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四百一十九章 条件
    周少瑾讶然地抬起头来,脸上还挂着泪珠。

    程池微笑地用拇指帮她擦着脸上的泪珠,温声地道:“你看,为了让我欢喜,你连续你最不喜欢的事也能忍着。我也一样。我也想让你欢喜,在我身边,想笑的时候就笑,想哭的时候就哭,想要的时候就说要,想不要的时候就拒绝……恣意的过日子……不高兴的时候踢我一脚算什么?”

    真这样吗?

    她两世为人,都是隐忍的时候多。

    可仔细想想,还真是这样。

    因为知道程池宠着她,所以她才会在他的面前肆无忌惮。

    她在他的面前,从来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

    不管她是什么样子,池舅舅都会一样的对她好……就好像池舅舅知道了她前世的事,也一样的喜欢上了她,还说要娶她……她应该早就知道才是……是她自己,有心结,总是怀疑,总是否定……池舅舅这样的哄着她,像哄孩子似的,无限耐心……可人总会有疲惫的时候,何况池舅舅暗地里有个七星堂,还被二房的老祖宗那样的顾忌,时间长了,就是铁打的人也会倦的……到时候池舅舅不喜欢她了她怎么办?

    她也要快点长大才……

    怎么才能快长大?

    她不知道民。

    可她知道,她要从他喜欢的事做起……总归不会有错。

    周少瑾的眼泪又像断了线的珍珠似的往下落。

    她紧紧地揪住了程池衣襟,第一次主动地把脸靠在了他的怀里。

    池舅舅的怀抱,总是温暖而干净的,还能听到他“怦怦怦”的心跳声,稳重而有力。让她倍觉得安心。

    周少瑾的耳朵慢慢地红了起来。

    静下心来,有些事也并不是她想像中的那样困难。

    程池暗中长吁了口气。

    不枉他做了登徒子,小丫头终于主动依偎在了他的怀里。

    虽然是第一次,但不是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吗?

    程池鼓励般地抱了抱她,低声和她低语:“只是别到时候把我踢到床下去就好?”

    “池舅舅!”周少瑾又羞又急,一把将他推开,气得跺脚。

    真是的……又开始胡言乱语起来……他就不能好好地和自己说说话吗?

    程池顺势退后两步。哈哈哈地大笑直来。

    小丫头生气的样子也可爱。

    气鼓鼓的。睁着眼睛,亮晶晶的,羞红的粉色却把她的脸染得艳光潋滟。不可方物。

    他上前俯身吻了吻周少瑾的额头。

    周少瑾的脸更红了。

    却没有像从前那样逃也似的跑开。

    这算不算是有了进展呢?

    程池有些惊喜。

    门外却传来怀山犹犹豫豫地声音:“四爷,子安回来了。”

    程池就笑着摸了摸周少瑾的头,低声道:“乖乖地坐在这里,好不好?”

    周少瑾赧然地点头。

    她还是第一次听程池处理事情。

    周少瑾有些不安地整理着那些茶具。

    程池去了明间。

    秦子安风尘仆仆地走了进来。

    他抱拳给程池行礼。突然发现周少瑾在屋里。

    秦子安看了程池一眼。

    见程池神色淡然地在大书案前坐了下来。

    他在心里哂笑,像往常一样恭敬地给程池回事:“因为袁夫人手里的证据确凿。而且态度强硬,还派人去桐乡请了袁家舅老爷过来帮着主持公道。二房的老祖宗见袁夫人颇有不管不顾的势头,知道多说无益,派了人去跟老夫人说。分宗可以,长房分出去。金陵城的祖产和祭田由二房继承,京城的宅子分给长房……”说到这里。他飞快是睃了周少瑾一眼,道。“然后长房给二房三百万两银子……”

    周少瑾吓了一大跳。

    三百万两……难道要程池给他们一辈子做牛做马吗?

    她下意识就想跳出来反对,可秦子安在场,她决定还是等一会再和程池说这件事。

    程池神色却很平静,仿佛程叙会开出怎样的条件他已胸有成竹。

    他只是问秦子平:“老夫人和袁氏怎么说?”

    “老夫人什么也没有说。”秦子平显然也觉得这样的条件太过份,语气显得有些压抑,道,“只是让我把这件事告诉您。袁夫人不答应。说程家在京城一共只有三个宅子,一个在杏林胡同,一个在双榆胡同,一个在朝阳门附近。这三个宅子里,杏林胡同是我们长房的老祖宗制公在时置下的,双榆胡同是当初二老太爷家老安人的陪嫁,朝阳门附近的宅子是老夫人的体己钱买下来的,没有一处和程家有关系。现在程识、程证做错了事,二房和三房还有理了?老祖宗们留下来的钱物全都归二房,长房居然要净身出户。没有这么便宜的事!

    “袁夫人还说,若是要算账,那就算个明白好了。

    “二房和长房早就在长辈的主持下分了家,自然是各家的财物归各家,涉及到的财物也不过是祭田而已。

    “长房是嫡支,又不是从哪个旮旯角里抱来了,这祭田怎么就归二房所有的呢?这官司就是打到皇上那里,长房也占着道理。更别说是要长房拿三百万银了给二房了。

    “二房这是明摆着不想分家。

    “反正不分家二房和三房也总惦记着设了圈套给许大爷钻,好拿了许大爷的把柄叫他一生都别想堂堂正正的做人。与其到那个时候声败名裂还不如趁着许大爷年纪还小,可以拿了‘年少无知’做借口,演一出‘浪子回头金不换’的戏码,现在就把这件事给捅穿了,也让人知道二房识大爷是个什么东西?三房证大爷和笳小姐是如何陷害姻家的!让世人都看看金陵城程家的嘴脸,到时候长房把自己名下的产业一卖,全都搬到京城里来。分不分宗又有什么关系呢?”

    说到这里,他则看了程池一眼,心里却忍不住腹诽。

    分不分宗和长房的确没有什么关系,而且还可以把二房拖到这场纷争里来,让程识无心学问,把程叙给拖死了,到时候二房可就是长房俎上的鱼肉了。

    可架不住四爷要分宗啊!

    不分宗。四爷怎么娶周家的二小姐?

    老夫人只怕是也看出了这一点。所以才一声不吭地把这件事给丢给了四爷——颇有些谁惹出来的麻烦谁想办法解决的意思。

    没想到关键的时候袁夫人还是挺厉害的。

    想出了个这样的招术。

    不知道四爷会不会气得变脸。

    周少瑾也朝程池望去。

    她听说出来了。

    二房这是不准备和长房争七星堂,所以要长房一次性的给他们三百万两银子的补偿。

    可那不是因为二房没有人能接管七星堂吗?

    而且就算是长房把七星堂让给二房,二房拿在手里了能有什么用?

    说来说去。七星堂还不是池舅舅在管!

    这就好比把根鸡胁丢给了池舅舅还要让池舅舅承认那是一只鸡。

    二房这算盘打得也太精了。

    好像别人都是傻瓜似的。

    池舅舅肯定不会答应的。

    谁知道程池却是挑着眉毛笑了起来,道:“看来我这位大嫂关键的时候还是挺有用的。只是不知道这主意是她自己想出来的呢?还是袁家的舅爷想出来的?”

    秦子平不知道,如实地道:“袁家的舅爷一共带了五个门客过来了。据说有三位都是刑名师爷出身。”

    程池笑着颔首,道:“我就知道。袁家的舅爷虽然在仕途上不得意,可到底是阁老家的公子。这见识手腕应该不会太差才是。”又道,“二房的老祖宗怎么说?”

    秦子平就笑了起来,道:“二房的老祖宗说,程家什么时候轮到牝鸡司晨了!说大老爷若是没空。就请四老爷回去一趟。”

    程池大笑起来,对秦子平道:“那你就回去跟我们二房的老祖宗说,我觉得分宗什么的。太不亲热了。我们长房在我父亲那辈是兄弟三人,到了我们这一辈。是兄弟四人,到了嘉善那辈,却只有兄弟二人。不像他们二房,三代单传,到了有仪这辈,兄弟两个,到了耕哥儿这一辈……有仪今年……要是我没有认错的话,他应该是和我同年的,都有两个儿子。我看着实在是羡慕得不得了。何况要分宗,兄弟之间就这样住着亲亲热热的不好吗?”

    秦子平听了不由在心里嘀咕。

    四爷您就装吧?

    万一袁夫人在袁家舅老爷的怂恿下决定不分宗了,我看您怎么装?

    他忍不住眼底闪过一丝笑意,恭敬地道:“那我就照着你的话传回去了。”

    程池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周少瑾笑颜如花。

    程池刮了刮她的鼻子:“程家不分宗了,你就这么高兴?”

    “也不是啊!”明白了程池言下这意,周少瑾有羞赧,道,“我就是觉得二房的老祖宗太可恶了!把个烫手的山芋当聚宝盆似的丢给您,还美其名约是他这是在忍痛割爱……您就不应该接他的招!把七星堂丢给他去。”

    程池一把将她举到了和自己齐平,凝视着她乌黑清亮的眸子,低声笑道:“你这是故意气我吧?他们都可以拖个十年八年的再说分宗的事,只有我等不得……你这是在拆我的台吧……”说着,他轻轻柔柔地印上了她的唇。

    ※

    看书的亲们,补上6月17的更新。

    今天晚上还有一更,估计在晚上的十二点左右了,大家还是明天早上起来看吧!

    ps:柳暗花溟终于发新书啦,书名《我爱陌生人:与狼同眠》,背景是现代,类型是疑言情。

    书号:3504352

    简介:住豪宅,开名车,嫁给高富帅,做人生赢家?

    事情远远没有那么简单!

    与陌生人共枕,与狼同眠?这到底是闹哪样!

    嘘,他有秘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