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四百零一章 后山(周末加更)
    只要跟着程池,周少瑾去哪里都无所谓。

    两个人沿着绿树掩饰的山道慢慢地往后山去。

    四月是京城最好的季节,晴空万里,一碧如洗,山间开满了不知名的野花,五颜六色,姹紫嫣红。蝴蝶在花间飞舞,蜂蜜嗡嗡地采蜜忙,更有山涧的泉水叮叮咚咚地响着。

    周少瑾从来不知道大相国寺的后山的景致这么漂亮。

    程池却指了横路边的一块大青石道:“少瑾,从下来休息一会。”

    周少瑾很少这样走路,身上已有了薄薄的汗。

    她柔柔顺顺地应“好”,扶着程池的手坐在了大青石上。

    大青石旁有株树冠伸展的老槐树,像把伞似撑在她的头顶,林间有晓风吹过来,十分的凉爽。张目远眺,可以看见大相国寺后山的白塔和大相国寺大雄宝殿金色的瓦,在绿树从中有,有种远离尘市安宁与静谧。

    “这地方真好!”她看朝旁边挪了挪,示意程池也坐上来。

    程池朝她笑了,道:“这是我有一次来相国寺的时候偶尔发现。你喜欢就好!”

    周少瑾讶然。

    程池眉宇间闪过一丝得逞的得意,柔声笑道:“你在这里坐一会,我去给你弄点水喝!之前没有想到会上山,也没有给你准备。”

    这里的风景再好,没有了程池,她一个人也会觉得害怕。

    “您要去哪里?”她有些紧张地问。

    周少瑾坐在青石上,和站着的程池一样高。

    程池轻轻地抱了抱她,指了指她的身后:“你看,那边有个小溪,我就在那里!”

    周少瑾的神色这才忪懈下来。

    她就这样离不开自己吗?

    程池有些意外,又觉得是情理之中的事。

    不然她也不会有勇气拒绝宋木了。

    自己在她的心里……可能比他想像中的还要重要!

    程池些时倒有点后悔起来。

    若是少瑾当时没有勇气拒绝宋木,或者是宋木为了自尊心无论如何也不愿意放弃少瑾,他就这样把少瑾交给了别人……她会不会像朵花似的枯萎凋零呢?

    他想想就后怕。

    对周少瑾说话的声音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又温柔了几分:“乖,坐在这里别动。小心落下来。”

    周少瑾连连点头。规规矩矩地坐在那里,那模样儿,说多乖巧就有多乖巧。

    仿佛是他手里的面团。他想怎样揉捏就能怎样的柔捏。

    程池没能忍住,抱着她嘴就贴到了她的唇上。

    那温柔细腻而又略带几分凉意的感觉闯进了脑海里,他这才明白自己做了什么。

    程池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

    忙抬起头来,在她的颊边亲了一口,低声道着:“少瑾,乖乖。坐在这里别动。”

    周少瑾已经傻了眼。

    她什么都没有做,青天白日的。池舅舅为什么还要亲她?

    直到程池放开她,她才回过神来,温顺的好脾气让她嘟呶地“哦”了一声,垂下了眼睑。

    程池见她没有太多的反应,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摸了摸她的头。

    周少瑾就忍不住抬睑飞快地睃了他一眼。

    他眼角眉梢都透露着心满意足之后的舒缓和畅快。

    是因为亲了她的缘故吗?

    周少瑾想那次程池把她按在门扇上欺负的时候……他好像也很高兴的样子。

    她的脸顿时火辣竦,都不敢抬头了。

    程池见周少瑾害羞般地低下了头,他的仿佛漏跳了一拍似的,感觉有些窒息。

    少瑾……是不是慢慢地开始适应他?

    程池转身往小溪去。

    深深地吸了几口心情才平静下来。

    他就是上次听到十三行的船沉了也没有这样的紧张。不,应该说,他已经很久都不不曾这样的紧张过了。

    程池的步履不由地轻快起来。

    小溪旁一如他记忆中的样子,飘浮着几片睡莲的叶子,只是那叶子比他还的时候要繁茂了些。

    程池突然就想到“开枝散叶”这个词来。

    他笑着摇了摇头,采了片叶子洗干净,兜了水往回走。

    林间斑驳的光影照在他的脸上。周少瑾可在清楚地看见俊朗的眉目和眼角眉梢间洋溢着的喜悦。

    她不由抿了嘴也跟着笑了起来。

    池舅舅还告诉她要七情六欲都不要上面,可他自己还是……让人一看就知道他很高兴。

    周少瑾陡然又想起了刚才那个卖佛香的小贩说的话。

    池舅舅……是她的父亲还是舅舅……池舅舅当时心里肯定气坏了……不然他也不会那么在意了……池舅舅生平只怕是从来没有出过这样的糗。

    明明知道应该把这件事忘掉,可莫名的,她只要一想到池舅舅是为了她才会那样的出糗。她就抑制不住地想笑,就抑制不住心里像吃了蜜般的甜。

    周少瑾捂了嘴。

    走近了的程池笑道:“什么事这么高兴?”

    周少瑾自然不敢告诉他。忙道:“没什么事,没什么事!”

    程池见她是高兴的,自然也就不会去事无巨细的追问,把兜着水的荷叶举到她的嘴边,温声道:“来,喝一点。要小心。”

    周少瑾并不喝,可她还是很想喝水,何况是用荷叶兜着的,她两世为人也还是第一次喝到。

    她想了想,大着胆着扶了程池肩膀,喝了一口水。

    真甜!

    周少瑾又喝了两口,推给程池:“你也喝一点!”

    程池朝着她笑,把剩下的水都喝完了。

    周少瑾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程池喝的是她剩下的水。

    她的脸又是一红。

    程池看着一笑,道:“肚子饿不饿?”

    难道她说肚子饿,池舅舅还能有什么办法不成?

    周少瑾不禁脱口而出。

    程池直笑,道:“再过去点,有桃子树。这个季节应该已经挂了果。”又笑道,“既然带了你出来,怎么能让你冻着饿着呢!”

    周少瑾才不要和程池分开呢!

    她道:“我不饿。而且我吃了桃子不克化。”

    程池觉得两个人若是想长长久久地在一起,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还是要说清楚点好。

    周少瑾这样的迷恋他。但也不会因此而对他百依百顺,连自己的喜好也一并丢了。

    他觉得这样很好。

    “我看你买了苗绣的花样子,很喜欢绣花吗?”程池就和她聊着天。

    周少瑾点头。

    她第一次见到程池就能那么相信程池。是因为她觉得程池是个宽和的人,就算是她再怎么狼狈,程池也不会恶意地笑话她。

    后来和程池接触的多了,这种感觉也就更强烈了。

    何况她什么样丢脸的事他不知道,周少瑾也就很容易和他说心里话了:“我干什么都干不好,只有花绣得还不错。慢慢地就很喜欢绣花。”

    “是吗?”程池笑道。“我觉得你的花也养得很好,还能养出十八学士。墨菊来啊!”

    周少瑾红着脸道:“因为绣花可以送人,总不好送人几盆花吧?而且送给他们的花,他们通常都养死了,好可惜啊!”

    小丫头是渴望让人认同而又不愿意去伤害那些有生命的花草树木吗?

    程池想到她从小的经历,心痛不已地把她搂在了怀里,低声道:“没事!我到时候陪你去逛丰台,懂花爱花的人我们就送他们花,不懂花爱花的人我们就不理他们。绣花伤眼睛,养花却可以让人放松情绪。你要是喜欢。绣一会花,就莳弄会花草,可以让眼睛休息一会。”

    周少瑾身子有发僵,想推开程池,可一想到刚才他眼角眉梢都透露着心满意足之后的舒缓和畅快,她又迟疑起来。

    她偷偷地瞥程池。

    程池神色间果然很舒畅。

    那,那就算了好了……反正池舅舅很高兴……

    周少瑾低着头。当什么也没有发生的,心却跳得厉害,咚咚咚的,像擂鼓。以至于程池之后说了些什么,她根本没有听清楚,只是顺从地随着程池的话点头。

    然后程池把她抱在他的膝上。

    像抱孩子似的。

    她窝在他了的怀里。

    怎么会这样?

    周少瑾快要哭了。

    她好怕池舅舅像上次一样……把手伸到她衣服里……

    周少瑾想挣扎着坐起来。

    程池却很规矩地只是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就像哄襁褓的婴儿一样温柔地抱着她。

    周少瑾又贪念起这样的温暖来。

    到底该怎么办好?

    她咬了咬唇。

    耳边传来程池清越的声音:“……少瑾,好不好?”

    周少瑾大赧。

    她根本不知道程池都跟她说了些什么。

    程池暗暗好笑。

    小丫头的矛盾都写在脸上了。

    对他喜欢到了骨子里了。

    大概平生都不会遇到一个比少瑾更喜欢他的人了。

    他的少瑾……他要好好一珍惜才是。

    念头闪过,他的心像被风吹过似的飞扬起来。

    “少瑾,”他把刚才的话又说了一遍,“你整天待在家里,会不会觉得无聊?程筝在京城,程笙过些日子也会随着她的夫婿来京,你要不要和她们来往。”

    “不要!”周少瑾想也没想的就拒绝了。

    她现在以什么样的身份和她们交往!

    程池立刻就明白了周少瑾的想法。

    他很自责。

    早知道这样,他就应该把事情处理好了再抱少瑾的!

    程池亲了亲周少瑾的鬃角,低声道:“少瑾,你再给我两年的时间,我会牵着你的手,让你堂堂正正地站在大家面前的的。好不好?”

    堂堂正正地站在大家的面前……池舅舅,是要娶她吗?

    周少瑾愕然地望着程池。

    程池的目光深遂而沉静,如恒古不变的浩瀚夜空。

    ※

    看书的兄弟姐妹们,今天的加更。

    更新大家明天早上起来看吧。

    O(∩_∩)O~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