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五百六十三章 拉拢
    李氏感激郭老夫人的体贴,不住地低声对周少瑾道:“老夫人真是好!你有福气,遇到了个这么好的婆婆!”

    “那是自然。”在这一点上,周少瑾从来不谦虚,笑道,“我婆婆不仅为人宽厚,而且见多识广,待人处事也是一等一的,我这几年跟着她老人家身边可学了不少。”

    李氏笑盈盈地点头,问起周初瑾来:“你们什么时候回镇江?我们也应该随个礼才是。”

    六月十六,廖绍棠的妹妹出嫁,做为嫂子,周初瑾等韫哥儿行了周岁礼就会带着官哥和婆婆廖大太太一起启程回镇江。

    周 初瑾道了谢,笑道:“婚事是婆婆来京城之前就定下来的,因姑爷比小姑子要小一岁,所以说好了等小姑子十八岁才过门。陪嫁也早就准备好了。但婆婆这几年都寓 居在京城,亲戚朋友,叔伯妯娌,还有家中的长辈都要一一拜会,照我婆婆的意思,四月二十六日就启程,赶回镇江过十五。”

    韫哥儿是四月二十四的生辰。

    李氏微愣,道:“那岂不是韫哥儿周岁礼的第三天就启程。我还准备和你们一起走的。”

    “幼瑾和宗瑾都难得来一趟,你就在这里多住几天吧!”周初瑾笑道,“反正保定离这里也不远。”

    李氏笑道:“谁知道你这么早就走!我就是想和你一道也不成了。来时你们的父亲叮嘱过我,让我带着孩子喝了二老太爷的喜酒再走。”

    周初瑾笑着朝四周看了看,见丫鬟乳娘都围着韫哥、官哥、幼瑾和宗瑾在外面院子里玩,屋里静悄悄的只有她们三个女眷,就低声问起常姑姑来:“……听说写得一手好字。宫里的姑姑里,学问是数一数二的?”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周少瑾笑道,“不过人很和气,应该不难相处。”

    几个人说着话,周初瑾捂着胸口,眉头微蹙,一副很难受的样子。

    周少瑾忙道:“你这是怎么了?”

    周初瑾赧然喃喃道:“我。我怀孕了……”

    “啊?!”周少瑾和李氏齐齐惊呼。止不住地笑了起来,一个问“有多长日子了?要不要请个大夫再看看?算算日子也应该有好消息了”,一个道。“这么大的事姐姐怎么也不告诉我,早知道这样我们就应该去水榭那边设宴的,那边的空气好一些”。

    周 初瑾红着脸道:“刚刚三个月,你姐夫又要参加春闱又要参加庶吉士的选拔。我就没有声张。你们别担心,我很好得。”又道。“说来也奇怪,这孩子像怕吵了他父 亲似的,之前什么动静也没有,等到你姐夫的事落定了。我却开始有些不舒服起来。你姐夫说,这孩子是个知道心疼人的。”说完,她抿着嘴笑了起来。眼角眉梢全 洋溢着做母亲的喜悦。

    周少瑾替周初瑾高兴。

    前世姐姐好不容易才生了一个孩子,今生却有机会再做母亲。

    她不由抱了姐姐的胳膊道:“恭喜姐姐了!”

    周初瑾温声道了谢。

    周少瑾忙吩咐给中午的午膳多加了几道青菜。

    等到用午膳的时候。程池也知道了。

    两连袂少不得要在一起喝几杯酒,李氏和周少瑾姐妹则说着怎样带孩子,时间在热热闹闹中就过去了。

    周少瑾和程池送走了客人,和李氏打了个招呼,两人去了郭老夫人那里。

    郭老夫人正歪在大迎枕上看着地方志。

    见他们进来就露出个笑脸来,问周少瑾大家玩得高不高兴。

    周少瑾就把李氏夸奖郭老夫人的话告诉了郭老夫人。

    郭老夫人呵呵地笑,知道这是周少瑾哄着她开心,并没有太放在心上,想着住在榆钱胡同的常家人,问周少瑾道:“韫哥儿的周岁礼,那边送了帖子过去吗?”

    “送了。”周少瑾笑道,“是我亲自去送的请帖。”

    郭老夫人满意地“嗯”了一声,正欲和她细谈韫哥儿的周岁礼,有小丫鬟隔着帘子禀道:“四皇子府的人过来送贺礼,皇子妃身边的嬷嬷欲进来给老夫人和夫人行礼。”

    就在浴佛节后,周少瑾四品孺人的诰命下来了,和她同是受封的还有京中好几位官员的母亲或是妻子,周少瑾和那些人一同进宫谢恩,还因此互相通了姓名,认识了几个四品京官的妻子。

    从皇宫里出来之后,家里就开始改称周少瑾为“夫人”。

    郭老夫人闻言皱了皱眉头,对周少瑾道:“你可听见四郎说了些什么没有?这些日子四皇子和我们走得很近啊!”

    周少瑾不愿意骗郭老夫人,又不敢把程池的打算告诉她老人家,只好含含糊糊地道:“四皇子那边的事一直都是相公亲自在打理,四皇子府这些日子到底为什么和我们走得近我还不知道。等会相公回来了,我跟相公说说。”

    郭老夫人吩咐那小丫鬟去领了四皇子府的人进来,然后对周少瑾道:“等四郎下了衙让他来我这里坐会好了。”

    言下之意,是要亲自过问这件事了。

    周少瑾笑着应下,晚上见到程池的时候就有点为他担心:“……怎么跟娘说好?”

    “这有什么为难的。”程池笑道,“娘不是那种没有经历过风雨的人,四皇子这些日子在京城里上蹦下蹿的摆出副礼贤下士的面孔,就算我不告诉娘,彭城夫人也会告诉娘的。”

    周少瑾有些不解:“难道我们之前怀疑错了——他若是有心大宝,怎么会这样的轻浮?他就不怕皇上怀疑他吗?”

    “他又不是去几位阁老面前晃悠,皇上怎么会怀疑他?”程池任由周少瑾给他更衣,和她说着外面的事,“他上面还压着个三皇子,他现在要是不在功勋之家或是像我这样五品、四品的官员里多走动。上有皇太孙,下有三皇子,谁还记得他啊!”

    周少瑾听了心中一动,有些窃喜地问程池:“是不是因为我们逼得急了,所以事情发生了变化。原本低调没人注意的四皇子现在被迫高调起来?”

    前世皇太子去世,皇上非常的痛心,要封皇长孙为皇太孙。几位皇子反对。皇上觉得他们没有手足之情,窥视皇位,也起了猜忌。排在四皇子前面的二皇子和三皇子才纷纷落马,等到皇太孙病逝,他也就理所当然地继承了皇位。

    可今生,皇太子被气死了。二皇子和七皇子牵扯到其中,三皇子却安危无恙。皇上也因为连续失去几个成年的皇子悲痛欲绝。不管是余下来的几位皇子还是朝中的大臣都不忍反对皇上立皇长孙为皇太孙,四皇子的如意算盘也就打破了。

    周少瑾不由小声嘀咕道:“好奇怪啊!如果二皇子他们是被四皇子陷害的,四皇子为什么不像前世一样忍到太子皇病逝就行了呢?他这样像是东一榔头西一棒子没有个章程的样子……好别扭啊!”

    别扭什么啊?

    程池在心里道:要不是他安排在皇太子身边的人几次都让皇太子避开了陷阱,四皇子会急切之下利用二皇子和那戴姓宫女的关系吗?

    不过。程池没准备告诉周少瑾。

    少瑾心善,知道了这件事只怕心中会很是不安,不如不告诉她。

    程池笑道:“事情总是变化的。说不定前世给他出这个主意的幕僚因为种种原因没有想出来呢?”

    这倒也是。

    周少瑾叹气。道:“但愿只是这些小事改了。不然我就把你给害了。”

    程池微微地笑,揽了周少瑾的肩膀。道:“好了,我们先去给娘问安。四皇子的事,得皇太孙出面才行。”

    让皇太子的死指向四皇子,皇太孙自然会去查,而四皇子现在最经不起的就是查。

    把谁使到皇太孙的身边去呢?

    是用文官还是武官呢?

    程池脑子飞快地转着,和周少瑾去了郭老夫人那里。

    他把四皇子这些日子都和什么人接触过告诉了郭老夫人之后,郭老夫人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他知道几位阁老根本不会理会他,所以只好和你们这些四、五品的官吏往来。想得到你们的支持。”

    程池知道自己的母亲会懂,道:“我本来就和四皇子认识,韫哥儿洗三满月周岁他送礼道贺也是很平常的。”

    郭老夫人还是不放心地叮嘱他:“还是少来往的好!皇太孙还不知道是怎样的性格。”

    程池恭敬地应“是”。

    过了几天,随着韫哥儿周岁礼的临近,周少瑾等人也变得越来越忙了。

    吏部有消息过来,程许补了绵竹县县令之职。

    绵竹在德阳府治下,是个中等的县,但因在四川,地处偏僻,倒也不是什么十分热门的差事。

    程许接到消息的时候发了半天的呆。

    外放了!

    真的外放了!

    盼了许久都快变成了执念的事情陡然间就成了,这种感觉让程许觉得很陌生。

    袁氏脸色煞白地坐在内室架子床上,明纸和挂着的帷帐让她的视线所到之处阴沉沉的。

    到底还是让程许得逞了。

    他就那么想离开自己。

    为了离开自己,甚至连前程也可以不要吗?

    如果当初她为他娶了周少瑾,他会不会像参加会试一样的继续刻苦攻读,考出状元来,争个三元及第呢?

    袁氏忍不住地想。

    却又忍不住制止自己这么去想。

    周少瑾是寄人篱下的丧母之女,除了一张脸还有什么可以拿得出手。

    她怎么和闵氏相比!