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四百零七章 姑子
    说话的,正是那个神色俏皮的小姑娘。

    程筝等人都笑了起来。

    那小姑娘见状就欢快地跑了过来,挽了程筝的手甜甜地喊了声“筝姐姐”,又和程箫、程笙打了招呼,然后招着她的同伴招手道:“葭姐姐,这是金陵九如巷程家的几位姐姐!”

    那女子的脸腾地一下就红得仿佛能滴出血来,神色间也变得有些羞赧起来。

    这么大方的女子,怎么会突然变得害羞起来?

    周少瑾暗生不妙之感。

    果然,那女子上前恭恭敬敬地给她们行了个福礼,就微低着头站到了一旁。

    那神色俏皮的小姑娘就抿了嘴笑,道:“葭姐姐是福建闵家的大小姐!她的胞兄,就是前科状元郎小闵大人。”

    众人皆露出恍然大悟之色。

    周少瑾蹙了蹙眉。

    福建闵家的大小姐,不就是要嫁给程许的那个人吗?

    今天是什么日子?

    出来逛个花市也会遇到程许的未婚妻!

    前世她从来没有和闵家大小姐见过面,没想到今生她这么快就碰上了。

    但愿以后大家少接触些。

    只是不知道这闵家大小姐怎么和方家小姐这么熟了?

    程筝把周少瑾介绍了两个小姐,又把两个小姑娘介绍给她:“这是方家的六小姐,闺名一个萱字,这位是闵家的大小姐……”

    方萱笑道:“闵姐姐单名一个‘葭’字。我们两个人都是草。”

    程筝等人都笑了起来。

    周少瑾也跟着弯了弯嘴角,笑意并没到达眼底,好在她看上去就是个温婉柔顺的小姑娘,加上闵葭的注意都在程氏三姐妹的身上,而程氏三姐妹的也都注意着闵葭,没有谁注意到。

    程箫就笑着问方萱:“你怎么也选了今天逛花市?舅舅没有拘着你写字吗?”

    那口气,十分的熟悉。

    可见袁家和方家走得是很近的。

    方萱叹气道:“箫姐姐可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我爹怎么会放我出来?是葭姐姐从福建过来,我娘让我陪着葭姐姐到处逛逛,我爹这才开了金口。我每天能少抄五百个大。”她说着,走过去抱了礼貌地跟在程筝身后听顾宁和顾中,笑道:“筝姐姐。您们今天怎么也过来逛花市了?大郎、二郎,我们有些日子没有看见你们了,你们可曾想我?”

    顾宁和顾中都露出萌萌的笑容来,喊着方萱“小姨”,那顾中更是道:“您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没有去我们家串门了?”

    方萱脸色一红,吱唔了片刻。笑道:“下次小姨去看你们的时候,给你们带窝丝糖和木里水去!”

    两人才都笑眯眯地点头。

    程笙在一旁直笑。和周少瑾耳语:“是我二舅舅的女儿,从姐妹里排行第六,实则是我二舅舅的独生女,年过四旬才得的这个宝贝,宠溺得很,人有些活泼,说话也直来直去的,心肠却很好。”

    颇有些若是方萱说错了什么话,让她不要放在心上的意思。

    大家萍水相逢。周少瑾根本就不会她生气。

    她朝着程笙笑了笑。

    程笙就突然地叹了口气,道:“少瑾,你可长得漂亮。脾气又这么好,得改改才是。免得嫁到别人家被婆婆、姑子拿捏……”

    从前程笙也说过让她别什么事都忍着让着,她当时只觉得程笙是天之娇女,站着说话不腰疼……现在想想,她的话是很有道理的。而且还是推心置腹的一番话。

    周少瑾心生歉意。

    汪娘子见大家都很熟,松了口气,忙殷勤招待大家去暖棚外的凉亭喝茶:“……小姐、奶奶们还可以看看我家的花圃。”

    程筝笑着应“好”,其他人以她马首是瞻。自然不会有异议。只有周少瑾,笑道:“我想看看她们家的其他花,几位姐姐先去,我等会就过来。”

    既然在这里遇到了未来的弟媳妇,想必程家三姐妹对闵葭都很有兴趣,她与其坐在那里无所事事旁观,还不仔细看看汪家到底有些什么花卖。她可是抱了很大的希望来丰台的,希望能找几盆好点的花回去。

    池舅舅说了如果可能,会赶回来和她一起过端午节的。

    倒落到时候就很热了。

    若是能养几株树,应该很凉快些。

    也不知道池舅舅储了冰没有?

    或者是,劝池舅舅搬去朝阳门那边的宅子住?

    那边既然马都能养好几匹,想必极宽敞。

    周少瑾心里七想八想的,送走了程筝等人,围着汪家的暖房转了一圈。

    汪家的女儿在一旁陪着她,不时地向她介绍暖房里的那些花草:“……这些是茶梅……这些是腊梅枝,刚刚开过一茬,正在修剪……这些是牡丹,是我祖父那时候就养出来了的双色牡丹,还有这几盆,是君子兰,不是什么太别稀罕的品种,却销得很好,来我们家的都要带一盆回去……这一排都是建兰,从福建送过来的。”她说到这里,顿了顿,道,“那们方小姐就是来买建兰的。”

    闵葭是福建人,方萱想买建兰也就很好理解了。

    她笑着点头,仔细地瞧了瞧汪家的君子兰。

    叶片肥美,花蕊也是含苞欲放,已经可以看得出颜色了。

    周少瑾笑道:“的确是要带一盆回去才好。”

    汪姑娘笑,面露迟疑。

    周少瑾从不是多事的人,只当没有看见,低头仔细地选了七、八盆君子兰。

    汪家小姑到底没能忍住,笑道:“原来方家六小姐带来的就是闵家的大小姐啊!他哥哥披彩游街的时候我也曾去看过,不过隔得太远,根本没看清楚。闵家大小姐长得这么漂亮,那闵状元想必也长得很英俊了。”很感兴趣的样子。就像那些在梨园捧角太太、奶奶们。

    周少瑾笑了起来,道:“我也没见过。不知道。”

    汪姑娘脸色一红,忙叫了仆妇来帮把周少瑾看中的几盆君子兰移到了一旁去,等会给周少瑾装上马车。

    周少瑾又选了几盆梅花、茶花和金桔钱,问她有没有西府海棠之类的花树。

    汪姑娘又把她领到了另一个暖房里。

    周少瑾忙了半天,终于把汪家的花圃逛了个遍。她发现汪家的花卉比花树种得好。她没有勉强自己,只是看了看,决定下次来的时候去其他的花农家里走一走——既然能以丰台卖花。各家都有各家种得好的花卉。

    往回走的时候,她遇到了程筝。

    她正带着两个儿子在赏花。一面赏花,还在一面道:“……你看见那个桃红色的花了没有,那是翠菊,而那边那个大红色的花,则叫蜡菊。你们发现他们的差别没有?”

    顾宁认真地打量,顾中则笑嘻嘻地道:“娘亲。菊花不是九月才开吗?它们怎么会这个时候就开了?是因为有暖棚的原因吗?”

    “不是。”程筝耐心地解释道,“这两位花就是这个季节开。是比较常见的花。比较贵的花才有会在暖房里养。至于他们为什么这个时候开花,娘也不知道。等会回去了,你们去问我们家的花匠可好?”

    两人齐齐点头。

    顾宁道:“娘,我知道了。那翠菊的花瓣全都开了,而那蜡菊的花瓣始终都抱着花蕊……”

    程箫就鼓励地摸了摸顾宁的头。

    周少瑾看着心都软了。

    她看到的其他这个年纪的男孩子都是鸡飞狗跳墙的,顾家的两个孩子却非常的自制,程筝把他们教得可真好!

    可见九如巷的人都说程筝像顾老夫人并不是虚言!

    不过,她这个时候不在凉亭里和闵大小姐等人说话。怎么带着孩子出来赏花了?

    她笑着走了过去。

    两个小家伙给她行礼。

    程筝则笑道:“我听你姐姐说你的花也养得很好,可算是来了一个帮忙的。我都要被这两个小子问得哑口无言了。”

    她嘴里是这么说的,神色间却有着与有荣焉的骄傲。

    周少瑾笑着上前,和程筝母子一起赏着花。

    有小丫鬟喘着气跑了过来,道:“大奶奶,方家六小姐和闵家大小姐要走了,说是要向您辞行!”

    程筝笑着对周少瑾道:“那我们一起去送送她们去!”

    这是基本的礼仪。周少瑾自然是从善如流。

    方萱好像和程箫的感情最好,她极力地邀请周少瑾等人去家里做客,并对程箫道:“姐姐来了都没有告诉我,你若是还推迟。我就向姑母告状去!”

    程箫宽和地应是,送走了方萱和闵葭。

    程笙就道:“闵家大小姐好像还挺不错的。大伯母这个媳妇挑得不错。”

    刚才还很热情的程箫却冷了下来,道:“方萱是个不上心的,也不知道是偶然遇到的还是有备而来……只怕还要看看。”

    她对于闵家提出来程许中举人才好议亲的事一直耿耿于怀。

    程筝却不置可否,淡淡地笑道:“时候不早了,我们也要回去了。”

    程笙感觉到了程筝姐妹的冷淡,困惑地朝周少瑾忘去。

    周少瑾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轻轻地摇了摇头。

    送走了方萱和闵葭的汪娘子跑了过来,问她们都看没有看中什么花。

    程笙选了几盆建兰,程箫选了几盆冬青树之类的,程筝却选了些花烟草、大理花、半支莲等常见草花。

    等到装马车的时候,程笙才佩服周少瑾的先见之明,又见周少瑾一口气买了很多快开花的君子兰,笑道:“就算是要送给你姐姐,你这也买得太多了。”

    周少瑾笑道:“有几盆是送给你们的——第一次和几位表姐出来,我也不知道买些什么送给我们,就借花献寿,送几盆君子兰给你们好了。”

    ※

    兄弟姐妹们,补上昨天的更新。

    有错字,要中午才等改啊。

    大家先将就着看吧!

    PS:加更依旧在晚上的十二点左右……~~~~(>_<)~~~~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