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四百一十八章 书房(给天心酱的加更)
    西路的垂花门前一条铺着方形青石砖的东西向甬道。东边是个如意门,通往宅子的西侧门。往东则通往中路的外院的书房。

    程池书房的穿堂则正对西路的垂花门。

    两个面生的童子在穿堂里当值。

    他们都穿着小厮穿的玄边青衣,七、八岁的样子,长得眉清目秀。

    看见碧玉陪着的周少瑾忙上前问好,好奇地悄悄地打量着周少瑾,稚声稚气地喊着碧玉“嫂嫂”,问她:“可有什么吩咐?”

    碧玉就对周少瑾解释道:“这是从金陵那边由秦大总管新自挑选过来的,单眼皮的叫秦方,双眼皮的叫宋明,都是世仆出身,如今在四老爷的书房里服侍。四老爷说若内宅住了人,他们也能跑跑腿。”

    两个童子都十分的机敏,忙上前行礼,恭敬地称周少瑾“二表小姐”。

    周少瑾和善地点了点头,想起了清风朗月。

    如果说程池身边的清风朗月是神话中的人,那秦方和宋明就是现世中的仆从,前者如同在虚无中,后都却在尘世间……池舅舅,也如同染了红尘般从神秘中走了出!

    她抿了嘴笑。

    碧玉对两个童子道:“你们去给四老爷禀一声,就说二表小姐来了。”

    秦方眼珠子骨碌碌直转,道:“怀山大爷说了的,若是二表小姐来了,直接进去就行了,不用通禀。”

    周少瑾有些意外。

    碧玉却训斥道:“谁告诉你喊怀山大叔做‘大爷’的?这家里只有主家才能称‘大爷’,听明白了没有?”

    秦方吐着舌头高声地应着“听明白了,以后再也不敢了”,模样儿十分的顽皮,也不知道是真听进去了还是在敷衍碧玉。

    碧玉直摇头,一面陪着周少瑾往里去,一面道:“秦方是秦大总管的侄玄孙,人很聪明,就是不怎么拘小节。二表小姐不要放在心上。”

    或者是自己是个很沉闷的人,周少瑾很喜欢那些性格开朗活泼的小孩子,她并没有被冒犯的感觉。因而笑道:“他还是个孩子,又刚刚进府,顽皮些也是人之常情,慢慢地教他就是了。”

    她想到秦家和程家的关系,觉得让秦家的孩子继续在程家为仆实在是太委屈秦家的孩子。还有集萤和秦子平的婚事,也不知道怎样了?

    以集萤性子和计家的家势。集萤也是父母娇养着的大小姐,就是在程池身边为仆的时候也不曾低头。会同意把集萤嫁给秦子平吗?

    周少瑾就碧玉:“我听说这边的总管姓秦,是秦子平还是秦子安?”

    “都不是!”碧玉笑道,“是秦子集。秦大总管的侄孙!”

    周少瑾讶然。

    碧玉笑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听我们家那口子说,秦子集之前是济南分号的二掌柜,四老爷突然就把他调到这边的宅子里来做了大管事……”

    周少瑾隐隐觉得这个秦子集和那个秦方的出现不像是偶然的。

    两人进了院子。

    院子里静悄悄的,甬道两边种着各式各样的竹子,风吹过来,婆娑生姿,沙沙作响。让人顿生幽凉之感。

    周少瑾笑道:“这竹子生得真好。也是原来刘家留下来的吗?”

    碧玉笑着点头,道:“刘家原来就叫筠园!”

    周少瑾挑了挑眉。

    碧玉笑道:“从退步出去,还有片竹林,比这边竹子品种还要多。”

    “那倒也名副其实。”

    两人说说笑笑的,转过竹林就看见一幢三阔带着两个耳屋子,屋前是架紫藤,一簇族的紫色花朵开垂柳似的随风摇拽。漂亮极了。

    朗月守在门前。

    看见周少瑾忙上前行礼,转身就朝着屋里的喊了声“二表小姐过来了。”

    湘妃竹的帘子一撩,怀山从里面走了出来,朝着周少瑾拱了拱手。尊称了声“二表小姐”,并自帮她撩了帘子。

    怀山是程池身边得力的人,这样的礼待周少瑾,周少瑾颇有些不安地向怀山道了声谢,进了屋子。

    满屋全是书。

    三阔的屋子被打通成了敞间,四周全放着书。

    左边一张大书案,右边一张大画案,中间放着卷轴的青花瓷大缸足有两人合抱粗,西边的窗下还放着张琴。那天被程池提在手中的那张弓则被像饰品似的很随意地挂在西边的落地罩旁。

    周少瑾觉得自己手心有点冒汗。

    她这才发现程池盘坐在东边临窗的大炕上,正在沏茶。

    他穿着件青莲色素面道袍,早上的阳光透过临窗的琉璃窗棂照在他的身上,让他的眉眼显得更加的柔和,俊朗。

    怎么有人可以长得这么好看!

    周少瑾看得有些挪不开眼睛。

    程池忍不住“扑哧”地笑,一面娴熟地洗着茶盅,一面笑着打趣她道:“终于看见我了!”

    周少瑾回过神来,赧然地垂下了眼睑。

    “快过来坐!”程池笑着指了指对面的大炕。

    周少瑾有些不好意思地走了过去,看见大炕上有两个大大的迎枕。

    她就知道,还是池舅舅这里最好!

    她高高兴兴地脱鞋上了炕。

    程池就爱惜摸了摸她的头发。

    小丫头眼里那赤/裸/裸的爱慕让人看着又是心喜动容,又是爱怜庆幸。

    还好这小丫头落到了自己手里……若是跟了旁人,只怕被人吃得骨头都不盛了。

    他又有点好奇起林世晟来。

    怎样的男子才能在小丫头的美色面前能不动心?

    想必也是个了不起的人。

    有机会要碰碰这个人才是。

    他递了杯茶给周少瑾,道:“尝尝看,曾大人给的茉莉花茶。”

    周少瑾闻了闻,果然茉莉花扑鼻。

    她顿时来了兴致,道:“池舅舅,您也在院子里种几株桂花树吧?可以做桂花花露,可以做桂花酒,还可以用桂花窨茶。”

    “你觉得好就行。”程池笑道,眼里有不容错失的宠溺。道,“我叫你来就是想让你看看宅子里都种些什么好?等会工匠会拿了图样过来,你看看有没有什么添减的。定下来了就让他们开始种花种树。”

    又不是她的宅子!

    周少瑾有些发愣。

    程池哭笑不得。

    拍了拍身边迎枕,道:“过来!”

    是要她坐过去吗?

    周少瑾有些犹豫。

    程池又道了一边:“坐过来!”

    周少瑾向来听话惯了,也没有多想,就坐过去了。

    程池长臂一伸,就把她搂抱在了怀里,让她坐在了自己的膝上。

    周少瑾脸胀得通常。挣扎着要下来。

    程池手臂有力却又很温柔,既容不得她挣扎又没有让她觉勒得很紧。

    他把脸埋在了她脖颈间。低低地喊了声“少瑾”。

    男子特有的温热让周少瑾连脖子都红了。

    程池含着她的耳垂好一阵吮吸轻咬。

    周少瑾软成了一团,暗恨自己没用,眼泪都快要出来了。

    程池却依依不舍地放开了她,低声道:“傻瓜!难道就准备和我这样厮混下去不成!”说着,又狠狠地咬了咬她的耳垂,道,“说了等我两年,两年之内一定凤冠霞帔地把你从正门迎进来,你怎么就我的话当成耳旁风了……不是为了娶你。我干嘛花那么大的力气在朝阳门附近置个宅子?”

    这是,是给她准备的吗?

    池舅舅不是把榆钱胡同的宅子送给她了吗?

    他还在那里埋了很多的东西。

    周少瑾眨着眼睛,被程池咬得直哆嗦,脑子糊糊的,根本就反应不过来。

    程池低低地笑。

    少瑾,像个小兔子似的。

    柔情像潮水般地把他淹没。

    他吻着周少瑾。

    她唇齿间全是他好闻的气息,像酒似的。让她昏沉沉的,脑子就更糊了。

    直到他放开了她,笑着帮她整理发间的钗环,她这才清醒过来。脸色通红地别过脸去。

    偏偏程池还无赖地道:“我知道你不愿意呆在金陵,也不喜欢杏花胡同,所以才想办法买了这宅子,你都不知道花了我多大的力气,还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以后若是还敢对我们的事这么不上心,还要这样罚你!”

    周少瑾含羞带怒,狠狠地瞪了程池一眼。

    美人嗔怒,别有一番风情。

    程池轻声地笑。

    这人,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周少瑾气唬唬地站了起来,道:“我要回家!”

    程池笑不可支。

    周少瑾气得不得了,她做了件自己做梦都没有想到的事——伸出脚去轻轻地踢了程池两脚。

    踢完了,不仅她傻了眼,程池也满脸的震惊。

    周少瑾看着委屈的眼泪就在眼眶里打着转。

    都是他……不然自己怎么像个泼妇似的……

    她以后可怎么在池舅舅面前做人啊?

    周少瑾觉得脸都丢光了。

    她逃也似的跳下炕就往外跑。

    可刚跑了两步就被程池从后面抱住了。

    “少瑾,是我不对!是我不对!”程池低声下气地哄着她,“你别生气了,别哭……嗯……你以后要是再踢我,我一定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的,好不好?”

    周少瑾气极,眼睛落得更急了,哽咽道:“我,我,我又不是那种坏脾气的人……”

    “我知道,我知道。”程池忙道,“是我把你给惹急了……你才生气的……”他说着,把她扳过身来,下颔低着她的头低声道:“可你想想,要不是觉得我是你最亲的人,你会这样待我吗?你都不知道,我每次看到你小心翼翼的样子有多伤心,我就是想像这样娇着你,惯着你,宠着你……你是怎会样性子的人,我还不知道吗?你别哭了,嗯?!”

    程池的声音渐渐低沉下去。

    不同于刚才的嬉戏,不同于刚才的轻快,显得有点沉重。

    ※

    给天心酱的加更!

    PS:沉迷着给周少瑾和程池的新家画布局图,一下子忙的忘记了时间,今天的加更晚了点。更新就更晚了,大家明天早上起来看吧!

    O(∩_∩)O~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