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五百八十一章 借力
    这几个人来干什么?

    周少瑾直皱眉。

    可他们是来找程诰的,她若是干涉,那程浩成什么了?

    她想了想,道:“你们在旁边看着点,若是情况不对就来告诉我。”

    小丫鬟应声而去。

    谢氏好奇地道:“是二房和三房的人吗?”

    程家分宗的事她也听说过,但也只是人云亦云地听说了一些,根本不知道是真是假。

    因为涉及到周少瑾,她含蓄地道:“你要是觉得好奇,可以回去问问二嫂。这两个人我都曾经吩咐门房的,他们若是一来了,一定要告诉我一声。”

    免得又闹出些事来。

    或许与前世的记忆有关,她总觉得程识几个比较功利,不会无缘无故地来找程诰,她不喜欢和这样的人打交道。

    谢氏有些窘然地点了点头。

    这毕竟是过去的事了,她这样问好像有点不好。

    周少瑾看了直笑,道:“不是我不告诉你,是这件事很复杂,我也不知道怎么跟你说才好,所以让你回去之后问问二嫂。”

    谢氏这才想到外面的传言。

    都说金陵程氏的分宗与大伯母袁氏有关。

    是不是因为这样,所以小婶婶才不好说什么?

    她自觉知道了内幕,自然不好意思再问周少瑾,她忙笑着转移了话题,道:“不知道娘和祖母都在说些什么?说了这么长时间也没有出来。”

    浴 佛节周少瑾没有出去,谢氏快要临盆了,邱氏和谢氏也没有出去,倒是袁氏来过一趟,过来恭喜周少瑾有了身孕。在朝阳门这边坐了一会就借口身体不适回去了。这 次邱氏带了谢氏过来给郭老夫人问安,周少瑾和谢氏两个孕妇坐在院子的紫藤花架下说话喝着饮品吃着水果和点心,邱氏在郭老夫人屋里却久久没有出来。

    周少瑾觉得这金桔蜂蜜茶非常的爽口,笑道:“一个是你婆婆,一个是我婆婆,都是待人和蔼又可亲的人,管她们说什么。我们只管听着就是。”

    谢氏一愣。眼底闪过一丝恍然。

    是不是因为这样,所以小婶婶和祖母的关系特别的好呢?

    难怪自己每次回娘家或是娘家的母亲来看她都让她好好地跟小婶婶学学。

    她温柔地笑,道:“婶婶说得对。”

    把这件事抛到了脑后。笑着和周少瑾说起家常来。

    刚刚来给周少瑾报信的小丫鬟跑了进来,喘着气对周少瑾道:“夫人,那识大爷约了诰大爷出去喝酒,诰大爷已经答应了。这就要动身出门了。”

    周少瑾让那小丫鬟喊了秦子集进来,嘱咐秦子集:“赶紧派个老成又机敏的人跟着。可千万别让诰大爷出什么事?特别是那些现在看来无所谓以后却会影响诰大爷仕途的事。”

    秦家的人久在程家做总管,当初的事虽然压了下去,可又怎么瞒得过秦家的人。何况秦子集是来给程池做总管的,与其让他稀里糊涂听别人糊言乱语的。还不如让他知道内情。

    对于当初程识和程证都干了些什么事,他比邱氏还清楚。

    秦子集恭敬地应“是”,转身把个体己的管事安排在了程诰的身边。陪着他出了门。

    有了秦子集接手,周少瑾放下心来。

    等到邱氏扶着郭老夫人出来。她高高兴兴地迎了上去,问郭老夫人和邱氏要不要去花园里坐坐:“……今天的天气这么好。让哥媳妇也要多走动走动才好。”

    邱氏笑望着郭老夫人。

    郭老夫人看着兴致很好,笑着应“好”,丫鬟婆子抱着韫哥儿,一道去了花园。

    路上,郭老夫人对周少瑾和谢氏道:“二郎在山东干得很好,大理寺有个缺,他的上峰推荐他去大理寺来任职,你婆婆特意来告诉我这件事——如果事情顺利,他能回来主持参加你们孩子的百日礼。”

    “这可真是件好事。”周少瑾忙恭喜邱氏。

    邱氏赧然地道:“这件事还没有完全定下来,我心里有些拿不定主意,来商量婆婆,婆婆说是好事。”

    程渭先在翰林院熬资历,再外放回来,有了任职地方的经历,再回来怎么也能在六部三寺里占个好点的位置,当然是好事!

    谢氏还没有见过这个公公,也恭喜邱氏。

    邱氏搂了谢氏嗔道:“你这孩子,怎么也打趣起我来了。你公公回来了,让哥儿也有人管教了,这才是大事。”她说着,把韫哥儿抱在了怀里,道,“等二伯父回来了,看见我们韫哥儿了不知道怎么高兴呢!到时候让你二伯父给你买好吃的好不好?”

    韫哥儿只听见了买好吃的,连连点头,还提要求:“我要吃城西歪脖子做的肉夹馍。”

    集萤有次来看他,给他带了城西歪脖子做的肉夹馍,他从此以后就惦记上了。现在集萤每次来都给他带,他吃得直舔指头,周少瑾派了厨子去看了看,可能是有秘方,怎么也不及那歪脖子做得好。

    听他这么说,邱氏哈哈大笑起来,道:“韫哥儿只要吃肉夹馍吗?”

    韫哥儿点头,认真地道:“好吃!”

    哄得郭老夫人和周少瑾也笑了起来。

    邱氏就问起春晚的婚事来:“说是定在了五月初十?到时候我也来给她添箱。”

    郭 老夫人笑道:“不仅你要来添箱,我也给大郎媳妇说了,让她也来给这孩子添箱。照理说早就应该把她嫁出去了,她一直不放心四郎媳妇屋里的,才把她给耽搁了。 这次还说想等着少瑾平安生产了再说……这孩子,倒随了四郎媳妇的性子,是个一门心思的,我瞧着怎么也要风风光光、热热闹闹地把她给嫁出去才是。”

    谢氏不由瞪目。

    邱氏却爽快地应了,还笑着打趣道:“我们可又有喜酒喝了!”

    周少瑾见郭老夫人如此抬举春晚。决定把碧桃的婚事推迟到明年,免得两人一前一后地出嫁,会因婚事的天壤之别而生出别样的心思来。

    她回去就对碧桃说了:“春晚这一走,我身边就只有你是我从娘家带过来了,我这屋里的事还要你看着点才行。”

    碧桃也不是那心思重的,忙笑道:“夫人您放心,原本就应该先办春晚姐姐的事。奴婢这边全听夫人的。”

    周少瑾千挑万选。给碧桃选的是碧玉丈夫的堂弟。

    春晚不会再在她身边当差。

    等她嫁出去之后,周少瑾屋里的事将由碧玉接手。

    周少瑾和碧桃说了会话才让她退下去。

    她一退下去吉祥就进来了,悄声禀周少瑾:“秦总管派人来回话了。说今天是证大爷请客——证大爷谋了即墨县县丞之位,不日就要去任地了,识大爷和潘大爷给证大爷洗尘。听说诰大爷来了京城,请了诰大爷一起去喝酒。旁的倒什么也没有做。”

    “证大爷去了即墨县?”周少瑾有些惊讶。但又觉得合情合理。

    前世程证有程泾护着,不仅考中了庶吉士。留在了六部观政成了京官,还娶了吏部侍郎王简的女儿,今生他站到了程识那一边,程泾怎么会管他?他没有考取庶吉士。以他的性格又怎么会随随使使地谋个差事?可有时却是事不由己,他想要更好的差事,那也得有人帮他谋划才是。

    他和程识、潘濯一起考中了进士。程叙要先考虑程识,潘直要先考虑潘濯。他也就只好自己胡乱折腾了。

    不过,即墨县在山东,程渭也在山东……他找程诰,难道是为了程渭不成?

    不是周少瑾要把他往这方面想,而是前世程证就是这个样的人。

    等到程池回来,她把这件事告诉了程池。

    程 池一面自己更衣一面道:“你没有多心,他应该是想找二哥。他能谋了即墨县县丞一职,说起来还是二哥帮得忙。他这些日子不是都在吏部泡着吗?正好新上任的吏 部文选司郎中是二哥的同科,他从前在陕西任职,今年才刚调上来。听说程识是我们家的侄儿,就给他谋了个即墨县的县丞。你也知道,就算这样,他事后肯定也要 写信给我二哥的。程证这一年在京城里碰了不壁,这才少了几分‘没有程家长房我也考中了进士’的傲气。

    “程证找过我,我没有空。大哥那里他又搭不上话,请诰哥儿出去吃饭,十之八九是为了这件事。”

    周少瑾道:“难道他以为诰表哥会帮他不成?”

    程池笑着提醒她:“你不是和笳丫头很好吗?”

    所以最终还是想打她的主意。

    周少瑾不悦:“在他的心里,我就这么好说话不成?”

    “他不是觉得你好说话。”程池换了衣裳,就着坐在了周少瑾的身边,握了她的手,温声道,“他是觉得他从小跟诰哥儿一块儿长大,诰哥儿虽然不至于给他锦上添花,可也不会落井下石,想让诰哥儿帮他说话。”

    “诰哥儿应该没有这么糊涂吧?”周少瑾嘟了嘴道,“他当年做了什么事,诰哥儿又不是不知道。”

    “可大多数人都是好了伤疤忘了痛。”程池笑道,“这件事我会跟诰哥儿说的,让二哥卖个人情给程证,让程证好安心地去任上。”

    周少瑾瞠目。

    程 池在她耳边低声道:“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三房不是一直以来都以为只要他们那房出个进士就行了吗?现在他们三房不仅出了个进士,而且还顺利地做了官。 三房忍气吞声了几代人,就算是再沉稳,也会得意忘形地做错事的,加上二房卖了这个人情给他们,他们以为长房不会和他们计较,肯定会从九如巷搬出来……等他 知道从县丞爬到县令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时候,就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