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五百六十八章 绸缪
    集萤气结,跺着脚瞪着韫哥儿:“你小小年纪,怎么长着副你娘的面孔你爹的心肠?”

    周少瑾闻言大吃一惊,忙道:“韫哥儿长得像我吗?哪里像我?”

    集萤道:“你看这眼睛鼻子,哪里不像?”

    周少瑾急起来,道:“我长得柔顺,他是男孩子,怎么能像我?应该像他爹那样俊朗才是。”

    集萤睁大了眼睛,道:“长得像你不好吗?你可比程子川漂亮多了。孩子这么漂亮,自然是像你了!程子川也就是命好,娶了你。要是别人,肯定养不出这么漂亮的孩子……”

    这是什么话?

    周少瑾抱着了韫哥儿还要再问,韫哥儿却喊起“爹”来。

    众人四处张望,根本就没有程池的影子。

    集萤笑着装腔作势地要去拧韫哥儿的鼻子,道:“你还吓唬我!”

    周少瑾哭笑不得,道:“他连话都说不团圆,怎么知道你怕四叔?又怎么会吓唬你?”

    集萤嘴硬道:“谁说我怕程子川?我只是不想和他有什么冲突然后连累到秦子平而已。”

    “真的吗?”周少瑾笑眯眯地问集萤。

    她一直担心集萤和秦子平过不好。可现在看来,集萤艳光四射,说话行事和成亲之前没有什么两样,显然是过得很舒心了。

    集萤嚅嗫着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韫哥儿却道:“子川,爹爹!”

    “哎哟!”周少瑾听了欢喜得不知道如何是好,“韫哥儿,你竟然知道你爹爹的表字。”她想到韫哥儿两次喊“爹爹”,不由得在韫哥儿的小脸上“啪啪”地亲了两下。对集萤笑道,“我们家韫哥儿没有吓唬你吧?”

    集萤笑了起来,稀罕地摸了摸韫哥儿的头,道:“你这小人,怎么能这么聪明?姨姨给你好东西。”说着,从兜里拿出一个用陶做的鸟形的泥泥叫递给了周少瑾,“你的针线好。给他打个络子挂在脖子上玩。”

    不同于上了礼单的东西。这是集萤的心意。

    周少瑾让春晚去找根络子过来,告诉韫哥儿向集萤道谢。

    韫哥儿奶声奶气地喊着集萤“姨姨”,把集萤喊得心里痒痒的。对周少瑾道:“我能抱会他吗?”

    程池快三旬才得了这个儿子,不知道养得多精贵,集萤就算是再大大咧咧也不敢随意地对待韫哥儿,而且说不定这小孩子以后还会是七星堂的堂主。

    “当然可以啊!”周少瑾却没有想这么多。

    谁家的小孩子不是摔摔打打地长大的。

    她把孩子交给了集萤。不死心地道:“我们家韫哥儿是不是真的长得很像我?”

    集萤看了看乖乖由自己抱着了韫哥儿,又看了看周少瑾。道:“你们长得都很漂亮……”

    也就是说,集萤只是认为他们都很漂亮,而不是韫哥儿长得像自己!

    周少瑾松了口气。

    集萤道:“我看你再生个女孩子好了。我喜欢女孩子。”

    周少瑾闻言哭笑不得,道:“你自己生一个去!你又不是长得不好看。”

    集萤悻然地笑。

    周少瑾心里却咯噔一下。

    难道她和秦子平之间过得不好?

    可没等她开口。集萤已道:“对了,我还忘了件大事。”她说着,就朝屋外喊了声“大丫”、“二丫”。

    两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走了进来。

    中等的个子。长得有些壮实,蜜色的皮肤。浓眉大眼,左边一个穿着大红色的杭绸比甲,右边一个穿着鹦鹉绿的杭绸比甲,眉眼间有七、八分相似,老实敦厚地屈膝给周少瑾行着礼。

    周少瑾讶然地指着两小姑娘:“这是……”

    “程 子川让我给你找丫环。”集萤提不起兴致地道,“永定河那年发大水我公公捡回来的,应该是一对姐妹,收为了养女,从小跟着我公公习武,后来又跟着我学了两年 的规矩,身手不错,人虽算不上十分的机敏却胜在忠心可靠,不搬弄是非……你也知道,后宅的女人让她不说话有多难。我好不容易从秦家和计家挑出了她们姐妹 俩。”说完,对那两个丫头道,“这就是程夫人,你们以后就跟着她,在她的屋里当差,我交待你们的那些话也要记住了,可别出了错。”

    两人再次齐齐地给周少瑾行礼。

    集萤道:“要不是因为这两个丫头被丢到金沙帮去学凫水,我绕道去接这两个丫头耽搁了时间,我早就到了京城!还好赶上了韫哥儿抓周……”说话间春晚走了进来,把穿了络子的泥泥叫拿了进来。集萤接过来就吹了一声,然后在茶水里涮了涮递给韫哥儿。

    韫哥儿听到叫声的时候眼睛就亮了起来,见集萤把泥泥叫给了他,他立刻就学着吹了口气。

    泥泥叫吱吱地嘶叫了两声。

    他顿时高兴起来,冲着周少瑾笑了笑,使轻地吹着泥泥叫。

    满屋都是泥泥叫嚣叫的声音。

    周少瑾不禁对集萤道:“这下好了,你给他找了个好玩意,我们这下别想消停了。”

    集萤哈哈地笑,道:“反正又不是我不得消停,韫哥儿吹得越欢,某些人越是心浮气躁,我心里越高兴。谁让他当收拾我的。”

    周少瑾哭笑不得。

    韫哥儿却扭着身子到处找:“茶,要茶!”

    春晚还以为韫哥儿渴了,忙倒了温热的茶水递到了韫哥儿嘴边。

    韫哥儿却推开了茶水,把泥泥叫塞到了茶盅里,然后学着集萤的样子把泥泥叫拿出来,使劲地甩了甩。

    “这 孩子怎么这么可爱?”集萤看着恨不得把韫哥儿抱回家,求周少瑾道,“以后让我给韫哥儿启蒙好了。你看怀山的人就知道了,阴阳怪气的,他们专派的武技都很歹 毒,出手就是有去无回,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商嬷嬷是野路子出身,不能登大雅之堂。我们计家的武艺却是堂堂正正,脱胎于易筋经,最讲究养气功夫了,就是杀 人,那也是姿势优美,没有一丝戾气。以后我们韫哥儿肯定是贵公子,怎么能和那些江湖上卖艺讨饭的一个路数……”

    周少瑾听得额头冒汗,道:“韫哥儿以后怎样,四爷说了的,还要看他的天赋和喜爱。只要是他喜欢又于他有天赋的,四爷说不管干什么都随他。学武什么的,要等他大一些再说……”

    “这倒也是。”集萤第一次没有反驳程池,想了想道,“这人若是能随心所欲地活着,那才是快活。”

    “就是,就是。”周少瑾生怕她又改变了主意,非要教韫哥儿武艺,忙转移了话题,道,“大丫和二丫是她们的名字吧?你们过来四爷知道吗?秦子平呢?怎么没有看见他?马上要开席了,我领你去坐席吧?”

    “不 用了。”集萤知道今天来的都是些官太太,彼此间要是问起来,她一个捕快的老婆,不免要看人眼色,她又不能把江湖上的那一套拿来用。想到这些,她倒是有些庆 幸秦子平去做了捕快,在江湖上既有特殊的地位,计家女婿的名头又让很多人对他们毕恭毕敬,“我就在你屋里用午膳好了。正好和商嬷嬷说说话——我有两年没有 看见你们了。”

    这样也好!

    就算是程池不说,周少瑾从集萤每每提起计家时的自豪可以窥见计家在江湖上的地位,大家道不同不相谋,勉强她坐在那些官太太中间,反而让她不自在。

    她让人安顿了大丫和二丫,又商量着帮集萤叫了菜,然后不见外地让集萤帮她留碗甜汤,这才抱了韫哥儿去程池那边,问程池:“集萤带了两个小丫头过来,你知道吗?”

    “我知道。”程池接过了韫哥儿,道,“没想到她今天赶了过来,也算有心了。现在人多口杂的,我晚上回去再和你说。”

    周少瑾点头,亲了亲韫哥儿,由程池抱着他去了外面应酬。她则在汀香院和水榭两边跑,等到说书的开始说书,唱戏的开始唱戏,程池这才把韫哥儿交给了周少瑾,由周少瑾抱着回了屋。

    韫可儿平时这个时候正是睡午觉的时候。回去的路上已支持不住地伏在她的肩膀上睡着了。等回到正屋的上房,早已像团泥似的,周少瑾给他换衣服他一动也不动地任由她摆布。

    集萤在一旁看得兴致勃勃。

    周少瑾却是出了一身的汗,赶着去换了身衣裳遣了身边服侍的,这才坐下来和集萤说着体己话:“你还回老家吗?”

    “不 回去了。”集萤笑道,“老祖宗想得挺好,结果回去之后不管是吃食住行都不习惯,我瞧着有些后悔。可四爷却让老祖宗在家多呆些时候,还让老祖宗把从前的那些 地窖夹道什么的重新修缮了一遍。”她说到这里,竖着耳朵听了听四周的动静,这才贴着她的耳朵道,“四爷是不是想干些什么?我看那样子,可不仅仅是修缮老宅 子那么简单。倒像是狡兔三窟,提前布得个局。”

    周少瑾听着心里怦怦乱跳,亦低声和集萤耳语道:“具体的我也不知道,但皇太子突然病逝,皇长孙成了皇储,二叔父是皇上的心腹,四爷又盯着四皇子……四爷多半是未雨绸缪,怕京里出事。”

    集萤听着皱眉,道:“他这是活得不耐烦了吧?好好地掺和到这些事里去做什么?他可不是一个人!怎么也不替你和韫哥儿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