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四百零九章 得知
    “什么?程……嘉善要成亲了?”周初瑾好不容易把“程许”两个字换成了“嘉善”,道,“什么时候的事?怎么之前一点消息也没有听到?我们难道还回去金陵观礼不成?”说完,她察觉到自己的语气太生硬了,忙补充道,“那官哥怎么办?留在京城吗?谁来照顾他?”

    孩了这么小,肯定是不能带回金陵的。

    而听廖大太太的口吻,她却得参加程许的婚礼。

    廖大太太现在心烦自己家的事,对别人家的事兴趣不大,淡淡地道:“听你们的外祖母说,嘉善准备在京城成亲,也好宴请你舅舅的同僚。说是程家长房已经有快二十年没有办喜事了,嘉善又中了解元,这次无论如何也要大肆操办一番。”

    也就是说,这消息是从袁夫人和廖大太太的娘家方氏得来的。

    周初瑾有点不敢相信,迟疑道:“可程家的祖宗祠堂都在金陵,他们在京城举办婚礼,会不会有点不好?”

    廖大太太对袁夫人也没什么好感,又是私底下和儿子儿媳妇说话,直言道:“她这个人,向来好强,郭老夫人又是个心气高的,自己的儿子尚且还有一个没成亲,哪里有心情去管孙子?想必这是袁夫人的主意,而她向来拿了主意都能得逞的。”话说到这里,她面露不解,道,“不过,她这次做的确有点过了。”廖大太太说着她又想起自家的事来,道,“管她呢!嘉善若是来京中成亲,我们就去观礼;若是在金陵成亲,随便她们谁去,反正我是不去的。”

    周初瑾心里有点乱,但天色已经不早了,而且婆婆千里迢迢地赶过来,又是船又车的。肯定很累了,她也不好多问。陪着说了几句话,夫妻俩就起身告辞了。

    廖大太太却是真的稀罕这官哥这孙子。商量周初瑾夫妻今天晚上就官哥和她睡。

    做祖母的喜欢孙子,周初瑾夫妻自然是高高兴兴地应了。

    周初瑾帮着乳娘把孩子在廖大太太屋里安顿好了这回到自己住的东厢房。

    廖绍棠已经沐浴过了,盘坐在临窗的大前拿着一本书发呆。等周初瑾走近了才发现,丈夫的书都拿反了。

    她没有打扰,轻手轻脚去沐浴出来,丈夫还是用同样姿势拿着书。连书页都没有翻过,如个泥塑的人似的。

    周初瑾就笑着催他:“快去歇了吧!有什么事明天再想。你不是只请了一天假吗?翰林院的事可不出错。”

    校对誊录这种事很是繁琐。却出不得半点的错。

    廖绍棠笑着点头,和周初瑾上了床。

    可就算是上了床,也是睁着眼睛望着帐顶发呆。

    周初瑾暗暗叹了口气,想着明天还要去榆钱胡同做客,强迫自己睡了。

    第二天却是被廖绍棠唤醒的。

    他胡子邋遢的,低声道:“初瑾,我有件事想和你商量。”

    声音暗哑,像是一夜没有睡似的。

    周初瑾吓了一大跳,忙坐起身来。正色地道:“您说!我听着呢!”

    廖绍棠还是犹豫了良久,这才道:“我们成亲的时候,娘不是送了我们一个小田庄吗?我想把这个小田庄还给母亲,让她手里有些体己的银子……她在我们做子女的面前也有尊严……”

    周少瑾这下子可是全醒了。

    若是把这个小田庄还给婆婆能给婆婆带来“尊严”,她何乐而不为。

    她又不是没有自己的陪嫁,又不是指着廖家公中的那点银子过日子。

    只是她知道廖绍棠的性子,绝不可能无缘无故地拿他们的产业去讨好婆婆的。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大定,而且还与婆婆昨天和他说得话有关。

    周初瑾立刻就爽快地应了,并笑道:“那原本就是婆婆的陪嫁,家中也还有弟弟妹妹。我原就担心我们得了婆婆的陪嫁让弟弟妹妹们不高兴——为了银财弄得家中不宁,那倒不至于。您这么说,我这里可是松了口气。”

    廖绍堂感激不尽,拉着周初瑾的手道:“难怪老人家都说家有贤妻,如有一宝。有些事我不是要瞒着你,是不知道该怎么跟你开口……我爹他,私下把我母亲的陪嫁全给变卖了。官哥百日礼,我母亲想寻些好东西送给官哥,这才发现的……偏偏还不敢张扬,怕坏了我爹的名声,弟妹们不好议亲。如今母亲手中已没有什么好东西了,大妹又到了出嫁的年纪……母亲虽然什么也没有说,可她既然能知道程嘉善马上要成亲的消息,只怕是回了趟娘家找舅舅们……母亲这辈子,过得太苦了!”

    周初瑾索性好事做到底,道:“要不就把我陪嫁的那些金饰拿去银楼里重新融了,打几个新式的样子等大妹出嫁的时候让娘带回去?”

    “不用,不用。”周绍棠搂了周初瑾,“你能答应我把田庄还给母亲我已是感激不尽,怎么还能动你的陪嫁。不用了!我,我以的事一定会争气,挣个田庄回来的。”

    千金难买夫妻同心。

    周初瑾打定主意,如果大姑子出嫁,她怎么也要送几套头面给她由婆婆送出去讨好讨好婆婆和大姑子。

    用过早膳,夫妻俩去给廖大太太问安。

    廖大太太好像也是一夜没睡,只有看见官哥的时候才会从心底冒出些许的笑意来。

    廖绍棠朝着周初瑾使了个眼色。

    周初瑾知道他要和廖大太太说田庄的事,找了个借口抱着官哥退了下去。

    等到周初瑾再回到厅堂的时候,廖大太太和廖绍棠眼睛都红红的,廖大太太更是拉了周初瑾的手道:“是我对不起你们夫妻。”

    “娘说这话就见外了,这是可是相公对你的孝敬。”周初瑾是在九如巷长大的,深谙讨好长辈之道,几句话说得廖大太太感慨不已,私底下对廖绍棠道:“我从来还有点担心初瑾是丧母的长女,如今看来却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这样贤惠的媳妇,你以后可要对她好一点。”

    廖绍棠不住地点头,眼里都是笑,自此和周少瑾的关系一直都像刚成亲那会。

    这是后话了。

    周初瑾和廖大太太送走了廖绍棠之后。重新梳妆打扮了一番,抱着官哥儿,坐着轿子去了榆钱胡同。

    李氏带着周少瑾在垂花门前迎接。

    廖大太太左右地瞧了一眼。笑道:“榆树胡同离榆钱胡同真的很近,亲家太太和亲家小姐要常过去串门才是。”

    李氏客套了一番,一行人往屋里走。

    廖大太太暗暗惊讶。

    周初瑾住的宅子是她从她的体己银子里拿出来的,一共花了多少钱她心里清清楚楚的。这一片双榆胡同和榆钱胡同是最好的,靠着六部和国子监最近。她最初也想在这边买个宅子的,最终因为太贵而弃了。

    没想到周镇还有这个能力。在这么繁华的地方给周少瑾买了个宅子。

    因这是极长脸的事,她也就夸奖起周家来。

    李氏手里银子。对银财上的东西向来不怎么看重,因而闻言笑道:“这可不是我们老给二小姐置办的。这是郭老夫人送给少瑾的。自大姑奶奶出嫁之后,二小姐就搬去了寒碧山房居住,给郭老夫人作伴。”

    原来如此!

    她就说起了程嘉善的婚事。

    周初瑾原准备找个机会告诉周少瑾的,不曾想婆婆提前说了。

    她立刻就朝周少瑾望过去。

    妹妹的神色果然有些不虞。

    周初瑾找了个机会和周少瑾道:“你也别担心。池舅舅向来心痛你,你到时候不妨找个借口留在家里,池舅舅肯定会帮你说情的。”

    “我不是担心这个!”周初瑾神色得凝地道,“我就算是跟着太太去观礼,也不过是在内院和那些女眷打交道。那天袁夫人还有空找我的麻烦不成?程许还能为难我不成?我是在担心郭老夫人。袁夫人这样,郭老夫人肯定不会来京城的。程许是嫡子长孙,不在老家成亲跑到京城来成亲,她老人家心里得多难受啊!”

    周初瑾不知道说什么好。

    得到陪房三百里加急送来的信,程筝却是气得不行,关了门对自己的乳娘道:“我娘这是怎么了?喝了谁的迷魂汤,居然想到让嘉善到京城里来成亲。那祖母怎么办?二房的老祖宗怎么想?嘉善这还没有得势呢。就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了。这样是嘉善入了阁,做了首辅,那眼睛还不得只看得见天上?谁还能求到他们的面前。既然如此,族中之人凭什么抬举嘉善?没有族人相帮。嘉善就算是有三头六臂,只怕也难开辟出条路来。不然为何又让我嫁到顾家,二妹嫁回袁家呢?这是谁给我娘在出主意不成?”

    乳娘的神色也有些凝重,道:“大奶奶,您是不是写封从回去劝劝夫人,夫人最听您的话了。”

    程筝苦笑,道:“只怕是我娘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写信回去也没有什么用!我总不能为了娘家的事丢下相公和孩子不管吧?我只有得了婆家的尊重才能帮到娘家,我出嫁时祖母反复叮嘱我的事,我可是一刻都没有忘!”

    乳娘道:“要不请大爷的幕僚帮着跑一趟?我们可不能睛睁睁地看着夫人和老夫人越走越远……”

    程筝还有些踌躇。

    陪嫁的第二封信送了进来。

    这第一封信送来还不到一个时辰……

    程筝惶恐地和乳娘对视了一眼,战战兢兢地拆了信。

    ※

    亲们,补上昨天的更新。

    今天的更新依旧定在晚上的十二点。

    这几天很忙,估计周末都不能休息,把更新的时间晚点更有保障!

    O(∩_∩)O~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