房头分,她的儿子也占三分之一,有一百万两是她儿子的。把自己儿子兜里的银子往别人怀里送,她只怕宁愿割肉也舍不得拿出来。更何况还有袁家的舅老爷在那里?至于程叙那里,则公在的那几年正是乱世,要说银子,二房最不缺的就是银子了。不过子嗣里面没有立得住的人物,想分宗的时候多点银子傍身罢了。若是能保了程识的前途,银子什么的,程叙还真没有看在眼里。

    “我们留在这里也不过是听着他们讨价还价。还不如京里去看看四郎。

    “他这些日子跑来跑去的,这心里有点没谱。”

    郭老夫人对儿子在外面到底干了些什么并不是十分的清楚。但她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内宅妇人,七星堂贩私盐起家,那就少不了和那些江湖上杀人不眨眼的盗匪们打交待,不然程叙也不会让程池小小年纪就开始习武,那程励也不会被人杀了程叙位于内阁辅臣依旧不能给儿子报仇了。

    秦总管知道程池在干什么,却不能跟郭老夫人说。

    他索性转移了话题,笑道:“四爷……是不是喜欢上周家的二表小姐了?”

    “这件事你也知道了。”郭老夫人知道秦家不是寻常的人家,何况秦家的人都在程池身边当差,知道些什么也就不奇怪了。“只是不知道能不能成?我有点担心。”

    秦总管笑道:“四爷向来能干,还没有他办不成的事。您就放心好了。”

    郭老夫人道:“不亲眼看看,我怎么也没办法放心。”

    秦总管笑道:“那我就陪您去看看。”

    他还没有仔细瞧过周少瑾。

    郭老夫人顿时兴致勃勃地开始收拾起东西来。想着若是这件事真的能成了,那周少瑾也快及笄了,最好是赶在今年把这婚事办了。来年说不定就能抱个孙子了。

    她年纪大了,可等不得了。

    周少瑾先前做表小姐的时候倒是个品行端正,温柔守礼的。可做了她媳妇。却不知道能不能担当起主持中馈的责任……那柔柔弱弱的样子……好在程家不是那小门小户的人家。家里不缺老成忠厚的管事妈妈,到时候在旁边提点也总能应付过去,她又不是宗妇……主持中馈就算了。只要她能照顾好四郎就成……

    郭老夫人想着怎么安排朝阳门宅子那边的人事,一会儿吩咐珍珠去开了库房把她的金银首饰都拿出来,一会儿吩咐吕嬷嬷把自己喜欢的几件什物都打包到时候带走,一会儿让史嬷嬷去把世仆出身。又在她身边管过事的一等丫鬟婆子的卖身契都找出来,又想着自己要进京了。郭府、顾府还有良国公府那边都得派人去送个信,通常的婆子自然不给去递话,还得吕嬷嬷或是史嬷嬷出现……然后发现这件事还没有跟袁氏说,可身边的人已经忙得团团转了。她也就随手指了个丫鬟让她去请了袁氏过来。

    袁氏正在和她的胞兄说话:“……四叔这几年生意的确做得好。可三百万两银了,我觉得长房根本就拿不出来。二房的老祖宗根本就是在为难我们,不想分这个家。”

    “那子川能拿多少出来?”袁氏的胞兄比她大快二十岁。中等个子,微微有些发富。一双眼睛却很锐利,和袁氏相貌不怎么像,可气质却很像。他背着手在屋里走了几步,沉吟道:“就算是长房拿不出这么多银子来,漫天要价,坐地还钱,总得商量个数字出来。或者是这样,”说到这里,他停下脚步,目光微沉地道,“我们这边承诺,只要程识考中进士,我们决不挡他的前程……”

    袁氏眼睛一亮,道:“您是说,暗中使绊子……”

    “呸!”袁家大舅爷啐了袁氏一口,道,“我们做读书人,一言九鼎,既然说了不挡他的前程就不挡他的前程……”

    “可是……”袁氏脸一红,还是不甘心地道,“我们这样,两家算是结了仇,总不能让个仇家时时刻刻地在我眼前晃吧?”

    “你呀你!”袁家大舅爷恨恨地道,“你以为做官是这么容易?只要你们两家分宗的时候二房理亏,他程识就算是考中了进士,进了翰林院,谁还敢跟他打交道。你现在不是要计较二房提什么条件的时候,而是想办法让二房理亏!”

    袁氏又来了精神,道:“那我让人放出话去……”

    袁家大舅爷惨不忍睹地掩面,道:“你真是嫁到了程家,又有姑老爷护着,若是嫁到了别人,只怕早就被人吃得骨头都不剩了。你家那个管事都知道,若是实在不行,就把公中的祖产都卖了,你怎么就想不到?”

    “管事?您是说秦大总管?”袁氏还有点不明所以。

    袁家大舅爷也懒得理她了,道:“你想想,如果长房分宗,是拿了大笔的银子给了二房的,二房先前不肯分宗,是因为银子给的不够吧?”

    袁氏明白过来,不由抚掌道:“妙极!妙极!”

    袁家大舅爷志得意满地冷哼着扬起了头,道:“只是怕你婆婆不愿意!你还是想个办法瞒着你婆婆才是。”

    ※

    亲们,端午节是由祭祀而来,就不说祝福的词了。休息日,大家玩好。

    今天的更新。

    端午节的加更大家明天早上起来看好了!

    o(n_n)o~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