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四百二十章 态度
    周少瑾被突然的抱起来,不由小小地惊呼了一声,紧紧地抓住了程池的手臂,温温的唇就印在了她的唇上。

    她惊慌地道着:“快把我放下来!”

    程池不放。

    觉得周少瑾这样全身心地依赖着他很有意思。

    周少瑾气得不行。

    程池就笑着把她放在了炕上,自己也跟着坐了过去,重新开始沏茶。

    周少瑾整着衣襟、发饰,神色间有些犹豫。

    程池翘着嘴角笑,温声道:“怎么了?”

    周少瑾想了想,这才道:“一定要分宗吗?”

    一定要分宗她才能嫁给她吗?

    嫁了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娘家的族谱上都只写出生和出嫁的日子。

    嫁了人就只看夫婿是什么人了!

    不过因为她是从小在九如巷里长大的,若是嫁了池舅舅,池舅舅容易被人攻讦,若是池舅舅走了仕致,就更不能有这样的错了。

    可见这世间的事都难以两全。

    她不在九如巷长大,就不可能遇到池舅舅了。她在九如巷长大,又成了阻碍她嫁给池舅舅的原因。

    周少瑾情绪非常的低落。

    程池摸了摸她的头,道:“分宗是最好的……难道你想每年都跟着我回九如巷去祭祖?”

    他真的是最清楚她心思的人了。

    或者是前世的记忆太深刻了,她最怕的就是众目睽睽,成为别人嘴里的谈资,而且不是说她好还是坏,她都不喜欢听。

    周少瑾喃喃地道:“就是觉得心里不安……原本可以不用分宗的……总觉得是为了我的缘故。让九如巷四分五裂了……老太爷和老祖宗们泉下有知,肯定要责怪我的……”

    “少瑾!”程池深情地喊了她一声,叹着气把她抱在了怀里。

    周少瑾喜欢这样的拥抱,安安静静的,能听得到程池的心跳,仿佛她就在她的心上似的。

    她没有挣扎,乖顺地依在他的怀里。

    他吻了吻她的头顶。低声道:“刚才二哥来找我了。他同意分宗……”

    周少瑾讶然地抬头,唇掠过他的唇。

    她脸色微红。

    程池却顺势地追了过来,捧着她的脸。和她唇齿纠缠起来。

    窗棂镶透明的琉璃。

    周少瑾眼角的余光可以看见在院子里和宋明玩耍的秦方。

    她瞪大了眼睛,挣扎着去推程池。

    程池立刻就放开了她。

    她喘着气,道:“外面,外面。有人……”

    不是像从前那样抗拒他,而是担心外面有人!

    程池笑容里闪过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温柔。笑着抱着她靠在了大迎枕上。

    周少瑾松了口气。

    想到之前他赶在别人进来之前主动地帮她整理衣饰,想到她只要挣扎起来他就立刻放开她……她心里顿时又柔软又踏实。

    实际上池舅舅从来都没有变。

    不管什么时候都护着她。

    就是过份的玩笑也只是在私底下。

    从来都不曾让她被人看笑话。

    她是害怕久了,没有感受到他对她的好。

    这么一想,原本还有些僵硬身子就软了下来……顺从地窝在了他的怀里。

    软香在怀。又是自己喜欢的女子,没有比这更让人觉得惬意的事情了。

    程池有一搭没一搭地顺着周少瑾的头发,道:“我二哥的意思。是想趁机把七星堂交出去……”

    周少瑾立刻惊喜地坐了起来,对一直以来都没有什么印象的程渭空前的好感。抚掌道:“就是。就是。我觉得渭二老爷说得有道理,分宗什么的是小事,想办法把七星堂丢出去才是正经。”

    程池见她两眼晶灿,十分高兴的样了,笑着重新把她拉到了自己的怀里,不紧不慢地道:“可我们还没有查了出程家为什么会被抄家,把七星堂丢了出去我,哪有人手帮我们查这些事情?”

    “是哦!”周少瑾的目光又黯淡下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查清楚事实的真相?都怪我,一天到底只自己盯着自己脚下那一亩三分地,也不知道多多关心关心程家的事,不然也不会这样被动了!”

    程池笑了起来,道:“当时程家出事,筝姐儿都干了些什么?”

    是啊!

    程筝可比她厉害多了,也一样束手无策,没有弄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周少瑾心里好受了些。

    程池又道:“你姐夫不也没有弄清楚程家到底是为什么被抄家的吗?”

    周少瑾不停地点头。

    程池就又亲了亲她的面颊,道:“还好你什么也不知道?要是听到个支言片语的又猜测一番告诉我,我恐怕这辈子也没想知道程家被抄的事了!”

    周少瑾微微地笑,眉弯如月。

    程池就摸了摸她的脸,低声道:“不过,要是我最后也能阻止程家被抄……”

    周少瑾从来没有担心过这件事。

    她总觉得程池如果有心,一定可以逃出去。

    至于她自己……

    周少瑾轻地笑道:“前世我也不过活了二十五岁。”

    今生能遇到他,就算只活了二十五岁,能和他相伴十年,她也再没有遗憾。

    程池把唇贴在周少瑾的额头,长久地吻着她。

    再也没一个女人,像少瑾这样看重他……她让他觉得自己都珍贵起来!

    “少瑾,你放心,分宗的事会很顺利的。”程池和她耳语,“袁氏把和闵家的关系看得很重,这其中既有想让闵家和程家相互守望的意愿,也有不甘心被闵家比下去的虚荣。我已经暗示过袁氏了,如果嘉善的事被闵家知道了,不免会落了下乘,而一旦落了下乘。肯定就会输了气势。就算以后嘉善仕途顺利,到了需要闵家扶持的一把,只怕闵家都要先仔细地考虑考虑——做事先做人。如果人都做好,又怎么能办得好事呢?

    “袁氏现在不是在和二房老祖宗角力。

    “二房的老祖宗也明月袁氏这是在胡闹。

    “大家不过是互相刺探着看看对方的底线在哪里而已?

    “娘的性子你知道,肯定不屑和二房的人争执。就让袁氏去和他们闹腾闹腾好了。何况袁家的舅爷还带了三个刑名出身的师爷,肯定会让二房的老祖宗到时候手忙脚乱的。”

    说到这里,程池冷笑了一声。

    周少瑾就踌躇道:“若是万一二房的老祖宗占了上风。难道我们还真的拿出三百万两银子给他们不成?家里有那么多银子吗?”

    她总感觉二房的老祖宗不会这么容易就答应分宗的事。

    程池喜欢听她说“我们”。“家里”之类的话。

    他打趣周少瑾:“怎么?舍不得银子了吧?”

    “什么啊!”周少瑾不悦地道,“三百两银子,可不是什么小数目。长房的人都不事穑稼。这三百两银子最终还是得让你还,你得多少长时间才能还得起啊?这也太辛苦了!”

    程池却笑:“这是长房的事,总不能叫我一个人拿银子出来吧?何况二房开了这么大的口,长房无奈之下。少不得能当的就当,能卖的就卖。让全金陵城都知道为了分宗的事,长房过得怎样清苦的……

    周少瑾的眼睛都亮了起来,她道:“这个主意好——到时候全金陵城的人都知道长房是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到时候别人肯定会想,长房宁愿拿这么大一笔银子出来也要和二房、三房划清界限……可见到长房要分宗也未必是就是因为泾大舅舅做了阁老。瞧不起其他几房的原因……”她只要一想到二房的程叙听到这个消息的时那气愤的脸脸,顿时就笑了起来,觉得想到这个点子的人很妙。问程池,“这个主意是谁想到的。可真聪明!就算是分宗,也让二房不好过……”

    程池直笑,道:“那你准备怎么奖励想出这个意主的人?”

    “嗯?!”周少瑾不解。

    程池低笑道,“这主意是我想出来的……”

    周少瑾瞪大了眼睛。

    程池已俯身噙往了她的唇……那热呼呼的气息笼罩着她,让她窒息般地觉得昏呼呼的,心里却想,池舅舅怎么这么喜欢亲她……

    两人在炕上厮混了半天。

    程池除了把周少瑾抱在怀里亲亲,没有再做出其他出格的举动。

    他忍得厉害。

    周少瑾却心满意足。

    觉得这样……总比被程池乱来一通好……

    等回到榆钱胡同,周少瑾这才想起自己没有问程池为什么会喜欢自己……这个现在好像比较重要……

    可她进了垂花门就看见了雪球“汪汪汪”地一道白影似的跑过来。

    周少瑾顿时把什么都忘记了,一把抱起了朝她扑过来的雪球,又惊又喜地问着在家里当值的吉祥道:“雪球怎么来了?”

    小雀已小跑着过来,道:“二小姐,是四老爷路过保定府的时候跟老爷说的,说您在这里很无聊,让四老爷帮您把雪球和小黄小翠都带过来。四老爷马快,小的刚刚才到。”

    雪球在保定府也呆了些日子了,上上下下的人都知道这是周少瑾的宠物,对它极为友善,也很喜欢。而小孩子又格外的喜欢这些小东西。没等周少瑾开口说话,被乳娘抱着跟着李氏走进来的周幼瑾已高兴地叫着“雪球”,“雪球”。

    雪球也喜欢和周初瑾忙,“汪汪汪”地就跑了过来,围着周幼瑾打着转。

    周幼瑾咯咯地笑,挣扎着下了地,蹲在地上抱着雪球。

    周少瑾觉得这空气都活泼起来。

    李嬷嬷悄声对李氏笑道:“您不如也给三小姐养条狗吧?”

    李氏白了她一眼,道:“这不是让二小姐打擂台吗?先这样。等二小姐若是出阁,把雪球也带走了,再给三小姐养只狗好了。”

    正说着,有小厮跑进来禀道:“太太,江西九江的舅老爷派人送了贴子过来,明天就到京城。”

    ※

    亲爱,补上昨天的更新。

    今天也没有办法加更了。

    然后端午节也不能休息……好在是参正常的上下班,应该可以双更了……

    o(n_n)o~

    ps:我知道这段时间的更新不太给力,大家爱之深则之切,我也深感抱歉。等我边的项目检查完了就好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