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三百九十六章 照顾
    周少瑾听了忍不住在心里腹诽:种什么石榴树?也不知道是谁的主意?她这里又不是谁家小媳妇的新房,要多子多福做什么?赶明她就把这树挪到别的地方去,换上西府海棠。

    她前世曾随着林世晟去宫里给林太妃请安,路过御花园的时候见过那西府海棠。

    迎风峭立,花蕾红艳,花姿明媚,似胭脂点点,既香且艳。

    她当时想种一株。

    只是那西府海棠一树难求,她去过几次丰台都没能遇到。花农让她留下住址,但有时再告知她。但她那时自暇不顾,哪里还敢宵想别的,只能向那花农道谢,黯然离去。

    今生她怎么也要种株西府海棠才是。

    周少瑾一夜未睡,早上起来也只是喝了半碗豆浆,陪着周初瑾和李氏说了一会话额头早冒起冷汗来。好在是周初瑾因官哥尚在襁褓怕他吹了风,没敢把他带出来,见周少瑾一切安好,就起身告辞。

    李氏和周少瑾把周初瑾送到了门口,大夫来了。

    周少瑾只好重新回到屋里,遣了屋里的丫鬟婆子,由樊刘氏和李嬷嬷陪着,隔着帐子,手上搭了块帕子由那大夫把了脉。

    那大夫五十来岁,留着把山羊胡子,把了左手把右手,把了右手把右手,知呼也者地说了半天屋里的人也没有听懂,开了幅安神补气的方子就走了。

    春晚照着让樊祺去抓了药,却不敢给周少瑾喝,装模作样的煎了药,却把药悄悄地倒在屋后竹林里。倒是周少瑾被这么一折腾头更晕了,没等樊祺抓了药来就倒下来歇了,不一会,脸色潮红,身子滚烫滚烫的。

    帐子半垂的,春晚等人也没有注意。

    中午程池回来。向总管忙将上午发生的事禀了程池。

    程池脸色微变,想也没想就往内院去。

    怀山脸色也变了。

    程池十六岁之后就从来没有这样冲动过了。

    他就轻声地咳了咳,低声道:“四爷。明天就是浴佛节了。既然早上大奶奶来过了,肯定会说起浴佛节的事。也不知道二表小姐和大姑奶奶有什么打算?您看要不要去问问?四爷身边不怎么用婢女,我等也不过进内宅,只怕这件还得您亲自走一趟!”

    程池不禁笑了起来,若有所指地道:“怀山,我发现你有时候还是挺会说话的。”

    怀山被这赞扬呛得咳了起来。

    程池这才抬脚进了内宅。

    向管事已趁着程池和怀山说话的那会功夫派了机敏的婆子去内宅报了信。李氏回了东厢房。

    程池想了想,还是隔着东厢房的帘子问候了李氏一声。并客气地问起了浴佛节的事:“……若是大姑奶奶那边没有什么安排,您不妨和我们一道——我之前答应了少瑾陪着她去逛庙会的。护卫婆子什么都安排好了,您到时候只管带着三表小姐跟我们走就是了。或者是您想去哪里,也可让护卫婆子陪着你过去。”

    李氏虽然是周少瑾的继母,可她也只是二十出头的女子,又因为嫁给了比自己大十几岁的周镇,处处都要显得端庄稳重,拘谨得很。现在听说能去逛庙会,而且是随心所欲地想逛哪里就逛哪里。这心就活了起来,忍不住道:“让您费心了,这件事等我和二小姐商量过后再回复您好了。”

    程池对李氏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敬重,道:“听说少瑾病了,我正准备去看看她,那我帮您问问她好了!”

    李氏笑着道了谢。

    程池去了正房。

    李嬷嬷低声道:“太太,这样合适吗?”

    “有什么不适合的?”李氏没想那么多。道,“不管怎么说,这也是程家四老爷的地方,如今少瑾病了。程家四老爷怎么视而不见?”

    但也太好了些吧?

    李嬷嬷在心里嘀咕,听李氏这么说,也就把这念抛到一边去了。

    程池进了内室,坐在帐子前做着针线守着周少瑾的碧桃立刻就站了起来,把手中的针线活丢到地上的藤筐里就福身喊了声“四老爷”。

    “二小姐怎么样了?”程池犹豫着要不要掀开帐子看看。

    碧桃道:“二小姐吃了药,睡了一会。”

    程池看着静静垂落的账子,明知道自己不应该继续站在这里了,可这脚就像被粘住了似的,就是舍不得挪开。

    他索性问起周少瑾来:“说是生漆肿了脸,肿成什么样子?大夫开的方子在哪里?给我看看。”

    碧桃忙去托了方子过来。

    程池仔细地看着,越看眉头皱得越厉害。

    抬头看见闻讯赶过来的樊刘氏和商嬷嬷。

    他的语气不由严厉起来:“怎么不拿了我的名帖去请了曹御医过来。这是从哪个旮旯角里找出来的一个大夫?”

    樊刘氏和商嬷嬷都知道程池是看得懂药方子的,听了两人都大惊失色,一个道:“小姐不会有什么事吧?”一个道:“是向管事帮着请的,想必在京城也有些名气。”

    程池把药方揉成一团随手就丢在了地上,道:“去拿了我的贴子请曹御医出诊!”

    商嬷嬷应“是”,匆匆出了内室。

    樊刘氏和程池接触得不多,却知道程池是连二房的老祖宗也敢甩脸的人,被程池那清亮的目光瞟过,她不由心里发悚,站在那里静声屏气地,动也不敢动。

    屋子里一时间落针可闻。

    程池心里却奇怪,他们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怎么周少瑾还没有醒?

    他的手伸出去又缩了回来,对樊刘氏道:“你去看看二小姐要不要喝水?”

    樊刘氏看了程池一眼,见程池没有动,只好把帐子掀了一道缝,低声道:“二小姐,舅老爷来看您了!”

    程池听着不由皱眉。

    帐子里却没有动静。

    樊刘氏又禀了一声。

    程池已不耐烦地撩了帐子。

    周少瑾面色通红,满头大汗地躺在床上。

    “少瑾!”程池觉得自己的心都停止了跳动,上前就把樊刘氏拔到了一旁,大步走过去坐在了床头,把周少瑾抱在了怀里。伸出手来抚在了周少瑾的额头上。

    四老爷怎么能抱着二小姐?

    虽说二小姐还没有及笄,可也到底也是大姑娘了……

    樊刘氏想着,程池已目光凌厉地瞥了过来。道:“你还傻傻地站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快去打盆冷水来,二小姐烧得厉害,只怕人都糊涂了!”最后一句,却是对周少瑾说的。

    “哦!”樊刘氏慌慌张张地应着,高一脚低一脚出内室。

    程池轻轻地拍着周少瑾的面颊,低声喊着她的名字。

    周少瑾劲费地睁开了眼睛。神色怏怏地看了程池一眼,声音虚弱地喊了声“池舅舅”。

    程池的心像被剜了一块似的。心痛得不能自己,忙柔声道:“别说话了,说话费劲。我已经让商嬷嬷去请大夫了,你忍着点,马上就好。”

    周少瑾像得自己像在做梦的似的。

    她迷迷糊糊的,身子像架在火上烤似的,难受得不得了……她想姐姐了……还想池舅舅……可姐姐有了官哥……池舅舅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她有点想哭……结果睁开眼睛就看见池舅舅。

    池舅舅满脸焦虑地望着她,好像她是什么贵重的珍宝似的。

    她“哇”地一声就哭了起来。

    都怪池舅舅,要不是他。她就不会生病了!

    程池心都被她哭乱了,让她整个人都绻缩在了自己怀里,轻轻地拍着她的背,柔声地哄着她道:“少瑾哪里不舒服?大夫马上就来了!不哭,不哭。”

    大抵生病的人都比平时脆弱。没人哄还好,有人这么哄着,周少瑾却哭得更伤心了。

    程池不停地哄着她。无意间抬头却看见樊刘氏端着个铜盆张口结舌地站在门口,想到她们这么多人在周少瑾身边服侍着,居然没有发现周少瑾病了,心里就窝着团火。看樊刘氏的目光不由地锐利起来,道:“还不拧个帕子过来!”

    樊刘氏打了个寒颤,心里却如巨浪拍岸,战战兢兢地拧了块帕子递了过去。

    “乖!我帮你擦擦汗,擦了汗,就舒服了!”程池温声地道,见她脖子上也是汗,就又让樊刘氏拧了个帕子帮她擦了擦脖子。结果擦脖子的时候发现她的背心也是汗,想了想,又帮她擦了擦背心,然后对樊刘氏道:“拿块干净的帕子过来到垫到我手臂上。”

    樊刘氏脑子里还是糊的,像铜油灯盏似的,程池拔一下她动一下,等她拿了干净的帕子垫在程池的手臂上时,她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程池手臂的衣袖被水打湿了,把干净的帕子垫在了他手臂上,周少瑾等靠在他怀里的时候,就不会打湿周少瑾了。

    她心神大震,端着水盆走出去的时候手哆哆嗦嗦的,只觉得手里水盆千斤般的重。

    周少瑾的印象却是混混沌沌的,她只是朦朦胧胧地知道自己病了,池舅舅一直陪着她,大夫来了,池舅舅喂她喝药,还给她掖了被子,给她掖被子的时候她还拉着池舅舅的手不让他手,他果真就没有走……她安安心心地睡着了。

    等她醒过来,太阳已经晒到了屋子中央,内室静悄悄的,只有春晚靠在床柱边打着磕睡。

    周少瑾动了动。

    春晚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

    看见周少瑾醒了过来,她眼睛发涩,扑到了床边,激动地道:“二小姐,您醒了!”

    ※

    姐妹兄弟们,今天的更新。

    O(∩_∩)O~

    PS:明天的加更在老时候,下午的五点左右。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