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五百六十四章 受气
    娶妻娶德,纳妾纳色。

    她为儿子娶妻,当然要选德才兼备之人,怎能以色示人?

    袁氏觉得她没有错!

    她很快把心里那点困惑压在了心底,对服侍她的乳娘道:“我病了,让他们自己收拾行李!”

    吏 部已经正式下了公文,程许必要在六月十日之前到任。他们还打算喝了程劭的喜酒再走,这样算下来路上就很赶了,闵家听到消息非常之意外,闵健行还亲自来了一 趟,和程许关在书房里说了半天的话,等到了启程那天,还少不得要去闵家辞行,带哪些服侍的去,要安排几个师爷,路上怎么走,经过哪里,需要拜会哪些故旧, 带些什么土仪……事情多如牛毛,程许和闵氏都是新手,正是需要公公婆婆指点的时候,袁氏却说她病了……这,这可真是火上加油啊!

    袁氏的乳娘欲言又止。

    袁氏索性躺下来闭上了眼睛。

    她的乳娘不好说什么,轻轻地叹了口气,退了下去。

    袁氏就睁开了眼睛。

    程嘉善不是觉得自己处处管着他,他不自由,要摆脱她吗?好!那她就什么也不管,让他自己去折腾去。看他还说不说自己管得宽了。

    袁氏想着,还是有些愤愤不平。

    这就是他养得好儿子。

    长大了,成人了,却学会忤逆她了。

    她想起儿子小时候乖巧懂事的模样儿。

    是从什么开始,儿子变成了这副模样……她想程许红着脸向她帮他求娶周少瑾时的样子……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儿子就渐渐的变化。

    都是那个周少瑾。

    都是她带坏了嘉善。

    要不是周少瑾,儿子怎么走到今天这一步。

    袁氏的牙齿咬得吱吱直响,想要干些什么就好。又不知道从何下手。

    程池和老太太明明知道程许和周少瑾的事程池还娶了周少瑾,把周少瑾当成掌中宝似的呵护着,她只怕说什么也没有用。

    只能等以后有机会了。

    袁氏干脆再次闭了眼睛,高声地喊着丫鬟去请大夫,说她不舒服。

    闵氏得到消息气得胸口像被堵住了似的。

    知道他们这边忙得脚不沾地婆婆还要装病让她去侍疾……没嫁进来的时候听母亲说程家的情况,她当时还暗暗庆幸婆婆是阁老家的女儿,后院又没有什么糟心的事。德行品性应该都很不错才是。现在才知道原来是个如此会闹腾的人。

    但她一个媳妇的能说什么?

    不仅不能说,而且神色间还不能流露出来。

    她把屋里的事交给了得力的嬷嬷,换了件衣裳就去了袁氏的屋里侍疾。

    袁氏只说心里不舒服。全身无力,让闵氏坐在床前帮她念佛经。

    闵氏看出来了,袁氏就是要折腾她。

    她也不是吃素的,安静从容地坐在那里给袁氏经念。请了二太太邱氏过来帮着她收拾行李。

    邱氏不知道袁氏是装病,也是因为袁氏从前是从来不屑于假装的。

    她不仅来了。还带了谢氏过来帮忙,并低声地叮嘱谢氏:“你年纪轻,是刚进门的新媳妇,有机会去给你大嫂帮忙。你只当是在娘家给姐妹们帮忙,还能多学些东西。等过些日子,等你适应了。就慢慢地把我们家里的事管起来。我也享享做婆婆的福气!”

    一席话说得谢氏满脸通红。

    袁氏则气得嘴角直哆嗦,喊了二太太邱氏过来说话:“你一个做婶婶的。还有阿宝和阿仁要照顾,过来帮着侄儿媳妇收拾行李,这算是怎么一回事?你好歹也是个正三品官员的夫人,又不是谁家的婆子嬷嬷,叫你你就动啊!”

    邱氏笑道:“又不是别处,是我大侄媳妇要我帮忙。”并不以为意,还和袁氏笑道,“你你要真觉得不适合,就快点好起来,这样我也能少受些累!”

    袁氏怒其不争,气得直瞪眼,看着闵葭就觉得眼睛疼,吩咐她去帮着沏茶过来。

    闵葭恭敬地应“是”,站在一旁的谢氏忙道:“大伯母,大嫂这些日子照顾你人都清减了不少,我去帮大嫂打个下手好了!”说着,也没有想到这是袁氏有意刁难闵葭,还觉得自己这是在帮她们的忙,笑盈盈地挽了闵葭的胳膊退了下去。

    袁氏差点翻白眼。

    邱氏傻,娶了个媳妇也傻,两傻子碰到了一块去了,真是说她们都费劲。

    袁氏就随着邱氏去了,每天换着花样地指使着闵葭。

    闵葭想着自己最多忍她二十几天就要跟着程许去任上了,完全没有一点脾气,袁氏说什么就是什么,要是觉得累了,就推个丫鬟出去挡一挡,气定神闲,不像是来侍疾的,倒像是过来串门的。

    袁氏越发的不喜,遇到程泾的时候不免要抱怨几句。

    皇上这些日子龙体违和,看谁都不顺眼,近臣内侍没有一个没有被骂的。大学士们的日子也一样不好过。

    程泾每天回来都要练一个时辰的大字,告诉自己“忍住忍住”。

    听袁氏唠唠叨叨的就觉得她有点小题大做了,道:“你是做婆婆的,儿媳妇有什么不对你直管教她就是了,成亲之前你不是说她小有慧名吗?想必也是个聪明人,应该一教就会。你这样说她她就能改好了不成?”

    袁氏被噎得半天都没有说出话来。

    程泾哪里注意到这些,问袁氏:“你这些日子有没有回娘家?宣同总兵要致仕了,我想推荐了我从前的同科韩宗梅,已经和大舅兄说好了。你要是身体好些了,帮我送点东西过去。”

    应该是这个韩宗梅的孝敬。

    但程泾身家丰厚,从来不把这些东西放在眼里,如果是自己能办到的事,最多吃别人一顿饭。若是求了人。别人给多少东西他都会尽数给帮着办事的人。时间一长,他在官场颇有些口碑,很多人都喜欢找他办事,他的人缘关系越来越好。

    袁氏气结,道:“你没看见我还病着吗?”

    不是在吃滋润养脾的荣养丸吗?

    程泾眉头微蹙,道:“要不就让闵氏去一趟!她是嘉善的媳妇,也是大舅兄的侄媳妇。行事也稳当可靠……”

    袁氏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闵氏就这么好?

    家里的大小事情都让闵氏一把抓了。她这个婆婆是干什么的?

    “老爷糊涂了吧!”袁氏愠道,“这么大的事,你让儿媳妇去!知道的说你这是看重儿媳妇。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没有把韩宗梅的事放在心上,轻视他呢!你这是办事吗?我看你这简直是在结仇!”

    程 泾道:“事情哪有你说得那么严重!不过是去送个礼,又不用说什么,大舅兄心里都明白。”说完。怕袁氏担心,又道。“再说了,就是你过去,难道还能和大舅兄 说什么不成?不也只是陪着你嫂子说说话,把东西呈上。难道还能说这是谁谁送给大舅兄的礼——这种事都心照不宣就行了。说不定嘉善媳妇送过去不打眼,更合 适!”

    “你……”袁氏指着程泾,一口气差点没有喘上来。

    程泾见她不悦。也就不再多说,而是转移了话题。道:“眼看着就要到初二了。二郎媳妇和四郎的媳妇都在双榆胡同帮忙,不时有二叔父同僚的太太和朋友妻子过去送贺礼,你就算是不舒服,也要打起精神来过去露个脸才是。不然别人还以为你在偷懒呢!”

    袁氏大怒,道:“嘉善马上就要走了,二叔父那边的婚礼不是还有四、五天吗?我就不能先把嘉善的行李收拾好了再过去帮忙吗?何况那边还有母亲亲自坐阵,能有什么事?”

    程 泾看她的目光就冷了下来,道:“娘孀居在家,生怕给别人惹麻烦,就是嘉善的婚礼也没有参加。这次若不是没有个得力的人在一旁帮衬,她老人家会在那里主持大 局吗?我刚才过去的时候母亲还问起你的病,准备过来看看,还好我给拦住了。要是母亲让我把你的药方给她老人家看看,你说,你让我这个做丈夫的脸往里搁?你 让母亲心里怎么想?”

    袁氏知道程泾的底线在哪里。

    她忙低头认错,心里却是怨气重重。

    程泾哪里知道,见她认错,自己了检讨了一番,说了一大堆自己也有错,明知道她因为程许不参加庶吉士考试的事不高兴,刚才说话应该婉转点之类的。

    袁氏打掉了牙齿和血吞。

    第 二天一大早就和程泾一起起了床,服侍程泾上朝之后,她坐着轿子就去了双榆胡同。轿子刚在垂花门前落定就听见带着笑意的声音爽朗地差着双榆胡同的仆 妇:“……这棵石榴树放在这里……大鱼缸放在葡萄架下……赶紧弄几尾金鱼过来,不要锦鲤,这缸小,锦鲤不好养。不过若是有好的锦鲤不妨也买几尾回来,养在 后面的小湖里……现在是没人管,可等新太太进了门就不一样了,要不怎么说要有钱没钱,娶个媳妇好过年呢……那个谁,就是你,你走路给我小心着,你手里捧的 那个笔洗可是均窑同的,你小心别撞着了,不然就是把你给卖了也赔不起……”

    这是谁呢?

    说起话来像乡下没见过世面的种田婆子!

    袁氏厌恶地撇了撇嘴角,抬头却看见了穿着一身大红遍地金的彭城夫人。

    她像个当家人似地正站在正房的庑廊督促着仆妇布置着正房的陈设。

    难怪这么说话!

    袁氏又撇了撇嘴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