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四百一十三章 节日
    周初瑾没有办法,只好叮嘱她:“你自己一个人在家里要小心门户,谁来也不要开二门。有什么事就差了樊祺或是向管事跑腿,千万不要自己出去。越是这种大家都出门看热闹的时候,越是那些作奸犯科的人出来的时候,小孩不见,女孩子被拐,多是这个时候,你千万要当心……”

    周少瑾抿了嘴直笑,等姐姐说完了道:“前几天我跟着筝表姐出门你也拿这话教训了我一番。你就放心好了,我哪里也不去。外面那么多的人,闹哄哄的,有什么好出去的?你就安安心心地带着官哥去看赛龙舟吧!我这里省得!倒是官哥你要小心点,别往人多的地方带,他年纪还小,受不得那罪。筝表姐在那边的酒楼定了雅间,若是觉得太热了,你就借她的地方歇口气,可千万别是不好意思,直挺着。你是大人,挺得住,可官哥还小……”说到后面,总觉得不放心,道,“要不你把官哥送我这里来吧!我帮你照顾他。”

    这下轮到周初瑾笑起来,道:“我是姐姐还是你是姐姐,你倒教训起来我来!”

    周少瑾却正色地道:“姐姐,我说的是真心话。你还是把官哥送我这里来吧!你婆婆想出去看热闹,你不陪着不好,可也不能让官哥跟着受这个罪。你回去跟姐夫商量商量,最好还是把官哥送我这里来。”

    孩子还没有满一百天呢!

    周初瑾不由动心。

    她回去就商量廖绍棠。

    廖绍棠也正为这件事为难,闻言大喜,道:“那就麻烦二妹妹帮我们看着好了。等过几天我们再请她到家里来玩好了。”

    周初瑾笑道:“还好二妹来了京城,不然还真不知道怎么办好!”她说着,突然想把周少瑾就留在京城,这样一来既可以避开什么黄公子、白公子的,又可以托了京城的这些三姑六舅帮着给妹妹留意一门好亲事,三来姐妹间还可以互相照顾,特别是池舅舅还送了少瑾一个宅子。少瑾想在她这里住些日子就在她这里住,想清静了就自己住些日子,不知道有多自由自在。就是她这个出了嫁的。想想都觉得有些羡慕起来。

    她就把自己的想法跟廖绍棠说了。

    廖绍棠也觉得好,道:“保定府还是格局小了点,在京里说亲,方家、李家、闵家,不管哪家都算得上是百年世族,总比嫁了那小门小户的好。”

    闵家就算了吧!

    周初瑾在心里冷“哼”。

    觉得方家不错。

    子弟里优秀的很多。

    这么一想。她就想起了宋木。

    真是太可惜了。

    也是少瑾没有这福份。

    她笑道:“这件事还是你去跟我爹说吧!”

    这是要把功劳记在他的头上呢!

    廖绍棠轻轻地搂了搂妻子,笑道:“我这就写信给岳父大人!”

    周初瑾翘着嘴角笑。道:“婆婆那边,你也去说一声。”

    “知道了!”廖绍棠高声地道。

    到了晚上,就把端午节那天将官哥暂时托了周少瑾照顾的事告诉廖大太太。

    廖大太太面色微红。

    她有好多年都不曾这样单纯地出走玩乐一番了,居然忽略了官哥。要知道,他们现在已不是在镇江,只要说去看赛龙舟,不管什么时候也能在河边的酒楼里弄到一间雅间供她们歇息了。

    可现在说这些都晚了。

    孩子们是为了让她高兴才安排的这次出行。

    她忙道:“那就替我谢谢亲家二姨了。改天请她到家里来玩。”

    婆婆答应了就好。

    周初瑾笑着为周少瑾说了几名好话,等到了端午节那天,天刚刚亮就带上了官哥平时惯用的东西和服侍的仆妇。和廖太太把官哥送到了榆钱胡同。

    周少瑾小心翼翼地接过了官哥,再三保证会好好地照顾官哥。

    廖大太太再三地道谢,看着天色越来越亮,婉言拒绝了周少瑾早膳,等李氏和周幼瑾收拾好了之后,就一起出了胡同,往什刹海去。

    周少瑾看着官哥粉嫩嫩的小脸。心都要化了。

    她挨了挨官哥的小脸,官哥开始笑嘻嘻的,不一会却扯着嗓子哭了起来。

    周少瑾吓了一大跳,忙高声喊着官哥的乳娘。

    乳娘忙走了过来。看了官哥一眼笑道:“官哥这是饿了!”

    周少瑾松了一口气,把孩子递给了乳娘。

    因家里也没有旁的人,乳娘就坐在一旁给孩子喂奶。

    周少瑾见他大口大口地吸着奶,不由笑着摸了摸孩子的头,转身让把前几天她让人去集市上买的布老虎,小人偶,不倒翁等都拿过来,准备哄官哥玩。

    谁知道官哥儿吃着吃着就睡着了。

    周少瑾哭笑不得。

    乳娘忙歉意地道:“今天要过来二小姐这边,官哥比平日里起得早了些……”

    小孩子自然是想吃就吃想睡就睡了!

    周少瑾笑道:“这又不是你的错,你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他平时是睡摇床还是睡炕?若是睡炕,就把它放在这里好了。我看着他!”

    南方的孩子睡摇床,北方的孩子睡炕。

    “睡炕。”乳娘笑着,自有眼色机灵的小丫鬟过来铺了个小铺,乳娘轻手轻脚地把孩子放在了铺了。

    周少瑾就坐在一旁给程池做袜子。

    和上次一样,她依旧用十字针给程池缝袜子,不同的是雪白松江细布袜子,她用了琥珀色、黄栌色、浅绛色依次走线,华丽而又奢侈,让人看了有些挪不开眼。

    池舅舅那么讲究,所有的精致都在细节之处了,这样的袜子他肯定喜欢。

    周少瑾抿了嘴笑。

    若说之前做的袜子颇有些出尘脱俗的味道,而现在的做的袜子就颇有些凡尘繁华的味道。

    她喜欢池舅舅如世俗凡人一样的生活,不喜欢池舅舅出家人般心如枯槁。

    ※

    程池一踏进院子就看见周少瑾正坐在内室的窗前做着针线。

    清晨的阳光如碎金般般过亭亭如盖大槐树的叶缝洒落在青石的地砖,给阴凉的庑廊平添了几分静谧。肤光如雪的周少瑾眉目温婉地坐在那里,仿佛尊玉人,珠光流转,一直映到程池的心里。

    他大步走了过去。

    有人看到他进来。低低地惊呼。

    周少瑾抬起头来,那神色也是柔柔的,然后她睁大了眼睛。呆呆的,像被吓着了似的眨了眨眼睛。

    程池就笑了起来。

    不知怎地,他就受看她在自己面前流露出来这副模样来。

    让她惊讶又稀奇。

    再平凡普通的事也让他觉得有趣起来。

    程池回快了脚步。

    周少瑾陡然间像醒悟了过来似的,她脸上就绽开如夏花般灿烂的笑容,丢也针线就跑了出来。

    “池舅舅,池舅舅……”她甜糯的声音像是在撒着娇儿。犹如在抱怨他怎么丢下她这么迟才回来似的。

    程池想想心中就是一荡,就想张开手臂抱了她。

    可她却硬生生地在厅堂的门槛前止住了脚步。目光清澈黑亮,却带着盈盈的笑意,红红的脸颊更像是盛开的玫瑰,娇艳至极。

    “池舅舅!”她温温地喊声着程池,声音里带着百转千回的柔情,一双纤细白嫩的小手不安地拧在了一起。

    程池只觉得气血翻滚,恨不得把这小人儿揉到身材里去才行。

    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咬了咬舌尖才强行把心中的悸动按压下去。

    商嬷嬷等人当没有看见程池进来了似的,可服侍官哥的仆妇们哗啦啦上前给程池行礼。

    程池如被泼了盆冷水似的。心中的躁热冷了冷,露出温文尔雅的笑容,抬手让拜见他的仆妇站了起来,这才大步进了厅堂。一面内室去,一面道:“你今天怎么没有去看赛龙舟?筝姐儿不是包了两间雅间吗?她没有给你下贴子吗?”帘子一撩,却看见炕上躺着小娃娃,程池的声音一滞。道,“这是官哥?”

    池舅舅走了这么长的时候,她身边的事他却全都知道,她都不用多和他说什么。仿佛他不是走了月余,不过是昨天刚刚出了一趟门而已。

    周少瑾心里像决了堤的河,喜悦一浪高过一浪地漫过她的心田。

    她脑子里糊糊的,根本不知道先回答哪一句,后回答哪一句,胡乱地道着:“我不想出去,外面好热的。我在家里给你做袜子,然后把官哥留下来了,我怕姐姐碍着情面,不愿意求助筝表妹,官哥要是晒病了可怎么办?”

    程池却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见官哥比那天他去恭贺的时被乳娘抱出来时样子白了很多,壮实了很多,五官也长开了,不由弯下腰去用手指戳了戳官哥睡得红彤彤的小脸。

    官哥闭着眼睛就就哇哇地大哭起来。

    程池有点傻眼。

    周少瑾忍不住笑了起来。

    商嬷嬷忙带着乳娘进来把官哥抱了出去。

    又有小丫鬟上进来上了茶点。

    程池不免有些讪讪然,道:“没想到小孩子这么容易就哭了起来。”

    周少瑾眉眼含笑,说不出的柔美,道:“他脾气可大了。我刚才不过挨了挨他的脸,他就大哭了起来呢!”

    “是吗?”程池坐在了临窗的大炕前,见炕桌上的小篮筐里放着双没有做完的袜子,炕桌下还放着几分做好了的。

    他眼神微凝,道:“这,是给谁做的?”

    难道是廖绍棠?

    她因前世的事,素来对廖绍棠尊敬有加。

    念头闪过,他心里顿时有些不自在。

    那廖绍棠真是前世修来的好福气,今生什么也不用做就让周少瑾对她别眼相看!

    他顿时觉得心里酸酸的,为周少瑾抱起不平来,道:“他又不知道前世的事,你也不用待他那么好。免得他生出什么疑心。”

    ※

    姐妹兄弟们,补上明天的更新。

    今天就没有办法加更了,更新会很晚,大家明天早上起来看吧!

    PS:明天还要去医院,也只能一更。会在晚上的十二点左右。然后下个星期有一次出差,还不知道星期几,这段时间的更新可能有点混乱,亲爱多多包涵,我会尽快调整时间,恢复双更。

    谢谢大家的理解!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