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四百一十四章 接触
    周少瑾不解地眨了眨眼睛。

    长长的睫毛又卷又翘。

    程池的心也跟着忽闪了两下。

    “池舅舅,”周少瑾不解地道,“是不是我姐夫他……做了什么不妥当的事?我代他给您赔不是好不好?”

    那模样儿,竟然带着几分怯生生的忐忑。

    程池觉得有块大石头砸在了他的胸口似的,让他透不过气来。

    就为了个廖绍棠,她就这样在他面前陪着小心,还要代廖绍棠给他赔不是……她姐周初瑾不比她精明能干一百倍,还要她帮着出这个头?

    程池有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周少瑾的全副心思都放在了程池的身上,程池的喜怒别人看不出来她却能感受得到。

    她不知道程池为什么生这么大气。

    刚才还好好的。

    就算是她姐夫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他……他也用不着和她这么生气啊!何况她都说代他姐夫向他赔不是了……难怪姐夫真的做了什么事?

    周少瑾心中既惶恐,又不安。

    她不由拉了程池的衣袖,低声道:“池舅舅,你别生气了好不好?我让姐姐去说姐夫……姐夫向来都很听姐姐的话的……”

    程池看着她急得眼圈都红了,可怜兮兮地望着他,像要被他抛弃的小猫似的,心里一软,随后又是一紧。

    他这是怎么了?

    就算这袜子是给廖绍棠做得又怎样?少瑾的女红一向都好,初瑾对她又是亦母亦姐,她帮着周初瑾给廖绍棠做几双袜子也是人之长情……只是以后别再费这么大的功夫就是了,还在袜子上刺绣,未免也太奢侈了些……

    难道这就是别人说的妒忌?

    他在妒忌少瑾对廖绍棠比自己更好?

    可这也太可笑了……

    程池心里有些乱。

    可在这纷乱的背后,心里又像明镜似的。

    只怕他真的是在妒忌了!

    他不由就把周少瑾搂在了怀里,亲着她的头顶道:“我没有生气!你别害怕!我见你做了这么多双袜子,那花纹又是如此的复杂,怕你伤了眼睛……”

    池舅舅觉得这花纹太复杂了吗?

    周少瑾想到南屏给他做的那些袜子。一下子就推开了程池,道:“您,您不喜欢那袜子上的花纹吗?”

    她花了好多的心思才设计出来的。

    程池一下子醒悟过来。

    少瑾是给他做的袜子。

    没有出去玩。而是在家里给他做袜子。

    他想到那静谧的浓荫,想到恬静娴婉地坐浓荫里做着针钱玉人儿……心就像发了酵似的,荡漾的全是柔情蜜意。

    “少瑾,”他再一次紧紧地抱住了那个小人,“我很喜欢,很喜欢……”

    呢喃的声音低哑醇厚地在她耳边响起来。热热的气息缠绕在她脖颈,她的心热腾腾的。身子酥酥麻麻的都要站不稳了。

    “少瑾……”他喊着她的名字,突然就把她耳垂含在了嘴里,声音也变得含糊起来,“我的乖乖……”

    周少瑾吓了一大跳,心发慌,腿发软,抬手就去推程池:“不要……不要……”

    那声音支离破碎,如奶猫在叫,更撩人心扉。

    程池神魂颠倒。理智早就被丢到了旮旯角落里去了,哪里舍得放手?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搂着她的背,狠不得把这身子镶嵌进去似吻上了她的唇。

    粉粉的唇,清凉柔软,小小的舌,温热细腻。唇齿间的纠缠,如蝶舞花间嬉戏……一切的一切,都让程池沉醉不已。

    也第一次生出放纵的情欲来。

    “少瑾……”他一面吻着那个让他知道一次她的心思就会更爱一次的人,一面在吻她的间隙心甘情愿地哄着她。“我去了二十几天,天天都想着你……只盼着能快点回来……天气又热,身上都起了红疹子……冰片粉都不管用……你呢?想不想我……”

    池舅舅又这样!

    一点也不尊重她!

    周少瑾泪盈于睫,又羞又气,正想着这次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这样随意的对待自己了……耳边偏生传来程池做小伏低的声音……她心颤不已,连推开程池的力气都没有了……心里正懊恼着自己没用,又听说他为了赶回来,背上都起了红疹子……她心疼不已,哪里还顾上自己的种种不适,忙急声地问他,又被他趁机含了她的舌吸吮了半天,声音断断续续地不成了腔调:“哪里……哪里起了红疹子……有没有找个大夫看看……”

    程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嘴角翘了起来。

    他就知道,小丫头最最心痛的就是他了。他只要说哪里不舒服了她就是再不喜欢,也会忍着让着他,也会顺着从着他……前世,程许那个混蛋怎么能把她逼到那个份上?不过,没有程许,小丫头只怕是重新投胎也轮不到他了。

    想想这些,他对程许的怨气都淡了很多。

    他继续地哄着她:“我急着赶回来……想着回到京城就能请大夫了……”

    这么好的机会,不抓住就是傻瓜了。

    程池趁机握了她的手把她往他的衣衫里引……

    “你摸摸看,那些红疹子还没有消下去呢?”

    “不行,不行!”周少瑾觉得自己的脸火辣辣的,手缩成了拳直躲。

    尽管心慌意乱,可隔着薄薄的夏衫,她还是感受到了他身体柔韧和结实。

    这让周少瑾的脸更红了,觉得脸上辣热得让她的眼泪都被蒸了出来。

    程池只是想让周少瑾渐渐习惯他们的亲热,自然不会真要周少瑾去摸他,何况他不过赶路的第一天懒得戴凉帽被晒得手背上有点红,根本就没有出疹子,周少瑾这一摸,岂不是露了馅?

    他放了手。

    周少瑾松了口气。

    程池感觉到她的身子都比刚才忪懈了很多。

    他却顺势从她半臂侧襟伸了进去。

    周少瑾贪图凉快,又是在自己家里,兜兜外面只穿了件银条纱的小衫,套了件半臂。轻而易举地就被程池摸了进来。

    “别!”周少瑾反手去捉程池的手,泪珠都快挂在翘长的睫毛上了。

    像晨曦的露珠,晶莹剔透的。

    程池爱怜地吻着那泪珠。

    咸咸的。凉凉的,滑落在了他的心里。

    “乖乖,给我亲亲。”他的手从腰间摩挲着向上,抚着她光洁如暖玉般的背,噙了她的舌,“真甜!”

    周少瑾羞得不行。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可程池的手好像带着火,让她的身体热腾腾的。血液都跟着在翻滚,仿佛有什么东西要喷薄而出似的。

    这陌生的感觉让她害怕……

    “池舅舅,您别这样……别这样……”她哀哀地求着饶,眼泪都要出来了。

    “好!”池舅舅向来不管她会说些什么,他只会自顾自地按着他觉得对她好的事行事,周少瑾虽然这样哀求着,却并没有觉得程池会照着她的话行事,不过是无望之下的侥幸罢了,可她一求他。他就会这么干脆利落地把手从她的衣襟里抽出出来。

    周少瑾一愣。

    程池已笑着啄了她的耳垂,暧昧地道:“那我还是亲少瑾的耳朵好了……”言下之意颇有些周少瑾很喜欢他亲她的耳垂似的。

    周少瑾呆滞了片刻。

    清雅矜贵的池舅舅,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耳朵被程池整个含在了嘴里,四周的声音都变得不那么真实了。

    周少瑾推搡着他,憋了半天才憋出了一句“流氓”。

    程池吻着她的鬓角低低地笑,溺爱地道着“傻瓜”:“池舅舅遇到你才会这样……你可曾瞧见我多看其他女人一眼?”

    还真没有!

    包括美艳的集萤。

    周少瑾的心刹那被柔情填得满满的,快要溢出来的了。

    她的身体更软了。

    这次程池好整以暇地细细地吻着她。温柔,缠绵,绻缱……如珍似宝地吻着她。

    周少瑾闭上了眼睛,像踏进虚无的空间。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只有程池有力的臂膀,时而轻柔时而霸道的亲吻……

    不知道过了多久,陡然间身子一凉,她发现程池放开了她。

    他不吻她了吗?

    周少瑾呆呆地望着程池。

    她不知道自己那懵懵懂懂的若有所失是多么的诱人。

    程池哑然失笑,在她耳边含笑地道:“有人进来了!”

    周少瑾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

    程池笑着帮她整理着衣襟和头发。

    她这反应过来。

    “啊?!”她小声地惊呼。

    程池已把她抱到了炕上坐好。

    帘子外面传来樊刘氏恭敬的声音:“四老爷,厨房里煮了下火的绿豆汤,用冰镇过的了,我端了些过来……”

    程池看了满脸红润,像朵盛开的春花般娇柔无力的周少瑾。

    帘子在没有谁允许的情况下就被撩了开来。

    樊刘氏端着红漆描金的海棠花托盘走了进来。

    她身后还跟着神色略带几分焦虑的商嬷嬷。

    当商嬷嬷看到程池和周少瑾一左一右地坐在临窗的大炕上,周少瑾虽然脸红得厉害,身段柔软地靠在大迎枕上,可程池却神色温和,风轻云淡般地拿着那些袜子仔细打量着,她还是忍不住透了口气。

    程池心不在焉接过绿豆汤。

    从他这里望过去,周少瑾的脖子都是粉红色的。

    他想,难怪那歪诗上写“一朝雨露承恩后,褪落青姿媚如骨”,可见还是有点道理的……他让人安排个时机把程识和程证陷害程许的把柄给袁氏,袁氏果然就闹腾起来。他原先还想着这件事得慢慢来……现在却想早点抱得美人归了。

    还是给袁氏加把柴好了!

    ※

    亲们,请多多原谅,这章急不得,所以比平时预料的慢了很多,也就推迟了几个小时。

    今天只有一更,更新比较晚,要到晚上的十二点左右了,有事的先睡好了,明天早上起来看。

    O(∩_∩)O~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