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五百七十一章 布局
    吕嬷嬷哪里敢接话,忙把话题往郭老夫人最喜欢的韫哥儿身上引:“听来禀的小丫鬟说,那集萤的水性很好,跳到湖里像鱼似的,韫大爷一身银红色的兜兜就下了水,那小胳膊小腿的,像藕节子似的,不知道有多可爱呢……您要不要去看看?”

    “去!怎么不去!”郭老夫人原本不想去的,听了却有些坐不住了,扶着沉香的(走)手就去了水榭那边。

    婆子们把船撑到了横生在水面的老槐树下,周少瑾正坐在树下躲太阳。

    集萤和韫哥儿在湖里正玩得不矣悦乎,咯咯的笑声像银铃,传得远远的。

    郭老夫人看了不由笑骂道:“有你这样做娘的吗?小心把我们家韫哥儿给晒黑了,要你赔!”

    周少瑾抿着嘴笑,请郭老夫人到船坐:“……不仅凉快,还很舒服。”

    郭老夫人个性爽朗,闻言也不矫情,扶着船娘的肩膀就上了船,在周少瑾的对面坐好,手不由地伸进碧绿的湖水里荡了荡,感慨道:“这水可真清凉。”

    “可不是。”周少瑾笑道趁机把他们想搬到水榭来住的事告诉了郭老夫人,“前几天四郎说上房那边太热,想搬到水榭这边来住。娘,您也和我们一起搬过来吧?水榭这么大,人多热闹。”

    “我年纪大了,汀香院就很好。”郭老夫人笑着拒绝了她的提议,“水榭这边风太凉。你们想换个地方住就换个地方住好了,可别把我给拉着,我这把老骨头,经不起你们这么折腾!”

    一席话说得周少瑾面色绯红。

    郭老夫人却击掌道:“少瑾。你看我们韫哥儿?”

    集萤正托着他的小肚子让他划水。

    韫哥儿四肢划得飞快,慢慢地往她们这边来。

    周少瑾不会水,不知道还可以这样的凫水,奇怪得不得了。

    集萤远远地喊着“老夫人”,“少瑾”,带着韫哥儿划了过来。

    韫哥儿抓着船舷喊着“祖母”,“娘”。转过身去就要继续划水。一副怕周少瑾或是郭老夫人把他抱上船的样子。

    大家哈哈大笑。

    郭老夫人捏着韫哥儿的小手,笑道:“你放心,祖母和你母亲都不拦着你。你只管玩去。”

    韫哥儿也不知道听进去了没有,扭着身子直往湖中央奔。

    集萤没有办法,笑着带着韫哥儿去了湖边的白塔旁,直到太阳落山。天气转凉,两人才在丫鬟婆子的服侍下上了岸。更衣换洗喝了热茶,程池回来了。

    周少瑾匆匆迎上前去,看见了跟着程池一起回来的秦子平。

    他恭恭敬敬地给周少瑾行了礼,不好意思地道:“集萤性子顽劣。若有不得当的地方,还请太太原谅。”

    周少瑾笑道:“你是来接集萤的吗?”

    秦子平赧然地点头。

    周少瑾笑道:“我和集萤在九如巷的时候就玩得到一块去,她能来我这里串门。不要说是我了,就是老夫人。韫哥儿,都很喜欢。你可不能学那些老古板,觉得她嫁了人就得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地在家里呆着绣花做饭!”

    “怎么会?怎么会?”秦子平忙道。

    周少瑾就接着他的话道:“既然如此,她以后若是想来我这里,你可不能说个‘不’字——今天下午集萤在教韫哥儿凫水,就是老夫人见了,也夸集萤的水性好,巾帼不让须眉呢!”

    秦子平吓了一大跳,见不管是周少瑾还是程池都一副平静的神色,这才把心放了下去,帮集萤谦逊了几句:“她也就是好玩。说教韫大爷可不敢当……”

    程池一直以来就怕郭老夫人太溺爱韫哥儿,周少瑾又事事处处地顺从着这一老一小,此时听说集萤在教韫哥儿凫水,觉得韫哥儿若是能多多亲近集萤,爬爬树,下下河,也未必不好。

    “那就这样说好了。”他下结论道,“以后集萤要是没事,就多过来走走,除了陪太太说说话,还可以陪韫哥儿玩耍。你也可以安心地当你的差。”

    顺天府的捕快可不是那么好当的,一个不小心就惹上了达官贵人。若不是因为有周少瑾“程家会被抄家灭族”的话,程池不会让秦子平当捕快,秦子安去了西山大营。

    程池对周少瑾道:“等会子平夫妻留下来用晚膳。”然后对秦子平道:“你随我来!”

    秦子平向周少瑾行礼,随程池去了书房。

    程池问秦子平:“上次秦子安说山西大营同知的小妾是四皇子妃娘家的一个远房亲戚,你查得怎样了?”

    秦 子平的声音不由低了下来,小声道:“查清楚了,不是什么远房的亲戚,是从外面买回来的一个瘦马,然后认了四皇子妃的一个远房的堂叔为养女,送给了同知做小 妾……因为不是正经的亲戚,两家平时根本不走动,只有四皇子妃的那个远房的堂叔做寿的时候会回去一趟,可每次那个小妾回去的时候四皇子妃身边的乳娘也会回 去……据说那同知对这个小妾也很一般,但这小妾却很得主母的喜欢,而且自从这小妾进了门,同知家里的日子好过了很多,前些日子那同知的女儿定亲,陪嫁就有 四、五千两银子……”

    也就是说,四皇子可能在贿赂那同知。

    程池半晌没有做声。

    正常的继承皇位,只需要讨皇上欢心就可以了。宫变,内要有力的大太监通风报信,里应外合,外要守城禁军和西山大营的驻军支持。

    如果四皇子是正常的继位,他又何必结交西山大营的人和干清宫的大太监?

    程池心里隐隐觉得之前的猜测十之八九是真的了。

    前世四皇子害死了皇上,然后要矫诏登基,二叔父知道了肯定不会答应,所以前世二叔父死在了宫里……尸体被送出来,以大哥的目光肯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那时候他还没有入阁……是没有能力为了二叔父出头呢?还是用二叔父的死和四皇子做了什么交易呢?

    还有二叔父。为什么会进宫呢?

    如果他猜的是对的,皇太孙的死,会不会也是一场人为的祸事呢?

    所以,皇上才会对程家这样的忌惮?

    一个更大胆的念头浮上了程池心间。

    他心里有些烦躁。

    想起皇太孙那黑黝黝却透着光亮,仿佛墨曜石般的眸子。

    一看就是个非常聪明的孩子。

    对他所授的数术非常的感兴趣,而且很快弄清楚了数与数之间的关系……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夭折的命啊!

    程池轻轻地摇头,把对皇太孙的好感压在了心底。吩咐秦子平:“你和子安继续想办法把西山大营的那帮人的祖宗三代都给我查清楚了。禁卫军这边你们暂且别管了。禁卫军的事,我去问二叔父,他应该很清楚才是。”

    秦子平恭声应诺。

    程池道:“没事的时候让集萤来家里玩。有什么消息你不方便的也可以让集萤给太太递个信。还有,我让你找人你那边有消息没有?”

    他要找几个十二、三岁,看上去又十分机灵的孩子混到东宫去。

    近身服侍皇太孙是不可能的,但外院打查、马房喂马等做杂役的却能安插进去。东宫每天发生了什么事也就能及时回报给他。

    他上次也派了几个人去,因为皇太子的死。那几个孩子被送出宫来,他只好再找一批人进去。

    秦子平道:“没有合适的人选……”他建议,“能不能从内侍里面找?”

    “不太可能。”程池沉吟道,“内侍所求和我们不一样。若仅仅靠金银之类的黄白之物就能打动的,未必会尽心尽力地为我们做事。这种事宁缺毋乱,慢慢来。别好事变成了坏事。”

    秦子平颔首。

    有小厮隔着帘子禀说晚膳已经好了:“太太请老爷和秦大人去用晚膳。”

    两人打住了话题,去了内院。

    因都不是外人。大家一个桌上坐了吃饭。

    韫哥儿非常的喜欢集萤,吃饭的时候给她夹了自己最喜欢吃的肉丸子,可惜手不稳,肉丸子掉在了桌子上,他急起来,用手抓了往集萤的嘴里塞。

    周少瑾大惊失,忙温声阻止。

    集萤却不以为然地把肉丸子吞了下去,并笑着对韫哥儿说“好吃”。

    韫哥儿高兴得眼睛都笑成了个小小的月牙儿。

    周少瑾失笑,帮韫哥儿擦手,轻声地给韫哥儿讲规矩。

    集萤忙道:“他还小,你不用这么严厉!何况他是一片好心。等他大一些了你再好生的教导他也不迟。”

    “可韫哥儿已经过了周岁。”周少瑾觉得韫哥儿能走会跳又知道说话了,到了立规矩的时候。

    程池皱着眉瞥了集萤一眼。

    刚还说她不错,没想到她比少瑾还惯着孩子。

    “吃不言,寝不语。”他不悦地道,“吃饭!”

    大家都不说话了。

    集萤气得不得了,但等到周少瑾送她出门的时候她却忍不住对周少瑾道:“你以后还是别留我吃饭了,我看见程子川就觉得胸口痛。你实在是想留我吃饭,就趁他不在家的时候,或是男女需要分席的时候。我觉得我今天都没有吃饱,回去还得再吃一点。”

    集萤和程池真是天生的对头。

    “厨房里还做了些糕点,我让春晚给你包点好了!”周少瑾歉意地道,“下次你早点来,在这里用午膳。”

    这样集萤也能早点回去给秦子平做晚膳了。

    集萤没有和周少瑾客气,包着点心由秦子平扶着上了轿子。

    周少瑾不由笑了起来,回去对程池说。

    程池正在看书,视线离开了手中卷成一卷的书稿,道:“这不是很正常的吗?”

    周少瑾八卦道:“你想想,集萤那么好的身手,至于上个轿子还要人扶吗?可他们俩个人一个扶得自然,一个被扶得自然,可见感情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