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四百章 庙会
    这样好吗?

    周少瑾盯着被程池握着的手,又惊又喜。

    惊得是程池这样的大胆,若是被人看见了他们可怎么办?喜的是程池居然这样的喜欢她……竟然支了她身边服侍的……

    她跌跌撞撞地跟着他往前走。

    程池停下了脚步,笑望着她,等她站稳,这才道:“我是不是走得太快了?”

    他从来不曾这样陪人逛过街,一开始有些拿捏不住分寸。

    周少瑾面红如霞,看着他带笑目光就一阵慌乱,磕磕巴巴地道:“不,不是。是我走得太慢了。”

    程池低头,在她耳边轻语:“那我们就按着你的步子走,走慢一点……”

    这迁就的语气让周少瑾觉得整个身子都热了起来。

    程池看着她白皙的脖子和耳朵都变成了粉红色。

    特别是那耳朵,像贝壳一样,小巧玲珑,圆润的耳垂肉肉的,真想让人咬一口。

    他失笑,自己现在正能量看见她什么都胡思乱想一番了。

    之前他怎么就能清心寡欲的。

    可见什么事都要遇对人!

    他微微地笑,牵着周少瑾往前走,问她:“有没有什么想买的?”

    程池温热的大手干净温暖,紧紧地包裹着她,像身体里热气的来源,熏得她脑子昏昏的,哪里还有能仔细地去想程池的话。

    她摇头,想着,只要能和池舅舅在一起,去哪里都好……

    程池也不知道应该带着周少瑾里去。

    庙会又没有固定的摊子,平时他也不逛庙会。

    他微微思忖片刻,带着周少瑾在一个有很多和周少瑾同龄的小姑娘围着的小难子旁停下了脚步,却发现那小难子是买琉璃饰品的,当然,那些玻璃的品相一看就残次品。和他买给周少瑾不在一个等级上。

    程池就带着她继续往前走,看到个买佛香的,摊子前只有两三个人在挑挑捡捡的。却也有几个做工颇为精致的佛香盒。

    他知道周少瑾向来喜欢这些东西,就和她在推子面前伫足,柔声道:“看看有没有你喜欢的。”

    周少瑾脸上脑子还糊糊的,程池让她选,她就上前去看了看那些佛香。

    有个三角形的盒子,做着精致的小足。掐丝珐琅的,蓝低。烧着金色的莲花图案。不管是工艺和图样都很精致,而且也颇为少见。

    周少瑾多看了几眼。

    程池就指了那盒子道:“老板,把这个给我们包起来。”

    那老板是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个子不高,黑瘦黑瘦的,笑眯眯一双眼睛自看见周少瑾就不时地打量着她,闻言立刻应了声好,一面拿了纸匣子出来手脚伶俐地给他们打包,一面笑道:“客官好眼力。这是从西天如来佛祖那里来的东西。是个胡胡客商落在客栈里的。十两银子……”说到这里,他打量了程池一眼。

    程池知道这东西最多也就买三、五两银子,不过难得少瑾喜欢,又不过是些小钱,他有空和这小贩讨价还价,还不如带着少瑾多走几个摊子,让少瑾多买些自己喜欢的小东西。和少瑾多相处些时间……他没有和那小贩还价,点了点头。

    怀山不知道从哪里蹿了出来,丢了一小块银子给那小贩。

    周少瑾吓了一大跳,直觉地想把被程池一直握着的手抽出来。

    却被程池拽得更紧了。

    周少瑾脸儿红红的。用眼角的人余光去睃怀山。

    谁知道怀山像来时一样不见了!

    她愕然地抬头。

    四周全是逛庙会的人,不时有人朝她看过来,都是惊艳的目光,却哪里还有怀山的影子。

    从前有人这样看她,她总是很害怕。

    程池在她身边,她突然觉得有人这样看她也没什么。

    反正都是与她不相干的人。

    天塌下来了也有程池顶着。

    但她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地朝程池靠了靠。

    程池看着觉得很有趣,在她耳边悄声道:“我身边的人可不像你身边的人那样没有眼色!”

    周少瑾窘得不知道如何是好,半晌才喃喃地道:“池舅舅胡说。我身边的人也很好!”

    程池哈哈地笑。

    那小贩看到银子却是眼睛一亮,知道遇到了豪客了,手脚比刚才又伶俐了几分,听到程池笑声的时候正巧把包打好了。

    “客官,您的东西。”他殷勤地笑着把东西递给了周少瑾。

    程池却没等周少瑾伸手就将东西接了过去,也不叫人,就帮她那样提着。

    那小贩的眼睛更亮了,忙对周少瑾道:“小姐,我们这里还有几种西域来的佛香,您要不要看看!那香做得很好,有的闻着甜而不腻,有的闻着清香冽凛,还有的香着缠绵悱恻,我看您是个懂香的人,也不耽搁您去逛,我拿出来您闻闻就好。买不买都成,就是想让您这懂行的人见见……”说着,也不等周少瑾,就蹲身从摊子底下拿出了七八个纸匣子,“您看看!”

    十分的殷勤。

    周少瑾不太会拒绝别人,加上那几个装香的匣子十分的漂亮,她就拿起来闻了闻。

    小贩想把这生意做成了,那好话自然不要钱的往外吐:“小姐可真是有福气!这位爷是您的还是父亲还是舅舅?对您可真是好。您要什么东西,眼睛才最小眨一下。实际小的在西直门门那边还有间卖香的铺子,叫‘西域梵香’,专买西域来的东西,您要是得了闲,也可以去那边逛逛……”

    程池和周少瑾俱是一愣,神色都有些微妙。

    周少瑾的心情有些黯淡。

    自己和池舅舅隔得就这么明显?

    连个初次见到他们的小贩都看得出来他们差着辈份吗?

    程池心中则很是不快。

    少瑾虽然娇娇软软的,可猜他也没有老到被误认为是少瑾父亲的程度吧?

    那小贩看着两的神色心里却直呼“糟糕”,眼角瞥过两人牵的手,直骂自己糊涂,抬手就朝着自己的嘴打了一巴掌,道歉道:“两位客官可别听我胡说,我就是这张嘴关不住门,生意才这么冷清的。公子玉树临风,小姐沉鱼落雁。真是一对璧人。要不是小姐还梳着姑娘家的丫髻,我还以为小姐是这位公子的夫人呢?不过,公子和小姐的好事将近了吧?可得恭敬两位了!两位是我看到最登对的一对夫妻了……”

    两人一看就是高门大户人家出身。如果不是好事将近,家里的人怎么会允许他们在浴佛节的时候一起出来逛庙会?

    那男子倒也不觉得年纪大,就是太稳重了,不太年轻人。那小姑娘又生太太嫩,娇滴滴的,看着显小。那男子又愿意服侍她。看上去又不像是一般的人,他这才会看走眼的。

    周少瑾好不容易冷下来的脸轰地一下又变得通红。她不由偷偷地看了程池一眼。

    程池本对这些生意上的伎俩一清二楚,可好话谁不愿意听?

    他在心里冷哼。

    早要是说这话他们还可能照顾照顾这小贩的生意,现在说这些却晚了!

    他看也没看那小贩一眼,只是温声地问周少瑾:“有没有看中的?”

    程池一靠近来,周少瑾心里就像团乱麻似的,哪里还有心情去挑香。

    而程池见她一副拿不定主意的样子,知道她不惯于来这样的集市,更不惯于拒绝别人,索性拉了拉她的手。道:“那我们就继续往前逛。说不定还会遇到你喜欢的东西。”

    周少瑾自然是点头。

    程池提着那香盒牵着她的手继续往前走。

    周少瑾却能感觉到程池没有刚才那么高兴了。

    是因为那个小贩的话吗?

    她没有想到池舅舅会这么在意!

    他……肯定曾经和自己一样为两的身份地位而苦恼……

    想以这里,她的心顿时软软的,仿佛荡着一汪的春水,柔情而绻缱。

    她想程池高兴!

    想程池和她在一起的时候高高兴兴的!

    就像她和程池在一起就心里快活的像揣了只小鸟似的。

    周少瑾的嘴唇咬了又咬,最后扯了扯程池握着她的手,轻声道:“池舅舅,我。我有点累……”

    她不想逛庙会了。

    怕再遇到像刚才那样的小贩,说出池舅舅不喜欢听的话。

    程池望着她穿了淡绿色掐祥云纹的鞋子暗暗自责。

    少瑾养在深阁里,只怕生平都没有走过这么长的路。

    自己也太粗心了。

    “那我们去大槐树旁的茶馆坐会好不好?”程池和周少瑾商量。

    茶馆也有很多人!

    周少瑾鼓起勇气道:“能不能去大相国寺看看?”

    程池颇为意外。

    周少瑾多数的时候总是被动地接受他的好意,像这样主动提出来要做什么的时候很少。

    这让他觉得自己不是在唱独角戏。

    有种被心爱之人期盼的喜悦。

    “好啊!”他微笑地道。眼角再次朝她的裙摆看了一眼,“那我去叫顶轿子。”

    她还没有那么脆弱。

    周少瑾赧然道:“不用了!我们一起去就是了。”

    是要一起和他去大相国寺求香吗?

    程池的心砰砰地乱跳起来。

    原来和心爱的人在一起是这么好,就算是很平常普通的事也能让人心跳如鼓。

    他笑着牵着周少瑾的手往大相国寺去。

    或者是因为早上大师傅开坛讲过了佛法,下午的时候大家都去逛庙会了,大相国寺里的香客比平时还少。

    程池带着周少瑾在大殿宝殿上了香,问了要不要抽签。

    周少瑾摇头。

    他们酉初就要和李氏碰头了,她突然间不想听那些大和尚讲签,只想多和程池呆一会。

    程池和周少瑾想到一块。

    见天色尚早,他笑道:“那我们去后山坐一会好不好?”

    ※

    看书的姐妹兄弟们,不好意思,有点晚。

    早上起来写半章就是这点不好,有时候情节不满意重写,会耽搁时间……

    PS:先贴上来,等会改错字。

    O(∩_∩)O~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