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五百八十七章 两面
    程池笑着亲了亲她的面颊,道:“皇上可能会让四皇子去就藩。”

    皇上一共有十三个儿子,成年的有八个,封了王的有六个,却全部都住在京城。早年间也有御史上书让几位皇子就藩,可皇上却一直留中不发。加上太子之位早已确定,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现在皇上让四皇子就藩,也就是说,四皇子将远离京城,不再有继承大宝的机会。

    周少瑾喜不自禁,道:“是不是程家从此就安全了。”

    “一半。”程池笑道,“他真有心,就算是就了藩也能造反。”

    周少瑾笑道:“就算是这样,他也没有那么容易成功了吧?”

    “不错!”程池见她笑得眉眼弯弯,心情更好了,道,“不在京城,很多事他再做就不合适了,我们到时候再给他点上几把火,如若不反,这生也别想再踏进京城一步。”话说到这时,他的表情变得冷峻起来。

    周少瑾知道程池说到就会做到,不由有些紧张地握了他的手,道:“那你小心点。可别让人看出了破绽。”

    这样玩皇家子孙在手掌的“游戏”,一旦被人怀疑,不管是谁登那九五至尊之位都不会放过程池,不会放过程家的。

    “我知道。”程池笑道,“等送了四皇子走,七星堂就会正式交给金沙帮,到时候江湖上也就没有了七星堂这个帮派了。”他说着,语气微顿,道,“以后我们的子弟固然可能以脱离这些是是非非,这吃穿用度恐怕也没有从前那样的宽裕了。”

    周 少瑾倒想得通透。笑道:“世上的事,有德者居之。不可能事事都占全,事事都占尽。何况这七星堂也不是程家祖上自古就传下来,而是则公他老人家创建的。可见 子弟要是有本事,自会青史留言,锦衣玉食。子弟若是没有本事,只会像二房的程励那样。落得个少年早逝的结局。还不如让他们有多大的碗就吃多少饭,自己去挣 自己的前程去。”

    程池看周少瑾的目光就有些肃穆。

    周少瑾不禁有些不自在起来,小心地道:“我是不是说错了?”又道。“我只是想着小时候樊妈妈跟我说的话——好女不穿嫁时衣,好男不吃爷娘饭。这人大了,总得自己去闯荡,比家里金山银山堆着给他用都好……”

    程池笑了起来。亲昵地捏了捏周少瑾的下巴,温声道:“我是没有想到我的小姑娘有副玲珑心肠。和我想到一块去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世上平常普通人多着呢,子孙是什么样子,与其依靠祖上的余荫。不如自己去挣。”

    那韫哥儿岂不是也得自己去挣?

    周少瑾想想都觉得心痛,手不由轻轻地抚了抚自己微微凸起的肚子。

    “怎么了?”程池见了紧张地道,“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周少瑾轻轻摇头。觉得自己明明知道这个道理心里轮到韫哥儿的时候却没有办法放下,可见慈母多败儿这句话是有道理的。

    她转念想到郭老夫人。

    能把三个儿子都培养成两榜进士。不做母亲,还真的体会不到这其中的艰难。

    她商量程池:“以后有关孩子的扶养我们还是多请教娘吧?”

    程池转瞬就明白了她的担忧,笑道:“只要你舍得,我就把孩子交给娘看着。”

    “舍得!”周少瑾咬了牙道,“不能因为心痛孩子却害了他们。”

    程池呵呵地笑。

    觉得没有比他的小姑娘更温柔懂事的姑娘了。

    最最难得的是她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能做的事决不推诿,不能做的事决不揽着。

    或许正是因为这样,他们成亲都有三四年了,她的目光还是这样的清澈澄净。

    程池把周少瑾搂在了怀里,绻缱地在她的头顶落下一个吻,低声道:“等你生了孩子,我抽空陪你去趟普陀山吧!”

    “真的吗?”周少瑾惊讶地望着程池,“你怎么知道我想再去趟普陀山?”她掩饰不住神色间的欢喜,“你能走得开吗?”程池可不是从前的闲散之人,她的表情一黯,道,“你若是忙,不陪我去也可以,我可以和姐姐一起去。那次姐姐就好羡慕我……”

    不过是出去走走,就能让她这样的高兴。

    程池心中闪过怜惜,笑道:“总能抽出时间来的。不过得等宝宝大一点了,而且得把他们俩个都留在家里,他们年纪还太小。等韫哥儿大一些了,就让他再陪着你去一趟……”她对去别处都没有兴趣,那就让她去做她自己感兴趣的事。

    周少瑾总觉得自己能重生,是因为前世尊敬菩萨的缘故。所以今生就更虔诚了。

    去普陀山礼佛,在她看来就是一场功德。

    但程池也陪着她去的话,会花很大的力气吧?

    不如等韫哥儿大些了陪她去。

    那个时候宝宝也能一起带去了。

    周少瑾打定了主意,可对程池能提出陪她去普陀山的事还是一样的感激。

    她笑眯眯地点头,决定到时候了再说。

    宝宝要到冬天才会出生呢!

    再怎么也要等他周岁了自己才能出行吧?

    周少瑾决定把这件事告诉周初瑾,大家都提前做准备。

    只是没有等到她派人去请周初瑾过来,有人投拜帖。

    周少瑾拿着帖子正看了反看,确定自己绝对没有看错,这才问商嬷嬷:“她怎么会来拜访我?不是应该拜访老夫人吗?”

    商 嬷嬷含蓄地提醒她:“从前她就走不到老夫人的面前。如今我们和九如巷分了宗,她就更走不到老夫人面前了。只好借着关老安人的名义来到您这里试试。”然后劝 她道,“吴夫人既然来拜访您,可见对诺大奶奶留在金陵老家服侍婆婆之事很是赞同了,我觉得您应该见见她——诺大奶奶没有了娘家的人支持。想离开九如巷,除 非汶大太太病逝了。”又道,“我也知道夫人性子率直,未必喜欢和她打交道。您实际上也不必和她常来常往的,为这个诺大奶奶还犯不着。只要她过来送礼你没有 把东西退回去,让她知道您没有因为诺大奶奶的事牵怒吴家就行了。”

    周少瑾道:“吴大人可是四品的知府……嗯……他现在升了从三品的参政……”

    这次吴夫人来拜访她,就是因为吴宝璋的父亲吴岫升了两湖左参政。

    吴夫人在袁氏面前这样谦和倒说得过去。在她面前这样……是不是有点过了。

    不 过。自从程泾出了那件事之后。袁氏和袁家的关系瞬间降到了冰点,端午节前来给郭老夫人问安的时候脸色白得吓人,精神也很萎靡。大家都装作不知道发生了什 么。绝口不提程泾的事,只是关心地问她的身体怎样了,郭老夫人看她这个样子,心里还是有些不好受。让她不舒服就在家里养着,端午节的时候就不用过来问安 了。

    袁氏可能真的无心应酬。端午节的那天程泾一个人过来的,给郭老夫人赔了个罪,说袁氏人非常的不舒服,在家里躺着。周少瑾和邱氏等人还去看了她的。

    小丫鬟们在庑廊下给她熬药。袁氏比之前清瘦了很多,看那样子倒是真的病了。

    而且听程泾的口气,袁氏还没让人告诉程许。

    这种情况之下。吴夫人就是想和袁氏走动也不可能见到袁氏。

    这么一想,周少瑾又有点释怀。

    她道:“那就请吴夫人进来吧!”

    前世也好。今生也罢,对不起她的是吴宝璋。

    从前她对吴宝璋还有恨意。

    但她一步步走到今天,再回过头去看吴宝璋,这个人已经可以让她忽略不计了。

    吴夫人若是怕吴家受了吴宝璋的牵连,那就把这个结解开好了。

    从今以后吴家是吴家,她是她。

    至于节礼什么的……大家还是彼此干净不要来往的好。

    周少瑾客客气气地接待了吴夫人。

    吴 夫人压根没有提之前两家的交情,只是说吴大人已经离开了金陵,想到从前程家对吴大人的照顾,他们夫妻俩想过来道个谢。两湖离这里千里之迢,此时见过之后, 不知道以后什么时候还会再见。吴家二小姐吴宝华和吴宝芝都嫁得嫁,订亲的订亲,女婿都是扬州人,以后难得回金陵,吴宝璋的胞兄吴泰来虽然不成气,可到底是 吴大人的儿子,这次去两湖,也会把他带了去等等。

    还提到程诺的外室生了个儿子,前些日子写了信回去要给儿子上谱,被二房的老祖宗驳了回去。二房的识大太太郑氏还专程去了趟吴府,吴大人觉得这是程家的事,他们不好插手。

    言下之意,是吴家是不可能管吴宝璋了。

    周少瑾像没有听懂似的,也不搭腔,只问吴宝华嫁得怎样,吴宝芝订了个怎样的人家,吴大人什么时候启程去湖广,说吴大人这么快就升了参政,布政使就指日可待了,恭喜他们家吴大人擢升……吴夫人走的时候,周少瑾还送了对金镶玉的如意做回礼。

    吴夫人倒是高兴地走了,周少瑾却忍不住叹气。

    吴宝璋……还不如自己的前世。

    自己前世那么落魄,亲人却从来没有放弃过自己。

    她不过是不讨婆家的欢喜,她的亲人却对她如避蛇蝎。

    周少瑾这次也就彻底地把吴宝璋放下了,写了帖子约彭城伯府的女眷和程箫几个六月初六去庙里看师傅们晒经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